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雖然不是涅槃強者,可馬上就要渡劫的存在,萬一被那未知的勢力插手,把自己的命留在那裡,那就不值得了。

木宣冷笑起來,緩緩道:「他們不能白死!所以我想讓前輩在此守護他們三天,三天之後,無論我是否回來,你都要把他們送到憐古鎮去!保護他們,讓他們能夠生存下去!」

山村那一張張蒼老的面龐,木宣記憶憂心,有的不止一次把他們珍藏已久的美食偷偷的給自己吃,雖然他們大多因為對自己的爹娘心懷感恩。

雷山沒有提什麼要求,只是鄭重的點頭,也算是他這位妖族強者,對木宣的承諾。

這時很多人還不知道山村所發生的事情,但吳靈四人可是聽到,所以一直呆在木宣身邊,生怕木宣再出現意外,木宣出意外的話,他們這一萬多人,就沒有了主心骨。

木宣瘋狂的殺戮三當家帶來的那些人時,這一萬多人中也有幾位看到了,特別是徐家凹的三位老者。

現在木宣做出這樣的決定,讓他們很是意外。

雖然他們不斷勸說,不知所以的他們,最終放棄了。

徐家凹的三位老者也要追隨木宣去血石寨,因為他們大概也猜想出發生了什麼,因為王漢二人他們見過,是木家的人。

木家所有相關之人,憑空消失,而王漢二人此時傷痕纍纍的到來,木宣瘋狂殺戮,由此猜測,木宣死了心要去血石寨,可能與木家之人消失有關,甚至木家有人死在了血石寨手中,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木家人。

一呼百應,徐家凹三位老者要一起去,緊接著更多的人要一起去。

木宣心裡本就難受,現在被他們這樣一鬧,更是怒火中燒,怒吼道:「閉嘴!我說了,我一人前去!你們誰再敢多說一句話,看我不要了他的命!」

剛剛殺人不久,木宣殺氣不散,震怒的樣子,更是氣勢凌人,開口的幾百人竟然沒有一人敢再開口跟隨。

來到雷山面前,重重的鞠躬,之後再次取出幾枚丹藥,交給雷山,本想拒絕的雷山,看到是什麼丹藥的時候,咽了口吐沫,垂涎三尺的接了下來。

讓徐家凹的三位老者端坐整齊,同樣鄭重鞠躬,並且勉強的笑道:「三位前輩,這一萬多人,或許就要交付給你們照看了!」

雖然想要拒絕,但看到木宣鄭重的樣子,還是堅定的答應了下來。

「就算死!我們三個來傢伙,也不會放棄他們中的一人!」

想要對吳靈四人交代什麼,開始與木宣關係最差的丁原,輕輕的拍拍木宣的肩膀,淺笑道:「我們是必須去的,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仇恨!你再說也是無用,更何況我們也不是沒有自保之力,拚死之下,我相信,孕神強者也要有不少要在我們手中含恨!」

但木宣還是不答應,吳靈憨憨的冷笑道:「你不許,我們也是會去,並且會把一切說出來!」

木宣猛然變色,最終沒有反駁,算是默認了丁原四人。

因為木宣有自己的底氣,別說只有孕神境,就算化神境來了又如何?自己手中還有太極,雖然他只是一顆蛋,就是這顆蛋,給自己無限的底氣。


千尋當時是一件天階靈器的器靈,還對太極忌怠萬分,木宣還就不信,太極連孕神境都對付不了。

默認了王沙四人,木宣來到恢復些元氣的王漢兩人面前,還不待木宣說話,吳坤就咧嘴笑道:「我說木宣,你也別勸我們,這一趟我們兄弟是去定了!木家待我們不薄,更何況這次是大恨!」

說著,吳坤就面目猙獰起來。

畢竟他們是親眼所見,山村九百多人被人屠戮,怎能輕易忘記?當中可是有不少是他們的親人啊!

王漢更是堅定,但木宣就是不鬆口,畢竟二人還是有傷在身。

雷山走過來,說道:「就讓他們去吧,剩下的,我一定保他們周全,我知道你擔心他們的傷勢,鑒於你小子大方,我幫他們一把。」

言罷,雷山輕輕揮手,王漢二人的傷勢就痊癒了,並且那隻差一絲沒有突破到開竅境的修為,也是順理成章的突破到了開竅境,但只是開竅初期,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


見雷山開口,並且出手相助,木宣不再堅持,從納戒取出兩件不錯的靈器,分別交給二人,讓他們使用。

隨後就毅然對雷山點頭。

同樣點點頭,雷山說道:「因為血石寨可能有人族強者存在,我不能把你們直接送到血石寨,只能把你們送到距離血石寨百里遠的八角寨,以後的路,還需要你們自己去趕。」

「但是,我僅在此等待你們三天時間,如果你們三天後才解決那裡,那就不用來這,就直接去憐古鎮好了。」

雷山說的也是鄭重,但對於木宣的安全,卻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木宣背後站的,可不是一位涅槃強者。

木宣帶著王漢六人,向一萬多人鄭重行禮,之後就毅然決然的讓雷山把他們送走。

雷山不再猶豫,輕輕一揮手,就把木宣七人送走,之後期待的看向了憐古鎮的方向。

他心中很是期待,木宣這個小傢伙能走到哪一步。

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木宣漠然的開口問道:「王大哥,你看看,這是哪裡?」

對於見識方面,特別是現在這屬於妖族的地盤,木宣還不認為自己的見識比王漢與吳坤二人多。

上竄下跳的觀察一番,王漢說道:「這裡距離血石寨,還有七十里,三年前我跟隨木寒叔來過一次。」

之後木宣就示意王漢帶路,幾人就向著血石寨的方向而去,前去尋仇。 一路上,王漢與吳坤一邊煉化木宣給他們的靈器,一邊講述血石寨的情況,因此,木宣對於血石寨,有了總體了解,也放心了不少。

血石寨,是一個人類聚集的地方,只不過不是經過大宋王室同意的聚集地,不受大宋保護,安全性不高,所以真正居住在裡面人,並不多,如同這樣的聚集點,這人、妖兩族交界的地方,還存在不少。

這只是正常情況下的血石寨,但三十年前,血石寨被一幫強盜勢力佔領,把血石寨搞得烏煙瘴氣。

現在的血石寨,當家做主的,是一位名叫李血的盜匪,也是那幫強盜的首領,他本人擁有孕神後期的修為,若非忌怠鎮邊九城的那些統領、鎮兵,早就在邊界鬧得翻天覆地了。

更何況其手下還有一位孕神後期的兄弟,佔據著血石寨二把手的位置;三位孕神中期的存在,三位孕神中期強者,同為血石寨三當家,而被殺的那位,只是修為最弱的一位三當家。

孕神初期的強者,擁有十位之多。

想想仙古鎮,明面上,連一位孕神境都沒有,一個小小的血石寨,就能擁有不下十多位,可想血石寨有多麼的強橫。

下邊,更是有不少開竅、靈動高手,整個血石寨,據王漢知道的,三年前木家打聽的消息,至少有三千多人。

只不過有一點,居住在血石寨的人,都是亡命之徒,或被迫、或被通緝、或自願,總而言之,都是不要命的傢伙,正常人不會居住在那裡。

像血石寨這樣的存在,據吳坤他們說,整個邊界,至少有數百,他們如果被統一起來,也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這些力量,被稱為黑道勢力,最強的,甚至有控元境強者坐鎮,只是這樣的存在,很是小心,從不會做出過分的事情,因為他們知道觸及大宋的底線,他們接下來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血石寨,此次的做法,已經嚴格違背了大宋對黑道勢力的底線,或許會使得黑道勢力,出現大的變故。

如果被其他的黑道勢力得知,他們也不會允許血石寨的做法,這無疑是給大宋找借口滅掉這裡存在的所有黑道勢力!

七十里的路程,在他們這些修為最低也是靈動巔峰的修鍊之人眼中,並不算什麼,半個時辰后,木宣等人,在王漢的帶領下,就來到了血石寨前。

丈余高的土築寨牆,緊閉的寨門,刀兵林立,守衛森嚴。

仿若嚴陣以待的血石寨,如臨大敵防衛、守備,這讓木宣很是意外。

「你們是何人?為何來我們血石寨?」

殘酷的笑了笑,直接取出使用多次的三尺青峰,一道劍氣激射而出,那丈余高寨牆上,說話那人,被一劍斬殺。

只是寂靜了片刻,血石寨的寨牆上就響起了陣陣的示警。

「敵襲!敵襲!快去稟報大當家,敵人來犯!」

他們守衛寨門的,修為最高也不過開竅境,與木宣相當,見木宣一劍就斬殺了一位靈動巔峰的存在,那裡還有底氣啊!只好大聲示警,好讓真正的強者前來,斬殺了下邊的人。

同時也知道了,大當家為何讓他們加強防備了。

王漢與吳坤,看著寨牆上那身穿血衣的守衛,早就紅了眼,戾氣爆發,身體也不住的顫抖起來。

木宣知道,他們這是見到當時屠戮山村九百多老弱病殘的情景,恨意叢生。


想想也是,親眼見到親人們一個個倒在自己面前,卻無能為力,該是何等的痛苦,雖然知道木宣斬殺了追殺他們的那些人,但是仍然不能平息他們的怒火。

就在幾人都要忍不住大打出手時,吳靈明智的說道:「他們中間,有些也是無辜的,我們不能一概而論,殺害無辜之人。」

吳靈的話,讓暴戾的木宣稍微緩和起來。

的確,吳靈的話很有道理,山村九百多人,不可能是所有血石寨的人都參與屠殺,他們中的確存在很多無辜之人,他們也是被迫不得已,來到這血石寨尋求安身之地的。


不但如此,木宣發現,無論什麼時候,最木訥的吳靈,都是說道點子上,發人深省。

嘴角微揚,木宣也想到了,這血石寨應該不是鐵板一塊,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屠戮山村九百多人的,不是整個血石寨,只要自己把罪魁禍首給殺了,那麼肯定會有人來幫忙揪出參與其中的人。


如此一來,既能少造殺孽,又能減輕他們自己的壓力。

三年前血石寨就有三千多人,而眼前這山寨,別說三千人,就是三萬人也能住得下啊!

就算還按照三年前的數據,是三千多人,單單讓他們七人去殺等死的三千多人,縱使他們戰力不同一般,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也會有力竭之時,更何況這些屬於黑道的勢力,怎麼會不反抗呢?

思來想去,還是應該相處一個安全的辦法,來瓦解血石寨的勢力,少造殺戮。

靈光一閃,木宣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

在王漢耳邊耳語了幾句,王漢先是不可思議,隨後就奸詐的笑了起來。

王漢來到寨門前,對著那些守衛者說道:「大家別誤會,我們是韓三當家的手下,一路拚命逃回來,剛剛是這位兄弟殺紅了眼,錯殺了自己人,還請幾位不要在意。」

一聽是韓三當家的手下,守衛的人稍微放鬆了些,雖然韓三當家的修為,在三位三當家中是最低的,可畢竟也是三當家啊,他的手下,也是不能得罪的,加上韓三當家去追殺那兩個山村逃跑的傢伙,一些守衛寨門的頭領還是有所耳聞的。

但還是警惕的問道:「那韓三當家如今何在?你們為何沒和三當家一起?」

王漢雨淚聚下的說出了一番說辭,就是沒有說出重點,好像有些遮掩的樣子,這讓寨門上邊那些守衛很是不耐煩,就在準備呵斥的時候,血石寨內一陣騷動。

「二當家來了,快看,是二當家來了。」

很快,一個長相威嚴的中年漢子,站到了寨門上邊,對下邊灰頭土臉,衣衫破爛的木宣七人,眉頭緊皺。

因為他發現木宣幾人雖然看著狼狽不堪,實際上個個殺氣凌人,虎虎生威,根本不像是姓韓的手下。

當想到李血屠戮了一個偏僻之地,九百多口老弱病殘時,這二當家有種猜測。

見到真正可以做主的來了,王漢哭聲雷動道:「三當家死的好冤啊!」

但臉面上卻沒有一絲悲痛,使得二當家更是肯定,這些人與李血屠戮那九百多人有關!

忽然想到自己最近不得意,二當家的心思就動了起來。

「打開寨門,放他們進來。」 「打開寨門,放他們進來!」

二當家一聲令下,那些守衛雖然猶豫,但還是遵從了二當家的意見,打開了寨門,放木宣幾人進來,誰讓人家是二當家呢!

由此可見,木宣也看出來,血石寨真的不是鐵板一塊,自己賭對了,當二當家來到寨門的時候,木宣就詢問過吳坤,知道屠戮山村的人中,沒有此人。

自己等人,這位二當家不會看不出來,竟然毫不猶豫的放自己幾人進來,肯定有他的打算。

藝高人膽大,木宣帶著還在發愣的幾人,徑直進入了血石寨。

此時他們沒見到的是,血石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一位臉上布滿刀疤的中年,冷笑連連,自言自語道:「看來老二真的和我不是一條心了啊!不過這小子主動送上門來,我可是不能輕易放他們走了啊!嘿嘿,把他抓住,獻上去,定能得到不少獎賞。」

之後慢慢的隱去了身形。

王漢還是鼻子一把,淚一把的,訴說著三當家的不幸啊!三當家臨死前說血石寨里出了姦細啦!把周圍那些不明所以的人,變成了驚弓之鳥。

聯想到大當家一天前回來就讓緊閉寨門,嚴加把手,還真是可能因為內部出了姦細,才讓大當家如此緊張。

至於懷疑木宣幾人,那是少數精明之人才想到的。

木宣七人身上沾滿了結塊的血液,狼狽的樣子,發自內心的悲痛,根本不會讓一般人懷疑。

但精明之人已經發現了不妥,木宣幾人,他們以前根本沒有見過,木宣到來時拿出了可是靈器啊!那可是只有孕神境的當家們才能擁有,他一個無名之輩怎麼會擁有呢?還有就是,三當家幹什麼去了?怎麼會因為姦細死了呢?

個別參與屠戮山村的傢伙,因為擔心血石寨真的有姦細存在,沒有心思想木宣所說事情的真實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