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這一切,孫震,也是露出一臉的暴戾之像!藥家的人,也都深深出了一口惡氣!

“一個小小螻蟻,豬狗不如,竟還敢挑戰強者威嚴,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看到陸離受創,孫、藥兩家的人,皆是幸災樂禍。

“轟隆隆——”

孫武一拳轟出,黑氣相隨,直接是對着陸離胸膛擊來!

在孫武的攻擊下,陸離竟是毫無反手之力,這讓他極爲驚訝,看着這氣勢洶洶的一拳,陸離心知躲避不過,靈力匯聚胸口,想要強行接下!

“嘭!”

拳頭落下,一道人影,也是飛退而出,重重地落在地上,逆血狂噴!

陸離睜開眼睛,看到遠處那道身影,頓時驚叫,“哥哥!” 第二十七章 蝕骨蜈蚣

“哥哥!”

看到哥哥陸戰天被孫武一拳轟出去,陸離頓時大驚失色!

他沒想到,爲了自己,他那沒有一絲靈力的哥哥,竟然挺身而出,替他擋下了那狂暴的一拳!

孫武那一拳,對於陸離六道武脈境來說,都是有着致命的攻擊力,何況他一個毫無靈力護體的普通人!

陸離轉身,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陸戰天,雙眼赤紅,淚水,順着臉頰流淌,痛徹心扉!

“天兒!離兒!”

此刻,那獨臂的陸老爺子,也是走上了鬥武臺,看着自己的兩個孩子,心痛不已,老淚縱橫。

“天兒,你怎麼了?你別嚇唬爺爺啊…”

陸老爺子抱住躺在地上的陸戰天,聲音顫抖地呼喊着。

“爺爺!你們怎麼上來了?一切事情,離兒一人承擔…你們怎麼會上來…”

之前,陸離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無論自己發生了什麼,都不要露出真實身份,可是現在,在自己的性命攸關的時刻,爲了自己,家人皆是如此不顧生死!

看到自己最爲至親的兩個人,皆是奮不顧身地出現在鬥武臺上,陸離一時間,內疚,痛心,憤怒,糾纏交織…

這樣一來,自己的家人,就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眼前,眼下這種情況,到底該怎麼辦?

“哥哥!”

陸離搖着陸戰天,大喊一聲,但是那陸戰天,卻是毫無反應,身體多處溢出鮮血,兀自流淌不止!

陸戰天一雙眼眸中,逐漸閃現出一道火紅色的影子,如同眼中,有兩朵火焰在跳動。

他全身的溫度,再次開始飆升,那熾熱的程度,令得陸離都不敢接近!

“天兒!”

見此情景,陸老爺子與陸離都是知道,這陸戰天,那可怕的熱症又復發了!

這段時間,服用了陸離弄來的落雪紅,陸戰天倒是很長時間沒有發作,但是此刻,被孫武擊中,竟是再度使得其熱症發作,開始忍受炙烤般的煎熬!

“哥哥!”

陸離雙眼赤紅如血,着急地直喊,但是,卻無濟於事,陸戰天的周身,因爲體溫過高的原因,甚至連空氣都顯得有些氤氳起來!

這次發作,陸離看得出來,是陸戰天最爲嚴重的一次,那種煎熬,對陸戰天來說,簡直生不如死!

看到哥哥難過的樣子,陸離,發狂了!

“孫武,我殺了你!”

陸離氣急攻心,對着一旁幸災樂禍的孫武,一聲大喝,旋即,雙手結印,依靠武陽擒虎指修煉出來的各種功法,盡數打出,大有拼命的姿態!

“哼!”

孫武望着陸離的動作,輕蔑地一笑,冷嘲道,“一對廢物,還有你這老雜毛,既然有膽現身了,那就永遠地躺在這裏吧!”


“轟隆隆——”

望着陸離不顧一切地反撲,孫武也是大喝一聲,然後身形陡然躍起,手掌變幻,無數黑色的靈力,鋪天蓋地爆涌而出,那番聲勢,簡直驚天動地!

“去死!”

陸離雙拳齊出,與孫武那滔滔黑氣轟然相撞,頓時間,狂暴的靈力到處亂竄,那原本完好的鬥武臺,突然被轟出數道裂縫,深達一丈,觸目驚心!

一拳相擊,陸離逆血倒涌,但是,他卻咬緊牙關,硬是將那口血吞進肚裏,拳法變化無端,一招凌厲武學,再次打出!

永恆國度 哼,小畜生,勇氣可嘉啊!”

孫武黑色的靈力再度匯聚,手掌處,突然涌出了氤氳的黑霧,黑霧中,竟是幻化出了一條條奇怪的蟲子,模樣猙獰,仔細看去,竟是密密麻麻的百足之蟲!

“陸離,殺我弟弟,輕易殺了你,也不足以解我心頭之恨!我就讓你嚐嚐被這毒蟲蝕骨的滋味!”

“幻靈蠱術,蝕骨蜈蚣,吞噬!”

呼啦啦——

孫武手臂一揮,那些觸目驚心的蝕骨蜈蚣,帶着一股腥氣,鋪天蓋地襲向了陸離,那番陣仗,使得臺下衆人,驚呼連連!

不愧是大蠱門的精英弟子,這孫武所施展出來的蠱術,比那臨時抱佛腳修煉的孫乾,竟是強悍了不止一個境界!

望着黑壓壓的蜈蚣,陸離面色大變,他能夠從這些蠱蟲上面, 暖婚新妻,老公深深愛 ,那種氣息,自己絕對是無法抗拒的,這,就是境界的差異!


“小泥鰍,你還不出現嗎?”

此刻,陸離心中,也是開始呼喚小泥鰍了,這傢伙都到這時候了,還躲在自己的胎記中,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不過,陸離與小泥鰍還未來得及溝通,那孫武鋪天蓋地幻化出的蝕骨蜈蚣,就已經呼嘯而下,頃刻間,將陸離包圍!

被萬千蝕骨蜈蚣包圍,陸離整個身體,看上去彷彿一個巨大的黑色巨繭,黑蟲蠕動,極爲瘮人!

“離兒!”

陸老爺子看到陸離被那可怕的毒蟲包圍,也是大驚失色,可是苦於自己毫無辦法,只能呆呆地看着,老淚橫流!

若是陸離再出了個三長兩短,他也一把老骨頭拼死算了!

“啊啊…”

黑色的巨繭中,陸離被萬千蜈蚣啃噬,身體表面的皮膚,都開始有着噝噝血液流出,陸離運轉靈力,才勉強承受住了這巨大的蝕骨蜈蚣帶來的痛苦!

不過,這些蝕骨蜈蚣,似乎嘴中,還有着劇毒,這種劇毒,使得陸離竟然漸漸神志不清起來!

“小子,你忍着點,我感覺到了兩道強大的氣息正在往這裏走來,所以我不方面露面…不過你也死不了!”

正在陸離承受劇痛之時,小泥鰍的話突然在心中響起,但是這傢伙,貌似要冷眼旁觀的啊…

“死泥鰍,你再不出手我就要被玩死了!”

陸離心中大罵,不料,小泥鰍一個猛子紮下去,沒了動靜。

不過,陸離卻依舊敏感地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正蔓延周身,將那些蝕骨蜈蚣帶來的劇痛逐漸化解,那種侵蝕心智的劇毒,也朝着手腕處匯聚…

……

鬥武臺下,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地望着這一幕,這種場面,着實瘮人了點!

就連那長空長老,柳焚長老,都是暗罵大蠱門蠱術邪惡,殘忍無道!

鬥武臺上,孫武欣賞着自己的傑作,彷彿陸離越是痛苦,自己越是高興。

“這樣才痛快!”

遠處,孫震,藥通,還有一些紈絝子弟,比如藥大之流,看着陸離被蝕骨蜈蚣啃噬,心中竟是涌出了無限快意,似乎只有這樣,他們心中的仇恨才能夠被滿足…

“老雜毛,該你了!”

孫武眼神冰寒,眼下陸離被蝕骨蜈蚣啃噬,他又將目光轉向了陸老爺子。

陸離雖然被萬蟲包圍,但是孫武的話語卻是落到了他的耳中,聽到此話,他震驚之極!

“該死的蟲子!放開我!孫武,有種衝我來,威脅我家人,畜生不如!”

陸離在這一刻,發出了憤怒的咆哮,他要出去,不顧一切地衝出去,阻止孫武殺害自己的家人!

一番靈力運轉,陸離六道武靈脈洞開無餘,使出渾身解數,但是最後,卻是依然無能爲力!

六道武靈脈的境界,在孫武面前,只有等死的份!

這番情形,無疑成了個死局!

看到巨繭中陸離的掙扎,孫武邪惡地一笑,道,“小雜碎,別做無用功了,沒用的,你就好好享受,被蝕骨蜈蚣啃噬而死的滋味!”

說完,孫武眼神望向了陸老爺子,陰陽怪氣地道:

“要怪就怪你這孫子有眼無珠,殺死我弟弟,你們都要陪葬!”

話音一落,孫武陡然出手,一股黑色靈力,又是化爲了那柄巨斧,斧刃寒芒閃閃,鋒利無匹,直接是對着陸老爺子劈砍了下來!

陸老爺子看着那柄巨斧,心知躲避不開,索性抱住陸戰天,竟是無限和藹、哀婉地一笑…

“啊!——”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極,衆人皆是驚詫地看到,那被熱浪包裹的陸戰天,竟是突然爆衝而起,動作快若閃電,對着孫武撞擊而去!

這詭異的動作,立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怎麼回事?”

“那陸戰天怎麼了,怎麼變得那麼…強大了?竟然將孫武那一斧子都給撞歪了!”


“真是太出乎意料了!這到底怎麼了?”

臺下,無數人再度發出驚呼,陸戰天此刻,在陸老爺子將死之際,竟然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簡直就是個奇蹟!

“嘭!”

陸戰天此刻,猶如一團火,狠狠地撞擊在了孫武的胸膛,那番速度,快若閃電,身爲七重武脈境的孫武,竟是奇怪地沒有躲開!

反而是孫武,噔噔噔倒退數步,方纔穩住身形,胸膛處,赫然被燙出了一塊巴掌大的傷疤! 第二十八章 天火聖域*禿瘋二祖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滿場譁然!

被突如其來的一番衝撞,孫武躲避不及,那柄裹挾着滔滔殺意的黑色巨斧,砰然一聲,劈砍在了鬥武臺一角,將堅硬的鬥武臺一角都是生生砍去了半個!

“嗯?!”

完全是意料之外,孫武一瞬間,竟然懵住了!


就連一旁的陸老爺子,都不知道,這陸戰天,究竟發生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