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定眼一看,這人倒是有幾分氣魄。

“今日之事,還望聖主大人有大量,不要跟鎮長一般見識。”

“你是什麼人,本座爲什麼要賣你這樣的面子,從來沒有人敢在動了本座的兒子和女子之後能全身而退的。”

沐雲軒憤怒的聲音中帶着冷狠,深沉的黑眸裏滿是陰鷙的殺意。

若非一聽,感覺到沐雲軒身上冰冷的氣息,鎮定的他,也有些愕然的看着沐雲軒,果然如傳說中的那般冷酷無情,聽說他一怒爲紅顏,頂撞過皓月皇,看來,在強大的人也不是無堅不摧的,蘇紫陌便是他最大的弱點。

“那聖主要怎樣才能賣若非一個面子呢?”若非雙手背在身後,小行了幾步,今日他救下這父女兩人,也就等於得罪了雲城和明月山莊,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快就交手了,不過今天是不適合打鬥的日子。

“本座今天心情不好!誰的面子都不想給。”

沐雲軒語氣森冷,冷酷而俊美的臉上,透着冷冽的殺意,他沐雲軒不是一個隨隨便便任人惹的人,不給點教訓,他雲城的威嚴何在?

現在瞬間寂靜的讓人心裏發慌。

蘇紫陌上前幾步,在沐雲軒耳邊低語了幾句。

沐雲軒聽完,面不改色,冷冷地道;“給本座滾!”

短短几個字,夾雜着深深的忍耐。

簫十九一聽沐雲軒的話,緊張的心瞬間放鬆了,什麼叫從天堂到地獄,他今天是體會到了。

“走,走,快扶本老爺起來。”

簫盈盈也聽懂了他們的話,也不敢在提報仇的事情。

她憤怒的看着蘇齊,這人她簫盈盈記下了,等來日在見,她非報了此仇不可。

若非隱在黑布下的脣角泛着淡淡的笑意,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蘇紫陌對沐雲軒的影響力極大,他是不是可以從這方面入手呢?

待簫十九他們走後,沐雲軒給暗中的暗衛打了一個手勢,暗中的人明白沐雲軒的意思,有兩個黑影悄悄的跟在簫十九他們馬車後。

蘇紫陌掃了一眼坐在桌子邊的三人。

“還坐着幹什麼?還不上去休息,明天一早還要趕路呢?”

“孃親別生氣,不是說愛生氣的女人老得快嗎……?”

“還敢頂嘴,要不是你惹事生非,怎麼會有今晚的事情?”

蘇紫陌生氣的看着自個兒子,雖然大多不是兒子的錯,但是總這樣愛管閒事,她心裏始終放心不下。

“唉!孃親,齊兒每次都是被冤枉的,孃親怎麼就不相信自個兒子呢?小舅舅,哥哥,我們走。”

蘇齊一臉蔫色,他是不是也該適當的生一生老孃的氣呢?要不然老孃隨時都要這樣冤枉他,可是想一想,他又捨不得他老孃傷心,思來想去,還是算了,他忍忍也就過去了。

回到房間裏,沐雲軒讓人打水給他和蘇紫陌沐浴洗漱。

躺倒牀榻上,累了一天的蘇紫陌有些昏昏欲睡。

沐雲軒看着她的樣子,柔情的笑了笑。

“陌兒。”

“別吵,我好睏,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

蘇紫陌閉着眼眸,她全天晚上一夜沒睡,今天晚上要是睡不好,她就得長黑眼圈了。

“陌兒,你剛纔說,那個若非身上有很大的煞氣,你說,他會是誰?”

“蘇紫陌惺忪着眼眸,雲軒,別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好不好?我要是知道他是誰?也不會在他想出手的時候跑到你的身邊去了,總之他不是好人,玉龍珠在他出現時,就警告過我了。”

“玉龍珠?”

“嗯!沒想到它和我居然能心意相通。”

蘇紫陌挪動了一下身子,讓自己睡得更舒服一些,出一趟門,撿了個寶貝,她也算是賺到了。

沐雲軒見狀,挪了挪自己的手臂,讓她的頭枕在他的手臂上,這樣他們之間更加親密。

他愛極了她這般將整個身子貼進他懷中的感覺,這般信任又依賴的感覺,讓他感覺他就是她的天,軟香溫玉在懷,又是自己深愛的女人,沐雲軒的身體漸漸有了反應。

他的大手,猛的襲上那剛好能盈握的柔軟。

蘇紫陌身子猛的輕顫,更貼緊了沐雲軒幾分,心隨着感覺走,蘇紫陌猛的掙開眼眸,紅脣蠕動了一下,剛想說什麼?沐雲軒的脣就湊了上來,蘇紫陌只覺得身子一緊,呼吸瞬間變得困難起來,又一個奇妙的夜晚開始了……。 不遠處的一個大樹上,溫暖的陽光下,一抹黑影站在樹梢,雙手負在身後,看着蘇紫陌他們離去的車隊,犀利的眼眸裏跳躍着笑意。

遂又喃喃自語道:“蘇紫陌,沐雲軒,不錯,你們真不錯。”

聲音有些飄渺,只見黑影一閃,微微帶動着樹梢上的綠葉,如微風拂過般,不留一絲痕跡。

蘇紫陌一家四口乘坐一輛車。

車裏,沐雲軒看了一眼蘇櫟。

柔聲說道:“櫟兒,過來爹爹這裏。”

蘇櫟神色動了動,抿了抿脣,還是聽話的走到沐雲軒的身邊。

沐雲軒從空間指環戒裏取出一枚空間指環戒來,給蘇櫟帶上,空間指環戒剛剛一帶上,就變得大小適合蘇櫟的手指。

蘇櫟一看,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熾熱,心裏劃過一抹感動,他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空間指環戒。

相比起他這個年紀擁有金玄期七階的修爲,五歲大的孩子更需要一個空間指環戒。

蘇紫陌笑了笑,“我一直再給櫟兒找合適的空間指環戒,沒想到被你先一步了。”

“第一次見到櫟兒和齊兒的時候,沒有看到他們手上帶着空間指環戒,我就在給他們兄弟兩人物色合適他們的空間指環戒,齊兒運氣好!居然自己找到了一個。”

“這都要感謝那次煉丹大賽,要不是被藍介他們追趕進山洞,也不會契約到火銀蛇。”

蘇齊得意一笑,要說運氣好,他蘇齊比不上他老孃。

“這靠的是運氣,也是緣分,櫟兒,喜歡嗎?”

“喜歡,謝謝爹爹!”蘇櫟第一次在沐雲軒面前笑得這麼開心。

沐雲軒會心一笑,眼眸裏閃過一絲喜悅。

“櫟兒,這是意念空間指環戒,可以用來隱藏你的修爲,也有很多的用途。”

“怎樣更好!小小年紀修爲驚人!總是惹來很多嫉妒和不滿,對櫟兒再好不過了。”

蘇紫陌看着沐雲軒深情一笑。

沐雲軒眼裏一片柔情,她深情的眼眸,能化解他心裏的一切冰冷。

“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到了哪裏都有人喜歡,這是孃親的至理名言。”

蘇齊搖晃着小腦袋,身子開始往蘇紫陌懷裏挪。

“昨晚上是不是趁着孃親睡着的時候又去幹壞事去了?”

蘇紫陌嘴上說着,還是把兒子抱到自己的懷裏。

“孃親,你要是老是這樣說齊兒,被外人聽了去,會損壞兒子的英明的,這不是路太平,齊兒想睡覺嘛?孃親你幹嘛想那麼多,三更半夜的,以你兒子的性格,會勤快到覺都不睡的去做壞事嗎?”

蘇齊蹙緊了眉頭,他在他老孃心裏已經沒有一點信任度了,看來他蘇齊做人很失敗。

心裏想着,蘇齊不由的搖了搖頭,他精緻可愛的小臉非常的惹人愛,一雙眼睛大而有眼神,比一般的小孩要可愛。

“你啊!也不學學你哥哥,你看看你哥哥,你哥最近又晉升了,都多長時間了,你還停留在金玄期二階。”

“孃親,哥哥是哥哥,齊兒只要學好醫術,煉好丹藥就可以了,至於修爲,夠保命就可以了。”

“沒出息!”蘇紫陌在他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孃親,別敲了,在敲就傻了。”蘇齊臉色不佳的看着只個孃親,要是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孃親還這樣敲她,多丟人啊!額……!蘇齊搖了搖頭,自己貌似有些想遠了。

而他那懶散又有些狡猾的臉上,可愛又惹人憐。

沐雲軒忍不住笑了笑,溫情的看着他們母子,以前的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和自己愛的人和自己的孩子享受着這溫馨的一幕。

“到了你黎夏國以後,你給老孃收斂一點,別總惹事生非。”

蘇紫陌略帶警告的看着蘇齊,其他人她都不擔心,就擔心齊兒。

“孃親,齊兒在你心裏就總會惹是生非嗎?”蘇齊這下真的不高興,不是他惹事,而是事惹他,算了,和他老孃也說不清楚,乾脆睡覺得了。

蘇齊動了動身子,把頭往蘇紫陌懷裏一靠,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蘇紫陌慈愛一笑,拿過一邊的毯子給蘇齊蓋上,讓他儘量睡得舒服一些。

一連五日,蘇紫陌一行都很順利半路上沒有碰到任何麻煩,讓她們的速度快了很多。

而今天,他們來到了距離邊境不遠的維庫城,他們合計之下,打算在這裏住一晚再走,大概在需要四天和路程,她們就可以到黎夏國了,而正好,這維庫城裏都有蘇紫陌和沐雲軒的酒樓和客棧。

而這維庫城,是去進出邊境的必經之路,也算得上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不過在這裏做生意卻能大賺。

一行人剛剛在明月酒樓門口下了馬車,男才女貌,衣着不凡,不引人注意都難,可是他們都感覺到四周的人不懷好意的目光。

沐雲軒眸光沉了沉,犀利的黑眸看着周圍。

“雲軒,你有沒有注意到,維庫城裏的守衛比之前森嚴了很多?”

“陌兒,維庫城以前表面看沒有守衛,沒有規矩,實則如銅牆鐵壁,城規也相當嚴格,這裏是舅舅的一個心腹李嶠在這城裏治理,你也有產業再此,想必你也知道,此人正直無私,不受任何金錢you惑,修爲極高,舅舅對他極爲重視,雲城的暗衛已經提前到了維庫城,進城以後,人去了哪裏,尚不知曉,我們先安頓下來,他們會留意暗號找到我們的。”

“陌兒,看樣子,這裏好像有事情發生了,我們上次來皓月國經過這裏的時候,這裏還一派繁榮景象,百姓們臉上帶着悠閒自得的表情,你們看現在,百姓們見到生人,眼眸裏有的帶着恐懼,有的轉身就跑,好像我們是十惡不赦的大惡人一樣。”

納蘭文昊與司徒若嫣並肩而行。

蘇紫陌點頭:“嗯!爹爹,我們想進酒樓裏休息!問一下酒樓裏的人就知道這裏發生什麼事情了。”

蘇紫陌給青蓮使了一個眼色。

青蓮點了點頭,快速的往酒樓裏走去。

一行人也跟着一起進去。

蘇紫陌看了看酒樓裏熱熱鬧鬧的,不禁喜上眉梢,懷瑾把酒樓打理的不錯。

幾人剛剛進去,就吸引了酒樓裏的人的目光,看着他們一行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對面迎來了一對年輕的夫婦,正朝着她們走來。

“莊主。”夫妻兩人恭恭敬敬的對着蘇紫陌喊道。

“懷瑾,玉素,好久不見了。”

蘇紫陌笑看着他們夫妻。

看着蘇紫陌一身清雅高華的氣質,懷瑾笑了笑,“莊主,一別好幾個月了,還真是好久不見了。”

懷瑾一聲白色的衣袍,神明爽俊,玉樹臨風,一看就是一個精明能幹的人。

在看他身邊小鳥依人的玉素,一聲粉紅色的衣裙,美目流盼,桃腮帶笑,氣若幽蘭,一看就是一個溫柔可人的賢妻良母。

“快有半年了吧!”蘇紫陌想了想說道。

“懷瑾叔叔,玉素姨娘好!”

蘇櫟和蘇齊齊聲叫道。

“嗯!”

兩人點頭答應,“大公子,二公子,好久不見,你們都長高了很多了。”

玉素欣喜的看着他們兄弟兩人。

“玉素姨娘!齊兒要是在不長高處,估計以後娶不到老婆了,不過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玉素姨娘快給我們準備一些好吃的吧!”

蘇齊摸了摸肚子,一覺睡醒,肚子餓得發慌。

“好!玉素姨娘這就叫後廚給你們準備好吃的去。”

玉素衝着蘇紫陌她們點了點頭,轉身往裏邊走去。

懷瑾看着蘇紫陌身邊的沐雲軒,大概猜得出他的身份來。

“莊主,想必這就是雲城聖主吧?”

“不錯,他就是沐雲軒,而他們是我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弟弟。”

蘇紫陌挨個給懷瑾介紹。

“恭喜莊主,找回了自己的家人,莊主,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懷瑾帶你們上去。”

蘇紫陌帶着一行人跟懷瑾去了三樓的客房。

一直到他們離開,酒樓外邊的原地仍有很多人在看他們,有一些人蠢蠢欲動,有些人則直接跟着他們進了客棧。

“孃親,那些人在跟我們!”蘇齊和蘇櫟也發現了。

這些大家自然也發現了,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跟蹤的人越來越多,有的帶着貪婪的目光,就好像蘇紫陌他們是閃閃發光的金子一樣。

“懷瑾,這些人爲什麼這麼奇怪?”蘇紫陌蹙眉問道。

“莊主有所不知,最近維庫城裏經常發生奇怪的事情,路過的商人和其他國家的人,只要進入維庫城,都會無言無故的死去或是失蹤,而這些跟着進來的人,是來守死人財的。” “啊!那我們不是被盯上了嗎?”蘇齊微張着小嘴,一臉的驚訝!

“可以這樣說,二公子!”

懷瑾看着蘇齊笑了笑,“不過二公子放心,那些死去或是失蹤的人,大多是修爲低或是普通的人。”

“哦!”蘇齊拍拍小心肝,嚇死他了,他還以爲不管什麼人,只要是陌生人都消失了呢?還好,

衆人聞言,身形都瞬間一斂。

三樓有小二推開房門,恭敬地說道,“莊主和各位請進。”

待大家進門坐下之後,小二便悄無聲息的退下了。

“怎麼回事?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爲何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呢?”

蘇紫陌覺得奇怪,這裏雖然龍蛇混雜,可也沒有出過這樣的事情過。

“莊主,這事情發生也不過三四天的事情,李城主每天都在城裏親自巡查,可是硬是在不到半點蛛絲馬跡,人都是半夜消失的,就是有人守在門外,裏邊的人都會無緣無故的消失。”

懷瑾解釋道。

“這麼邪門的事情都有,孃親,要不我們吃完晚膳就走吧!去住荒山野嶺也總比在這裏出事的強。”

蘇齊一臉怕怕的拉了拉蘇紫陌的衣服。

“你以爲逃到荒山野嶺他們就不會追過去了嗎?”

蘇紫陌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兒子,關鍵時刻咋這麼沒出息呢?

“啊!那今晚齊兒要和哥哥一起睡?”蘇齊癟着小嘴,這麼恐怖的事情孃親居然無動於衷?

“以二公子的修爲,他們應該動不了二公子的。”懷瑾一臉好笑的看着蘇齊,幾個月不見,這母子三人的修爲都晉升得非常的快。

“唉!懷瑾叔叔,你不是不知道,齊兒晚上睡着了是雷打不動的,有時候被人抱去買了都不知道呢?”蘇齊嘟着小嘴,那模樣可人得讓人想狠狠的捏一把。

“那這樣說來?惡人也只挑普通的陌生人下手了。”

納蘭文昊皺眉,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這件事情要是在持續下去,一定會鬧得人心惶惶不安的。

說話間,玉素已經讓小二上菜了。

“可以這樣說!大家先吃晚膳,吃完晚膳在聊。”

懷瑾站往一邊,讓人上菜。

“懷瑾,玉素,謝謝你們,這明月酒樓的生意你們打理得非常好!”蘇紫陌誠心感謝他們,有他們夫妻二人在這裏,她真的很放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