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殤沉默了,但玖蘭櫻卻是沒消停,指著凌風霆,嗤之以鼻,「也就你,對和尚還能有興趣,那麼飢不擇食!」

凌風霆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心中的天枰在搖搖晃晃。

一個是他曾經帶過一年,無比珍視的徒弟,一個是他現在決定要嘗嘗****滋味,非常欣賞的女人,究竟哪個比較重要!

歐陽紫玥遙遙的聽到玖蘭櫻那句唯恐天下不亂的「飢不擇食」,她故意把聲音說得很大,就是生怕別人不知道菁兒的臭名聲!

她的唇邊懸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最飢不擇食的卻說別人飢不擇食,這相當於「賊喊捉賊」嗎?

她走到玖蘭櫻跟前,還沒來得及說句話,就被某個人一句話給噎得半死!

「咳咳咳……」她嗆得眼淚都冒了出來,因為她分明聽到智空用無比清晰,無比好聽的說了一句,「我還俗了!」

這無異於一個爆炸性的新聞,也無異於就這麼****/裸的跟君無殤宣戰了!

兩個同樣高大偉岸,眉目俊美得不可一世的男人,那目光碰上了,噼里啪啦的,電石火光,那火藥味太濃烈了!

君無邪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雖然這個智空看上去深藏不漏,似乎很厲害,但很明顯,他兄弟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因為跟他流著一樣的血液!

「你這是什麼意思?」君無殤咬牙切齒的說道。

反觀他的憤怒,凌風霆明顯剛沉得住氣,淡淡一笑,「你心知肚明!」

可就在這時,被憤怒弄昏了頭腦的君無殤做了一件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我已經在關鍵的位子有了自己的人。」

「什麼?」硬生生問出這兩個字的卻是菁兒,她滿臉的倉皇,她如此聰慧,不會聽不出君無殤的話中有話!

「菁兒……」君無殤激動的鉗住菁兒的肩膀,彷彿唯恐失去了她,「我說,你有了我們的孩子,你難道不高興嗎?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去成親,什麼容貌,什麼武功,我都不在乎……」

他還沒來得及細數他們美好的未來,就被菁兒打斷了,她笑得凄涼,「是啊,你當然不在乎,你又不在乎我,你在乎的只是我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她早該發覺了他為什麼突然對她這麼好,這麼殷勤,虧她還自我欺騙,自我安慰,說是君無殤發現了自己的真心!

十年都發現不了的真心,為什麼偏偏在這時候發現出來了?

「菁兒,你聽我說……不是那樣子的,我在乎的是……」君無殤急於辯解,可菁兒卻冷冷的轉過身,「我不想聽你說!」

「菁兒,我可以打包票,君無殤這次絕對是真心的。」歐陽紫玥舉手道。

說著推搡了烈焰一把,他立刻幡然醒悟,「是啊,毒蛇不輕易發誓的,因為她發誓實在是太靈驗了……」

「好啊,原來你們都知道,卻把我當作一個傻子,給蒙在骨子裡!」菁兒環顧四周,眼裡帶著淚光,她的自尊心很強,最怕別人這種有意的欺騙和欺瞞! 「好啊,原來你們都知道,卻把我當作一個傻子,給蒙在骨子裡!」菁兒環顧四周,眼裡帶著淚光,她的自尊心很強,最怕別人這種有意的欺騙和欺瞞!

君無殤怔怔的看著她,他似乎將她越推越遠了……

他不該因為一時醋意,這麼急切的把真相說出來!

眼看著她轉身離去,他卻沒有勇氣去拉她,因為他害怕他的試圖,會再度換來她的抗拒!

凌風霆緊跟著菁兒的腳步離開,似乎是要去安慰她!

歐陽紫玥也不敢去追了,現在菁兒似乎把所有人都化作了她的敵人,因為她們都不把真相告訴她!

她指著君無殤,滿臉的恨鐵不成鋼,「你啊,你啊,為什麼要這麼衝動,現在反倒是將一切弄巧成拙了!」

君無殤沉默以對,現在他對自己只有滿心的恨和懊悔!!!

—————————————————————————————————————————————————

一棵大樹下,菁兒背靠著樹坐著,她只是盯著腳尖,眼淚含在眼眶裡,卻並不留下來!

凌風霆在她旁邊坐下,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她,可怕的沉默吞噬著整個空間!

半響,他終於出聲,「這個孩子,你準備怎麼處理?」

菁兒抓著自己的頭髮,搖頭,「不知道,或許不會留下他吧!我現在只想快點恢復武功,容貌,報仇,根本沒想到這麼突然會冒出一個孩子,他打亂了我的全盤計劃!並且我是萬萬不會因為孩子而去將就的!」


凌風霆點頭,遞給她一顆藥丸,「乾淨利落點吧!這是墮胎的藥丸,沒有痛苦,很快可以讓你和這孩子做告別!」

菁兒回過頭,詫異的看著他。

他笑,「我還俗了,你應該也從這裡看出來了,這孩子就是我跟你之間的一層阻礙,只有破除了他,我們才能在一起!再說,你也不想留下這孩子,不是嗎?」

菁兒顫顫的手接過那藥丸,緊緊的盯著它,腦海中無數念頭瘋狂的閃過!

如果她吞下這顆藥丸,那麼她就真正的跟君無殤說再見了,真的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他會恨她的決絕!恨她的狠心,恨她殺掉了他們的孩子!

「吃下去吧,一勞永逸。」凌風霆繼續說道,「或許你下不了手去殘害一條小命,那麼我可以幫你!」

話音剛落,他突然伸出手,直接握住菁兒的手,將那藥丸給死死灌了進去!

「唔唔唔……」菁兒沒想到他下手居然如此快,准,狠,登時嚇了一跳!

想要掙扎,可他的力氣真是好大,她的拳頭完全像是打在了棉花上,無關痛癢的!

他手剛一松,她就下意識的去摳自己的喉嚨,可是摳了好半天,都沒有吐出來,只吐出來一些酸水!

她驚慌失措,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肚子,淚流滿面!

這時候她才發現,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她竟愛上了這條無辜的不被祝福的小生命! 這時候她才發現,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她竟愛上了這條無辜的不被祝福的小生命!

那種愛是從它植入她的骨血就開始的,像一顆小樹苗飛快的在成長著,早已根深蒂固,只不過她卻全然不知道……

為什麼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懂得珍惜,君無殤亦是如此,她又和君無殤有什麼區別?

她蓄滿的淚水終於全都奪眶而出,一開始是嚶嚶哭泣,最後嚎啕大哭!

從來沒有哭得這麼生猛過!


凌風霆怔怔的看著她,突然想起了原來那小奶娃,她一直當著他的面從來不哭,可是有一次夜晚,他突然路過她的房間,結果聽到了哭聲!

掀開被子看,她眼裡全是淚水,他從來沒見過那麼多淚水,被子幾乎全浸濕了!

他皺眉看著她,問她為什麼不哭,她告訴他,娘親曾說過,永遠不要把最脆弱的一面曝露在人前!

可是她畢竟是個孩子,最後過分隱忍的結果就是等待一個發泄的機會,轟然決堤!

她撲在他懷裡,她說她想念娘親,那時冰冷的不似凡人的他,也會因為她的哭泣,心盈盈一動!

想到這,他忍不住將她摁在懷裡,輕輕撫順她漸漸亂了的呼吸,「別哭了……」

她的哭聲又讓他想起了那個夜晚,那個女娃,那雙明亮卻執拗的眼,可是想想她現在的樣子,一切彷彿再也回不去了!

他只覺得心塞不已!

「別哭了,剛才那葯並不是打胎葯,而是保胎的。」聽到這句話,感受到懷裡的小人兒顫抖了一下,凌風霆輕輕嘆了口氣,苦笑,「你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所以我幫你想明白,其實你也捨不得這麼孩子,不是嗎?」

菁兒從他懷裡探出頭來,眸子尚還有淚水,憋了半響,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最後只是輕輕的說了句「謝謝」。

看著這張面容,雖然沒有天姿國色,甚至可以說過分的醜陋,但凌風霆就是覺得並不討厭,看著她這麼乖順的倚在他的懷中,心裡竟然莫名的驚喜!

君無殤遙遙的看著兩人,他剛剛鼓起勇氣,悄悄趕過來,看到的就是兩人相擁的場景,唇邊揚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胸中醋意橫生,鬱悶得他就想死去,可是他就是不敢前進,他和菁兒就像兩隻刺蝟,越是靠近,越是彼此傷害!

怕傷害到她,怕她說出決絕的話,所以他選擇了這麼遠遠的注視著她!

—————————————————————————————————————————————————

眼看著君無殤終於不再一意孤行的纏著菁兒,仿若放棄了一般,玖蘭櫻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她緊跟在君無殤身邊,試圖去挽君無殤的手,卻被他冷冷避開,她不死心,像塊狗皮膏藥,繼續想去黏著他,可是這一次,他毫無波瀾的眼掃過玖蘭櫻,「再靠近我,我殺了你!」

那般令人膽寒的眼神,令玖蘭櫻的心也猛地跳了一下! 那般令人膽寒的眼神,令玖蘭櫻的心也猛地跳了一下!

她知道君無殤這話是說真的,他這麼說,就一定會這麼做!

而這期間,菁兒也一直和凌風霆一起走著,彷彿有意回絕君無殤,以此來斷了他的最後退路!

歐陽紫玥思前想後,還是決定走上前去,「菁兒,我不是有意瞞你,我……」

「不必多說,剛才也是我太衝動了,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呢!」歐陽紫玥撓撓頭,思前想後,最後還是把最擔心的一個問題問出來了,「那……那個孩子,你準備怎麼辦?」


菁兒好不容易柔和下來的眼神又再度變得剛硬,「是君無殤要你問的吧!」

「不……不是,我只是想替他問,不……跟他沒關係,是我自己要問的!」真的是越描越黑,歐陽紫玥從來沒發現自己這麼不會說話過!

菁兒目露堅定的看著前方,「孩子,我會生下來,但是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仇我也會報!」

「孩子,你一個人怎麼樣啊?菁兒你未免也太天真了,養孩子多累啊,又花錢又花時間,在我們那兒,全年六口人繞著一個孩子轉,恐怕都不夠呢!你還準備一個人帶!又要復仇!」歐陽紫玥條條入理的分析著,苦口婆心道。

「沒關係,我和她一起養。」凌風霆笑著說道。

歐陽紫玥死瞪他一眼,這個熊孩子,擺明了就是要和君無殤作對,搶人嘛!

菁兒沒理會他的話,「若是真像你說得那麼辛苦,我也認了,自己種的苦果自己吞!」

唉……歐陽紫玥只能在心底嘆息一聲,這下子,君無殤和菁兒真的是漸行漸遠,再無可能了!誰叫他那麼衝動呢!

過了溪水邊,不久,出現了一個山洞!

文元清盯著那山洞,面露詭譎的目光,「這山洞,你們最好不要靠近,我們繞路前行!」

玖蘭櫻抬頭,看看那其他的路,繞路,那就以為要翻過好幾座山,而那山都是懸崖峭壁,她怎麼爬得上去啊!

於是她不聽,瞪著文元清,「文老師,這山洞裡是不是有什麼寶物啊?你怕我們進去了,你就不能獨吞寶物了!」

文元清猶豫片刻,點頭,「確實是有寶物,可是……」

玖蘭櫻一聽到這話,眼睛就亮了,其他人眼裡也不乏貪婪,既然又可以走捷徑,又有寶物,為什麼不去呢?

於是她趁著文元清不注意,悄悄的隱到了山洞跟前,準備來個神不知鬼不覺,之前聽人說過,這琉璃幻境里有很多光怪陸離的寶物,有一種紙條,寫上那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必須死,並且還會死的很蹊蹺,天災人禍的,根本就查不到寫紙條的人頭上,還有一種藥丸,讓對方吃了,對方就會死心塌地愛上她,那樣也省卻很多事!

她本來是不怎麼願意來這琉璃幻境訓練的,因為這條件實在太艱苦,長途跋涉的對她一個公主來說,實在是太累了……

可是因為知道這些寶物的存在,她決定試一試! 可是因為知道這些寶物的存在,她決定試一試!

但誰知,剛剛走到山洞跟前……

只聽見「嘭——」的一聲,一頭幾百米高的巨獸突然從天上跳了下來,穩穩的落在地面上,濺起一地的塵土!


那些石頭都被它巨大的力量給震碎了!

那巨獸不是一般的巨獸,它有著兩個大腦袋,腦袋像牛一樣,所以眼睛瞪得大大的,十分的恐怖,眼睛里充滿了紅血絲,看上去很嗜血。

頂著四根粗壯的牛角,而身體則是像蛇一樣,滑溜溜的,非常粗壯!幾十人合抱恐怕都抱不住!

玖蘭櫻嚇得雙膝一軟,整個身子全都跌進了灰塵之中,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