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雖然有火系本源,但她太小了,這一次是去異族地域,我很難顧慮她的安全,加里奧的話……」憐微微皺眉,「若是加里奧願意的話,身為祭司的他是我不可缺少的同伴。」

隱月點點頭,「尤嘉那個傢伙不要考慮了,一直沉迷在實力的提升之中,沒有什麼事可以分散他恐怖的專註力,三個人……保險起見,我們還需要一個人。」

憐點點頭,「我去傭兵工會看看,能不能招募一個傭兵。」

「唔,這樣也可以,傭兵的職業你自己看著辦吧,還是要遠程職業的好。」隱月說了一句,憐很疑惑,「為什麼?」

隱月笑笑,「直覺。」

去往極寒之地要做好萬全準備,憐可不打算馬虎行事,招募傭兵的話隱月給出的意見是遠程,在極寒之地生活的異族,很有可能和水系魔法有關,若是近戰的話,吃虧的可能性很大。

「喂憐!你這是要去哪兒!」一道聲音傳來,憐轉身,看到莉亞正朝著自己跑了過來,「你去哪裡啊?」

「有點私人的事情。」

莉亞一聽立刻開口道,「我能不能幫上你的忙?若是我能幫得上忙,你一定不要客氣!」莉亞額也是爽朗的個性,憐若是有事需要幫忙她自然不會推辭。

「沒事,僅僅是我個人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憐知道莉亞是好心,然她的身份特殊,這樣冒險的事還是不要攙和的好,一旦有所損傷她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哦……是這樣啊……」莉亞笑笑,「那你這是要去哪兒?我和你一起去吧!」莉亞不好意思的開口,「傑斯都沒來游佳蘭學院,我已經幾天沒看到他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麼。」

憐無奈嘆息,這姑娘什麼都好,但腦袋還真是一根筋,也許就是這樣的執著才讓傑斯一個勁兒的想要跑,不躲著她才怪。

「我要去傭兵工會,要來就一起吧。」憐開口,莉亞驚訝,「傭兵工會?你是要雇傭傭兵?」

憐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莉亞也沒再多問,憐都說了是私事她也不好刨根問底,就算是最親密的朋友也是有彼此的私人空間。兩人結伴往帝都內最繁華的地段走去,莉亞一路上說了很多,大部分都有關於傑斯,在莉亞的眼裡,傑斯是最溫柔體貼的紳士,是她心目中唯一的王子,當然憐是不怎麼明白,當初那個狂傲自大的敗家子,究竟是如何在一個少女的心中有著這樣一種構想。

傭兵工會的駐地並不在帝都之內,但在每個地方都設有辦公地點,成為傭兵地,在這個地方有專人接洽任務,發布到傭兵工會駐地之內,帝都的傭兵地就在拍賣行的不遠處,設立在人潮最為密集的地方,往來發布任務的數量也很多。

進入傭兵地之內,屋內有些擁擠,前來這裡尋求傭兵幫助的人很多,發布的任務類型也是多種多樣,當然在帝都這種地方,傭兵工會接去大單子的機會比較多。

「憐,看這裡!」莉亞拉著憐來到一側,牆壁上貼著一張巨大表格,上面明確的列出各個級別傭兵的雇傭價格,若是你有指定雇傭的等級,就直接參考這個價格,若是沒有就按照任務的難度,來自行分配。

憐掃了一眼,實力越高的傭兵雇傭的價格也越高,看了一眼最上面,實力最高的竟然有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憐心中很為驚訝,莉亞也看見了,「魔導士級別!天啊,傭兵工會竟然有這樣的人物!」

「兩位客人,很奇怪么?這些實力高強的傭兵都是個人戶,和居住在傭兵駐地的傭兵們可是有著本質區別。」有工作人員走了過來,「這樣的頭號傭兵實力有保障,而且很有信譽度,只要您能夠付出他制定的價格,他就會圓滿完成任務,當然得是在他能力範圍之內。」

「五百萬,這價格已經不是一般的高了。」莉亞開口,工作人員笑笑,「我沒說么,實力和價格成正比,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這個實力級別還不值這個價格嗎?」

莉亞暗自咂舌,五百萬,這相當於一個小家族的家底了吧!縱然是她,也不敢說能付得起這個價格,而且是消費在這個傭兵身上!

「五百萬,的確有點貴。」憐淡淡開口,不過想想自己這一次的目的,這個傭兵也是要冒著很大風險,這五百萬……也算是值得了。「我指定他,關於任務具體內容,我們當面談。」

莉亞驚訝的張大嘴巴,工作人員也是如此,看不出來啊!這小姑娘竟然是大買家!一出口就指定最高的傭兵,而且眉頭都不眨一下!有錢啊!

「行!小姐您稍微等一下!我這就聯繫他,你們見面再談! 一只眼睛的怪物 ,其他的錢,您盡數交給他就可以了。」

「可以。」憐點點頭,交完手續費之後,她便被領到一個獨立的房間之內,莉亞由於不是僱主不能進入,憐只能麻煩她在外面多等一下,若是不想等,她可以自由行動。

房間之內的擺設很為簡樸,憐坐在那裡看著面前的這杯熱茶,裊裊的熱氣自杯麵上升起,很快空氣有了細微的波動,憐知曉她等的人已經來了。門被推開,一個披著斗篷的男人走了進來,見到憐之後有些吃驚,「你就是我的僱主?」

憐點點頭,「坐下吧,我該怎麼稱呼你?」

男人坐下,將斗篷摘掉,他看上去像三十多歲,但神態卻很為成熟的樣子,「你可以稱呼我為皮埃爾。」

「皮埃爾,我的名字是憐。貝拉。」

「貝拉小姐。」皮埃爾低語,憐是他的僱主自然是要客氣一點,畢竟是給錢的大爺,「這次的任務具體內容是什麼?」

「我需要你和我一同前往極寒之地,護送我拿到我需要的東西。」憐開口,皮埃爾微微皺眉,「極寒之地?」

「沒錯,那裡生活著異族,這一趟我們很有可能和異族碰面。」憐據實以告,皮埃爾驚訝的抬頭,「異族生活的地方?你竟然要去那裡找東西?」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和異族碰面。」憐開口,皮埃爾沉默幾秒,「我一向都是僱主只要付得起雇傭金,我就絕對不推辭任務。」

「沒關係,你若是絕對危險可以不接。」憐開口,她沒有強迫別人的心思,他不去他們三人也可以,只不過要更加小心而已,多一個人也多了一份安全。

「我並不怕,我給的價錢很高,想要得到如此高的雇傭金,我也必須要付出點什麼,只不過這一次只有你和我兩個人嗎?有異族出沒,只有我們兩個太不保險了。」

「這點你可以放心,你是這個隊伍的第四人。」憐開口,皮埃爾聽到這裡心中放鬆不少,有四個人,這樣說來的話他完全可以去,另外兩個實力就算不如他,也應該是經驗豐富實力不低的傭兵才對。「可以,這個任務我接下了。」

憐點點頭,「很好,夠爽快,五天之後我們在帝都城門口集合,你做好必要的準備。」

「這點請貝拉小姐放心,我是專業的傭兵,該做什麼準備我很清楚,不會有遺漏。」

「好,那就五日後城門口見了。」憐起身離開,五百萬雇傭下一位魔導士級別的召喚師,她還是不虧的。對於憐來說,錢沒有了可以再賺,附魔師可是從來都不缺乏財運。

自傭兵地出來之後,憐直接拐進拍賣行,掛上了幾件自己製造的空間容器,五日之後這五百萬會盡數回本。走出拍賣行並沒有看到莉亞的身影,估計她已經走了,憐本打算回去學院,在回去的路上周圍的路人似乎都有些騷動,紛紛議論著什麼。

「在前面的一家店裡,聽說打架了!」

「出手的是大人物!看來又是帝都上流圈的事情,這個圈子還真是亂啊!」

「我看見第一家族的少爺,嘖嘖,這些家族的二代們關係還真是亂!」

大人物?帝都上流圈?第一家族的少爺?憐當下停下腳步,傑斯出了什麼亂子?難道說……和莉亞有關?一提到傑斯莉亞的智商就會瞬間降到最低,出事了?!

憐迅速朝著出事地點跑去,在一家高級店鋪門前,圍了左三層右三層的人群,憐一時間也看不到前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忽然聽到一聲怒喝,「女瘋子,你還不住手!」

是傑斯的聲音,女瘋子……果然是莉亞!

大力撥開人群,憐迅速衝到前面,莉亞手執長鞭站在那裡,高級店鋪之中被毀的一塌糊塗,老闆眼淚汪汪的站在一旁,看著被毀的面目全非的店鋪,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得多少錢,多少錢啊!

一男一女已經倒在地上,身上的有著鮮明的血痕,一看就是長鞭所致,還要一個男的躲在傑斯背後,一個勁兒的抖個不停。如此凌亂的場面,一時間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會導致成如此慘烈的狀況。

「傑斯,你讓開!」莉亞怒氣沖沖的吼了一聲,長鞭陡然在地上狠狠一抽,「啪!」聲音刺的所有人頭皮發麻,這女的太狠了!

「女瘋子,住手!」傑斯怒不可遏的吼了回去,「你看看你做了什麼!還不將那可惡的鞭子收起來!」傑斯站在那裡,雙眼冒火的看著莉亞,莉亞狠狠咬牙,看著躲在傑斯背後的男人,手腕一轉,長鞭竟然毫不客氣的再度揮了過去!

「莉亞!」憐一個箭步衝上,將長鞭及時的握到手裡,「憐!」「死丫頭!」

兩人見到憐的出現都很驚訝,憐將長鞭上的力道全部卸掉這才放手,「死丫頭!快攔住她!」傑斯連忙開口,憐看了看地上躺著的一男一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和他們……有仇?」

莉亞稍微冷靜了點,冷冷哼了一聲,「這個女人想要勾引傑斯,這兩個男的,則是她的幫手。」

憐皺眉,勾引?目光掃到傑斯身上,傑斯憤憤開口,「真是個瘋子!她只不過不小心跌倒,我扶了一下而已!」

「她故意往你懷裡撲,我看的清清楚楚!」 學霸嬌妻:陸少寵上癮 ,傑斯氣到臉頰發紅,「你這個女瘋子……真是、真是不可理喻!就算是她勾引我又如何,和你有什麼關係!」

「我、我……!」莉亞一時語塞,「我不能讓這些女人接近你,她們……她們都不是真的喜歡你!」

傑斯漲紅著臉,在大街之上說這個事情實在是讓他丟臉至極!這缺根筋的女人,到底想要讓他難堪到什麼地步!「你……!」

「好了,事情就到此為止,莉亞,不管出於什麼理由,你都不應該動手傷人的。」憐開口,莉亞垂下眼眸,「我、我的確衝動了點……」

「他們兩人雖然受傷,但好在傷的不重,沒什麼大問題,縮在後面的那個,還不出來處理你家小姐?」憐揚聲喊了一句,躲在傑斯身後的男人哆哆嗦嗦的走了出來,「你、你傷了我們家小姐……走著瞧!」

「有事來找我,洛奇家族。」

「洛、洛奇家族!」那個男的明顯愣住了,根本想不到面前的這個青年竟然是帝都第一家族的少爺!傑斯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莉亞一見立刻追了上去,「傑斯,等等我!」

憐無奈的嘆口氣,「你們家的小姐只是皮外傷,她暈過去而已,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建議你不要去找洛奇家族,你懂的。」

男人連忙點頭,憐也閃身離去,莉亞這個姑娘還真是……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要跟著我,你這個女瘋子!」傑斯怒吼不斷,然莉亞依舊執著的跟在後面,「傑斯,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擔心你了……我……」莉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麼多年她心中喜歡的只有他一個,然見到他的機會屈指可數,他對自己又是如此的迴避,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應該做些什麼才能讓他開心,讓他能夠喜歡上她,哪怕是一點點!

「對不起,我似乎做什麼都是錯的……」莉亞很為傷感,傑斯猛然停下腳步,莉亞也跟著站在原地,「傑斯,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傑斯回過神,眼神冰冷,「女瘋子,你說你喜歡我?」

莉亞點點頭,傑斯冷笑,「你喜歡我,我就要喜歡你么!你的臉皮是有多厚,我已經明確的告訴過你,我不喜歡你,你卻還是要倒貼上來,虧你還會高貴世家的小姐,你如此迫不及待的貼上來,是缺男人么!」


「傑斯……!」莉亞驚訝的抬頭,傑斯繼續說道,「怎麼,我有說錯么?若是你想爬上我的床,看在你的身材還不錯的份兒上,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只不過我也就是玩玩而已,你若是當真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傑斯,你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莉亞睜大眼睛,拚命的搖頭,傑斯勾唇,「我不是?你又了解我多少?你知道我玩過的女人有多少?你數的過來么?」

莉亞微微退後一步,「不,你是最溫柔的王子,是紳士,你不是……」

「哦?王子?紳士?」傑斯邁開大步走了過來,一把將莉亞抱在懷裡,將她的下巴抬起來,手不客氣的朝著她的胸口摸去,嘴也要順勢壓了下來!

「不要!」一聲尖叫,莉亞狠狠推開傑斯,傑斯踉蹌的後退幾步,「怎麼,不是喜歡我么?還是在欲拒還迎?少爺我也喜歡這一種,過來!」

莉亞的眼眶泛紅,「不是,你不是這樣的人……不是!」一聲嘶吼,兩行眼淚自莉亞的眼角落下,莉亞轉身就跑連憐都沒有看到,憐走了過來,看著站在那裡沉默不語的傑斯,「何必這樣傷她,她只不過是喜歡你罷了。」

「只不過是喜歡……任由她這麼喜歡下去,豈不是會更傷她,還不如趁現在讓她死心,我也好清靜。」傑斯揉了揉胸口,「她還真是用力,撕就不能輕點。」

憐沒有說話,傑斯看了憐一眼,「死丫頭,你不去安慰一下她?」

憐笑笑,「你都說了,要讓她徹底死心,我去安慰做什麼,要傷心就傷個透徹。」

傑斯微微皺眉,嘆口氣,「她喜歡的根本就不是我,只不過是她腦中美好的幻想,我不知道自己做過什麼讓她如此相像,但我肯定,她喜歡的不是現在的我。」

憐挑眉,「或許吧,她喜歡的不是現在的你,但喜歡的一定是你。」

「繞來繞去,死丫頭就不會說明白一點!」傑斯揉了揉胸口,憐呵呵一笑,「你還是擔心她的,不是么?」

「哼,擔心?若是再讓她這麼瘋下去,我是怕給自己帶來麻煩!」傑斯扭過頭去,憐輕聲笑笑,第一家族的少爺還怕惹麻煩嗎?在來游佳蘭之前傑斯是什麼個性,她多少也能猜到,他會怕麻煩?分明是擔心莉亞,雖然她的家世也不低,然動不動就暴走隨便出手,也會引起眾怒,太過分的話,裁決所怎麼可能置之不理?

「真是個女瘋子,真不明白,她到底喜歡上我哪點!」傑斯喃喃自語,憐看著莉亞離開的方向,就算她喜歡的不是現在的傑斯,然她喜歡的那個人一定是傑斯,傑斯在莉亞面前一定展現過只屬於他的溫柔,就如他現在一樣,唯有讓你遠離我,才能讓你不受傷,若是換做其他的貴族少爺,有莉亞這樣一個追隨者,哪一個會主動推開?

憐心中嘆了一聲,莉亞她明白的,屬於你的這份特殊的溫柔。

「死丫頭,你發什麼呆!」

憐扯了扯嘴角,「沒什麼,我先回去了。」

「喂!死丫頭!我都受傷了你也不知道安慰幾句!」


憐沒有理會,繼續往前走,「死丫頭!死丫頭!」

金髮少女頭也不回的往前走,有著一頭淡棕色發色的少年在後面追著,前者不曾回頭,後者不曾放棄,傑斯恍惚的看著憐金色的長發,在他眼前畫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芒,前面的金色突然停止晃動,少女側過臉頰,「有事?」

傑斯突然就笑了,他要的或許就是她的一個回眸,能夠讓他知道,不管我們相距的有多遠,哪怕只有一眼,讓我知道你會停下腳步,為我回眸。

痴情的小少爺,傑斯也是個窮追不捨的男人,還在成長中吧……隱月兄,不要安心的過早哦…… 章節名:章31無法丟棄

被莉亞打傷的是帝都貴族圈中的一個中等家族的小姐,在面對莉亞如此身世背景之後,中等貴族家的小姐也不敢有什麼要求,這件事隨後就被一筆帶過,然傑斯那天說出的話將莉亞傷的很深,這之後的幾天莉亞再也沒有出現,當第三天的時候還是傑斯帶來的消息,她已經離開帝都了。

「哼,離開了正好。」傑斯隨口說了一句,憐無奈搖頭,莉亞如此匆忙的離開帝都一定是心裡懼怕著什麼,急於逃離這裡,走的如此著急。傑斯這裡顯然是鬆口氣的狀態,莉亞那邊就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憐,你找我有事?」加里奧走過來,傑斯聽到問道,「怎麼,你有事需要幫忙嗎?」

「大少爺,每件事都必須要告訴你嗎?」加里奧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他最看不慣這個傑斯整天粘著憐,有事沒事就在憐的身旁轉悠,他是閑著沒事幹,而且一副什麼都要管什麼都要插手的姿態,讓加里奧很為不爽。

「我只是想幫忙而已。」傑斯也不傻,自然知道加里奧對他的態度如何,所以說話也沒有客氣,這小子和那男妖精是一夥的!

「多謝你了,但這件事不用你幫忙。」憐開口,傑斯皺眉,「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幫不上忙?」

「以你的實力,你認為自己能幫上什麼忙?」加里奧不會客氣,傑斯有些難堪,「我的實力的確不高,但若論其他方面,我比某些人可有用多了!哼,不就是祭司而已,真以為缺你不行?」

「我的確是個祭司而已,比起你這種大少爺,起碼我不會拖後腿!」

「你……!」


「你們兩個,可以了吧?」憐冷冷開口,加里奧和傑斯的年齡相近,兩人每次碰面都要吵上幾句,兩人都是將頭撇到一邊,憐嘆口氣,這性格說白了都是沒長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