細長的睫毛不斷顫動,萱兒感到害羞無比,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輕輕睜開眼睛。剛是看到林大哥那熟悉的臉龐。

倏然間

「唔~」萱兒腦袋轟隆一震,整個人呆暈在剎那。

一股男xing的氣息將她包裹。朱唇被緊緊封住,完全迷失在那份炙熱的感覺之中。

這…是她的初吻!

從未和男xing有過如此的親密。

卻在今天,不僅被林大哥看遍摸遍,甚至……

想要掙脫,但萱兒卻沒有力氣,是巨毒過後的虛弱。又或者是……

沒人知道,包括萱兒自己。


緊緊的相擁,彼此吸吮著對方的溫度,好似最親密的情人。萱兒,早已是無力反抗;而林風。在那異常香氣的支配下,整個人莫名有種強烈yu望,想要發泄的yu望!

「紫瑤,紫瑤!~」心中的想念,一股腦兒傾泄而出。

望著那美麗動人的俏臉,聽著那嚶嚀無力的呻吟聲,那是天底下最動聽的聲音。

但……

「嘩!」宛如一盆冷水澆落心底。

林風頓時間蘇醒過來,睜大眼睛,充滿不敢置信。

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望著眼前那美妙的**,羞紅的俏臉,林風緊咬著嘴唇,抬起手,「啪!」響亮的給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聲音,霎時讓的衛萱睜開眼睛,看著林風,一臉驚然。

「對不起,萱兒。」林風神se深然。

深深的懊悔,自己怎會如此趁人之危,禽獸不如!

緊握著雙拳,林風的心緊緊糾在一起。

「沒,沒事。」萱兒臉紅無比,心道林大哥確實是正人君子,微微猶豫,輕道,「林大哥不要責怪自己,萱兒……是自願的。」

說著,萱兒不禁低下頭,不敢看林風。

最難消受美人恩!

此時此刻,林風再不明白,那就真的是蠢。

事實上,一直以來,自己都能感覺到萱兒對自己的那份『喜歡』。

但……

自己,背負了太多。


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做,很多責任,擔在肩膀上。

更何況,自己已經有了紫瑤。

然而現在……

「唉!」心中深深的嘆息,林風只覺腦袋一片混亂,卻是說不盡道不清。

經此一役,自己和萱兒的關係更是剪不清,理還亂。

「雖然我對萱兒確實有好感,但我怎會做出如此事情來?!」林風緊皺著眉頭,仔細回想起來,整件事就好似節節關聯似的,充滿蹊蹺。林風輕唔了一聲,眼眸不斷變化。

從頭回憶,倏然間

鼻尖又是再嗅到那熟悉的香氣,林風頓時抬起頭來,眼神jing光粼粼!

是它!


就是這股香氣!

「我明白了!」林風緊緊咬牙。

謎團,完全揭開!



(大家想怎麼處理萱兒呢?嘿~~)(未完待續。) ()未進入洞穴前,便聞到這股奇異的香味。

吸入這香味,隱約感覺到它能影響自己的心神,但作用很是輕微。

輕微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卻沒想到……

「是我太大意。」林風眼眸深澤,顯的幾分懊悔。

自己,終歸還是著了道。..

那輕微的作用,不斷累積,在自己意識jing神最薄弱之時,足以給予最致命的一擊!

「萱兒,先穿上衣服。」林風猛的緩過神來,暗斥自己後知後覺,連是脫下上衣遞了過去。別過頭不敢看萱兒,然而手上的衣服卻始終未動,林風不禁輕聲道,「怎麼了,萱兒?」

衛萱面sechao紅並未褪去,輕咬著嘴唇,彷彿快滴出汁來,聲音極輕,「林大哥,萱兒的身體全部麻木了。」

林風暗道自己糊塗,幼蟲雖去,但毒素仍在。

萱兒並沒有自己那強悍的恢復能力,身體胸口以下完全麻木,脊椎神經都被破壞,手臂又怎能動得了?想到此,林風頓感深深自責,自己剛剛…竟是『欺負』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弱女子!

當真是羞愧!..

輕嘆了口氣,林風回過頭,眼睛早已閉上。

非禮勿視!

現在和治療時完全不同,林風神se略顯幾分尷尬,輕輕將萱兒扶起坐好,儘管萱兒那美妙的**早已是觸碰過,但林風碰到那柔滑的肌膚依舊宛如觸電般,心莫名的顫動。

事實上,萱兒同樣害羞不已。


這般旖旎的經歷,她從未曾經歷過。

林風顯得有點慌亂,平ri里的冷靜早已拋之九霄雲外,心跳的極快。

指尖不小心碰到那柔軟的存在。面se一紅連是退開。萱兒嚶嚀一聲,兩人無不是臉紅的發燙,空氣中透she著一分迷醉感覺,隱隱間,兩人顯的親密了許多。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林風這才幫萱兒穿好衣服。

「終於。完成了……」林風長呼了口氣,只覺右手輕顫著。

差點沒累的大汗淋漓。

太尷尬!

但……自己必須得做。

「亟火梭!」林風睜開眼,手一抬,心隨意動間,一道火光略過,亟火梭頓時出現在眼前。

那流線形的完美梭形,帶著一分明亮se彩,瞬時間讓的萱兒驚呼出聲,「林大哥。這是……」

「三星靈寶,亟火梭。」林風輕道,萱兒『哇』了一聲,直感震駭。仍未是反應過來,卻已被林風大手抱住,放到亟火梭坐上。卻是紋絲不動,穩如泰山。

「在這等我下,萱兒。」林風說道。

沒有自己火焰的保護。眼下受傷不輕的萱兒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在這片『甲殼毒蟲』肆虐的洞穴,隨時會再被弒咬。

剛才那樣的治療。自己可不想再試一次……

「嗯。」衛萱乖巧的應聲。

望著自己身底下的亟火梭,美麗的眼眸閃爍著明亮se彩。

那可是三星靈寶!

在綠煙城中,有價無市!起碼都值上百斗靈幣,稍微好一點的甚至能賣出幾百斗靈幣,尤其是飛行系靈寶,更是暢銷大賣。目光望向林大哥離去的背影。衛萱輕輕咬了咬嘴唇。

經此一役,自己以後和林大哥……

該怎麼相處呢?



這個問題,不止衛萱在想。

對林風而言,更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沒有理由,更沒有借口。不管怎麼樣,自己……

的的確確是『輕薄』了萱兒。

不止把人家看光,摸遍,甚至…林風輕嘆了口氣,在那怪異香氣影響下,自己剛才完全控制不住心底深處的yu望。腦海中倏地浮現出那片旖旎畫面,自己和萱兒緊緊相擁而吻,緊抱著那柔美嬌軀……

除了最後一步,該做的…似乎都做了?

林風頓覺一分臉紅。

「怎麼辦?」林風眉宇間閃過幾分憂慮。

自己肩上的擔子,太重太重。父親的事,紫瑤的事,乃至多多以及老師的事,一件一件都需要自己去完成。若是多一個萱兒,自己又該何去何從?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壓力,太大!

但自己將人家女孩子看遍摸遍親遍,若是不負責……

「那我還算是一個男人么?」林風長嘆一聲,頓覺頭疼。

卻沒想到剛入斗靈世界,便遇到如此事情。

左右為難!

「回去后,再從長計議。」林風抿了抿唇,收拾心情。雙目徐徐望向前方,眼下最重要的事,便是找到那香氣的來源,以及……治癒萱兒身上殘餘的毒素。

幼蟲雖除去,但萱兒身體機能卻是被破壞。

若不儘快解毒,對萱兒的身體,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到時,就真的麻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