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能進去,但是這個僕從卻不能進去!”一個蘊元境八重的守衛攔住荒孤庭身後的小玄子,頗爲客氣的道。

荒孤庭瞥了一眼小玄子。

小玄子即刻會意,只不過有些爲難的湊近荒孤庭,細細道:“殿下,你忘了,我們沒錢…”

“唉!”荒孤庭一拍腦袋,輕嘆一聲,嘴裏吐出兩字:“可悲!”

“這個行嘛!”


荒孤庭想了想,從懷裏掏出一個令牌,扔給守衛。

“啊…!”守衛看了大驚,雙腿一顫,就要跪下,被荒孤庭單手拖住,笑眯眯道:“能進嘛?”

“能…請…!”守衛有些惶恐,連聲點頭。

荒孤庭微微一笑,帶着小玄子昂首走進。

“殿…大人!您的令牌。”守衛忽然發覺手中的令牌還沒還,連忙駭然喊出,不過腦子很機靈,沒有喊出令牌代表的的身份。

“送你了!”荒孤庭頭也不回,揮揮手,很快走進武市深處。

“啊!”守衛當場石化,呆愣良久,才心神顫瑟,恭謹的盯向雙手捧着的雕着龍頭,前面印着“天荒”,後面“皇儲”二字的令牌。

這可是太子的令牌!

“沒想到孤焚太子剛被立爲太子便來武市了,真是親民啊!”士兵喃喃嘀咕一句。

孤庭太子被廢,孤焚太子新繼之事,昨日已經傳遍。世人皆知孤庭太子天賦高絕,百年一遇,年僅十三歲便達到蘊元境九重,只差一步,便步入靈元之境。而大皇子荒孤焚的天賦也只是稍稍遜之,如今三年過去,想必早已突破靈元境。

昨日荒孤焚喜不自勝,只顧得把荒孤庭趕出太子殿,卻忘了把太子令牌要回來。

荒孤庭想着反正自己也不是太子了,還要它何用?

站在那裏呆愣半天,守衛連忙把令牌藏在懷裏,他當然不敢私存,只是想着等荒孤庭出來了再還給他。 “殿下,你到底要去哪裏啊!在這轉悠了半天了!”小玄子修爲不高,追着荒孤庭跑了半天,氣喘吁吁的喊道。

整個武市分爲好幾個區域,有賣靈丹的,有賣神兵的,荒孤庭一一看過,始終沒有停下腳步。

“…再說了,我們也沒有錢,您就是看上了什麼,我們也買不起啊!…皇子也不能賒賬的!”小玄子暗自嘀咕一聲。

“誰會賒賬?”荒孤庭哭笑不得,沒好氣的道:“我要的東西,若是真買,把整個帝國給賣了也不夠!”

“啊…殿下,那究竟是什麼寶貝!這麼珍貴!”小玄子駭然道。

“唉!這裏沒有啊!無論是丹市,還是獸市,我都轉遍了,都沒有找到,小玄子,這裏還有哪個地方我沒去嗎?”荒孤庭四處張望,隨口一問。

小玄子聞言一愣,忽然想到了什麼,悄聲道:“殿下,還有一個地方,但是那裏太危險了,皇城士兵也管不到那裏,若是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荒孤庭頓時來了興趣,道:“什麼地方,快說。”

小玄子瞥了瞥四周,把荒孤庭拉到僻靜之處。

荒孤庭帶着笑意打量一臉謹慎的小玄子,甩開他的手,道:“好了,快說!”

小玄子這才一臉慎重的道:“黑市!”

黑市便是武市的陰暗面,只要有武市的地方便有黑市,正如光明與黑暗同源同生一般,不可分割。而黑市和武市的關係則更加密切,有着更爲複雜的利益鏈接。

“殿下,黑市不受朝廷掌控,雖然你是皇子,但裏面都是些殺人飲血的極惡兇徒,甚至還有好多全國通緝的死囚犯,他們都躲到這裏面,官府朝廷也無能爲力!”

荒孤庭聽了呵呵一笑,黑市他自然知道,天界也有黑市,其首領還是六帝之一的邪帝!和荒孤庭的關係還很不錯,一些珍稀的寶物多是荒孤庭在他那裏淘來的,而且價格好商量。

荒孤庭細細打量了一眼小玄子,揶揄道:“小玄子,你一個內宮小太監,知道的不少嘛!”

“我…”小玄子聞言愣了愣,隨即無奈一笑,道:“殿下,這些都是小的聽人家說的,再說小的也經常出宮的。不像殿下一樣整日修煉。”


“是嗎?”荒孤庭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盯着小玄子。

“殿下,你你…這樣看着小的幹嘛,我沒有騙你啊!”

“嘖嘖!”荒孤庭吧唧吧唧嘴,這等欲蓋彌彰的話,竟然出自本戰神的貼身內侍之言,真是可嘆!

荒孤庭急着找寶貝,也不再逼問,便命令道:“黑市入口在哪裏?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

“殿下,你真要去啊!不行,太危險了,萬一…”

“在我這裏,沒有萬一!”

一番推磨,小玄子終究還是拗不過荒孤庭,只得帶着他來到一處僻靜的酒樓,酒樓頗爲簡陋,依稀看見幾個人影。透漏着一股冷清陰瑟之氣。

“殿下,這裏便是黑市的入口,外面用酒樓做掩護。”

小玄子和荒孤庭兩人走進酒樓,只有三兩個小廝在做些雜活,見到荒孤庭兩人進來,全部熟視無睹,依然各自打掃,不見有人接待。

“本店已經打烊,恕不招待,還請客官別處吃酒!”

一個留着八字鬍的矮胖男子,一身掌櫃打扮,從閣樓上緩緩走下,盯着兩人,笑呵呵說道。

荒孤庭擡眸,看向矮胖男子,微微一笑,道:“這麼早就打烊了,掌櫃的,這不太合規矩啊!”

“哈哈,公子有些面生啊!第一次光臨本店吧。”那掌櫃的又笑了一聲,似有似無的問了一句。

“不錯,聽說貴店有很多好東西。”荒孤庭微微一笑。

小玄子連忙向前,對着掌櫃的抱拳道:“我家公子要買一些貴重的東西,還請掌櫃的行個方便。”

“哈哈!好說,既然如此!公子進來說話。”矮胖掌櫃微微一笑,引着荒孤庭小玄子上樓。

樓上有一座吊橋,長約數十丈,寬約四尺,可使兩人並行通過。

矮胖男子指了指道:“公子想買的東西就在裏邊。請!”

荒孤庭微微點頭,正要跨步。

小玄子率先一步登上吊橋,緩緩向前走去。

荒孤庭微微一笑,跟在後面。

黑市本就是衆所周知的事情,只不過大家都不會放在明面上來談,想進去自然也沒有什麼門禁。

兩人很快通過黑暗吊橋,前面隱隱出現亮光,兩人一步跨出,略微感受到一絲空氣波動,身影便出現在黑市之中。

黑市表面上和武市沒有任何區別。只是換了一種規則,顯得不那麼熱鬧。有許多人都用黑袍蒙面,顯然不想讓人認出他們的身份。也有些人凶神惡煞的走着,絲毫沒有顧忌。


“殿下,別看這裏表面上挺安靜的,實際上可是暗流涌動,你要找什麼,我們找完快點走!”小玄子頗爲緊張的盯向四周。

“放心!”荒孤庭憑着感覺向一個方向走去。很快荒孤庭停在一個店鋪面前。

店鋪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寫着三個遒勁大字:殘兵閣!

“就是這裏!”荒孤庭眉頭一鬆,大喜道:“就是這!走!”

“哦!”小玄子點點頭跟上去。

閣中,擺滿了各色刀槍劍戟鼎爐…,但是很奇怪,全部都是殘破品,不是刀刃有缺,便是劍鋒破口,抑或丹鼎生鏽。

看來店主是個喜歡搗鼓破銅爛鐵的主。倒也不愧殘兵閣之名。

荒孤庭細細看了,笑道:“雖然都是破的,但是品階都不低,最差的都是三星元器!”

“三星?!”小玄子詫異道:“殿下,你開玩笑吧!我們天荒帝國只有皇族有一把四星元器,三星元器也不過二十幾件,持有者無一不是權貴強者、高官王侯。這裏少說也有一百件以上,怎麼可能呢?”

小玄子絲毫不敢相信,只當自己殿下是胡說的,畢竟在他的記憶裏,荒孤庭可從來沒有見過三星元器。他做太子之時,也不過被賞賜了一件一星元器而已。

元器乃是可以注入元力使用的兵器,對武者而言,一件趁手的元器必然可以大幅度提高戰力。

元器分爲一星到十星。

最强兵王 。而地界之中,依照荒孤庭的估計,恐怕七星元器便是頂天的。

“看來此地的主人不簡單啊,至少在這天荒帝國之中乃是臥龍一般的存在!”

忽然,荒孤庭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弧度,他要找的東西,出來了! “呵呵!承顧,承顧!”

一個鶴髮童顏的灰衣老者從裏面走出來,鬍子花白,面色蒼白,但精神矍鑠,此時正笑眯眯的盯着荒孤庭兩人。

高手!

當老者出現的那一刻,荒孤庭就仔細打量,給荒孤庭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雖然荒孤庭此時只有蘊元境九重,連元氣都沒有蘊育出來,但是畢竟是大能重生,能讓他有深不可測之感的,至少也要有上元境的修爲!

抑或精神力達到六十階!

很顯然整個天荒帝國也沒有一個這樣的人物。或者說,這樣的人物也不該出現在這個小小的黑市裏!

荒孤庭前世乃是不可多得的世之全才,不僅武道修爲冠絕天界,精神力也是登峯造極!達到九十九階巔峯,無限接近於一百階!

重生之後,精神力大損,此時只剩下四十四階!很顯然,憑藉四十四階的精神力他也可以力敵玄元境武者!

精神力修士的戰力在同境界要比之武道修士要稍弱幾分。但是精神力修士都輔修一些其他特殊手段,用來彌補差距。

一般而言,人出生之時,精神力爲一階,若不修煉,成年之後約可以達到五階,天賦異稟者或可達到十階。

荒孤庭前世出生之時,精神力便達到驚世駭俗的九階!是萬年難遇的絕頂級天才!

精神力修士,精神力十階到二十階,便相當於蘊元境武者。

二十階到三十階,相當於靈元境。

三十到四十階,相當於真元境。

四十到五十階,便是玄元境武者!

玄元境,天荒帝國絕對是站在最高層的人物,想要見一個,可是不容易的。所以這纔是荒孤庭身無分文卻敢深入黑市的底氣。

反正沒人是他的對手,沒錢便用拳頭講道理!

不過,遇到這個老頭,不得不讓荒孤庭謹慎了起來。

“哈哈!在下孤庭,拜見老先生!”

“好說,好說,老朽墨水鏡,是這殘兵閣的掌櫃!這裏都是些破銅爛鐵,少有人登門,不知道孤公子想要什麼?”墨水鏡輕捋下頷三縷山羊鬚,慈祥笑道。

“一把劍!”荒孤庭眸光忽然凜冽起來,緊緊盯着墨水鏡。

“什麼劍!”墨水鏡古怪的看了荒孤庭一眼,沉聲問道。

“先生手中的劍!”

小玄子連忙看向墨水鏡一雙蒼老的手。他手中並沒有什麼東西,空空如也。只是左手小指上帶了一枚戒指:儲物戒!

聽到此言,墨水鏡頓時臉色一變再變,沉默一會兒,纔開口道:“公子怎麼知道,我這裏面有一把劍?”

“哈哈!”荒孤庭神色凜然,神祕一笑,道:“先生若不見怪,可否先取出來讓在下一觀?”

墨水鏡神色微微一愣,猶豫一下,點點頭:“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