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們竟然敢在我們地盤襲擊華夏國君,幸好是華夏國君沒事,如果有事,那這筆賬華夏豈不是要算到我們頭上來了?」

「所以女王陛下,我跟凱瑟琳公爵,都懇請你下令,在國內展開行動,清洗狼人。」

「既是給我跟凱瑟琳報仇,也是給華夏方面一個交代。」

安妮還沒有說話。

麥克斯就已經站起來,滿臉歉意的道:「我先就今晚兩位遭遇的危險,深感歉意,我給兩位道個歉。」

「但是在你們國內展開清洗狼人的行動,萬萬使不得。」

「我也懇請你們不要這樣做!」

莫斯聞言不高興了。

他差點死在狼人手下,現在要報復狼人,麥克斯竟然說不讓這麼干。

他不悅的道:「麥克斯將軍,這件事你道什麼歉?」

「還有,我跟凱瑟琳公爵差點死在狼人手下,你為何不同意我們報復狼人?」

麥克斯轉頭,望向安妮。

老女王安妮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這才緩緩的開口道:「莫斯,凱瑟琳,我還是跟你們說真話吧。」

「狼人們是在給麥克斯將軍做事!」

「而且他們此次在我們國內襲擊陳寧,也是徵得我同意的。」

凱瑟琳聞言,心想果然跟猜測的一樣。

莫斯睜大眼睛,失聲道:「什麼?」

「女王陛下,你真是糊塗,這樣做的話,會給我們國家帶來災難的。」

安妮冷冷的道:「你在教我做事?」

莫斯嚇得低下頭:「屬下不敢!」

安妮冷淡的道:「凱瑟琳,莫斯,這件事你們就不要管了。」

女王都這麼說了。

凱瑟琳跟莫斯還能如何,兩人只得道:「是!」

安妮擺擺手:「你們退下吧!」

「是!」

凱瑟琳跟莫斯齊齊退下。 青梨園。

三具屍體散亂的倒在地上,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大聖強者,被張若塵從隱藏中揪出,全部擊殺。整個過程,在一個閃身之間完成。

張若塵認不出他們來自哪一界,可是,卻知曉他們都是殺手。

殺手身上的氣息,是獨特的。

遙遠處,商子烆站在一座燈樓的頂部,目睹了這一切。

燈樓高達百丈,掛滿一千三百一十三個燈籠。燈籠中蘊含光明物質,在夜裏,光芒可以照亮整座島嶼,映照數百里的海水。在白天,燈樓散發出來的盈盈白光,可以形成獨特的場域。

整座燈樓,就是一件光明類的強大聖器。

儒界六教教主站在商子烆的身後,個個蒼老而神聖,臉上皆露出異樣的神情,有人驚異,有人沉默,有人駭然。

天禮教教主雲中生,道:「這幾個殺手,無一不是頂尖級別的殺手帝皇,可是,卻被書千痴一指一個點殺。他的修為,怕是已經達到半神巔峰。」

「怎麼,怕了?」商子烆道。

須知,一千年前號稱命運神殿第一強者的卓雨農,也只是半神巔峰的修為。

可想而知半神巔峰強者的威懾力。

雲中生冷哼一聲:「當然不怕,商公子將儒祖昔日遺留的《六藝戰圖》都賜給了我們,憑此圖,合我們六大教主之力,就算是半神巔峰,也能對抗一二。」

這話雖說得硬氣,可是,眼中的忌憚始終沒有消失。

商子烆笑了笑,道:「我們的目的,是為公羊牧報仇。而儒界是天堂界最好的盟友,天堂界豈會袖手旁觀?書界的修士必須付出代價,書千痴若敢插手,今夜便是他的死期。」

六大教主相互對視,向商子烆一拜,齊聲道:「多謝商公子為我們儒界主持公道。」

「誒!」

商子烆再次盯向青梨園,卻發現原本站在院中的書千痴,已然消失不見,無論使用出什麼手段,都無法再將他找出來。

……

韓湫原本是奉了張若塵的命令,坐鎮東域,守護明宗。

隨着殞神島主被救出,功德戰結束,崑崙界迎來前所未有的一段和平繁盛時期。可是,修鍊黑暗之道的修士,更喜歡的是亂世和殺戮,只有在不斷挑戰自我的過程中,才能更快提升修為。

所以,韓湫離開了明宗,返回死神殿。

死神殿,並非地獄界死族的神殿,而是天庭三大殺手組織之一,與天殺組織齊名。

千年修鍊,她不知殺死了多少比自己更厲害的敵人,並且吞噬對方的修為,因此,境界迅速提升。如今,她在殺手的世界中,已闖出「日月暗妃」的名號。

日月者,明也。

最近百年,她殺人更是無往不利,從未失手過,從未犯過錯,甚至在精心算計下,以萬死一生境的修為,殺死過一位無上境的大聖。

可是今日,她知自己犯了大錯,差一點丟掉性命。

殺手,除了殺人,最重要的應該是情報,必須詳細掌握要殺的人的所有信息。

但是今天為了高額的懸賞,她冒然出手刺殺書千痴,在她出劍的瞬間,便是後悔。因為她發現,對方毫無懼色,像是能夠看穿她這一劍,也早就料到她這一劍。

如此強者,絕不是半神那麼簡單。

很有可能,已經達到半神巔峰,站在俗世之巔,步入絕世之列。

要殺這種級別的強者,整個殺手世界,敢接單,並且有一定把握能夠成功的殺手,絕不超過十個。

她還不行,她太年輕了,無法躋身前十殺手之列。

此刻,她被對方一指震傷,體內經脈和聖脈爆碎了一大半,藏身在一座無人小島的地底療傷。

忽的,韓湫聽到數十丈厚泥土的上方,傳來腳步聲。紅塵群島聚集了太多強者,她不敢釋放出精神力探查,立即收斂身上氣息,與周圍泥石相融。

即便如此,她依舊被發現。

「嘩!」

一隻虛空大手,從泥土深處將她擒住,拖回了地面。

韓湫墜落在地上,駭然無比的望向,站在礁石上背負雙手的那個儒袍男子。對方只是靜靜立在那裏,卻給她一種掌控了這片天地的感覺。

想要在這種級別的強者手中逃走,無疑是痴人說夢。

韓湫傷得很重,難有出手之力,閉上雙目道:「動手吧!」

「你不怕死?」張若塵道。

韓湫道:「天下誰人不怕死?只不過,從成為殺手那天起,我已經做好被殺死的心理準備。你很強,我殺不了你。你能追到這裏,說明我逃不掉。」

張若塵向她走去,道:「我知道你,你是崑崙界的修士。」

韓湫見對方沒有出手,略感意外,重新睜開雙眼,看着近在遲尺的書千痴,心中生出一道恍然之色,道:「你是崑崙界的蘇醒者?」

「你對我一無所知,就敢來殺我?」張若塵身上的儒袍,在風中飄搖。

在他印象中,韓湫可不是如此衝動的人。

韓湫道:「因為,你的頭顱,懸賞價格太高了!凡是來到紅塵群島的殺手,沒有一個不心動。更有傳言,你的身上至少有十萬枚神石。」

「這不是傳言。」張若塵道。

韓湫露出一道驚訝之色,隨即恢復平靜,道:「十萬枚神石可購買無數修鍊資源,足以讓我在萬死一生境的修鍊時間節約四百年。十萬枚神石,都可以請動偽神出手一次,對殺手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你很缺神石?」張若塵道。

韓湫道:「任何一個修士,只要想變強,就肯定會缺神石。你到底殺不殺我?若是不出手,我就走了!」

她可不認為,大家來自同一座大世界,對方就會對她網開一面。實際上,在天庭,很多時候來自同一座大世界的修士之間,反而斗得很厲害。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放你離開。」張若塵道。

韓湫冷笑一聲:「殺手的命,不值錢。可是,要殺手做事,卻必須支付神石,包括讓殺手回答問題。」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道:「好,有原則。」

「一個問題,最低十枚神石。」

「你收的價格,真不低。」

「誰叫你足夠的富有,十枚神石對你而言,應該算不得什麼。」韓湫道。

張若塵故意威脅,冷聲道:「難道你就不怕我問完問題后,殺了你,你一枚神石都帶不走?」

對方能夠追蹤到這裏,並且將她從地底抓住,的確讓韓湫驚駭無比。

此刻,韓湫已是從先前的驚駭中恢復過來,道:「閣下既然是崑崙界的蘇醒者,又穿着儒袍,還修為高深到如此地步,必然是中古時期的儒家聖賢。豈會是一個心口不一,說話不算數的人?」

張若塵取出十枚神石,丟給了她,道:「你為何要殺我?」

「因為儒界六大古教的教主一起在紅塵海市發佈了懸賞。這不算什麼秘密,十枚神石,我先收下了!」韓湫道。

「難怪突然一下,冒出了這麼多想要殺我的殺手。」

張若塵又丟出十枚神石,道:「阿樂在什麼地方?」

韓湫眼神微微一凝,仔細凝看對面的儒袍男子,道:「你問這個問題幹什麼?」

「僱主要你殺人,你會問為什麼嗎?」

張若塵又道:「莫非,這個問題,你回答不了?」

「不!可以回答,但是價格不對。這個問題,我要一百枚神石。」韓湫道。

張若塵補了九十枚神石給她。

韓湫收到神石,露出笑意,道:「阿樂早在一千年前,便是消失無蹤。」

「為什麼會消失?」張若塵眼神肅然。

韓湫道:「這是下一個問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