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有點失態了。”神僕尷尬的笑了笑,對於魔核的使用讓他很是興奮,忍不住有些話多起來,道歉之後說道:“上次我只是用了一點魔核的能量,就可以把黃晶給液化了。雖然以魔核做爲燃料有些浪費,可成果卻是喜人的。”

“你的意思是要用這些魔核再多液化一些黃晶?”葉南皺着眉頭,被神僕說的有些迷糊。

“這次我想要用魔核的能量來做一些實驗。”神僕說道:“液化黃晶這種事情以後還是少做的好,因爲最近我發現,液化黃晶實在是太浪費了。”

“那這些魔核是怎麼得到的?”葉南把玩着手裏的魔核,小心問道。

“這些東西在魔紋精靈的身體裏。”神僕說道。

“在什麼部位?”葉南問道。

“腦子裏。”神僕說道:“儘管這有些血腥,但是你還是得想辦法把魔核拿出來。”

“你先讓我想想。”葉南有些走神,說道:“我還不知道怎麼去找魔紋精靈呢。”

“你不用去找了。”神僕說道:“一會你去看看蘇菲吧,她知道魔紋精靈的駐地在哪裏。”

“她怎麼知道的?”葉南愣了。

“去了你就明白了。”神僕並沒有再透露什麼。

從神僕的營地裏出來之後,葉南馬不停蹄的來到了蘇菲的帳外,因爲很多房舍都沒有竣工的原因,蘇菲和神僕一樣還是住在帳篷裏。

剛剛接近蘇菲的帳篷,就覺得有點不尋常,撩開帳簾之後突然發現屋子裏一共有兩個女人。

其中一個自然是蘇菲,而另一個也是葉南的熟人,魔紋精靈的小神女。

難怪神僕會說蘇菲知道,原來是和小神女住在一起,只是看起來現在的小神女和上次見面有些不同了。

上次的小神女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坐着巨鳥高高的飛在空中,即便被俘虜之後也完全沒表露出一點屈服的意思,可如今的小神女滿臉憔悴,眼角依然紅腫着,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樣。

由於葉南進來的突然,蘇菲和小神女兩人同時愣了愣,看到是葉南之後才長出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蘇菲率先說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說句話。”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葉南皺眉,小神女到來這種事情竟然沒有人通知自己,這絕對不會是件簡單的事情。

“你說的是小神女來的事吧。”蘇菲說道:“這件事是我和神僕共同商議的,主要是考慮小神女的身份比較特殊,所以才讓阿二沒有通知你的。”

“啊二?”葉南並沒有責備的意思,而是突然知道阿二竟然有了自己的想法,這確實是件讓人很震驚的事情,阿二隻是個傀儡,竟然到現在已經學會隱瞞了。

難道只是因爲和人類呆的時間長了嗎?還是他的靈魂出現了什麼問題?

蘇菲看到葉南不說話,以爲葉南生氣了,走到葉南身邊,說道:“這件事是我們不好,以後有事情一定會通知你的,不過這次確實比較特殊,你也知道的,營地裏很多人都對魔紋精靈有着不好的印象,所以才這樣的。”

“先別說這個了。”葉南揮手略過這些,問道:“小神女來這裏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我希望你能夠幫幫我。”小神女話音未落,腮邊已經掛滿了淚水。

葉南一陣頭大,從小到大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的眼淚,看到小神女眼淚不要錢一樣的往外流淌,心裏一軟,說道:“你先別哭了,到底什麼事情你先說出來,我看能不能幫忙吧。” 蘇菲看到葉南不說話,以爲葉南生氣了,走到葉南身邊,說道:“這件事是我們不好,以後有事情一定會提前通知你的,不過這次確實比較特殊,你也知道的,營地裏很多人都對魔紋精靈有着不好的印象,所以才這樣的。”

“先別說這個了。”葉南揮手略過這些,問道:“小神女來這裏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我希望你能夠幫幫我。”小神女話音未落,腮邊已經掛滿了淚水。

葉南一陣頭大,從小到大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的眼淚,看到小神女眼淚不要錢一樣的往外流着,心裏一陣發軟,說道:“你先別哭了,到底什麼事情你先說出來,我看能不能幫忙吧。”

小神女早已沒有了以往的那種高傲,不住哽咽着講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在魔紋精靈的族系裏是以姓氏做爲傳承的,魔紋精靈最高統治者被稱爲大神女,每一位大神女下方會有幾名各族系舉薦出來的小神女做爲繼承人,在大神女去世之後承襲神女的地位和權利,領導整個族系。

這位小神女的族系裏一共有四大姓氏,分別是諾爾貝,以詹布,陶倫特,阿卡拉,四大姓氏共同推舉出了四名候補神女,而這名小神女正是阿卡拉姓氏所推舉出來的。名字叫做阿卡拉瓊貝。

原本小神女瓊貝應該是學富五車的,可是因爲姓氏的勢力一直受到排擠,所以對她的各種培養也就落在下乘。

神女之爭在魔紋精靈部落裏是殘酷的,爲了爬到最高層,各大姓氏無所不用其極,這次小神女對葉南時候的失敗更是把這種矛盾推上了巔峯。

其餘三大姓氏以這次失敗爲藉口,對阿卡拉家族實行了壓制和打擊。

瓊貝的姓氏是勢力最小的一枝,在壓迫之下沒有多久就已經瀕臨危機,習慣與高高在上的瓊貝再也受不了,在這時候想起了曾經和魔紋精靈戰鬥過的葉南,想來這裏暫避風頭。

“我希望你能幫我。”瓊貝腮邊依舊掛着淚水,對葉南說道:“求你能幫我振興我的姓氏。”

“我要怎麼幫你?”葉南問道。

瓊貝乞求道:“我知道你的人很能打仗,請你讓他們跟我回去,幫我打敗其他三大姓氏。我可以付出任何條件。”

難怪神僕會說來找蘇菲,原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

“我可以帶人去幫你,不過我想知道你能給我什麼好處?”葉南摸了摸下巴,既然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是全部說明白比較好。

“我可以出晶石。”瓊貝從身上取出一枚紅色的晶石遞給葉南,說道:“這是我們駐地的特產,七彩晶石,只要你能幫我坐上神女的位置,我絕對不會小氣。”

葉南接過小神女遞來的七彩晶石仔細看了看,這是葉南第一次見到這種紅色的晶石,在晶石的內部一團微型的火焰正在緩緩抖動着,看起來非常漂亮。

“你先休息兩天,讓我考慮一下。”葉南拿着晶石丟下句話轉身出了蘇菲的帳篷。

瓊貝見葉南沒有說什麼實質性的話,臉上明顯的急躁起來,蘇菲見狀只好上前安慰了幾句。

從蘇菲的屋裏出來之後葉南直接來到了神僕的帳篷裏,神僕正在忙碌,看到葉南迴來,笑了笑,說道:“怎麼樣?決定了嗎?”

“她說會給七彩晶石。”葉南把瓊貝交給的晶石遞給神僕,問道:“我不知道這種晶石能有什麼用處,所以想來先讓你看看,我考慮一下價值。”

“七彩晶石?”神僕接過之後明顯的興奮起來,笑道:“這次你算走運了,這七彩晶石可不是普通晶石,這是一枚真正的魔法晶石,裏面蘊含的能量非常龐大。”

“那就是有價值了?”葉南揉着下巴,在考慮着什麼。

“豈止是有價值,這東西要是拿到魔法工會的話,只要一枚就可以讓那些老傢伙心動了。”神僕把晶石還給葉南,有些擔憂的說:“這個小神女不是敗家子就是受了什麼大委屈,再要不就是遇到了非常大的危機,所以纔會把這種晶石拿出來的。你要考慮清楚了,這次極有可能是魔紋精靈的族系大戰,可能會有極大的危險。”

“危險倒不怕,就怕這東西沒有價值。”葉南笑道:“不知道你老人家能不能把這種晶石進行一下加工?”

“怎麼加工?你想做什麼?”神僕問道。

“當然是把裏面的魔法能量給提取出來了。”葉南說道。

“這個有難度。”神僕想了想,說道:“魔法加工不是我的強項,不過可以試試。”

說幹就幹,神僕也沒有過多的猶豫,從屋裏的器械中找了個長頸瓶,把七彩晶石放了進去,之後又拿了個木塞把瓶塞塞緊。

葉南站在原地不知道該乾點什麼,神僕把又找來幾個奇形怪狀的卡子,把長頸瓶給卡了起來。


“把那個燒杯幫我拿來。”神僕指着角落裏一堆燒杯,對葉南說道。

“哪個?”葉南有些摸不着頭腦,看上去這些燒杯都是一模一樣的,實在不知道神僕想要哪個。

神僕背對葉南頭也不回的對葉南說道:“右邊第二個。”

“左~右~”葉南小心分辨一下,從自己右手位置拿起燒杯遞給神僕。

“幫我拿個火過來。”神僕拿過燒杯放在長頸瓶的下面,不斷擺弄着燒杯的位置。

“哦。”葉南急忙從桌上拿起火石遞給神僕。

神僕並沒有接火石,而是指着下方的火爐,說道:“點上點上。”

葉南手忙腳亂的把下方的火爐點上,也不知道火爐裏有什麼燃料,紅色的火苗騰的一下子就竄了起來。

火苗燒在燒杯底部,燒杯裏的液體剛一加溫就一下子沸騰起來,升起一股子黑色的煙霧,傳出來一股很香的味道。

“這是什麼?”聞到香氣的神僕雙眼猛的瞪了起來。

“什麼什麼?”葉南一愣。

“你拿的燒杯是什麼?”神僕一回頭,看到一堆燒杯裏少的位置,猛的叫到:“你怎麼拿的左邊的燒杯?”

“左邊?”葉南一愣,可不是嗎,由於先前背對神僕,要是神僕不回頭的話,自己拿燒杯的位置可不就是左邊。

“這下壞了。”神僕猛的一拍腦門,說道:“你拿錯了。”

“那這個怎麼樣?”葉南盯着長頸瓶裏的七彩晶石,問道。

神僕手忙腳亂的把燒杯給取了下來,忽然發現燒杯裏的晶石有些異樣。

原本紅色的晶石在燒杯已經膨脹起來,表面的紅色正在漸漸消失,露出裏面白色的晶體。

“哎,這個好像是爆裂晶石。”神僕停下手裏的動作,從角落裏一堆書籍中翻出一本書,打開之後看了兩眼。

“爆裂晶石是什麼?”葉南被神僕的動作搞的一頭霧水。

“找到了。哈哈,我終於明白了,原來爆裂晶石是用七彩晶石加工的。”神僕彷彿解開了什麼,興奮的大吼大叫起來。

“爆裂晶石是什麼?”葉南小心翼翼的再次問道。

“爆裂晶石是一種說不清楚的東西。”神僕想解釋卻發覺有些說不清楚,揮了揮手說道:“你先出去,等我半個小時,一會你就明白了。”

葉南滿頭霧水的退出帳篷,正好看到聶飛雲從很遠的地方走了過來。

“葉南,原來你在這裏。”聶飛雲看到葉南焦急的揮手,說道:“我正好找你有事。”

“有什麼事?”葉南迎着聶飛雲走了過去,一直在糾結着神僕在搞什麼東西,所以有些心不在焉的。

“出事了。”聶飛雲表情非常嚴肅,瞬間讓葉南緊張起來。

“什麼事?”

“王城裏出大事了。”聶飛雲話說了一半,對葉南說道:“在這裏說不清楚,你還是快跟我來吧。”

葉南被聶飛雲領着一路小跑來到聶飛雲的帳篷裏,忽然發現奧里斯正在帳篷裏,此時滿臉鮮血好像被人痛扁了一頓。

“你怎麼了?”葉南被奧里斯的樣子嚇了一跳:“遇到山賊了?”

奧里斯一陣咳嗽,好像引動了傷口,一下子吐出一口鮮血,哽咽着說道:“王城完了,王城裏發生政變了,我的,我的店鋪啊。全完了,全完了。”話說一半也顧不得傷口疼痛,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葉南心中大爲驚訝。

“今天早上,大王子的軍隊不知道怎麼就衝了進來,見人就殺遇到什麼砸什麼,王城裏已經亂成一團了,還好我有點魔法,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死在王城裏了。”奧里斯一邊說話一邊哽咽着,彷彿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

“那他們爲什麼會打進來?”大王子軍隊在城外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沒道理會突然這樣,中間一定有什麼隱情。



“好像是三王子的人襲擊了軍營,所以大王子的人才衝進來報仇的。好像還死了不少軍隊的高層。”奧里斯也是道聽途說,不住的用着‘好像’這個詞。

難道是那幫傭兵襲擊軍營去了?葉南突然醒悟蒼狼等人把自己當成奸細的事情,嘴裏說道:“想不到這些傢伙還蠻大手筆的。” 奧里斯一陣咳嗽,好像引動了傷口,一下子吐出一口鮮血,哽咽着說道:“王城完了,王城裏發生政變了,我的,我的店鋪啊。全完了,全完了。”話說一半也顧不得傷口疼痛,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

“今天早上,大王子的軍隊不知道怎麼就衝了進來,見人就殺遇到什麼砸什麼,王城裏已經亂成一團了,還好我有點魔法,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死在王城裏了。”奧里斯一邊說話一邊哽咽着,彷彿受了極大的委屈一樣。

“那他們爲什麼會打進來?”大王子軍隊在城外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沒道理會突然這樣,中間一定有什麼隱情。

“好像是三王子的人襲擊了軍營,所以大王子的人才衝進來報仇的。好像還死了不少軍隊的高層。”奧里斯也是道聽途說,不住的用着‘好像’這個詞。

難道是那幫傭兵襲擊軍營去了?葉南突然想到蒼狼等人把自己當成奸細的事情,嘴裏說道:“想不到這些傢伙還蠻大手筆的。”

“大王子的軍隊和三王子的傭兵在城裏起了衝突,兩夥人全都下了死手,王城裏現在都已經亂了套了。我逃出來之後沒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先來你們這裏躲避一段時間。”奧里斯有些擔憂的說:“你可一定要收留我啊。”

看着奧里斯滿臉鮮血,葉南心中一陣不忍,說道:“你先在這裏養一養吧,等以後好了再說。”回頭招呼聶飛雲說道:“你先幫奧里斯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