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眼中的那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陰狠之色,卻是沒有瞞過江北的眼睛。

江北深吸了一口煙,隨後把這菸頭丟掉,這纔不鹹不淡的說道:“我這人啊,脾氣不太好,今天的事也就這麼地了,不過指不定以後還是得得罪你,先提前跟你知會一聲,別到時候你在埋怨我就行。”

呂陽懵了,秦墨白也懵了,那麼多的弟子,也都不約而同的睜大了眼睛。

臥槽。

不當人啊。

不光把人欺負成了這個鬼樣子,還直接威脅!

這話說的還不明白嗎!以後指不定還得得罪得罪?這言外之意,不就是以後肯定還得欺負他嗎!還堂而皇之的就這麼告訴人家?

怒氣值嗖嗖的就漲,不光有呂陽的,還有這些弟子的!自家宗門的大弟子都被幹成了這樣子,這不就是在侮辱整個宗門嗎!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更別說是這羣修煉者了!

饒是之前在江北身邊陪着笑臉的呂陽都是一張臉憋得漲紅了起來,跟便了祕沒什麼區別……

呂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臉上的笑容還在那僵硬着,他不敢收。

江北淡然一笑,對於他的這種無能狂怒沒什麼感覺,怒氣值來了就行。

“行了,既然如此,大家都是兄弟了,來吧,把你們的靈石都交出來,一人五百。”江北撇了撇嘴,朝着那邊小弟子說道。

小弟子們下意識的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你幹翻了呂陽,我們沒什麼意見,你侮辱了我們紫雲宗,我們也沒什麼意見。

但是,你損害了我們的利益,那不行!

秦墨白見狀,當時就要給江北來點底氣!但是,江北明顯是比他還要快。

“怎麼!不願意嗎!”江北上前一步,猛喝一聲。

“我把你們當兄弟,你們竟然都不願意跟我建立起深厚的友誼?五百塊靈石而已,難道你們連這個面子都不願意給我嗎?”江北的眉頭徹底的皺了起來,臉上滿是失望。

“願意!滅霸大人,我們自然是願意的。”一個弟子趕緊走了上來,一臉的笑容。

這人,江北不認識。

但是江北認識他的穿着……

七星宗的。


來人正是七星宗現任的內門大弟子,楊鳴!對於眼前的滅霸哥,說實在的,楊鳴還是比較感激的,五百塊靈石,對他這種地位高超的弟子來說,並不算什麼。

至於其他的弟子?誰會理會?

而有了這種宗門的一號人物出面,那自然就有二號人物,有三號人物……

江北很欣慰啊。

一個個的等着。

這一波下來,又是十五萬多的靈石到手,江北就差哭出來了,他簡直是太有商業頭腦了!

臉上那個感動,那個欣慰,真不是假的,他發誓。

不得不提一下呂陽了,連儲物袋都被搶走了,不過這小子的儲物袋是真的……誇張。

都說紫雲宗窮,但是這呂陽可不窮,儲物袋裏四萬多的靈石,還有大量的二階三階靈草,雖說沒什麼用而已,以後等怒氣值多了,加加丹道的點,也就五萬怒氣值唄,並不多。

而且隨着實力上去了,這丹術也是得提升提升了,不然也不能總嗑這種一階的丹藥玩啊。

對不起他這富家公子的身份!

但是眼下,這幫小弟子們也算是發揮出了他們的作用了。 劃拉劃拉,來個這破地方,已經搞了近三十萬的靈石了,還真是不白來啊……

就算真是老老實實的挖礦,在這破地方跟妖獸對抗,然後搞點靈草這這那那的東西,也賺不了這麼多。

江北還是對他的商業頭腦很敬佩的。

說句老實話,讓他去做這種事,還真是有點羞愧,不過畢竟這都是老爹的仇人……

嗯,可以這麼說。

按照江北的邏輯,閒着沒事在那連山脈走上一圈,看到的,都是江萬貫的仇人。

也就是江萬貫不知道,不然知道了絕對得給江北關小黑屋裏面。

不用你幫老子這麼報仇!我江萬貫丟不起這人!

而這頭的事做完了之後,江北這才心滿意足的朝着侯煙嵐那邊走去,跟着的還有秦墨白,也都懶得理這幫紫雲宗的小弟子們了。

今天,就是宣佈主權的一天。

這底盤,是他們的!管你們什麼先來後到呢?猛男集團的人,就是一羣流氓,哦不,就是一羣猛男!

而且說來也好笑,在秦墨白看來,那些弟子還是有點用的,比如一起對抗林地之中的妖獸,人多力量大。

不過欺負了他們?沒有的事。


滅霸哥那是在跟他們建立友誼,友誼需要維持,滅霸哥這種男人,想要維持跟他的友誼,那肯定得表示一下態度啊。

這五百靈石,也就是個態度問題罷了。

不過多時。

江北便也走了回來,站在侯煙嵐身前,倒是對她這個一臉深邃的樣子有些意外。

“怎麼了?”江北詫異的問道,顯然是對侯煙嵐這個表情不太理解,就如同之前在林地之中一般。

“沒,沒怎麼。”侯煙嵐下意識的說道。

“不過,好像這纔是你嘛……”侯煙嵐突然笑了一下,江北看呆了,他媳婦確實是美……

等等,她剛剛說啥?

臥槽!她媳婦學壞了,還敢侮辱本尊!

今天先這麼地了,等小藤龍那邊,臥槽,說啥來啥,這小藤龍一臉得意的走過來了?

“滅霸兄!齊活了!”小藤龍離老遠就來了這麼一嗓子。

嗷的一聲,把那些本就在那手足無措的紫雲宗,七星宗的小弟子們都嚇了一跳。


江北咧了咧嘴,這個出場方式,他真得好好學學,不光極爲具有氣勢,而且還能給別人心裏帶來一定震撼。

太棒了。

這小藤龍不愧是天生的富家弟子,我這種半路出家的還是得多跟他交流交流……

可是,當那些弟子們出現的時候,看到這麼一個“小泥鰍”……也是一陣陣的無語。

豪門明珠

小弟子們的臉上不光帶着不解,甚至還有一些懵懂。

“嗷嗚~看什麼看!沒見過帥龍嗎!”小藤龍又是嚎了一嗓子,很明顯,對這些小弟子們的表情不太高興了。

整個龍身猛然變大!直接變成了原本模樣,要是有樹木讓他飛起來,那真是遮天蔽日,怎麼着也得有個三十來米長,走起路來,那大地都在顫悠。

小弟子們懵了……

一個個的瞪大了眼睛,嘴脣哆嗦,饒是那楊鳴都是一陣陣懵逼,唯有呂陽,就那麼淡淡的看了小藤龍一眼,再一次轉過頭去,懶得看了,面如死灰。

還有這種生猛的助力,這滅霸,到那都得有點靠山?這滅霸究竟是個什麼體質?

不太對,這大傢伙好像還跟那滅霸,叫了聲……滅霸兄?

賊尼瑪。


不科學啊!

“滅霸兄,都搞定了!”小藤龍得意洋洋的走到了江北的面前,又重複了一遍,像是在等着江北的誇獎一般。

“非常的棒!藤龍兄,這件事你做的非常好!本尊允諾你,十二個!”江北摸了摸下巴。

小藤龍眼睛放光了……

嘴脣也跟着那幫小弟子一般,哆嗦了起來,“滅滅滅,哥,滅霸哥,此話當真!真能再加兩個!”

“我滅霸說話,什麼時候有假過?”江北笑吟吟的說道。


“嗷嗚~”

侯煙嵐和林沐雪對視一眼,倆人只覺得眼前發黑……

別的弟子不懂,但是她倆能不知道江北和這藤龍在說的什麼嗎?什麼十個十二個的,小母龍啊!

“藤龍兄,你還是把這身體收一收吧,太大了,不方便。”江北嘴角抽了兩下, 我曾用心愛過你

藤龍也是趕緊的應允了下來,又一次恢復了那個小泥鰍的形態。

而江北,一步上前!朝着那羣弟子朗聲說道:“我滅霸明人不說暗話,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那我就跟大家明說了,在這裏,大家要和睦相處,一起對抗森林之中的怪物。”

“完成宗門的任務纔是第一,切勿相互爭鬥!不然,等我歸來之時,那些主動挑釁的……”

說着,冷笑了兩聲。

呂陽的雙眼都亮了,他走了, 他終於要走了!

“行了,我要說的話就這些,我們走了。”江北淡淡的說道。

而後轉過頭來,看着自己手下的這幫弟子,想了一下,思索了片刻,這才說道:“那個啥,他們要是欺負你們了,直接幹翻他,別慌,我們人多,而這次,林師姐……”

“我跟你一起去。”林沐雪淡淡的說道。

江北微微點了點頭,雖然早就定好了,但是真的來到這一天的時候,要說江北沒點什麼感慨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與這些弟子在一塊也待了半個月了,或多或少的都有點感情。

而這些弟子們呢?也自然是如此,但更多的,是那種被庇護的感覺。

“這半個月以來,我也沒帶着大家做宗門交代下來的任務,至於到時候大家要交多少靈草上去,那就還是得憑你們自己的能力了。”江北嘆了口氣,沉聲說道。

“至於這裏,我已經讓三炮兄設下了陣法,應該不會有大量的妖獸衝過來,不過你們也要儘量的注意安全,進樹林的時候還是人多點一起進比較好。”江北神色有些黯然。

不過能離開,也算是自己早就想過的了,今天也只是例行來那麼兩聲訓話而已。

到了最後。

“好了,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了,我也該走了。”江北笑着說道。

……

朝東走去,再入這片林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