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是誰?好強大的氣息。」

炎陽宗弟子看見出現在天空的王重陽,全都臉色一變,尤其是陳東,更是臉色大變,嘴裡傳出驚怒的聲音:「老東西,是這個老東西,各位同門,此人是九庭宮長老,擁有三次蛻凡的修為,是少宗主的敵人。」


不久前南宮月挑撥離間,讓雲風海找葉陽的麻煩時,陳東當時就在場,親眼目睹了王重陽聯合雲風海對葉陽動手的驚險一幕,因此眼下王重陽一出現,陳東立即就認出了這個敵人。

陳東的話一出,所有弟子頓時臉色變得難看,知道來了大敵。

「哈哈哈,小崽子們,你們的少宗主呢?葉陽那個小畜生躲到哪裡去了?」

王重陽從天而降,就那樣大搖大擺的降落在廣場上,戲謔的神色看炎陽宗弟子就好似看一群螻蟻:「你們少宗主簡直無法無天,殺害我九庭宮弟子,又殺害雲峰宗黑蓮教弟子,罪孽可謂深重至極,這種人不除掉絕對會成為整個大陸的禍害。他不知道躲藏到哪裡去了,想要苟延殘喘,說吧,你們的少宗主是不是躲藏在炎陽宗里?快讓那小畜生滾出來吧。」 「滾出來?」

人群中的葉陽聽見王重陽那囂張至極的話,頓時冷笑一聲道:「我就在這裡,你能把我怎麼樣?」

葉陽從諸多炎陽宗弟子中走出,眼眸內閃爍著森然殺機,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王重陽會找上門。

因為南宮月還在隱龍城參加狩獵大會,王重陽這個護身長老應該不會離開才對,王重陽的到來,的確超出了葉陽的想象。

但面對王重陽,葉陽並沒有半點的懼怕,反而有一種對方自投羅網的感覺。

如今他突破到二次蛻凡,又修鍊了九轉龍神訣,王重陽這個三次蛻凡又何懼之有?

「什麼?」


聽見葉陽的聲音,王重陽愣了愣,當他看見從人群中走出來的葉陽時,突然大笑起來:「哈哈,你小子果然躲藏在這裡,以為從追殺中逃脫了就沒事了么?不好好躲著,居然還敢大搖大擺的出來,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小子還能逃到哪裡去。」

說話之間,王重陽體內爆發出強烈氣息,將葉陽牢牢鎖定,不再給葉陽一絲一毫脫身的機會。

隨著他氣息的爆發,周圍的炎陽宗弟子全都臉色大變,好似一座山迎面而來,呼吸都十分困難,所有人立即蹭蹭蹭倒退,遠遠退到了廣場的邊緣,這才能喘過氣。

就連剛蛻凡的方鶴三人,也抵擋不住王重陽身上的氣息。

所有人都退步了,但唯獨葉陽一個人原地不動,王重陽的氣息再強大,也對葉陽造不成半點影響。

此時的廣場中,只剩下了王重陽以及葉陽兩人。

氣氛顯得壓抑至極,火星都在醞釀,劍拔弩張,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肯定會有一場大戰,而且還是那種你死我活的大戰。

對於葉陽的諸多敵人,炎陽宗弟子基本上都知道了,他們從陳東的口裡,也知道了南宮月等等敵人。

一看見王重陽的出現,眾人就知道不妙,要出現一場生死廝殺。

葉陽和王重陽的戰鬥,接下來肯定只能活一方,要拼殺個你死我活。

就在所有人目光緊張的時候,場中的葉陽沉聲道:「王重陽,南宮月還在參加狩獵大會,你不好好跟在她身邊保護她,跑到我炎陽宗來是要做什麼?」

「當然是來追殺你。」

王重陽嘴裡發出陰冷的聲音:「本來我來這裡看看,對能找到你並不抱希望,沒想到你真的躲藏在這裡。嘿嘿,就算今天找不到你,也要把你逼迫出來,你這種殘忍妖孽,活著就是禍害,只有一個死的下場。」

「哦?」葉陽揚了揚眉,淡淡道:「誰死還不一定呢,你來炎陽宗,肯定是南宮月那小賤人的主意吧?那小賤人聽聞我逃脫了追殺,擔心我再回到最後的決賽,搶奪了她的第一名,就派你過來,想以炎陽宗將我逼迫現身,想把我殺死,讓我不能再參加狩獵大會的最後決賽?」

「什麼?」

王重陽心中一驚,隨即臉上顯現出獰笑:「被你小子猜中了又怎麼樣?你小子的確有本事,的確對南宮月是個不小的威脅,為了防止你突然回隱龍城參加最後的決賽,只有把你殺死在這裡了。」

果然如此。

葉陽眼眸內閃過一絲寒光,一切果然又是南宮月那賤女人的手段,對方為了殺死自己,除掉自己這個威脅,居然派出王重陽這個三次蛻凡的高手,想要來對付炎陽宗。

「葉陽,奉勸你一句,乖乖受死,不要再頑固反抗。」王重陽滿臉殘忍,聲音更為森然:「冥頑不靈的話,今天不僅你要死,你背後的炎陽宗也要被你牽連,遭到滅門的下場。」

這是**裸的威脅。

廣場外的炎陽宗弟子聞言臉色大變,滿臉憤懣,恨不得衝上去把王重陽當場拍死。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王重陽今天抱著必殺之心,恐怕就算葉陽乖乖束手就擒,他最後也不可能放過炎陽宗。

「找死!」

葉陽聽見王重陽那**裸的威脅,當面威脅要把炎陽宗滅門,徹底勾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再也忍受不住內心的殺意,全身氣息爆發,兩指一併,就發出來漫天劍氣。

唰唰唰。

八輪高速旋轉的青光劍氣閃現而出,好似八輪絞殺機,要對王重陽進行切割。

「雕蟲小技。」

看見劍氣切割而來,王重陽不屑的哼了聲,袖袍一揮,出現一道閃電似的劍氣,「既然你小子冥頑不靈,就死吧,所有人都死吧。」

咻!

閃電似的劍氣好似雷神出擊,發出來暴怒,只一個穿梭,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就被破掉了,最後氣勢洶洶,朝著葉陽當頭一劈。

這劍氣猶如閃電,快得驚人,其中蘊含狂暴至極的能量,給人一種雷神發怒的錯覺。

看見這樣的劍氣,在場的炎陽宗弟子全都臉色大變,但面對劍氣的葉陽卻是神態自若,手臂隨意一抬,手掌演化出青龍頭顱的虛影,一個怒咬,就把襲來的劍氣咬碎了。

四象手!

「擋住了我的第一招閃電而已,別囂張。」

瞧見自己的閃電劍氣被破解,王重陽暴吼一聲,手心一晃,一把靈光閃閃的靈器長劍出現在手中,隨著他的揮動,劍身發出嗡嗡嗡的劍吟,爆發出了鋪天蓋地的劍氣,居然頃刻之間施展出了不滅乾坤劍的六大招數,閃電,雷蛇,劍網,鬼狐,雙龍,戲珠,各種各樣的劍氣招數,瘋狂的向葉陽籠罩而去,「小畜生,死吧!」

「死的是你!」

面對那瘋狂的劍氣,葉陽不但沒有躲閃,反而暴吼一聲沖了上去。

咔咔咔。

他的背後,出現了四條元力凝聚而成的手臂,好似螃蟹大爪子似的張牙舞爪,是無敵神拳的兩大招數,戰無不勝爪和攻無不克拳。

本來葉陽只能凝練出兩條元力手臂,但葉陽再次蛻凡,並且修鍊了九轉龍神訣,力量大大增強,無敵神拳就能凝練出四條手臂。

修鍊到達最後,無敵神拳總共能凝練出六條手臂。

眼下的葉陽雖然只凝練出四條手臂,但威力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咔咔咔。

四條元力手臂從背後衝殺而出,一左一右,兩道戰無不勝爪,兩記攻無不克拳,一擒拿二鎮壓,鎖定四方,瞄準了劍氣對面的王重陽。

四條元力手臂張牙舞爪的出現在葉陽背後,使得葉陽看起來完全擁有了六條手臂,如果再多出兩個腦袋,就是三頭六臂了。

「四象手!」

葉陽暴喝一聲,衝殺而出,雙拳連連轟擊,每一拳都演化出了四大神獸的形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一一在他的拳頭上顯現出來。


吼吼吼!

可以清楚的聽見,隨著葉陽拳頭的轟擊,場中響起了震人心魄的怒吼聲,是神獸發怒的聲音。

砰砰砰砰砰!

本來要把葉陽吞滅的漫天劍氣,但在葉陽的四象手下,全都一一被破解,化為了散亂元氣。

咔咔咔。

王重陽的不滅乾坤劍招數,遇見葉陽的四象手,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所有劍氣全都葬身在了葉陽演化出來四大神獸的獸口下,就算有劍氣威猛無比,也會被葉陽好似玄武的拳頭擋住,可攻可守,呈現出一種無敵的姿態。

咔咔咔。

看著自己的招數就這樣被葉陽輕輕鬆鬆破解,王重陽嘴裡發出難以置信的聲音:「什麼?短短時間不見,你居然又突破了,達到了蛻凡二重天?不可能,你小子再逆天,就算二次蛻凡,也不可能強到這樣的地步,元力怎麼如此雄渾?你就算是二次蛻凡,也要被我碾壓才對。居然演化出了四大神獸的形態,你剛才施展的到底是什麼武技?」

「有什麼不可能?」

葉陽大吼,背後四條元力手臂狂舞,衝殺而出,鎖定王重陽四方,要將王重陽擒拿,「死到臨頭,你管我修鍊的什麼武技。」

「你小子別囂張!」

看著攜帶四條元力手臂好似無敵的葉陽襲來,王重陽氣得臉色鐵青,手中靈光閃閃的長劍再次爆發,居然產生了好似破碎虛空的劍氣,「不滅,乾坤!」

隨著王重陽的暴吼,兩道簡直要破碎虛空的劍氣閃現而出,是不滅乾坤劍的最後兩招,也是最強最難修鍊的兩大招數。

葉陽也沒有想到,不滅乾坤劍的最後兩招居然被王重陽掌握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不滅乾坤劍雖然是九庭宮的獨門絕學,但葉陽還是知道這門劍術修鍊有多困難的,能把不滅乾坤劍的所有招數都領悟通透,甚至連山都能劈開。

咻咻!

兩道帶著毀滅氣息的劍氣破風而出,毫不留情的對著葉陽就是一劈,攜帶著把山都能劈開的氣息,要把葉陽劈成兩半。

咔咔咔。

葉陽的四條戰無不勝爪和攻無不克拳還沒來得及收回,就被兩道劍氣轟擊得節節破裂,最後爆散開來。

無敵神拳,就這樣崩潰了。

王重陽的最後兩劍的確不可抵擋,兩道劍氣如星如月,如炎如陽,如鷹擊白兔,如虎抓綿羊,攜帶著不可抵擋的氣勢,朝葉陽當空劈下。

看見這樣的兩劍,在場的所有炎陽宗弟子全都臉色大變,身在場外,他們都感受到了劍氣的可怕,若是自己上前,絕對沒有半點存活的可能。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為葉陽捏了一把汗。

「好強大的劍氣。」

葉陽面對那簡直要把山都能劈開的兩道劍氣,臉上也微微有些驚訝,一看見自己的無敵神拳瞬間就被破碎,他立即就知道這兩道劍氣不能抵擋,要暫避鋒芒。

唰。

就在葉陽退無可退要被兩道劍氣劈成兩半時,一對散發著地獄氣息的黑色羽翼,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是修羅之翼。

嗖。

葉陽背後修羅之翼猛烈一閃,颳起一團強烈風暴,整個人瞬間衝天而起,輕輕鬆鬆就把即將降臨的劍氣躲開了。

咻咻!

就在葉陽躲開的下一刻,兩道劍氣撲了個空,貫穿進入地面,把地面都炸裂開來,出現了兩道深深溝壑。

如果葉陽剛才沒躲開,面對這樣的劍氣,就是九死一生。

「這可惡的小畜生。」

看見自己的攻擊再次落空,尤其是看見葉陽背後的修羅之翼,居然眨眼間就衝上高空,王重陽的臉色立即一沉,此刻他終於知道,終於知道葉陽為何有恃無恐,對方掌握著這樣一門強大的飛行武技,就算自己將對方擊敗,也不可能將對方殺死,要被對方以修羅之翼逃離。

王重陽神色陰沉,本來他認為殺死葉陽勢在必得,誰想出現了這樣的變化。

他倒是知道葉陽有風雷之翼,不過他自有對策,完全不用擔心葉陽可以使用風雷之翼逃跑,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葉陽施展的不是風雷之翼,而是一門比風雷之翼厲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飛行武技。

看著葉陽背後那足有五丈寬的修羅之翼,王重陽神色愈發陰沉,他在想,在想自己該怎麼樣才能防止葉陽逃跑,該怎麼樣才能將葉陽徹底殺死。 炎陽宗,內門廣場上,氣氛沉悶。

眾人的目光,此刻全都凝聚在了天空的葉陽和地面的王重陽身上。

本來所有人都為葉陽捏了把汗,但看見葉陽在王重陽手裡並沒有落下風,因此皆都暗暗鬆了口氣。


「這個小畜生竟然如此厲害,實在可惡至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