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教室以後,我一直心神不寧,老師講課的內容實在是沒有聽進去半點,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後一節課,焦急的情緒已經達到了頂點,恨不得立馬飛奔回家,一分鐘也等不下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決定不再等待,不顧正在上課的地理老師,直接站起身子向着門外走去,纔剛剛出門,雲天就從後面跟了上來,手裏拿着兩根鋼棍,笑着說道:“什麼事情把你急成這樣,連傢伙都不帶了?”

我搖了搖頭嗎,說道:“不是去打架,我是回家的,家裏人等着我吃飯呢!”

雲天一怔,神情有些落寞地說道:“我也有好些天沒有回去了,前幾天我媽剛給我打過電話,要麼我們一起回去吧。”

“嗯。”我點了點頭,看向了跑出教室,正一臉平靜地看着我,準備走在我身後的古軒,笑罵道:“趕緊回去,又不是去打架。”說着我從雲天手上拿過兩根鋼棍遞給了古軒,說道:“收好了,等我們回來了再還給我。”

古軒怔怔地看着我,一句話不說,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再說話,從他的身旁經過,

走出教學樓以後,感覺空氣好像清晰了許多,正在這時,後方傳來一到聲音。

“前面兩個,給我站住!”

我下意識地回頭一看,正是***,只見他胸口掛着一個口哨,看樣子是在巡邏查看有沒有蹺課的人,沒想到這麼倒黴竟然被我們給碰上了。

“趙翔?李雲天?”***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們班哪個老師?誰允許你們現在出來的?”

不待我們說話,***走上前來伸出食指點向我的眉心,我皺了皺眉,下意識地揮手撥開,***立刻怒了起來,一腳踢在了我的腿上,罵道:“你們是不是逃課的?你們哪個班主任教的?”

我被他這一腳踢了個趔趄,差點沒摔倒,眉頭更加的緊皺,只是忍住了一句話沒說,就在這時雲天說道:“老師,你幹什麼?”

“什麼我幹什麼?”***瞥了雲天一眼,說道:“是我問你們想幹什麼?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們怎麼跑出來了?”

“身體不舒服,去醫務室看看。”雲天說道。

“啪!”***猛地一巴掌拍在了雲天的腦門上,怒聲道:“你還敢給我撒謊?叫你給我撒謊!叫你給我撒謊!”

一邊說着,***一邊甩起巴掌拍在雲天腦袋上,雲天雖然往後直退,但終究還是捱了兩下,我再也看不下去,上前攔住了***,說道:“老師你差不多得了啊?”

“怎麼?你還有意見了?”***斜眼看着我,指着我的鼻子吼道:“說!是不是又想出去打架?啊?屢教不改!屢教屢犯!學校都被你們這羣人給弄臭了!”

說着又是一腳踹在了我的身上,我擡眼看着他,恨不得上去給他一拳,隨後我猛地想起了正在家裏等我回去的爸媽,嘆了口氣,算了,算了,再忍忍。

然而***卻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我們,連着又是兩腳踹在了雲天的身上,雲天站立不住倒在了地上,我連忙上前扶起雲天,同時一隻手死死地按在他的背後。

雲天掙了兩下沒有掙開,看了我一眼,那樣子被氣的不清,要不是我攔着絕對會當場和***打起來,我一隻手拉住他的胳膊,一隻手按住他的後背,低聲說道:“不要衝動!”

雲天深吸了一口氣,狠狠地瞪了***一眼,最終還是聽了我的勸告,但是他這眼神再次激怒了***,我一看形勢不對,連忙拉着雲天後退了一步,同時低頭說道:“老師,我們錯了,您別激動,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謙虛接受,堅決不改!這就是你們認錯的態度?”***越說越來氣,罵道:“你看你們這鳥樣,是認錯的態度嗎?是不是還想上來打我啊?”

看着***這副可惡的嘴臉,我真想上前在他臉上狠狠地踩上兩腳,最終還是忍住了,緊緊地握住拳頭,雖然心中氣憤,但是我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異狀,依舊保持着平靜的面孔。

“你們倆個給我站在這,哪都不許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早出來十五分鐘,下課以後給我再站十五分鐘!給你們曬曬太陽,殺殺毒,消消菌,你們身上的黴味太重了!” 現在正值初夏,即便已經將近五點,然而熱烈的耀陽不減絲毫,高掛於天際,經過太陽的幾分鐘的時間一層黏糊糊的汗水便夾雜在皮膚與衣服之間。

“給我站好了,立正會不會?還要我教你們嗎?”***站在初一教學樓的走廊陰影下,看着正被暴曬的我們。

“我現在真想衝過去打他一頓,操他孃的,早就看不慣他了。”雲天原本暴躁的情緒此時已經平息了不少,一臉平靜地看着站在走廊中的***。

“曬一會而已,都是小事,總會讓他好受的。”我眼皮合上,自我催着現在我正享受着日光浴,對,就是享受,即便我現在汗流浹背。

時間雖然過得漫長,但是它永遠都不會停止,所以即便過得再慢,也終有到頭的時候,先是過去了十五分鐘,鈴聲響起,那是放學的鈴聲。

老師們拖課的在拖課,佈置作業的正在佈置作業,更多的老師還是比較善良,早早的就放了學,越來越多的學生走了出來,有的要去食堂,有的要去宿舍,有的人手裏面拿着籃球,有的要出校門回家。

然而不論他們要去哪都會經過初一教學樓,這是主道,也是最近的一條路,無數的目光落在我們的身上,有驚奇,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不停的有學生從我們這裏經過,在享受了十五分鐘的“矚目”以後,***沉着臉走到我們的面前,表情嚴肅而又帶着一副自以爲教導的口氣說了我們幾句,最後才揮了揮手讓我們離去,那氣派,真是像足了常在新聞中看到過的領導人。

我和雲天一句話不說,無視了再次沉下臉的***,轉身向着校門外走去,聽着身後***言辭上的輕聲碎語,我們腳步不停,懶得回頭與他辯解。

剛出校門就遇到了被陸偉伏擊的吳俊洋,我和雲天沒有停留,一人叼了根菸,從那羣人的身邊經過,在校外的車站等了一會,上了出租車向着回家的方向駛去。

先是把雲天送到了他家的小區外面,最後出租車經過七中,經過夜動酒吧,經過風哥的家……

回到家門口已經將近六點,看着那熟悉的環境,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更多的或許還是緬懷吧。

門沒有鎖上,一擰門把手就進了家中,聽着廚房中丁玲咣啷的炒菜聲,以及餐桌上豐盛的菜餚,家中一如以往那般,什麼都沒變,只是廚房中炒菜的人影變成了我爸,那個一直對我要求嚴苛,不容我有着絲毫頂撞意味的父親。

什麼都沒有變,我就像平時那樣回到家中,洗手坐在餐桌旁的凳子上,等着最後一道菜上來,一家三口一邊吃飯,一邊說着閒話,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他們沒有問我這幾個月來是怎樣生活的,也沒有問我的學習成績以及狀況,只是說着一些家常話,讓我多吃點飯菜,一如以往那樣。

一家人本就不需要客套,因爲是一家人,一如以往那樣。

吃完飯,看了千篇一律的新聞聯播,看了中央三套的綜藝節目,這才發現今天原來已經是星期五了,喝了一杯水,和父母說笑了兩句,發現已經有了睏意,刷牙洗澡後,上牀睡覺。

這一覺誰的很舒坦,很安詳,很……安心。

早上睡到五點中,去跑步,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跑到了明山公園,如我意料的那樣遇到了正在草地上打拳的楊光,以及亭子中正在打太極的老人。

之後,我和楊光一起吃了早飯,去了據點,打了個電話給家中,說自己不回去了,兩天的時間一直和楊光等人玩在一起。

和楊光說了一會閒話,瞭解到王冠終於被楊光給打服了,聽楊光說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王冠帶着十幾個人在楊光回去的路上埋伏,個個手上都拿着棍子,最後楊光硬是頂着那十幾個人逮到了王冠,一手掐着王冠的脖子把他給拎了起來,一臉的鮮血模樣嚇得十幾個人一個也不敢上前。

那一次幾乎把王冠給掐死,王冠也被嚇破了膽,連學都不上了,聽說他家裏請七中的校長吃了頓飯,又送了點禮,直接不念了,就等着中考以後回學校拿畢業證書。

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中我只回去了四次,每個星期回去一次,拿了我媽給我的銀行卡,一直放在身上,但是從來沒有去銀行取過,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錢,一直積蓄在那裏。

沒有了瑣事的牽絆,生活更加的美好起來,因爲回家幾次,我想通了許多,學校裏的事情我再也沒有過問,都是由雲天出面。或許是我的腦子足夠靈光,或許是我的底子在那,又或許是一中老師的教學水平真的比其他學校的老師高上不止一籌,學習成績正在穩步上升。

“吳俊洋和陸偉現在就是在比狠了,兩個人也不知道被圍毆了多少次,還就這樣一直拖着,真不知道他們到底累不累。”雲天看了我一眼,笑道:“醉哥,你來分析分析唄!”

“分析個卵蛋!他們打他們的,關你鳥事,宿舍裏面那麼多人孝敬的煙還堵不上你的嘴?我要寫作業了,你別打擾我,不然我去告訴老師了。”我看着書本上的數學題目,頭也不擡地說道。

“行吧,你寫吧!你要文武雙全,老子不陪你了!哦,對了,剛剛又有個初一的孩子來找我,要我幫他和外校的人打架。”

我皺了皺眉,擡頭說道:“你自己看着辦吧!不管事先得先問清楚是哪個學校的,和誰打,是正面和那些人對拼,還是直接去打那人。問清楚了再講,最後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最好打聽一下那人的情況,別到時候踢到鐵板,收的錢抵不上受的罪那就不值當了。”

“這還用你來說?”雲天眉梢挑了挑,說道:“你要學習就學習吧,這些事情我來處理就好,交給我就夠!”


“好!我相信你,果然不愧是天哥!”

“絕對!” 經過了六月中旬,初三畢業生喜氣而又忐忑地迎接了中考,由於一中是C市其中一處考點,我們很愉快地放了五天假期。

隨着初三學生的離去,學校終於消停了許多,只是不知道吳俊洋和陸偉之間的事情會不會就這樣不了了之。

就在我正忙碌地準備着期末考試的時候,學校裏面傳出了許多的流言蜚語,初二和原本已經畢業了的初三學生要拉開架勢打一場,最後打一場,說是要解決所有的恩怨,時間就定在我們期末考試的最後一天,地點在一中附近的那個廢工廠。

打架就是耗錢,不說完事之後的醫藥費,輸了的一方雖然不用擺上酒桌,但是卻要乖乖送上三千!

就在期末考試的前一天中午,吳俊洋帶着兩個人來到星辰網吧,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我就在網吧的,他剛一進門,古軒那夥坐在最後排的初一學生紛紛站起了來。

吳俊洋看也沒看那些人,看向我說道:“趙翔,你出來,我想單獨跟你說幾句話。”

“醉哥,跟他有什麼好說的,我們直接衝上去打他一頓拉倒!”古軒最是激進,看着我說道。

“不用,你們坐着,說兩句話而已。”頓了下,我輕笑一聲:“不過我也沒那麼傻,跟着他出去,誰知道外面還有沒有埋伏着人。”說着我伸手一指吳俊洋,隨後大拇指向着身後一指,笑道:“到後面房間來,有什麼事那裏說,我等你!”

說着我轉身向着網吧最裏面的房間走去,正巧看到從裏面出來的陶詠,他正揉着眼睛,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條短褲,睡眼惺忪的模樣,打了個哈欠問道:“醉哥,你怎麼到這邊來了?我上個廁所,回去還要睡覺呢!”

“在裏面多蹲一會,我有事情要談!”我揮了揮手,推門進入房內,剛一坐定就看到吳俊洋緊跟在我後面走了進來。

或許是房間太小,而且太過邋遢,房間裏面充斥着男人的味道,悶熱的環境中只有一臺小電風扇在可憐的工作着,吳俊洋緊皺着眉頭,看上去很不喜歡這裏的樣子。

“坐!”我踢了個小板凳給他,自己坐在牀上,扔了根菸給他,自己也點了一根,慢悠悠地說道:“什麼事情,說吧!”

吳俊洋似乎想早點走,也不說別的客套話,開門見山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是你們的宗旨,我這裏有一筆單子,你們接不接?”

我微微眯起眼睛,深深看了他一眼,不急不緩地說道:“先說說什麼事,然後再講別的。”


“大後天你們考試結束以後,我和陸偉要在廢工廠裏面開片,你以前不是一直說要幫我幹陸偉麼,不知道這話現在還算不算?”

“當然算!”我想也沒想地說道:“但是前提你肯花錢,你花錢,我辦事,金字招牌,絕對讓你滿意!”

wωw .тtκan .¢ 〇

“我給你一千!”

“一千?”我撇了撇嘴,輕蔑道:“你打發叫花子呢?陸偉那天肯定不會少帶人,那麼我帶的人肯定也不能少,你就給一千,那連請兄弟們喝酒的錢都不夠!”

“嫌少?你憑什麼嫌少?”


“就憑我的效率比你高上很多很多!你看看你,和陸偉打了這麼長時間游擊戰,你堵他,他堵你的,就不敢來一次狠的!這要是我,早就把他打服了,哪裏會向你,拖到自己畢業了還沒結束。”

看着吳俊洋臉色不善,我話鋒一轉,迴歸正題道:“你要是讓我帶人去陰陸偉,我只需要幾分鐘就能搞定他,隨便給我幾百塊錢就夠!但是你要我正面和他打,等着他把人全部都招集齊了再跟他開片,這樣我會吃虧很多的,而且我是幫你打架,自己還撈不到多少好處。這要是贏了,我就只拿一千,而你空手什麼都不用做就能拿到三千,你這是想空手套白狼不啊?”

“不對,你理解錯了,聽清楚了。”吳俊洋吭了一聲,道:“我是讓你幫我,讓你帶着人和我一起,而不是讓你單獨,你可以理解嗎?”

“好!成交!”等得就是你這句話,我心中暗笑,不待他開口,立刻說道:“照規定,你先付五百,剩下的等結束以後再給我!”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坑我?”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金子招牌,從來都沒有打破過!”我嗤笑了一聲,淡淡道:“你要是不信我的話那就算了,趕緊走,我纔沒心思和你閒聊,大家都這麼忙。”

說着我站起身子,準備趕人。

“等等!”吳俊洋伸手一阻,連聲說道:“先付五百也行,不過到時候你能帶多少人去?”

果然!我心中暗讚一聲,伸出三個手指說道:“連我在內,三十個,應該夠了吧?”

吳俊洋點了點頭,道:“好,那到時候電話聯繫!”

我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隨後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說道:“先說好了,我帶的人都是學生兵,拿着棍棒打打架還行,到時候要是看到陸偉帶一大幫社會上的混子過來,那我可就直接走人了,畢竟還是不對等的。”

“真到了那種地步我又怎麼會叫你?”吳俊洋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早就說好了,學校裏面的事情學校裏面的人解決,畢竟外面的人不會白白幫我做事。”

我看了吳俊洋一眼,總覺得有些怪怪的,也沒有多想什麼,到了外面以後,我拿出三百給了雲天,說道:“拿着,吳俊洋給的,我沒跟他客套,他給了我五百,剩下的五百等着完事後在給。”

“他竟然會找上我們?”雲天把錢塞進口袋,輕聲笑道:“臨放假前還能接一筆單子,運氣不錯。說說吧,這回的對象是誰?”

“陸偉。”


“陸偉?”雲天失笑道:“我就知道是他,這他媽吳俊洋也真會打算盤,花一千塊請我們,到時候打贏了能拿三千,怎麼說他都要倒賺兩千啊,你怎麼不多要點?” “多要點那也得看他給不給才行。”我瞥了雲天一眼,說道:“我感覺差不多了,吳俊洋本來就比陸偉勢大一些,現在再加上我們,基本上就是穩贏的。”

“什麼時候?”雲天問道。

“大後天,考試結束!”琢磨了一下,我低聲說道:“這件事先不要外傳,告訴古軒、姚健、陳林科、薛成恩四人就行,等到大後天再開始組織人手。”

……

原本我以爲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但是等到當天晚上回到宿舍的時候,一個意外的人來到了我和雲天的宿舍,他是陸偉。

“方便說話麼?”這是陸偉來到宿舍內的第一句話。

我不冷不熱道:“有事講!”

“大後天考試結束以後,廢工廠,我要和吳俊洋開片!”陸偉指了指黑板上的八個字,振聲說道:“這八個字到我這算不算?”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會,沒有說話,就在陸偉被我的目光所指,感覺到渾身不自在的時候,我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當然!論事不論人,只要你付得起錢,我就給你辦事,不論你是誰。”

“果然爽快!”陸偉從口袋拿出五百拍在了他身旁的桌子上,揚聲道:“我給你們一千,這裏是五百,剩下的等事情結束以後再給你們!”

還真是巧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