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忌疑惑的跟着莫敏,“真不知道你鬧得哪一齣。”

莫敏走在鄒忌的身邊,“鄒忌啊,我求你個事行不行?”莫敏略帶懇求的說道。

“嗯?什麼?”鄒忌問道。

“就是…就是待會你見我同學們的時候表現好一點,不要那麼…猥瑣啊……”莫敏低着聲音說道,顯然是底氣不足。

“嗯,好。”鄒忌先是很速度的就答應了下來。

然後就是一愣,緊跟着鄒忌就大聲叫了出來,“你說什麼!!”

鄒忌睜大了眼,引得周圍有幾個路人都看向了他們這邊。

莫敏苦着個臉,“鄒忌啊,你,你先別生氣,其實不是我騙你的,這個也是我今天才知道的,我早上才知道的安颯音騙了你,可是她也是爲了我好,你不要生氣啊。”莫敏一臉的肯求。

“不行,我要回去問個清楚,浪費我的大好時光就爲了這個,這不是詐騙嘛!草!”說着鄒忌就要轉身離開。

“鄒忌!”

莫敏大叫了一聲。

鄒忌一愣,轉過頭來。

“算我求求你好不好,求求你了,颯音也是爲了我好才騙你的……”莫敏一臉的哀求。

鄒忌看着莫敏這個樣子,突然心裏一動,眼珠子一轉,“我有個問題。”

“嗯嗯,你問,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莫敏用力的點點頭。


“爲什麼讓我來陪着你?公司裏那麼多的男的,爲什麼偏偏挑上我了?”鄒忌指着他自己的鼻子問道。

莫敏聽完後,臉上明顯的糾結了一下,“這個…這個……”

“你趕緊說,還有,不許騙我,否則的話我馬上就走!”

鄒忌惡狠狠的說道。

莫敏看了一眼鄒忌,又低下了頭,咬了咬牙,“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颯音讓你來,就是想要你來假裝我的男朋友,好讓我的初戀看了後悔,另外就是保護我的安全了,其實這個無所謂,也沒什麼不安全的,主要就是想讓你假裝我的男朋友……”

莫敏說完,愧疚的低下了頭。

鄒忌看着莫敏,皺起了眉頭,“初戀?”

莫敏點頭,“是的,我的初戀,就是我們的班長,他很英俊,爲人也很正直,學習各各方面也是非常的好,是我們班裏的驕傲,很多的女孩子都愛慕他,可是他就是喜歡颯音,可是颯音看都不看他一眼,他也失望了,當時不知怎麼回事他就和我聯繫了起來,我也並不拒絕和他的來玩,我們漸漸的也成了朋友,時間久了我們就成了那種朋友,我們交往了整整一年,雖然我們沒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但是我們精神上都非常的快樂,可是…就在畢業的那一年,他突然告訴我說他要和我分手,說是當年和我談戀愛就是爲了氣氣安颯音,他還說現在他已經對我沒興趣了,還說對安颯音也沒興趣了,他說他要回家去打理他家族的生意,我聽完當時就愣了,就連他離開我也沒有攔他,後來,我絕望了,還好安颯音即使出現……鄒忌……我不想說了可以嗎?”

說到這裏莫敏的眼眶已經紅了,擡頭看着鄒忌。鄒忌微微的點點頭,慢慢的摟住了莫敏。 鄒忌拳頭也慢慢的握了起來。 說到這裏的時候莫敏已經開始哽咽了。

鄒忌沉默了。

良久,“好了,你別哭了,我跟你去就是了,不過,你們這次騙了我,你得答應我個條件,我也幫你個忙。”

莫名擦了擦眼淚,擡頭,“什麼條件?幫我什麼忙?”


鄒忌微微一笑,“條件嘛,我還沒想好,不過,幫你的忙嘛,就是好好當你男朋友,幫你出氣!”鄒忌笑呵呵的說道。

莫敏一愣,看着鄒忌。

鄒忌一笑,走上前直接就摟住了莫敏,“走了敏敏,不要讓你的同學們等得太久了。”

鄒忌一臉的笑容摟着莫敏,臉上一點別的神色都沒有,就好像他摟着的真的是他的女朋友一樣。

莫敏幾乎是被鄒忌扯着走的,她的身體她自己已經不能支配了。

看着還沒緩過來的莫敏,鄒忌笑了,“哎我說,你和安颯音千方萬苦的把我騙過來還不是爲了幫你的這個忙嗎,你倒好,我現在從了你了,你咋沒反應了?你這樣不是很容易就被你同學發現破綻?”


莫敏看了看鄒忌,又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鄒忌的手,略微一想,微微的點點頭,“你說得對,可是…可是我還是很不習慣啊……”莫敏難免有點臉紅的說道,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和男生有這麼親密的接觸。

“什麼不習慣啊,我可是你男朋友,有什麼不習慣的!”鄒忌眼珠子一瞪,怒怒的說道。

莫敏臉上還是有點糾結,“算了,就這樣吧,不過,鄒忌。”

“嗯?怎麼?”鄒忌現在一臉的得意。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用力?”莫敏看着鄒忌說道。

鄒忌一聽,手上連忙送了許多,尷尬的笑了一下,“那個,對不起啊,剛剛有點激動…”

莫敏給了鄒忌一個白眼“想佔便宜就直說,切。”說完,莫敏就欲走。

鄒忌連忙跟上,繼續摟着莫敏。

兩個人相伴朝着街對面的那個大巴走去了。

不知怎麼了,現在的莫敏沒有之前的那種糾結了,反而很享受肩膀上傳來的溫度,悄悄看了鄒忌一眼,頓時發現,鄒忌,其實長的也瞞帥的嘛。

“喂,小妞,給大爺笑一個~”

正當莫敏偷看鄒忌的時候,鄒忌猛地轉過頭來看着莫敏一臉大爺樣的說道。

“滾**”說完,莫敏直接哼的一聲轉過頭不在看鄒忌了。

莫敏其實心裏也有點小忐忑的,剛剛鄒忌會不會誤會自己偷看他是因爲喜歡上他了?

莫敏晃晃腦袋,不想那麼多了,因爲他們兩個已經走到大巴面前了。

鄒忌這時候微微一笑,雖然身上那麼大的汗臭,但是臉上卻是滿滿自信的笑容,就好像他是個成功人士一樣。

“就是這輛車吧。”鄒忌和莫敏站在車的門口,車窗裏已經有人在和莫名打招呼了。

莫敏點頭,“走吧,我們上去。”

鄒忌點點頭,摟着莫敏就上去了。

這是個豪華大巴,門也挺大的,兩個人剛好能夠並排上去。

鄒忌摟着莫敏,莫敏臉色微紅,兩個人昂頭挺胸的就上了車。

車上的人都知道莫敏來了,此時也都望向了門口的方向。

這輛車裏坐得滿滿的,可見同學們幾乎都到齊了。

鄒忌和莫敏剛一上車所有的人就都看向了這邊。

“敏敏,你終於來了,我們大家都等了好久呢。”一個個子略微有點低的女人站起來說道,看樣子和莫敏關係還不錯。

“抱歉抱歉,路上堵車了,我這不是來了嘛,麗麗,多年不見,你又漂亮了啊。”莫敏笑着和那個女孩子說道。

“哪有啊,我都結婚一年了,那裏有你漂亮,當年你可是我們班裏的一朵花啊,敏敏,這是你男朋友吧?”那個麗麗笑着問道。

莫敏也微微的笑着,“是啊。”說完,莫敏還很甜蜜的看了鄒忌一眼。

鄒忌對這那個麗麗也客氣的笑了一下。

“麗麗,你身邊的就是你老公吧?看起來真年輕啊。”

“什麼啊,你男朋友纔是成功人士呢,呃……就是味道……”這個麗麗好像聞到了什麼,眉頭皺了起來。

“敏敏,敏敏啊,那個,你們過去找位置坐把……”說完,那個麗麗就坐下了,同時還鄙夷的看了鄒忌一眼。

鄒忌撇撇嘴不以爲意。

莫敏也知道麗麗爲什麼鄙視鄒忌,笑了笑沒說話,和鄒忌一起朝着車廂的裏面就走了進去。

在走過去的時候還不斷的有人和莫敏打招呼,但也僅限打招呼罷了並沒有對莫敏有過多的太親密的動作,莫敏也沒在意,畢竟大家都是上了社會的了,自己沒錢沒勢力,誰願意和你親近?

反而是那些沒有帶家屬的男士們對這莫敏比別的人親近一些,還有人上來和莫敏握握手。

竟然還有一個穿着一身西服的走到莫敏的面前,“敏敏,你還在潔美當小職員啊?”那個男人笑眯眯的問道。

渾圓的臉上帶着一個眼睛,感覺這個人長的不怎麼協調。

莫敏笑着點頭,“是啊,我一直都在當小職員呢。”

那個男人聽了之後笑得更開心了,從懷裏掏出了一張紙,“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願意,你可以馬上來我公司,我給你工資翻倍。”

莫敏笑着點頭,“那謝謝了,我們先過去坐了。”莫敏跟他客氣的點點頭,繼續往車廂裏面走去。

一直走到最後才找到一個座位,這是最後一排,這一排上沒有一個人,可能是大家都感覺這個位子太靠後了吧。

可是莫敏看到這個位置的時候卻是很開心的拉着鄒忌就坐了過去。

鄒忌笑了笑,他知道莫敏什麼心思,兩個人坐在這裏說話的時候前面的人幾乎都聽不清的。

落座後鄒忌就鬆開了摟着莫敏的手,“你什麼時候成了潔美的小職員了?我的莫主任??”

鄒忌笑眯眯的說道。

莫敏突然把手指放到了嘴上,“噓!聲音小點,我同學們都不知道我是公關部的主任的,要低調,懂不懂?”

鄒忌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也是,那個男人要是知道你是公關部的主任的話也就不會給你遞名片了,還說什麼給你工資翻倍,就他那小公司,你不翻倍的工資就能給他買下來了。”鄒忌笑着說道。

“人都有一顆驕傲的心嘛,他難免是想要在同學們面前表現一下了,給人留一線,人後好相見,做事不要把路給做絕了。”莫敏一邊說着一邊掏出那個名片順着窗戶就扔了出去。 鄒忌笑了笑沒說話。

兩個人一路無語,大巴車上不斷的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

鄒忌隱隱約約的聽到他們的班長在山莊等他們什麼的。

鄒忌心裏瞭然,看來他們辦同學會是在山莊裏辦的啊,也是,現在這天這麼熱,去山裏面也是挺不錯的。

不過,現在鄒忌心裏倒是還有點小小的期待呢,他想看看莫敏當初會喜歡上的男子到底怎麼樣。

鄒忌笑了一下,沒說話。

大巴車不停的行駛着,不知道行駛了多長的時間,也不知道現在是到了那裏,總之,就是車子停下來了。

鄒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剛剛在行駛的時候好幾天沒休息的鄒忌睡了一覺。

“這是哪裏啊~”鄒忌打了個哈欠後問道。

天作岸 天海山莊,我們班長家的產業。”莫敏看着窗外回答道。

“嗯嗯,不錯不錯,這地方挺美的啊!”鄒忌伸這頭看着窗外說道。

莫敏也贊同的點點頭,“是啊,他們家是挺有錢的呢,天海市的酒店和房地產就是他家的。”

“哦?是嗎?房地產應該很賺錢啊,怎麼樣?想不想重新和你班長在續前緣啊?”鄒忌笑眯眯的說道。

莫敏聽完後直接給了鄒忌一個白眼,“想跟他你去好了,他說不定很願意和你搞基。”

“哈哈,我可沒那愛好,既然你想和他再續前緣的話,那麼,我們下車!”

鄒忌說完直接一把抓住了莫敏的手,就準備拉着莫敏下車。

“哎!你幹嘛!”莫敏被鄒忌嚇了一跳,頓時大叫道,同時她的小手還在掙扎。

“你說我幹嗎,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拉着你的手不行啊?你看你的那些同學們,都直接摟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