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蘇紫陌在心裏罵到,她媽的,又是一個等着她往裏邊跳的陷阱,巫族這一招,實在是高啊!

“你是天女宮新上任的宮主吧?看你樣貌,生得好生漂亮。”

蘇紫陌笑得光華瀲灩的。

不得不說,這巫族也是一個美女雲集的地方啊!這隨便出來一個都是美女。 妗柔看向蘇紫陌,只見她一身紫色衣裙,身姿挺拔傲然,晚風下,她衣袂飄飄,飄逸若仙,一雙靈動的雙眸,卻有睥睨天下將山河盡收在手的強烈氣勢。

她,可以說是她衿柔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她是一個美到極致的女人。

矜柔雙拳微微收緊,微微斂起的眼眸裏,滿是嫉妒之意。

“多謝莊主!只是本宮主和莊主比起來,還是不及莊主萬一。”

矜柔的語氣中,有幾分不已察覺的妒意,卻也有些自慚形穢。

蘇紫陌也是聽得出來的,她抿脣一笑。

猛的拍手說:“宮主太客氣了,像宮主這般清新脫俗,美若天仙的女子,是本莊主不及宮主萬一纔是。”

蘇紫陌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真誠一些,不過她的確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大美女,對於這一點,她的確沒有說錯,錯的是她今天又當了一回白癡。

“莊主,誰美誰醜,你我的心中都很明白,若是想分上下,本宮也只能站在牆角了。”

矜柔譏諷一笑,裏面蘊藏着冷冷的蕭殺之意。

蘇紫陌嘴角微微勾起,眼裏卻越發的璀璨奪目,似乎連眉梢都帶着笑意。

“宮主如此坦誠,當真是少見,只不過本莊主有些想不明白,宮主怎麼就確定本莊主會跟着來呢?”

蘇紫陌依然在笑,而且笑出了絢麗的光彩,卻越發的靈動,似乎集聚了大千世界裏的萬物精華於一身,她這次的確沒有想到他們會設下陷阱等着她。

“自然是因爲莊主的弱點,還有莊主的好奇心。”

矜柔有些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

真是可笑,她居然會在她那股讓人誠服的氣勢下不由自主的回答她的問題。

“本莊主的弱點? 西游之絕代兇蟾 好奇心。”蘇紫陌蹙眉,“本莊主有什麼弱點?本莊主自己怎麼不知道?好奇心嗎?我承認,的確是挺重的。”

蘇紫陌素淨又絕美的容顏上含着一絲淺笑,她們居然掌握了她的弱點了?

不會吧!她蘇紫陌能有什麼弱點是可以被他們抓住的?

矜柔看着蘇紫陌一臉疑惑,卻得意一笑。

“只怪莊主一向心善,你收留了其他幾族的人,自然也會在救妖月族的人。”

“哦!”蘇紫陌一臉明白的點了點頭。

這就是她的弱點呀!原來,善良就是自己最大的弱點,她今天到是長見識了。

蘇紫陌詭異一笑。

“宮主,你們對本莊主還不是太瞭解,善良並非本莊主的本性,惡毒纔是本莊主一貫的作風,你們巫族也是一個人才濟濟的地方,這三個宮的宮主纔剛剛死了,你們這麼快又來送死,看來,我只能成全你們了。”

蘇紫陌一張一合的紅脣,笑意絕絕,卻讓人看着頭皮發麻,讓人不由自主的感覺到死亡在即。

她一雙含笑的眼眸裏,在夕陽下折射出清冷的殺意。

矜柔一聽,陰冷一笑,眼底是滿滿的憤恨和毒辣。

“今日,矜柔便是爲各爲姐姐報仇雪恨的。”

“嗯,嗯!”

蘇紫陌卻認真的點了點頭。

她的反應,讓矜柔微微驚訝! “不錯,不錯,你倒是挺講義氣的,她們泉下有知,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那毫不在乎又譏諷的語氣,讓矜柔心裏的怒氣騰昇到了極點。

矜柔厲聲吼道:“她們若是泉下有知,也會變成厲鬼來向你索命的。”

“那感情好!也能讓本莊主知道這世間到底有沒有鬼怪一說了,本莊主對這個一直很感興趣。”

蘇紫陌清新動人的臉上饒有興味的看着矜柔。

她那張膚若凝脂,氣質高雅,美得讓人窒息的臉上,讓人忍不住惶恐的低頭。

矜柔鼓起勇氣,一雙滿是嫉妒的眼眸,想毫不示弱的迎視上去,卻只是一眼,她的心在在她氣勢凌人的氣勢下強烈的跳動着,瞬間就敗下陣來。

“蘇紫陌,我要你不得好死!”

矜柔一身怒吼!白皙的額頭上青筋暴露,血脈噴張。

“動手!”

矜柔話音一落,從四面八方涌出十幾個黑衣人,他們手中的藥粉毫無預兆的撒向蘇紫陌。

蘇紫陌早已經有了防備。

可沒想到他們會對自己下毒,蘇紫陌神色大變,滿眼犀利,她瞬間凝聚玄氣,將近在遲遲的毒藥震飛。

只是這一次,巫族的人爲了殺死蘇紫陌,下了血本。

他們選用了車輪戰術,毒藥過後,便是滿是劇毒的暗器。

那些暗器密密麻麻的,氣勢兇猛,讓人無可抵擋。

蘇紫陌身後驀然出現了玄冰雪練。

暗器和玄冰雪練的碰撞,猶如敲金擊石。

暗器過後,又是帶毒的箭,而且箭頭都是帶着火的。

一輪皆一輪,讓人措手不及,卻都被蘇紫陌一一擊敗。

看着如千軍萬馬的從四周疾馳而來的帶火的箭,蘇紫陌面不改色,這些人知道迷迭之翼的弱點,不錯,迷迭之翼是植物,自然怕火,可她的玄冰雪練不怕,所有的玄器中,玄冰雪練是和她配合得最默契的。

矜柔看着蘇紫陌,這女人果然和她流露出來的氣勢相附和,此刻面對這樣的局勢,她依然清淡如水,無懼無怒,這就是所謂的超凡脫俗的氣勢嗎?

不,今天她絕對不能失敗,她好不容易坐上了天女宮宮主的位置。

不過看着如此鎮定的蘇紫陌,她犀利的眼底閃過一絲狐疑,同時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玄冰雪練水,火,刀不入,又隨着蘇紫陌的意念走。

鏘鏘—鏘—!

帶着火的箭瞬間被玄冰雪練震斷。

那氣勢,如橫掃千軍一般,圍着她射箭的十幾個黑衣人被玄冰雪練上的斷箭反彈回去,直直的射入心臟的位置,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直直的倒地身亡。

戰火瞬間結束,蘇紫陌擡起水眸,清麗明亮的眸子灼灼光輝的看着矜柔,不笑不怒,卻讓人看不清楚那清麗的亮眸眼底蘊含着的意思。

她紅脣微微盪漾出一抹絕美又自信的笑意。

“可還有什麼絕招,一次性使出來吧!你們巫族的人,也只能想到放毒放暗器了,如果我猜得沒有錯的話,接下來纔是你們的重頭戲。” 矜柔早已經保持不了鎮定的姿態了。

剛剛的那些人,都是快要進入玄武階的人了,一夕之間,都被蘇紫陌給殺了,而且在她看來,蘇紫陌還沒有使出全力,天女琴已經在她的手上,可她卻沒有拿出來,憑藉玄冰雪練就能擊敗她設下的連環計。

矜柔靜靜的看着她,平靜的時候,她宛若善良的精靈,可在殺敵時,她招招狠毒,兇狠殘忍,且毫不留情。

上天似乎把所有的好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讓她有了世人不能擁有的得天獨厚。

“不錯,蘇紫陌,那些都只不過是前戲,讓你熱熱身子而已,接下來的,纔是要你命的,今日的車輪戰,即使殺不了你,也能要了你半條命。”

矜柔陰毒的笑着說道,那嘴角邊的笑意,有些悽美,卻比那淬滿了一品紅毒花還要毒上幾分。

“那就都拿出來,也好讓本莊主活動一下筋骨。”

蘇紫陌笑靨如花的臉上,殺意漸顯,而且越來越濃烈。

那一身睥睨天下的傲然之氣,讓矜柔再次感覺到了惶恐至極的寒意。

“蘇紫陌,去死吧!”

矜柔話音剛落,蘇紫陌就覺得胸口猶如被壓了一塊巨石,蘇紫陌只覺得整個胸口都要爆炸了。

她似乎被人從一個縫隙裏硬塞進去一個地方一樣。

猛的,巨石轟隆隆作響,蘇紫陌一看,她身在一處懸崖下,一個個巨大的巨石從崖頂滾落,有的已經擋住了蘇紫陌的去路。

“你大爺爺的,居然進入了結界了。”

蘇紫陌大聲罵道,那女人說得沒有錯,這樣的車輪戰,即使殺不死她,也能要了她半條命。

蘇紫陌有些小小的傷神,他寧願和人鬥也不寧願破這該死的結界。

只是想象力是豐富的。現實卻是殘酷的,無論如何?還是先破了眼前的結界再說。

蘇紫陌快速的把玄冰雪練放到自己的頭頂上,飛快的躲避巨石,這樣的結界是被人操控着她,她根本沒有安全的地方可以躲,每到一個地方都形成不同的危險。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飛身上崖頂,到了崖頂才能知道是什麼結界,才能找到突破的辦法。

只是,讓蘇紫陌鬱悶的是,對方好像知道她心裏在想什麼,一快塊更大的巨石,毫無縫隙的落下。

蘇紫陌一看,額頭上冷汗涔涔,完蛋了!

這樣的巨石,不被砸死纔怪,怎麼會憑着她腦海裏的想法而改變結界法呢?

等等,等等!讓她好好想想,通常這樣的結界是意念結界,非常的難破,背道而馳,不行,難道要她把這懸崖倒過來嗎!蘇紫陌搖了搖頭。

蘇紫陌目光精準,一邊躲避,一邊思考,她上跳下躍的,巨石和她僅隔紙張之間的距離擦身而過,可見生死一線之間。

等等,有了,蘇紫陌靈光一閃,隨即她皺了皺眉頭,她敢嗎?她下的了手嗎?

不,不,她還不確定是不是這樣破的,蘇紫陌本不想猶豫,她知道猶豫的後果,可生命只有一次呀! 糾結當中的蘇紫陌形成自我的天地,看着巨石一塊比一塊大,蘇紫陌狠了狠心,置之死地於後生,豁出去了。

蘇紫陌快速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把短劍。

看着鋒利的劍鋒上散發出森冷的光芒,她猛的嚥了一口口水,媽的,下不了手,下不了手,要是這一刀下去,結界不破,那她且不是白白丟了一條小命嗎?怎麼辦呢?怎麼辦?蘇紫陌心裏糾結,眉心打結!

震耳欲聾的聲音越來越驚人,而且巨石就像永遠落不完一樣,一塊比一塊大想,靠,這樣的場面比災難片還要恐怖萬分,這樣駭人的氣息壓抑的讓人透不過氣來。

更大的巨石如一塊整齊的帷幕,瞬間變得毫無縫隙,只要一落地,彷彿如天地合二爲一。

蘇紫陌腦海裏劃過她三個寶貝可愛的小臉,又猛的放大一張充滿暖昧氣息又及其誘惑的俊顏,“不管了,豁出去算了,幸運女神,在眷顧我蘇紫陌一次吧!”

嘶!

蘇紫陌狠狠的把短箭刺入自己的身體。

“靠,真痛!”

蘇紫陌口齒不清的說着。

豪門閃婚,陸少的寵妻 身子也軟綿綿的往下掉。

“呼!”蘇紫陌又再次感覺到胸口被巨石壓得喘不上氣的感覺。

她努力的想張嘴呼吸,卻連嘴都張不開。

當蘇紫陌的身體落入地面時,結界裏,巨石如輕煙飄渺散去。

“啊!”

矜柔撕心裂肺的仰天長嘯,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感覺自己被人硬生生撕成了兩半。

“宮主,宮主,你怎麼了?”

矜柔身後的兩名巫族的人上前去扶她,卻被她大力的甩開。

蘇紫陌卻發現自己好生生的站在剛纔的地方了,呼吸也順暢了。

哇靠靠!幸運女神再一次眷顧了她。

看到對面異常痛苦的矜柔。

蘇紫陌目光越發森冷駭人。

“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禍水東引,不過本莊主還是第一次用,挺管用的呀!”

蘇紫陌一臉壞笑的看着痛的癱坐在地上的矜柔。

矜柔大汗淋漓,花了臉上精緻的妝容,似乎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搏鬥,滿身的狼狽。

“蘇紫陌,你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識得破……。”

“識得破你的結界,是不是?怎麼辦呢?我蘇紫陌一向這樣聰明,而你以身作則,用你自己的身體做結界,你以爲這樣就能殺了我嗎?你這叫做作繭自縛,禍水東引,你現在五臟六腑皆破,如有利劍一刀一刀的凌遲你的身體,比萬箭穿心還要痛,比萬蟻食心還要厲害,不過本莊主到是錯過了一點,要不是當時局勢緊張,想到是你用身體締結的結界,姐姐我一顆霹靂彈,你現在已經下去陪伴你的三位好姐姐了。”

蘇紫陌嘴角的笑意異常的邪惡,惡毒。

而且那雙清澈的美眸深處,散發出一股駭人的危險致命的氣息。

“不可能!你怎麼能對自己那麼狠。”

矜柔搖着頭,她不相信,蘇紫陌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就找到了破解結界的辦法來,置之死地而後生,她到底是怎麼想到的? 蘇紫陌蹲到她的身邊,笑意凌厲的看着她。

“看你這張漂亮的小臉蛋,都慘白得不成人樣了,告訴你一句珍貴的話,地位名利固然重要,可若是連命都沒有了,那一切都是白費力氣。”

隨即,蘇紫陌起身,一身芳華絕代瞬間傾瀉而下,芳華綻放,讓人移不開眼。

“我這個人呢?一但被逼急了,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某女說的一臉自信,似乎忘記了剛纔自己那猶猶豫豫的樣子了。

矜柔恨恨的瞪着蘇紫陌。

她自認爲技高一籌,這種以身作則的結界,是她從小就開始練習的,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人能從她的結界裏逃出來。

人死在她的結界裏以後,她不但可以殺死對方,而且還可以吸收對方的修爲爲己用。

讓她想不到的是,蘇紫陌她居然識破了破解之法。

直到此刻,矜柔才相信了族長說的話。

以蘇紫陌爲敵,大多是人形肉盾,死路一條,來之前,她偏偏不相信,今日碰上了,她才知道,什麼是對手。

“你贏了。”

矜柔不甘心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卻笑吟吟的看着她,只是眼底沒有一絲溫度,猶如在盯着死人一樣的盯着矜柔。

“一句你贏了就能把今日之事一筆帶過嗎?我蘇紫陌可從來都是眼裏容不下沙子的人,我曾經立下誓言,你們巫族的人,我蘇紫陌見一個殺一個,絕不姑息養奸。”

蘇紫陌衝着矜柔怒吼!她那雙美眸冷如寒冰,讓矜柔感覺似乎有一股寒氣從腳底往上竄,轉瞬,那眼底越來越濃的無盡的殺意,讓矜柔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此時,兩個賀蘭君和兩個尤溪出現在蘇紫陌的面前。

蘇紫陌一看,只覺得眉心一陣陣抽痛。

這沒完沒了了,蘇紫陌一臉苦相,她手插着要腰。

“好玩嗎?你們累不累啊?”

看到人質,矜柔又瞬間自信起來。

她快速的吃下一粒止痛丹藥。

“本宮主差點忘記了,本宮主的手中還有這兩張王牌呢?”

矜柔突然笑的一臉得意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不如你猜猜看,他們誰是真的,誰是假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