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鈺此時也知道事關重大,倉皇間回答:「一盞茶的時間!」

莫默不再理會王鈺,心中一陣焦躁,忍不住放出了最原始的屁之複製!

這原始的氣味,配合著動力全開,一股可以令空氣腐爛的惡臭瞬間瀰漫在周圍的空間,加上莫默的範圍道術寒冰領域,幾乎瞬間就讓對面的華服老者一陣乾嘔。

「我靠,你這是被老夫打出翔了嘛!」華服老者頓時表情怪異,胃中翻騰,無心再斗。

莫默也是眉頭一緊,「他嗎的老子的屁怎麼變的比起初還臭?連老子自己也是無法忍受,難道是開了兩重門的緣故?」

莫默雖然也覺得自己的屁極其刺鼻,但是那畢竟是自己的,還勉強可以抵禦,但是華服老者卻忍無可忍,就要退出戰圈,離開此地。

莫默怎肯善罷甘休,眼見著大好的機會,又開始猛烈的催動起動力全開和連珠彈,然後窮追不捨起來。

這閃電一般的速度配合著自己迎風臭二里的神屁,頓時就把就把華服老者噁心到了。

「堂堂長老,邪里邪氣,毫無廉恥!」華服老者氣的破口大罵,這一罵不要緊,又狠狠的吸了一口氣。

「嗷……」華服老者終於忍不住開始嘔吐起來。

莫默見狀,一個兩重門之霓虹鎖乘風而去,死神之鐮也朝華服老者身上砍去。

華服老者邊逃邊吐,邊吐邊逃,顯然支撐不住,腳下一滑,一個踉蹌,就被霓虹鎖困在了原地。

想要奮力掙脫這該死的霓虹鎖,無奈渾身無力,猶如中毒一般。眼見一把漆黑如墨的刀刃迎頭而來,只能長嘆一聲,還沒來得及說話,人頭已經滾落在地。

莫默眼睛一眯,引動靈魂之力瞬間包裹華服老者的屍體,一個微弱的武修魂魄被莫默捕獲到自己的靈魂空間內。靈魂空間內的靈魂之力,猶如群狼餓虎見到了一隻送上門的傻比白兔一般,瞬間便把這新鮮魂魄撕成了碎片,轉變成了莫默靈魂空間內的一點點靈魂之力。

「奶奶的,以後武修的魂魄,老子直接吞噬就好了,真是沒有營養!」莫默衣裝不整,面露譏笑,由於不停的戰鬥,臉上一副偽裝的皮囊也幾乎毀壞,不過此時也顧不上這麼多了,昂首看向別處的戰局,心中的殺意奔騰洶湧!

(這一章改了幾遍,真是悶了。晚安。) 敵我兩方交手,生死只在一念之間,過程驚心動魄,實際上一切都是電光火石。

此時的戰局依然撲朔迷離。

敵方的策略本來是先滅掉莫默,然後一網打盡。

誰知莫默的速度如此之快,雙方剛剛交手幾個回合,人就兜轉無蹤。

而且還吸引走了對方最高戰力——一個武聖。


不過莫默消失這一會,對方餘人倒是神定氣閑,絲毫不懼,一直以多欺少,打的甚歡。

而劉永幾人漸漸捉襟見肘,心如油煎。

可過不多時,只有莫默和張夢回來了,那位虯須老者卻不見了蹤影。

敵方心中大駭,尤其隊中智囊華服老者,險些亂了方寸,於是惱羞成怒被動迎敵,與莫默苦鬥了起來。

……

此時華服老者魂飛魄散,剩下的幾人本可一戰,卻偏偏戰意全無。

情勢急轉直下,劉永等人也看到了希望。

本來堪堪應對四個武者的圍攻,而此時卻忽然生龍活虎,雙拳揮舞,風灌長空。

而田順卻沒有劉永這麼淡定,先不說戰鬥力有無提升,嘴上的活,卻大放異彩。

「艹你姥姥的!」

「去你二大爺個表舅!」

「接我一拳海底撈月!」

「兩袖清風指,爆你菊花殘!」

不過嘴上的活再好,也是罵不死人的,對方几個武者沒羞沒臊,任田順百般凌、辱,也是厚著臉皮一言不發。只管把自己的力道砸在田順身上,恨不得把田順的嘴巴撕成碎片。

眼看田順鼻青眼腫,視線模糊。開始還一人打上兩人,加上高猛帥和矮挫丑時不時的掠陣,倒也應對一二。

可到了後來,滿嘴噴糞的他卻瘋狂的拉了仇恨,剩下的八個人,除了招呼劉永的,其他全部在招呼田順。

這倒是美了張夢和王鈺,一個安心休息,一個安心布陣,樂得清靜。

「王鈺,怎麼樣了!」莫默兩個騰挪先來到了王鈺身邊。

「快了!」王鈺倉促的回應。

莫默心中稍稍安定,接連兩個起落帶著一身惡臭又來到了田順身邊。

「師尊,你!你這味道!」田順的胃裡也開始翻騰起來。

莫默才不管什麼你啊我啊的,道源之力靈魂之力同時引動,接連三四個屁針脫菊而出,然後冰氣利刃外加死神之鐮猶如索命閻王一般瘋狂的收割人頭。

田順面前的三四個武者本已筋疲力盡,見到對方「長老」風馳電掣的趕來,更是方寸大亂手足無措,剛剛倉皇應對,就發現一股惡臭撲面而來,隨即空氣中又夾雜著絲絲凌厲的寒刃,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躲避這無縫隙的打擊。

莫默從始至終廝打半天,也是苦不堪言。心知那個虯須大漢回來之後,還會陷入苦鬥之中。所以根本不會放棄此時的好機會。

「看招!」

莫默身形陡轉,白虹經天,轉身揮刀,冰氣利刃與屁針交相輝映,動作一氣呵成,技能搭配天衣無縫,如行雲流水飄逸絕塵!

幾個武者在莫默面前也不太夠看。

「啊!」

「刷!」

一聲絕望的驚呼聲傳來,莫默刀起刀落,敵方一人喉間驚現一絲紅潤,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相繼其餘二人也無可倖免的成為了莫默的刀下亡魂。

接著莫默迅速的用靈魂之力包裹死者身體,捕捉魂魄,據為己有,幾縷微微可聞的靈魂之力緩緩的在靈魂空間內蕩漾了一番,最後與靈魂之力融為一體。

「哈哈,看來老子自己也能修鍊靈魂系統了嘛,臭蘿蔔,等你醒來的時候,老子恐怕也要開啟了五六重門了吧!」莫默洋洋得意的傻笑一番。

而田順則氣急敗壞跑到三人屍體面前一頓拳腳相加,恨不得把對方打成肉泥。

腫成兩根香腸一樣的嘴巴還模糊的叫罵:「揍死你個狗皮膏藥!打死你們這幫沒屁、眼的東西!」

莫默看著這幾人連死都不能死的安寧,倒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奶奶的,趕緊去幫劉永,等把那些人收拾完了,再鞭屍吧!」

……

「鼠輩,我要你好看!」虯須大漢自知中了調虎離山之計,正氣勢滂沱急如星火般的往回趕來,心中也是暗自納悶:「影宮的長老速度奇怪無比,明明沒有什麼飛行器與飛行神獸輔助,卻噼啪爆響,狂竄如雷,而且後身還帶著滾滾煙霧,味道怪異至極。」

「他奶奶的!」虯須大漢越想越生氣,一隻腳強有力的踏在地面上,地面上瞬間被踩出一個半尺深的坑洞,接著一躍而起,猶如洪水猛獸,狂掠出幾十仗。

此時的王鈺總算是布置好了自己的怒焰陣法,身體一陣虛脫,險些栽倒在地。

「師尊,好了!」王鈺幾乎是用出了自己最後一點力氣,喊出了這麼一句,喊完之後,就有氣無力的癱坐在地,大口喘息起來。

莫默帶著讚賞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王鈺,大喝一聲:「劉永,田順等人,速速向我聚攏!」

說著自己先跳到了王鈺身邊。

劉永與田順兩人也不是傻子,自然一切聽從莫默的指揮,儘管現在已經看不出莫默到底還是不是彭仗,但是此時幾人也算是拴在一個繩子上的螞蚱,就勉強的以各自原來的身份相互交流。

兩人發起一輪猛烈的攻擊,暫且避開了敵方的鋒芒,也跟著莫默跳進陣中。

「哈哈哈!沒想到你們幾個廢物還在此處,老子還以為你們早就鴻飛冥冥,逃之夭夭了!」就在這時,虯須老者終於趕了回來,聲音猶如轟雷炸響。手上一把斷刀竟然沒捨得扔掉,一身灰頭土臉倒似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前來一般。


莫默雖然知道王鈺的陣法肯定有些效用,但是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威力。

此時王鈺也不說話,只顧著休息,莫默也只好硬著頭皮喊道:「喂,大鬍子!這封神帝國的風景如何啊,老子帶你繞了半天,你可看夠了?」

大鬍子?

這一句大鬍子把虯須大漢氣的怒火中燒,他生平最厭惡別人喊他大鬍子,他的鬍子生長奇快無比,幾乎每天都能生出幾毫,剪之不斷,理之還亂,自己也對此奈何不了,煩悶無比。

「喂,別跟老子耍嘴上功夫,老子不屑於與你爭個口舌之利!」虯須大漢怒不可揭,起手就如山洪暴發,周身的鬥氣猶如沸騰的熱水,扭曲著周圍的空氣升騰而起。

就在這時,休息片刻的王鈺才孱弱的站了起來,小聲的對莫默耳語道:「師尊,剛才小的見您已經離去,結果又不舍眾人回來了,可見師尊真是有情有義之人。」

其他幾人聽聞此言無不側目,也都知道王鈺說的的確是事實。

重回八五之團寵是個技術活 閑話少說,讓我見識見識你的陣法。」莫默趕緊吩咐,現在眾人命在弦上,根本還沒有脫離危險,武聖的力量豈是他們幾人就能對抗。

「你們都退後,讓我一人虐殺這幫縮頭烏龜!」虯須大漢對身後幾個夥伴喝道,因為剛剛已經跟莫默交過一次手,所以心中倒是不慌不躁,而莫默身邊的人,他就更是不屑。

王鈺此時微微一笑,身上絲毫氣勢沒有,但是眼神中卻充滿了熱切,小聲的說:「來吧,大鬍子,看看你能不能動我這病入膏肓之人一根毫毛?」

虯須大漢倒豎雙眉,圓瞪二目,終於咆哮而來。

人隨影動,射雁疾飛,斷劍夾帶鬥氣霹靂揮舞,猶如時乘六龍空中翻卷。


王鈺不慌不忙,背手而立,面帶微笑,一副胸有成竹坐等入網之魚的樣子。

「不好!」

虯須大漢也不是等閑之輩,多年的戰鬥經驗告訴他對方肯定有詐,此時身形剛剛進入莫默等人方圓區域。一面火牆憑空而起,來的蹊蹺無比。

虯須大漢早有準備,從容利用鬥氣稍作抵禦,兩個倒翻,便來到了莫默身前幾丈距離。

就在虯須大漢以為快要得手的時候,四周憑空忽然燒起了洶湧的火焰,火焰來勢之猛烈,猶如鳳火滔滔,火海一片。

虯須大漢暗暗心驚,知道魯莽闖入疑陣,趕忙藏刀撤步,想要返回原處,誰知原處已不知所蹤,只有火光衝天,迷迷茫茫。

莫默此時正在暗暗稱奇。

開始的時候虯須大漢氣勢滔天的朝他們奔來,然後落在了他們幾人三四丈之外,緊接著大漢奮力放出鬥氣猶如躲避什麼一般,忽然在原地來了幾個空翻。

就當莫默以為虯須大漢馬上要對他們出手的時候,忽然之間大漢眼神驚恐的往旁邊看了一眼,猶如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在方圓兩三丈內左躲右閃,上竄下跳,詭異至極。

敵方几人同樣也看到了這奇怪的現象,其中一個人急忙大喊:「大哥,大哥,你快回來!」

虯須大漢也聽到了此聲呼喚,也想回去,奈何周身火焰猶如萬千刀劍,逼得自己魂不守舍,幾乎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身上已出現焦灼之感。

莫默見狀大喜,趕忙問王鈺:「這個陣法好生厲害,叫什麼陣法?」

王玉不緊不慢,對自己的陣法造詣相當自負,不過在布陣之前,眾人也為他爭取了足夠多的時間,所以他也不敢高高在上。

「師尊,這個陣法叫怒焰陣法,利用陣眼吸收陽光的力量,然後集中到入陣者周身,如果這個陣法在白天布置,範圍又足夠大的話,入陣者即使是武聖,也會神志不清,焦灼無比,產生幻覺。您看今天烈日炎炎,這大鬍子,恐怕一會就變成沒毛禿驢了。」王鈺娓娓道來。 莫默邊聽著王鈺的講解,邊看著虯須大漢,心中也是驚奇萬分。

「老子當初在瑤光秘境的時候,為什麼要選龍鳳聖經,而不是選一本陣法,如果選一本陣法,那我豈不是無法無天,縱橫天下?」

想到這裡,莫默竟然有些鬱悶不已,一陣無厘頭的怒氣發泄不出,卻對著陣中的虯須大漢奚落起來。

「裡面那個燒焦了毛的老禿驢,怎麼樣,不是要一個人來虐殺我們么?拳頭不是挺勢大力沉無可匹敵的么?牛筆吹的不是挺帶勁的么?現在怎麼啦?萎啦?哈哈哈!」

莫默無恥的大笑了起來。

「哼,卑鄙!無恥!下流!我要殺了你們!」虯須大漢的神志有些迷糊,只是喊打喊殺,不過卻一直在陣中無法脫離。


「長老,速速了解此人吧,此人武聖修為,恐生變化。」劉永老成持重的說,邊說邊仔細的看了看莫默的樣貌,臉色變幻了一番,欲言又止的沒有再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