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楓想到自己想的計劃,唇角露出惡毒的笑容。

……

唐南澤把玩著手裡的刀,翻看到手機接收到消息,唇角微微的勾起,露出抹冷笑。

南楓想跟他見面?

還真是稀奇,他還以為整個唐家都放棄他了呢。亦或者,本來已經放棄他了,現在看到他抓到了葉簡汐和溫如意,有了威脅容慕兩家的資本了,又來找他了呢?

唐南澤不無嘲諷的想著,隨手將手機關了機,扔到了旁邊的桌子上,緊接著起身朝著不遠處的房間走了過去。

吱呀——

房間的門打開,隨著一道強光的湧入,葉簡汐和溫如意閉上了眼睛。

而再睜開眼帘時,房門已經再次被鎖上。

唐南澤站在門口,手從燈的開關上移開,一步步的走到了葉簡汐和溫如意的跟前,手裡銳利的瑞士軍刀,在燈光下折射出懾人的光芒。

溫如意心生出警惕,「你想做什麼?別再傷害簡汐,有什麼事沖我來!」

唐南澤將手裡的刀刃伸到她臉跟前,刀鋒迫近她如玉的肌膚:「你以為我不敢動你?告訴你,你們兩個都跑不了。若是慕洛琛和容子澈好好的合作,那你們或許還有一條活路,若是不合作,我保證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話說完,他的刀刃往前一送,溫如意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一道血絲。

艷麗的血珠順著她的臉頰,滾落在衣服的前襟上。

唐南澤卻沒有在住手,再次抬手,朝她的臉劃去。

葉簡汐猛地用頭撞了過去,唐南澤沒料到她還敢攻擊自己,雖然本能的抬手擋了一下,但還是被她撞跑了不遠的距離,臉色當即變得難堪了起來。

葉簡汐沒去管唐南澤,爬到溫如意跟前,問:「如意,你沒事吧?」

「我沒事。」溫如意搖了搖頭,餘光里瞥見唐南澤臉色陰沉的朝她們走過來,連忙擋在了葉簡汐跟前。

「滾開!」

唐南澤暴戾的一腳踹開溫如意,抓起了葉簡汐,將她整個提溜起來,「既然你們姐妹情深,那就由你來代替溫如意吧。這麼漂亮的臉蛋毀了,慕洛琛一定很開心。」

話音落,他抬起刀子,往葉簡汐的臉上劃過去。

葉簡汐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不要!」

溫如意歇斯底里的大喊。 第1496章如意卷:金蟬脫殼

然而她這一聲沒能阻止唐南澤的惡行,薄薄的刀刃劃破空氣,落在了葉簡汐的臉,血汩汩的順著雪白的皮膚,滾落在了地上。

葉簡汐痛苦的低呼了聲,掙扎著想要遠離他。

可唐南澤像是被猩紅的血刺激到了,眼神變得狂熱了起來,腦海里也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毀了她!

慕洛琛毀了左小小,你也毀了他的女人!這樣才能讓他知道,你當初有多痛苦!

唐南澤毫不猶豫的揚手欲再劃一刀。而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他手中的刀子頓了頓,之後不想理會,要再繼續,門口的鈴聲卻鍥而不捨。

「今天暫時收拾你到這裡,不過下次你就沒那麼幸運了!」唐南澤氣急敗壞的把葉簡汐像個破娃娃一樣丟在了地上,大步的朝著門口走了過去,拉開房間的門高聲喊:「不是讓你們在門口老實的待著嗎?幹什麼一直敲門?你們是不是想找死!」

葉簡汐躺在地面上,透過那道小小的門縫,隱約看到了窗外一家店名,覺得有些眼熟,可臉頰實在太疼了,根本想不到其他的。

無敵醫仙戰神 「簡汐,你怎麼樣?」溫如意哭喊著挪動到葉簡汐跟前,視線落在她滿是鮮血的臉上,淚瞬間湧出了眼眶,「你個傻瓜,為什麼要衝上來?你知不知道自己那麼做很傻?!我已經破相過一次了,根本不在乎第二次!你為什麼要替我擋住他?」

溫如意哭的身體一抽一抽的。

葉簡汐開玩笑:「再多哭一些,剛好眼淚有殺菌的效果,能幫我治療下傷口。」

她說著,當真去蹭溫如意的眼淚。

溫如意知道她在故意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眼淚掉的更凶。

葉簡汐跟她說了一會兒話,便沒力氣說了。自從昨天被綁架過來,她們除了喝水,什麼都沒吃。現在飢腸轆轆,加上臉上的痛楚,實在沒什麼力氣了,蜷縮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似乎這麼做,就會讓身體好受一些。

溫如意哭了一會兒,見葉簡汐沒了動靜,心登時沉到了谷底。

她拚命的觀察了下周圍,看到了旁邊有一顆碎石頭,立刻挪動過去,撿起來,拚命的磨自己手上的繩子。

重生之黑道巨星 繩子是最結實的尼龍繩,而石子很大,磨蹭的時候會碰到了皮膚。

起初還能忍受,但越往後手磨得越發的疼。

可溫如意顧不得這些了,忍著那陣巨大的疼痛,拚命的加大力氣,磨蹭自己手上的繩子。

漸漸的繩子豁開了一道口子,而她的手也變得血肉模糊。

……

唐南澤走到外面,將手上帶血的刀子,隨意的擦抹了幾下,插回了褲腿的刀鞘里,冷聲說:「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我要了你的命!」

「先生,唐小姐託人帶話,說要和你見一面。」男人恭恭敬敬的說道。

「不見!」

唐南澤毫不猶豫的拒絕。

男人面露為難,「唐先生,唐小姐現在已經在您的住所等著了,她說,您若是不過去,就呆在那兒不離開了。」

「又是威脅,當是以前嗎?」唐南楓面露嘲諷,「由著她去,以後不管她到哪兒,都不要向我通報,由著她呆著。」

「是,先生。」

唐南澤再次折回了房間,看著昏迷不醒的葉簡汐,嗤笑道:「才這麼點疼痛就受不了了,抵抗能力還真是弱。」

他沒管旁邊溫如意的謾罵,掏出一張A4紙,然後拿起葉簡汐的手,蘸著她臉上的血,開始寫信。

等信寫完了,還掏出手機,給葉簡汐的臉部拍了一張特寫,轉身又對著溫如意說:「來,笑好看一點,不然你家容子澈看到,可要心疼你了。」

「呸!死變態!」

溫如意朝著他吐口口水。

唐南澤笑著說,「好了,你放心,今天你們男人就會看到這封信,他們會儘快來救你們的。你們離解脫苦難不遠了。」

話說完,他轉身往外走。

溫如意憤憤的盯著他的背影,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

傍晚,一封信送到了安家。

明知道是唐南澤送來的,可沒一個人敢看,因為知道以唐南澤的性格,這封信的內容,絕對會是刺激到他們的。

容子澈想到上次母親的慘狀,握著信封的手,在微微的顫抖。

好幾次想打開信封,最後都沒有勇氣打開。

慕洛琛得知唐南澤送信來了,趕到客廳看到容子澈猶豫要不要打開信封,一步走上前,說:「我來拆開吧。」

打開信封,看到裡面的內容,慕洛琛的目光驟然犀利,客廳里的氣壓也隨之降低。

安管家抬了抬頭,看到照片拍攝的內容,嚇得倒抽了口冷氣。唐南澤竟然在葉簡汐的臉上動刀子,當真是不想活了嗎?

正在想著,容子澈猛地奪過照片。

看了兩眼,氣的肺腔都快爆炸了。

唐南澤!

他怎麼敢這麼對如意和簡汐!

慕洛琛臉上蒙了一層寒霜,指關節發出咯咯作響的聲音,渾身緊繃的如同拉滿弓即將出弦的箭,盛怒到了極點。

一時間,客廳里沒有人說話,氣氛壓抑的人喘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兒,慕洛琛壓抑著心頭的怒火,展開了信紙。

信封是用鮮血寫的,讓人觸目驚心。

——明天晚上,你和容子澈帶著左小小的骨灰,趕到城西小荷塘。記住按照我說的去做,千萬別耍什麼花招,否則葉簡汐和溫如意的性命……

最後附送的是一個惡趣的笑臉。

慕洛琛將信紙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最終說:「我回房間了。」

他不想在別人的跟前失態。

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房間,慕洛琛一拳頭打在了堅實的牆上。

嘭!

血肉發出令人心疼的聲音,慕洛琛卻一聲痛呼都沒有發出,只是那雙眼裡的怒意卻是越來越濃重,還有被深深的掩埋在下面的自責和心疼。

簡汐那麼害怕疼得一個人,在她的臉上劃一刀。

她得有多痛苦?

想到她受傷時,自己沒有陪在她身邊,而造成這一切結果的又是自己,他恨不得給自己一槍,來感受和她一樣的痛苦。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

因為明天還要去見唐南澤,自己若是受傷了,只會如了他的願。

不急……

他一定要沉住氣,等到唐南澤落網的那一天。

他會親自將唐南適施加在簡汐身上的痛楚,千倍百倍的還給他!

……

慕洛琛獨自回房間,冷靜了半個小時,這才把唐南澤的消息,傳達給了唐南適。

唐南適得知唐南澤毀了葉簡汐的容,心裡頗為內疚,可現在不能互相打電話,即便是想對慕洛琛說聲對不起,他也沒辦法說了。

只能加快了腳步,故意在唐南楓跟前,透露自己已經開始找到了唐南澤下落的消息。

而這麼一來,唐南楓果然如驚弓之鳥,趕忙聯繫唐南澤,要和他儘快見面。

唐南楓實在聯繫不到唐南澤,乾脆到每個他可能去的地方找他。

眼看著自己的據點一個有一個被暴露,唐南澤實在忍無可忍,這才約見了唐南楓。

早上——

唐南楓收到了唐南澤的回復,說是中午時候,可以給她十分鐘時間見面,高興的咧開了嘴。但緊接著,她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中午時間去見三哥,怎麼脫身?現在里裡外外的都是四哥的人,別說她想邁出唐家大院了,就是外出走幾步,立刻有人盯著她。

唐南楓想來想去,目光落在了坐在旁邊的林巧兒身上,眼裡閃過算計的光芒。

「巧兒,你能幫我拿下東西嗎?」

林巧起身,問:「小姐,請問您需要什麼東西?」

唐南楓指了指她的左前方,「幫我到梳妝台前,拿出一個首飾盒。」

「是,小姐。」

林巧在梳妝台前找了下,果然看到一個雕琢精緻的首飾盒,便端著回到了唐南楓跟前,見她打開了盒子,林巧眼裡綻放出欣羨的目光,「小姐,這些首飾好漂亮!」

「你喜歡?」唐南楓故意把一個鑲鑽的首飾在她眼前晃了晃。

「喜歡!」

「既然你喜歡,那我就送你好了。」

「這可怎麼使得?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佩戴的。」林巧兒一臉惶恐的推脫。

唐南楓強行拉住她,將一隻金鐲子戴在了她纖細的手腕上,「拿著吧,這些東西我多的是,戴都戴不完,倒是你,長這麼大,還沒戴過這麼好的首飾吧?」

「嗯。」

林巧兒打量著自己手腕上的桌子,眼裡露出痴迷。

唐南楓笑著說:「看到了沒,這麼多,賣出去不止夠你吃一輩子的了,連你家人也會一起跟著享福。巧兒,我只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我就把這些首飾全都送你。」

「小姐,不管你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一聲就好了,這些東西怎麼使得……」

林巧兒面露驚恐,連連退卻,可眼睛始終無法從那首飾盒上移開。

這個膽小的丫頭,怎麼就這麼不上道呢?

唐南楓心裡默默地腹誹,明面上依舊笑的甜美,強行把林巧拉到自己的跟前,將首飾盒塞到了她的懷裡,「你給我好好的收著,再敢推辭,我就喊人,告訴他們你偷我的東西,讓你無法在唐家立足。」

「小姐,你……」

林巧兒欲哭無淚。

唐南楓臉色一變,笑意盈盈道:「當然,你若是按照我說的去做,那麼不止這些東西是你的,事後我也會給你一筆不曉得費用,讓你好好的和家裡人團聚。」

林巧眨了眨眼睛,泫然欲泣:「小姐,您需要我做什麼事?」

「很簡單,等下我們換衣服,你躺在床上幫我裝病,我跑出去一會兒。」 第1497章如意卷:順藤摸瓜

「這怎麼行?!」林巧兒被嚇了一跳。

唐南楓嗤之以鼻:「這怎麼不行?只是一小會而罷了,又不會被抓包,你怕什麼?」

「小姐……」

林巧兒還要推脫,唐南楓一瞪眼,她立刻收了聲,「你先去外面告訴那些傭人,我要午睡,讓他們走遠點別打擾我。其他人要見我,也一律攔著不讓見。」

「是。」

林巧兒戰戰兢兢的轉身出了門,將唐南楓的話,對那些傭人重複了一遍。

不過和剛才屋子裡表現不同的是,她看起來頗為的冷漠。

那些下人早就見識了這位小姑娘的手段,哪裡敢違背她的意思,唯唯諾諾的答應。

林巧兒打發了所有人,轉身回到唐南楓屋子裡,眼裡盈滿了淚水。

那副小可憐的模樣,讓唐南楓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但為了見唐南澤,她還是讓林巧兒脫了衣服,自己換上去,之後再三叮囑:「你記住反鎖了門,誰都不許放進來。要是讓別人發現你是冒充的,回頭我一定好好收拾你!聽到沒!」

「聽到了!」

林巧兒往被窩裡一縮。

唐南楓走到門口,打開門一看,果然四下里沒什麼人了,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前腳走之後,林巧兒後腳就走出了房間。

找到了唐南適,把情況告訴了他。

得知唐南楓去找了唐南澤,唐南適立刻命令手底下的人,無論如何都要盯住她。

……

中午十二點鐘,太陽格外的毒辣,唐南楓走了幾步路,便感覺身上的汗不停地順著脊背,流到自己的傷口上,難受到了極點。

擦了擦汗,她走到了一座位於繁華街道商鋪前,對店裡的老闆說:「你們這最貴的商品是什麼?」

「天蠶絲被在那邊。」老闆熱情的引著她往天蠶絲被那邊走。

唐南楓卻是站著一動也不動,不緊不慢的說:「可是我想買冰櫃,能不能賣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