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金剛不壞身】的最後一個境界【金剛法體】,卻是許陽唯一一個沒有修鍊成功的玄術。

許陽也感到很不解,在這一個月中,他對於【金剛不壞身】的修行,花的時間、精力最多,吃的苦也最多。可是。對於【金剛法體】境界,許陽始終覺得,彷彿是隔了一層膜,始終無法突破。

不過,吃這麼多的苦,還是有效果的。現在他動念之間,肉身就浮現出一道金光,比原來的【精金體】。要堅固得多。只是和玄術中,真正描述的【金剛法體】那種轉折如意的境界。還差了很多。

「也罷,我已經竭盡全力了,就不能再強求。」許陽很快放下了思緒,將注意力,轉到了即將來臨的十萬大山冒險。

「我先尋找一下,宗門任務之中。有沒有南疆十萬大山區域的任務!如果有的話,倒是恰好順路……當然,要挑選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任務。」

許陽抬起左手背,一道玄力灌注,頓時天眼符的光幕亮起。他意念集中在「功勛」區域。立刻就是一張任務清單拉下。

「十萬大山……南疆……」許陽一目十行,快速尋找。

「南疆芒河國,千仞城有妖獸『百眼蜈蚣』作亂。百眼蜈蚣,實力相當於玄王巔峰強者,任務功勛:一百點。」

「南疆碧侗國,烏木寨有妖獸『黑背金線蛇』作亂。黑背金線蛇,實力相當於無敵玄王境界,任務功勛:一百五十點。」

「南疆極尺國,紅雲城有妖獸『四爪雷鷹』作亂。四爪雷鷹,實力相當於玄王後期強者,任務功勛:六十點。」

「……」

許陽搖頭,宗門任務中,大多數都是玄王後期、玄王巔峰,甚至無敵玄王層次的強橫妖獸,偶爾還會出現捕殺受傷玄皇層次的強力妖獸的任務,這些都不是許陽想要的。

「咦,南疆赤焰山,金烏寨……妖獸『火蟒』?實力相當於玄王初期,還獎勵四十功勛?倒是可以考慮!」許陽精神一振,而且這個任務,一直沒有師兄師姐接取,應該也是為了給低境界的師弟妹們留的。

許陽當即選擇接受這個「滅殺火蟒」的任務。

一座桃花園中,三四個女子,在一架架桃樹間的鞦韆上晃晃悠悠,裙裾飄揚,偶爾可見一絲春光乍泄,香艷非常。

「鄒行雲師姐,我應該接哪一個任務好一點?」一個臉蛋圓圓的女子,嬌聲問道。

「碧兒莫慌,師姐今早看到了一個任務,特別適合你,」一身粉紅衣裙的鄒行雲,笑嘻嘻地說道,「你往任務一欄向下看,有一個『滅殺火蟒』的任務。這火蟒,只是玄王初期,而且除了火焰天賦,根本沒有什麼厲害可言。你雖然只是玄君巔峰,但憑你的實力,跨階斬殺這頭火蟒也不難。」

「就是,」一個綠衣女子笑道,「碧兒師妹可是破格招收的天才弟子,得蒙太上長老傳授,實力強橫。跨階斬殺火蟒,肯定手到擒來。」

那臉蛋圓圓的女子,依言在天眼符功勛一欄中搜索,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這個任務。

「咦,這個任務在哪裡啊?」碧兒急的鼻尖上沁出一顆汗珠。

「讓師姐我看看!」鄒行雲抬起左手,天眼符光幕瞬間出現,她搜索一番,方才泄氣地說道:「晚了,讓別人接走了。」

「啊?」那綠衣女子說道,「咱們帝宗之中,實力在玄王初期以下的師弟妹,也就那麼幾個人,據我所知,他們都在閉關修鍊,誰會去接這個任務?」

「那肯定是玄王中期,甚至更高的師兄師姐接走的!」鄒行雲哼了一聲說道,「真氣人,給小師弟、小師妹們留的好任務,都有人搶!」

「怎麼辦啊,行雲師姐……封長老要我一個月內,必須執行一次宗門任務歷練……」蘋果臉的碧兒有些急了。

「不急,不急!」鄒行雲安慰道,「我看一看……嗯,還有這個,南疆極尺國,紅雲城,殺一頭玄王後期的四爪雷鷹!咱們接這個。」(未完待續。。) 「可是……玄王後期的四爪雷鷹,碧兒恐怕打不過。」蘋果臉的女子低頭,小聲說道。

「沒事,師姐這一次也和你一起去,」鄒行雲說道,「有師姐在一旁給你掠陣,你還怕什麼?」

「那就太耽誤鄒師姐的修鍊了……」碧兒說道。

「好了碧兒,別這麼婆婆媽媽的,就這麼決定了!」粉紅衣裙的鄒行雲縴手一揮,「再說,紅雲城,就在赤焰山附近,我也想看一看,到底是哪一個內門弟子,搶走了這個任務,哼!」

***

中洲大陸,幅員廣袤。大體之上,可以分為五大區域:東野、西漠、南疆、北荒,以及中土。其中,每一個區域,都廣闊無際,幾乎沒有人能說出,中洲到底有多大。

曾經有玄王高手,全速飛行一年,都沒有飛出五大區域之一,東野的一半。而東野,卻連中洲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所以,在中洲各地,有許多域門、空間門建立了起來,構成了一個四通八達的傳送網路。

以許陽的這次出行為例子,他乘坐帝宗接天峰的大型域門,前往南疆,只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就能到達。而如果飛行過去的話,絕對需要經年累月之功。

帝宗秘境之中,許陽在中殿,向負責記錄弟子行蹤的管事長老彙報了一聲,得到允可之後,就出發了。

他沿著青石小路,一路走到了盡頭。這裡,就是帝宗秘境的出入口。憑藉天眼符的證明,他可以自由進出。

左手背灌注玄力,天眼符陡然亮起,射出一道細長的光線。在前方的虛空之中,勾勒出一道發亮的軌跡,正是兩扇大門的圖案。

軋軋的聲音響起,帝宗秘境的大門,再次打開。下一刻,接天峰頂的虛空之中。許陽身穿帝宗弟子服裝,一腳跨出。

許陽立刻感覺到,周圍的天地玄氣,濃郁度遠遠不如帝宗秘境,更不用說被他改造過的湖心島寶地了。

不過,比起貧瘠的瀛洲,中洲大陸的玄氣濃郁度,依然超出了許多。

許陽來到接天峰的帝宗總部山門,再次見到了孫殿主。後者不由感嘆許陽的妖孽程度,不僅獲得了小天路試煉的頭名,還被破格收為帝宗的內門弟子,一步登天。

內門弟子在帝宗的地位很高,他們是帝宗未來的希望,而且個個天資超卓,其中的一些人,甚至有晉陞玄皇的潛力。

孫殿主親自帶著許陽。來到了帝宗總部後院的域門處。

守衛域門的帝宗玄君弟子,在驗看過許陽的天眼符之後。連忙掐動印訣,開啟域門通道,請許陽踏入。

在踏入域門之後,許陽還隱約聽到孫殿主與那弟子的交談。

「這就是本屆小天路第一的許陽,瀛洲來的天才。」孫殿主笑呵呵地說道。

「真的?瀛洲那種邊荒小洲,居然還有這種人物……」這是那個內門弟子的聲音。

許陽微微一笑。出身何處,從來都不是強大與否的理由。瀛洲可以有絕代天驕,中洲也照樣有廢柴,不可一概而論。

許陽不知道的是,在他踏入空間通道不久。又有兩個女子,來到了接天峰域門處,同樣選擇了南疆極尺國的域門傳送。

在域門傳送途中,許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他彷彿置身於一條自動移動的長長甬道之中,四壁是一片黑沉沉、灰濛濛的天地,還不時閃過一道道未知的亮芒。

不知過了多久,甬道前方,終於出現了一抹亮光,光芒漸漸漲大,許陽知道,那裡就是另一座域門的空間通道出口,也是他此行的中轉站——極尺城,極尺國的國都。

踏出域門,許陽眼前微微一花。

天氣異常炎熱,四周還不時有高鼻深目、身穿白色長袍的南疆土著,操著晦澀難懂的俚語,吵吵嚷嚷地經過。以許陽的心神力量,猛然遇到這種從未見過的情景,都微微一呆,有片刻的失神。

「使者大人?」

一個聲音在耳旁響起,還略略帶著南疆土語的味道。許陽一看,卻是主管域門的一個極尺國玄宗,他頗為恭敬地說道:「您就是來自帝宗的使者大人吧,不知道您來極尺國,帶來了什麼旨意,需要我將您引到皇宮中去嗎?」

許陽搖頭,他不樂意和極尺國皇族打交道,只想著趕緊前往十萬大山,尋找冰藍玉蠍,順道將那條火蟒也宰了。

「赤焰山,在哪個方向?」許陽簡單地問道。

「哦,出了城,直接向西南方向走,大概三十萬里左右,」那名玄宗恭敬地說道,「只不過,沿途要經過很多沒有人煙的荒蠻地區,赤焰山更是方圓百萬里內,最兇險的一處所在。請您務必小心。」

許陽點點頭,極尺國其實已經在十萬大山的內部了,經常發生凶獸攻城的事件。不過,妖獸的侵犯,倒並不常見。因為妖獸已經有了不輸於人的靈智,它們很清楚,如今時代,是人族大興,如果妖獸敢於毀滅城池,必定會引來人族強者的捕殺。

這一次在極尺國,同時出現了兩起距離很近的妖獸襲擊事件,的確有些罕見。不過許陽不管這些,他的任務目標,就是將赤焰山金烏寨的那條火蟒給除掉。至於另一條妖獸四爪雷鷹,不是許陽的任務範圍,自然會有其他帝宗師兄、師姐前來擊殺。

極尺國的國土,和瀛洲海雲上國相比,差不多大小。這樣的一個國度,在中洲,卻只能算是番邦小國,和名義上掌握整個中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大雍皇朝,差距簡直是天地之別。

極尺國名義上向大雍皇朝進貢,但實際上供奉的,還是十大宗門之一的帝宗。這個國家,每年開採的玄石、靈寶,都要供奉給帝宗,包括發現的優異人才,也要優先送交帝宗分部。帝宗則對這個國家施加保護,在妖獸作亂的時候,派出強者捕殺。

像這樣的國家,帝宗控制的足有數百個。當然,其他大宗門,控制的國度只多不少。(未完待續。。) 問明了赤焰山的方向之後,許陽略略點頭,體內直接衝出一頭朱雀玄靈,雙翼一展足有五十丈,載著許陽騰空而起,向西南方向飛去。

留下那名看守域門的玄宗,一臉佩服,他自己的玄靈,只有十幾丈大小,比起這位「帝宗使者」,簡直是小雀和老鷹,根本沒有可比性。

許陽之所以沒有化虹飛遁,也是有原因的。駕馭朱雀玄靈,他可以沿途以玄力探測,勘察冰藍玉蠍的蹤跡。而要是化虹飛遁,速度固然快,但就無法發現沿途的異狀,很有可能與冰藍玉蠍擦肩而過。

經過了數日的飛行,許陽感覺前方的氣溫越來越高,彷彿有一座天地生成的大火爐,在熊熊燃燒。

又向前飛行了數十里,一座中等規模的城池,出現在了許陽眼前。

許陽運足目力,向城門方向看去,果然見到了紅雲城三個字。


「紅雲城距離赤焰山,已經不足萬里!」許陽精神一振,暗暗想到:「連續好幾天,尋找冰藍玉蠍,都沒有發現它的蹤跡。既然到了這裡,順路先將火蟒做掉,完成任務吧。」

紅雲城中。

一座涼棚之內,兩名氣質出眾,相貌美麗的女子,在休閑地品著香茶,談天說地。她們正是鄒行雲與碧兒兩人。

「都兩三天了,那頭四爪雷鷹,居然還沒有出現。它是不是害怕了我們,所以躲起來了?」碧兒說道。

鄒行雲點頭:「很有可能,妖獸有著不輸於人類的智慧。」

「那我們該怎麼辦?」碧兒一直都沒有主意。

「哼,大不了咱們下點功夫,從明天開始,以紅雲城為中心。一圈圈地飛過去,勘察有無妖獸的蹤跡!」鄒行雲蠻有把握地說道,「放心吧,碧兒!你師姐我,執行過的宗門任務,沒有十次也有八次。這種情況經常出現的。」

忽然,碧兒抬頭看向天空,驚呼道:「天上有人!有修玄者駕馭玄靈飛過!」

「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鄒行雲道,「駕馭玄靈,說明那人不過玄宗境界,這樣的人物,哪怕是在極尺國,也一抓一大把。」

「可是。那人騎乘的玄靈,有一股莫名的威嚴,而且十分龐大,看起來實力很強的。」碧兒說道。

「哦?」鄒行雲向涼棚外探頭,不過天空中的許陽早已沒有了蹤影。

「安啦安啦,應該是極尺國又出現了天才人物,也許今年就會去帝宗分部碰運氣。如果通過了考驗,說不定會成為一個外門弟子呢。」鄒行雲懶懶說道。


由於許陽採取玄靈飛行。而兩女使用化虹飛遁的方式,所以她們后發先至。先一步來到了紅雲城。這一次錯過,也是巧合。

許陽並不知道,兩個同門師姐,已經在紅雲城等待執行四爪雷鷹的任務,他徑直飛向了赤焰山南,那個名叫「金烏寨」的大型村寨。

很快。許陽來到了金烏寨的上空,並見到了金烏寨的族長,一個頭上裹著白色汗巾的老人。

金烏寨族長,有玄師層次的修為,他絮絮叨叨。向許陽講述關於妖獸火蟒的一切。

「那畜生太可怕了,張口一吐,就是幾十丈高的火浪,我們的垛子、箭樓,都跟紙糊的一樣,被憑空燒著了,大火怎麼都無法撲滅!最後,那條大蟒吞掉了寨子里小一半的人口,剩下的人,躲在地洞里,才幸免於難……」

許陽擺了擺手,他不需要聽金烏寨族長的描述。對於一頭玄王初期的火蟒,一個玄師能夠提供的有用信息,絕對不多。

「那條妖蟒,是從什麼方向來的?」許陽淡淡問道。

「是……南邊,赤焰山西側的流火峰……」老族長說道。

「嗯,我知道了。」許陽簡短的說道,「我去將它斬了。」

「等等……」老族長有些驚愕,「小神仙,你不要供奉么?這裡是村人的一點心意……」

老族長捧著一堆南疆流行的錢幣,遞給了許陽:「雖然不多……不過,村裡實在沒有多少了……懇求小神仙你大發神威,將那畜生給殺了,要不然我們全村人,都要被他吃掉啊!」

說到這裡,老族長已經是老淚縱橫。滿村人被吃了一半,這個族長這些日子,幾乎都睡不著覺。

許陽感覺到了一股沉甸甸的分量,對於他來說,這不過是一次歷練任務,但對於這金烏寨的村民來說,許陽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許陽笑了笑,從中拿起一枚錢幣,收了起來:「供奉不需要這麼多,放心吧,老族長。」

說話間,許陽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青光,向流火峰的方向飆射而去。

從這一點來看,許陽比守株待兔的鄒行雲兩人,要盡職盡責得多。

流火峰,是赤焰山西側的一座低矮山峰,山石呈現出火焰一般的紅色,一道水流從山上流下,將河底渲染得像是一條流動的火焰絲帶。流火峰的名字,便從此而來。

一道青光劃破天際,在流火峰的腳下停住了。青光散開,許陽的身影顯現出來。

「那條大蛇,到底在不在流火峰上?」許陽略略思忖,不由失笑,「無妨,管它在不在,先打個招呼。」

許陽左手撫腰,一股玄氣從星海竄起,一直衝到喉間,隨即一股澎湃的聲浪,滾滾如雷,直接掃過了整座流火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