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古怪的氣息……又是什麼東西?

然而還沒有等寧無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中年人漸漸加快的拳法,卻讓寧無華再一次震驚了起來:

中年人的軀體竟然隱隱的有古銅色化爲了淡淡的金色,一股晶瑩的光芒緩緩舒展開來!

“這是……金髓入體!”

寧無華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打量了幾眼之後,瞳孔微微一縮,認出了這種現象的來歷,矢口說道。

一個來自於市井的凡人,怎麼會擁有修仙界修煉煉體術的武者境界?


莫非……對方是修仙者?

想到這裏,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將真氣匯聚到了雙眼之上。

“開!”

隨着一聲輕微的響聲,寧無華的眼中忽然閃出一絲凌厲的光芒,一股陰冷的氣息頃刻間射到了中年男子身上。

正是修仙者最基本的法術之一,驚魂術。憑藉此術,能夠勘察對方是否具備靈根,能否有修仙的資質。

此時,寧無華正用了這種法術,來勘察中年人究竟是什麼身份。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中年人丹田處忽然發出一聲異響,聲音雖然不大,卻傳到了寧無華耳朵裏。 一團淡紫色的煙霧縈繞着中年男子的身軀,緩緩升起,頃刻間便覆蓋了中年男子的全身。

然而,面前的中年男子卻彷彿沒有察覺一樣,仍然在奮力地展現自己不俗的身手。

“這是………”

王峯眼睛微微眯了眯,神色微微一頓,心中默默的開口道:“凡人之氣!”

看來對方並不是修真者!

原來通過剛剛王峯所使用的天眼術,便可直接觀測出對方是否擁有靈根血脈,能夠成爲修仙者這一說。

很顯然。擁有靈根血脈的人,在被自己的法術勘察時,毫無例外的會顯露出一股淡黃色的真氣,並且與自己的法術相互呼應。

然而面前的中年男子卻沒有這樣的情況。

這讓寧無華心中更是多了幾分好奇,目光微微一凝,落在了中年人的軀體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對方雖然不是修仙者,但卻擁有傳說中修煉過煉體術的特徵,並且看上去實力還不低的樣子。

難道說………

難道說對方只是一個凡人?

寧無華想到這裏,眼中不禁多了一絲駭然的神色,旋即心中也變得莫名激動了起來:

對方不可能僅僅只是一個凡人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其身上這套神祕的功法又是從哪裏來的?

難不成是對方自行修煉的功法嗎?

此人到底是什麼來歷?

王峯心中微微一動,隨即目不轉睛地觀察起面前的中年人來。

“呼呼!”

伴隨着凌厲的風聲,中年人的拳法虎虎生威,一招一式之間更是展露出不俗的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一整套拳法打完之後,中年人緩緩的舒了一口氣,將自己的氣沉下來之後,臉上又換上了那副憨厚的表情。

“寧老闆,您看俺合格嗎?”

中年人看着面前的寧無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開口道。


寧無華聽到這番話語,沉吟了片刻之後,擡起頭,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眼中不禁多了一絲敬重的神色。

“你的身手很不錯。”寧無華微微笑了笑,拿出了一摞厚厚的文件,“這是簽約合同,我還要問你幾個問題,如果其他條件能夠讓我滿意的話,那你就跟着我幹吧。”

“好勒!”

中年人聽到寧無華肯定的話語,興奮的搓了搓手,朝着寧無華鞠了一躬,面色激動地開口說道:

“謝謝您!”

“沒什麼。”王峯從懷中掏出一支筆,開始問起中年人有關的具體情況來。

“你叫什麼名字?”

“劉波。”中年人聽到寧無華的詢問,神情微微一滯,開口說道。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劉波向寧無華訴說了自己目前的情況,令寧無華心中微微一動,神色也漸漸凝重了下來。

出乎寧無華意料的是,劉波的身份竟然是附近某個村落的一名醫生,與其母相依爲命,不過因爲中年人爲人正直,因此家中光景過得並不怎麼樣。

由於劉波一身正氣,再加上做派十分硬朗,很快贏得了附近十里八鄉的鄉親們好評,生意也漸漸好了起來。

但是,有人羨慕就會有人記恨,劉波家中的生意越做越好,使得附近的幾個醫館收入直線下降,好多人看着劉波漸漸紅火的醫館,心中起了歹意。

就在前兩個月,劉波的家中突然來了幾名身體健壯的大漢,手中拿着各式各樣的武器,對中年人以及他的母親態度蠻橫無理,並且推推扯扯,要求他們搬出去!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當時劉波看着面前凶神惡煞的大漢們,又看了看躲在自己身後的老母親,沉聲開口問道,“這可是我們自家的地方,憑什麼要我們搬出去?”

“你們的地方?”帶頭大漢嘿嘿一笑,臉上露出了幾絲輕蔑的神色,“老子還說這地方是我的呢!給我砸!”


說着,一羣人拿起手頭的傢伙,不由分說的砸了起來。

一旁的劉波看到這副情景,又氣又急,情急之下,只好用出了家傳的拳法,將幾人全部都撂倒了。

幾名大漢被劉波撂倒後,臉上紛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旋即是艱難的站了起來,低頭商量後,灰灰溜溜的逃走了。

劉波看着逃走的衆人,微微鬆了一口氣,就在他以爲這只是一場鬧劇時,鎮上的警察卻忽然蜂擁而至,將他家圍了個水泄不通!

警察們拿着手中的槍,紛紛叫喊着,讓劉波放下手中的武器,自首投降!

直到這裏,劉波才明白,原來一切都是騙局:

所有人都是串通好,只要自己對大漢動手的話,便會被警察以故意傷人罪逮捕!

這分明是逼自己離開這裏啊!

想到這裏,劉波又氣又恨,一股不甘與怒意瞬間涌上了心頭,令劉波想要出去與衆警察拼命一番!

然而劉波扭過頭,看了看自己身後有些佝僂的老母親,心頭又軟了下來:

自己萬一真出個好歹的話,誰來照顧自己的母親啊!

想到這裏,劉波看了看屋外漸漸走近的警察們,又看了看不住咳嗽的母親,咬了咬牙,一拳打在了牆上。

“彭!”

一聲巨響,牆上留下了一個碩大的拳印。劉波背起了自己的母親,將家裏的家當匆匆收拾了之後,趁着夜色,從後門悄然溜了出來,幾經波折之後,來到了這座城市。

“事情就是這樣。”劉波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咬了咬牙,眼中多了一絲不甘的神色,“那些人實在是可惡!”

“嗯。”

寧無華雙手放在桌上,一邊有規律的敲打着桌面,一邊仔細思考着劉波的話語。

剛纔劉波所說的這番話中,字字確鑿,並且邏輯與結構十分完善,不像是編故事的樣子。

“好,你被錄用了。”

片刻工夫之後,寧無華緩緩的擡起了頭,看着面前的劉波,緩緩的露出了笑容。

“真的嗎?”

劉波聽到寧無華的肯定,又驚又喜,臉上更是多出了一絲不正常的殷紅:“楚老闆,謝謝您!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沒什麼。”寧無華微微擺了擺手,看着面前的文件,眼含笑意的說道:“你目前每個月的工資是5000,節假日有三倍工資,年底有獎金。”

“當然這個工資還有提升空間,你看怎麼樣?”寧無華目光微微一頓,落在了面前的劉波身上。

“這麼多………”

劉波被寧無華所提供的工資嚇了一跳,不由得張大了嘴巴,發出了一聲驚歎。

“當然,我也是看到你那不俗的身手上面。”寧無華一臉正色道,“接下來還有一個小測試,如果你能夠通過的話,那我們就籤合同吧。”

“什麼測試?”劉波聽到寧無華的話語,擼起了袖子,“是不是要去打架?”

“不。”寧無華微微搖了搖頭,目光微微一頓,落在了劉波身上:

“你要同我打一場,這樣才能確定你的身手。”

“什麼?”

劉波懷疑自己聽錯了,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寧老闆,您是說……”

“沒錯。”王峯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劉波,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我也學過一些拳腳功夫,自認也有些研究了。你我之間切磋點到爲止就行。”

“好……那就得罪了!”

劉波聽到寧無華這番解釋的話語,不由得多看了寧無華幾眼,拱了拱手,一臉嚴肅的說道。

“嗯。”王峯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劉波,心中卻有着另一番思量。

面前的劉波雖然是凡人,卻擁有着傳說中的煉體,這讓自己在驚訝之餘,好奇心也漸漸升了起來。

如果能夠參悟出劉波的祕密,對自己的身手也大有作用。

想到這裏,寧無華右手按在桌子上,微微一用力,整個身軀猛然翻過了桌子,在空中利落的旋轉一圈之後,坐在了劉波面前。

“好身手!”

劉波看着寧無華,瞳孔微微一縮,有些驚歎的說道。

“沒什麼,一點皮毛而已。”寧無華聽到劉波的驚歎,微微一笑,“開始吧。”

“那……我就得罪了!”劉波拱了拱手,認真的說道,緩緩的擺出了起手勢。

“呼……”

一聲細微的響聲後,一股淡紫色的氣息漸漸從劉波身上縈繞起來,瞬間爬滿了劉波的全身。

“這是………”

不遠處的寧無華看到劉波身上的有些加強的氣息,神色微微一動,目光中多了幾絲好奇的神色。

“氣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