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清聽到聲音,趕緊跑了進來。

看到孟星辰那副臉色蒼白的樣子,許清也是嚇了一跳,趕緊跑上來扶住孟星辰的手臂,「先生,你怎麼了?是不是又胃疼了?」

孟星辰擺擺手,語氣有些虛弱地說:「沒事。」

「怎麼會沒事呢?你臉色這麼難看!」許清焦急地說著,扶著孟星辰往外面走。

醫生的檢查很快出來了,孟星辰是急性胃炎,剛才有點出血的徵兆。

這個結果讓艾濃濃很是震驚。

在她的心裡,孟星辰一向都是無所不能的。

小小的胃炎怎麼可能把他打倒?

趁著孟星辰去做檢查了,許清這才對艾濃濃說:「主子一直都有胃病,平時也在調養。」

【作者題外話】:讀者寶寶們看過來,你能看到這裡,肯定是我的忠實粉絲啦!塔讀做了個免費APP,用安卓手機搜「免費小說閱讀」,標記是黑底金字的。用這個看書不收費,但是很多廣告。厭煩廣告的可以不用去下載。不想花錢充值的寶寶們可以下載,裡面有個投銀票的功能,在每章的右下角,如果有用這個app的寶寶麻煩給我投銀票呀!么么噠,給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們比心~ 「這段時間主子因為擔心你,都沒有好好吃飯,所以才會犯了胃炎,還差點胃出血。」

許清頓了頓,還是沒忍住說道:「艾小姐,我知道你對主子有些誤解,我可以跟你保證,主子和艾小雪半點關係都沒有,他那麼做只是為了氣你。

你大概還不知道吧?艾小雪已經被送進警察局了,她涉嫌非法援-交,將會面臨幾年的牢獄。

主子心裡只有你,你出了事情,寶寶沒有了,他的傷心難過絕對不會亞於你的。你就別再這麼折磨主子了,行嗎?」

艾濃濃狠狠抿著唇,沒說話。

就在這時候,病房裡傳來了孟星辰驚慌失措的吼聲:「濃濃?濃濃?」

艾濃濃快走了幾步進去,孟星辰看到她,立刻衝上來拉住她,也不顧正在輸液的手背都流血了。

反套路快穿 他的聲音近乎卑微,「濃濃,你別走!」

艾濃濃張了張口,心口一陣莫名的疼痛。

「你別走,留下來好嗎?留在我的身邊,嗯?」孟星辰神情急切,非要得到她的回答。

艾濃濃沉默著看著他,沒說話。

許清在旁邊焦急地說:「艾小姐,你好歹說句啊,你沒看到主子輸液的手背上全是血嗎?」

權先生,暗戀成癮 艾濃濃的視線往下,落在孟星辰那隻插著輸液針的手上,才看到因為他的動作太大,針頭都被他給拉歪了。

血液不停地冒出來,因為進了空氣,他的手背上鼓起了一團。

「我不走,你先讓護士把針頭給你弄好。」艾濃濃不得不這麼說。

「你真的不走?」孟星辰還是不放心地問。

「嗯,不走。」艾濃濃違心地說道。

孟星辰這才放下心來,繃緊的身體猛地一松。

許清趁機把他給扶到床上躺好,讓護士來把枕頭重新紮好。

艾濃濃心情極度複雜地看著孟星辰。

她說謊了。

她肯定會走的。

到了那一天,孟星辰又會是什麼反應?

真的會放她走嗎?

孟星辰似乎真的是改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對艾濃濃,處處都透著溫柔寵溺,恨不得把以前欠她的全都補上。

艾濃濃表面上和以前一樣,只是她的心已經死了,哪有那麼容易死灰復燃?

她下定了決心要離開,孟星辰就算對她再好,她都不會動搖決心。

艾濃濃表現得異常的柔順聽話,讓孟星辰以為她真的原諒他了。

一個有意討好,一個故意做戲。

兩個人在外人看來,竟然意外的和諧。

艾濃濃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孟星辰的胃炎經過輸液治療也壓制住了。

幾天後,他們一起出院了。

孟星辰每晚都要摟著她睡覺,可他並沒有做什麼。

因為鄒媽再三的提醒,說女人小產之後,一個月都不能做那種事情。

不然的話,對女人的身體傷害會很大。

孟星辰心懷愧疚,自然不敢對艾濃濃做那種事情。

哪怕每晚摟著她,難受得他不得不半夜去洗好幾次冷水澡,他都無怨無悔。

艾濃濃一開始還很忐忑,怕他不管不顧的強迫她。

還好,哪怕每晚那根硬邦邦的東西都威脅十足的抵著她,他卻始終沒有碰她。

每到壓制不住的時候,他就壓著她一通熱吻,實在受不了了,就去沖個冷水澡。

艾濃濃輕輕摸著自己的肚子,心情很是複雜。

不,她不能心軟。

更加不能告訴孟星辰,寶寶還在的事實。



半個月之後,留學申請下來了,艾濃濃和呂曼曼都順利通過了。

呂曼曼興奮地抱著艾濃濃直蹦噠,「太好了,濃濃,我們都通過了!我們可以一起去美國了,實在是太好了!」

艾濃濃的心情卻並沒有預想中的歡喜,甚至還有一絲難以言說的惆悵。

她終於可以離開了。

去美國,擺脫孟星辰,生下寶寶,開始新的人生。

一切都彷彿最好的方向發展。

只是艾濃濃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在學校的資料里,家長一欄填寫的是孟星辰的名字。

她低估了孟星辰的影響力,沒想到只要孟星辰一句話,她就沒法出國了。

這時候的艾濃濃還抱著美好的願望,絲毫不知道接下來會有怎樣的一場大風暴。

自從「流產」事件之後,孟星辰對艾濃濃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改變。

如果他把看作艾濃濃是「玩物」,那現在就是女朋友的標準了。

可這一切被艾濃濃冷眼看在眼裡,絲毫不為所動。

「接下來,只要簽證辦好了,我們就可以出國了。」呂曼曼興奮地說個不停。

艾濃濃也被她的好心情感染,不過更多的是琢磨該怎麼跟孟星辰開口。

這時候,艾濃濃的手機響了,是孟星辰打來的。

「濃濃,你晚上陪我去參加一個晚會。」

艾濃濃不確定地說:「你要我陪你去參加晚會?」

電話里傳來孟星辰的輕笑聲:「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帶你還能帶誰去?」

對於「女朋友」這個身份,艾濃濃並不怎麼感冒。

想起孟星辰對她的種種惡劣行徑,說是「玩物」還差不多。

艾濃濃說:「我能不能不去?」

孟星辰很堅持,「你是我的女朋友,以後還會是我的未婚妻,我的妻子,這種場合你遲早都要習慣的,現在就要開始習慣了。」

艾濃濃的嘴角扯了扯,什麼未婚妻、什麼妻子,她統統都不想要。

可孟星辰都這麼說了,她要是再拒絕就是不知好歹了。

她打算等到去美國的簽證辦下來,就和孟星辰坦白攤牌。

大家好聚好散,現在還是不要把關係弄得太僵才好。

抱著這樣的想法,艾濃濃才答應了,「那好吧。」

得到了艾濃濃肯定的答覆,孟星辰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



出門前,許清看著打扮得格外精神的孟星辰,忍不住笑道:「主子,你今天看著真帥氣啊!」

孟星辰好心情地勾了勾唇角。

許清嗅了嗅鼻子,空氣中都聞到了戀愛的酸臭味呢!

在五星級酒店的宴會廳里,孟星辰帶著艾濃濃走了進去。

艾濃濃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一字肩小禮服,顯得清純又性感。

【作者題外話】:給大家安利一部泰劇《鐵石心腸2019》,我被裡面的男主迷得不要不要的,一身的西裝,禁慾感十足,尤其是那張帥氣的臉,和我心目中的孟星辰簡直一模一樣啊啊啊啊! 她現在懷著身孕,臉上多了一絲成**人才有的光彩。

多了這一絲異樣亮眼的光彩,讓她顯得格外的恬靜美好。

孟星辰並不知道寶寶還在,他以為是最近艾濃濃吃補品吃得多,所以氣色才會這麼好。

酒會上,艾濃濃幾乎不說話,只是安靜地站在孟星辰的身邊,當一個合格的花瓶。

而孟星辰則是滿面春風,含笑盈盈。

如果有人問起艾濃濃的身份,他就會大大方方的跟別人介紹,「這是我的女朋友,艾濃濃。」

每次聽到他這麼說,艾濃濃都會微不可見的輕皺一下眉頭。

在酒會上,她見到了一個意外的人。

沈見深。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高定西裝,端著酒杯,落落大方地朝著他們走過來,「孟總,好久不見。」

孟星辰看到他,一張俊臉頓時沉了下來。

他怎麼來了?

表面上,孟星辰不動聲色地問:「沈總,今天怎麼這麼有空啊?聽說沈家的幾個合作夥伴都退出了?」

沈見深的眸光沉了沉,孟星辰在暗地裡處處和他作對,讓好幾個本來談好了合作的公司都半路退出了,寧願賠違約金也不和他合作。

「一點小事罷了,畢竟我們沈家的大本營在美國,志不在此。」沈見深含笑說道。

「既然大本營在美國,那就回去美國好了,何必在這裡分一杯羹?」孟星辰咄咄逼人。

「孟總說得對,我正有這個打算。」

兩個人舉著酒杯,看似想談甚歡,其實句句珠璣,刀光劍影。

幾句話下來,已經交鋒了幾個回合。

沈見深看向了艾濃濃,露出了一個真誠的笑容,「濃濃,最近還好嗎?」

「我很好,謝謝沈總的關心。」

兩人在說話間,迅速交換了一個彼此才懂的眼神。

「你讓我辦的事情,我已經辦到了。」

「謝謝你。」

無聲的眼神交匯,彼此都懂對方想說什麼。

這在孟星辰看來,醋罈子頓時打翻了。

他已經認定了艾濃濃是他的女朋友,將來還會是他的未婚妻,是他的妻子。

如果和沈見深「眉來眼去」的算怎麼回事?

孟星辰毫不客氣地說道:「我還有其他的人要應酬,沈總,告辭了。」

「孟總慢走。」

沈見深看著艾濃濃的背影,眸光深沉。

艾濃濃要他幫忙,欺騙孟星辰說寶寶流產了。

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孟星辰拉著艾濃濃轉身,表情很不好。

「你和沈見深很熟嗎?有那麼多話說?」

艾濃濃無語,「我就和他說了一句話而已。」

「一句話也不行,你以後別跟他見面了。」

艾濃濃翻了個白眼。

沈見深並沒有在酒會上久留,見了艾濃濃一面,他就提前走了。

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去調查一下。

而這時候,A大學院的院長來了。

這位院長的太太出身豪門家族,院長經常陪著太太一起出席這種酒會。

見到孟星辰,院長笑著過來打招呼,「孟總,好久不見了。」

孟星辰見到來人,淺淺點頭,「李院長,別來無恙。」

李院長沒想到這位商業新貴竟然還能記得自己的名字,又看向了他身邊的艾濃濃,笑著說道:「兩位是郎才女貌,十分相配啊!」

聽到了這種誇獎,孟星辰心情不錯,商業互吹了一句:「李院長和夫人也是伉儷情深。」

忽然,艾濃濃心裡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這位李院長是她就讀學院的院長,留學申請最後都會匯總到李院長那裡,由李院長簽字確認。

果然,下一句就聽到李院長笑著說道:「艾同學勤奮好學,這次還爭取到了美國學院的留學名額,實在是難得啊!」

艾濃濃的心裡咯噔一下。

聞言,孟星辰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僵硬地扭頭看著艾濃濃。

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咬牙切齒地問:「你申請了去留學的名額?」

艾濃濃遲疑了一下,但是想到申請已經通過了,只要簽證辦下來,她就可以出國了。

所以,她只是稍微猶豫,還是點點頭,承認了。

看著孟星辰的目光幾乎要噴出火來,跟要殺人一樣,李院長心道糟糕,難道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急忙打了個哈哈,帶著他太太走了。

孟星辰的肺都要氣炸了,氣急敗壞地拉著艾濃濃的手,往宴會廳外面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