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娜笑著和葉乘風說所以說你是一個聰明人條件很簡單老鐘不是沒死么你去醫院幹掉他就行了

她說著下車到了葉乘風的身前端著兩個紅酒杯一杯遞給葉乘風朝葉乘風手裡的酒杯一碰「人生就是如此簡單老鍾活你就得死你想活他就得死」

穆娜說完仰頭將紅酒一飲而盡隨即轉身上車身後幾個大漢也紛紛都上了另外一輛車穆娜又讓羊老三和張文峰上了自己的車車子很快開離了現場

鹽河畔邊頓時就剩下葉乘風一個人了一陣寒風吹來葉乘風感覺有些發冷他不禁扯了一下自己的衣領看著滿是漣漪的鹽河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乘風的手機響了是楊帆打來的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聽了

楊帆在電話里和葉乘風說「老鍾脫離危險期了他醒來后一直在念叨你的名字你最好來一趟醫院」

葉乘風一陣猶豫沒有說話電話里的楊帆感覺有些不對立刻又問葉乘風「怎麼了你沒事吧」

葉乘風這才和楊帆說沒事自己離醫院比較遠而且沒有車子問楊帆能不能叫一輛車來接自己

楊帆問了葉乘風的具體位置后和葉乘風說馬紅傑已經開車過去了你在原地等一下說完不禁又問葉乘風「你一個人去那做什麼」

葉乘風說沒什麼我等馬紅傑的車一會醫院見面再說吧說完便掛了電話

掛了揚帆的電話後葉乘風心中一陣唏噓老鍾醒來后一直念叨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已經懷疑自己了

〖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候左右終於一輛紅色的馬六齣現在自己的眼帘車子很快到了葉乘風的面前

馬紅傑坐在車內一臉詫異地看著葉乘風葉乘風什麼話也沒說走過去開門就坐了進去

葉乘風剛坐進去就和馬紅傑說不要問我任何問題我暫時什麼都回答不了你先送去我醫院再說

馬紅傑看了一眼葉乘風后還真就什麼都沒有再問了立刻調轉了車頭開向了醫院

到了醫院樓下葉乘風立刻打開了車門走進了醫院大門馬紅傑則坐在車內看著葉乘風的背影

葉乘風趕到住院部的時候正好楊帆站在走廊盡頭的窗口在抽煙見葉乘風來了立刻朝著他招了招手

一個護士從一側的門口走出來和楊帆說不能抽煙楊帆說了一聲抱歉立刻掐滅了香煙

不過護士一走楊帆立刻又點上一根還遞給迎面而來的葉乘風一根直接問到底怎麼回事

葉乘風說了一句一言難盡后便猛抽香煙楊帆也陪著他抽香煙但是眼神里充滿了疑惑

等葉乘風一根煙抽完后楊帆這才和葉乘風說老鍾在等著你呢去看看他吧

葉乘風點了點頭跟著楊帆走到了老鍾所在的加護病房門口從窗口就能看到老鍾渾身都裹著紗布臉上也只露出了嘴巴和眼鼻

楊帆示意葉乘風進去后將病房的房門從外面帶上站在窗口看著裡面的情況

葉乘風走到老鐘的床邊見老鍾微閉著眼睛嘴巴已經有些乾涸了又看到一邊的柜子上有一碗水裡放著棉簽

他立刻端起碗來用棉簽占著水幫老鍾濕潤他乾涸的嘴唇老鍾這才睜開了眼睛看向葉乘風

葉乘風放下碗立刻問老鍾「你當時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誰讓你過去的」

老鍾喉嚨沙沙的說當時他接了一個電話說他那裡有我們需要的重要信息但是只要求我一個人去但是我去了之後才知道是你

葉乘風這才明白過來老鍾以為自己給他的手提箱里是什麼重要的信息所以才會帶走沒想到卻是差點送他上天堂的炸彈

老鍾這時問葉乘風「你呢為什麼會是你在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葉乘風沒有直接回答老鐘的問題而是問了一句老鍾你差點被我害死現在你還信不信我

老鍾猶豫了片刻和葉乘風說我信如果真是你故意害我你現在就不會還坐在這了

葉乘風卻和老鍾說也許是我知道你還沒死現在是來殺你滅口的呢

老鍾乾笑了幾聲后立刻停止了笑聲他現在的情況還是不能放縱的笑他看著葉乘風說你不是傻子現在外面楊帆他們都知道我被炸彈炸傷的時候你在現場你如果來殺我滅口只會是欲蓋彌彰而已

葉乘風正色地看著老鍾說就算我不殺你滅口也許放我放炸彈的人希望我來滅口呢

老鍾臉上本來還留有的一絲笑意瞬間的凍結了怔怔地看著葉乘風

葉乘風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老鍾你知道不知道以太會這個組織

老鐘的臉色頓時一動雖然他沒開口但是葉乘風從他的臉色上還是看出了老鍾是知道這個組織的

葉乘風已經不需要老鐘的答案了繼續和老鍾說他們邀請我加入以太會但是前提有一個條件

老鍾臉色一動怔怔地看著葉乘風半晌后才說前提是你要殺了我

葉乘風點了點頭和老鍾說不禁如此他們已經已經識破了我的身份了現在我過來就是要殺你的


老鍾看著葉乘風半晌之後這才舒了一口氣朝葉乘風說如果真是這樣你就動手吧他一邊說著一邊閉上了眼睛

葉乘風卻和老鍾說我是來告訴你你必須死不然我根本就沒辦法進入以太會我不進去怎麼幫你破案

老鍾睜開了眼睛看著葉乘風的臉他有點明白了葉乘風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讓我自己了結「

葉乘風不置可否地看著老鍾繼續和他說羊老三在這一行算是資歷頗深了但是他們都沒想過邀請他進以太會現在只有我有這個機會你覺得呢

老鍾一陣沉默地看著葉乘風葉乘風其實說的沒錯這的確是一個機會如果葉乘風進展順利的話那就不是破獲一個販毒集團這麼簡單了

但是前提條件又不能不去考慮那就是要自己去死雖然老鍾從事緝毒這一行以來面臨過無數次的生死早將生死看淡了

老鍾想過自己無數個結局被販毒份子用槍爆頭甚至是被他們抓住灌自己吸食大量的毒品折磨致死也包括自己的車上被安裝了炸彈但是他從沒有想過要自己結束生命

葉乘風這時站起身來和老鍾說我要說的已經說了接下來該怎麼部署那是你們的事你們看著辦吧

老鍾這時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說他們已經發現你的身份了但還是邀請你加入以太會


葉乘風點頭說是我和他們說我是被你們逼的我有把柄在你們手裡不得不去做內線

老鍾一陣沉默地看著葉乘風葉乘風繼續說他們的能量似乎很大隻是一個電話就說能幫我消除在你們手裡的把柄

葉乘風說著又坐了下來和老鍾說以太會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他們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老鍾和葉乘風說他們的確有能力消除你所謂的把柄不過我並不是很清楚以太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也只是聽說而已

他說著繼續和葉乘風說傳聞以太會就和一個國家一樣有自己的議會他們的領導也和總統一樣四年一換選舉上任他們可能涉及到世界各種行業滲透到了人們的生活中了

老鍾說到這裡又和葉乘風說不過這些都是傳聞甚至有人說這只是傳說根本就不存在這樣一個組織國際刑警曾經派過無數的精英想要滲透進去但是都是無功而返

葉乘風看著老鍾一直在傾聽這個時候他和老鍾說那這次對我對你來說都絕對是一個機會


老鐘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和葉乘風說這的確是一個機會不容錯過

葉乘風點了點頭說你明白就好至於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

他說著站起身走出了病房到門口的時候老鍾叫住了葉乘風「如果以太會真的幫你消除了我手裡你所謂的把柄你完全沒必要這麼做你可以過你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葉乘風回頭朝老鍾冷笑道你也知道以太會有多大的能量你覺得我現在還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么

老鍾一陣沉默葉乘風說的沒錯既然以太會已經盯上了葉乘風這可比他們盯上葉乘風還要難纏葉乘風是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

他正想著的時候葉乘風已經出了病房楊帆見葉乘風出來后立刻問「你們在聊的什麼我看老鐘的臉色好像很難看的樣子」

葉乘風看了一眼楊帆點上一根煙后這才用冰冷的語氣和楊帆說「老鍾必須死」

楊帆聞言臉色頓時一動立刻推開房門進了病房剛進門就朝老鍾那邊走去「老鍾葉乘風到底說了什麼」

老鐘的臉色很是難看這時強顏歡笑地朝楊帆說「破案的關鍵在葉乘風現在只有他能滲透進去我只能這麼做了」


楊帆這時抬頭看了一眼窗外而此時葉乘風早已經不在窗外了就在這個時候楊帆見老鍾伸手要去拔插在他鼻孔里的氧氣管

他立刻伸手拉住了老鐘的手「你瘋了葉乘風到底做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老鍾眼角含淚的和楊帆說做我們這一行的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現在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也怕死但是我不得不這麼做


楊帆緩緩的坐下一陣沉吟的看著老鍾最終他一聲長嘆沒有再說話

葉乘風到了醫院門口的時候見馬紅傑的車還停在門口

見葉乘風出來后馬紅傑立刻從車內下來走到葉乘風的面前「現在你有時間和我解釋一下了吧」

葉乘風還沒說話呢馬紅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是楊帆的號碼立刻接聽了電話

楊帆在電話里著急地說「老鐘被葉乘風殺了你看到他立刻拘捕他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你可以用槍」

馬紅傑臉色頓時一動轉頭看向葉乘風的時候葉乘風已經一記手刃打在了馬紅傑的脖子上隨即扶著她上了她的馬六

放好了馬紅傑葉乘風看了馬紅傑好一會最後在馬紅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得不這麼做

關上車門後葉乘風立刻攔下一輛計程車離開了醫院路上他給穆娜打了一個電話「老鍾死了」

〖 穆娜顯然對葉乘風的電話有點是在意料之中的樣子,她只是輕描淡寫的在電話里和葉乘風說,「很好,你等我電話。」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葉乘風猜想穆娜肯定是去求證老鍾到底有沒有死,其實葉乘風也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死沒死。

婚謀已久 ,詐死來忽悠穆娜,讓葉乘風加入以太會,也許是真死。

葉乘風其實對於老鍾是真死還是假死沒有什麼興趣,他現在有興趣的是,以太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他什麼時候能正式加入。

他沒有回自己的住處,最近這事搞的他已經有些焦頭爛額了,上次差點害了路瑤,如果現在回住所,恐怕又會害了舒瑾。

所以葉乘風臨時租了一個比較偏遠的小旅館,環境還算可以,相對比較安靜,最重要的是旅館對面就是穆娜住的酒店。

葉乘風在這裡住了一個晚上,他一直在觀察對面穆娜酒店的情況,為此他還特意買了一個望遠鏡,看著穆娜所住房間的窗口,但是一次也沒看到穆娜的身影在那出現過。

而就在當晚,葉乘風沒有什麼新發現的時候,他的房門突然響了起來,他心下不禁一動,立刻把張文峰給自己準備的那把槍握在手裡,走到門口從貓眼裡看了一下外面的情況。

萌妻難養:閃婚老公太霸道 ,她應該也清楚了。

想著葉乘風收好了手槍,還是打開了房門,朝穆娜一笑,「看來我無論住在哪裡,你都能找到啊。」

穆娜手裡拿著一個手提箱,葉乘風這才注意到他房門的兩側還各站著一個黑壯的大漢,都穿著一套黑色的西服就和黑超特警一樣。

葉乘風心中暗想,要是自己剛才稍微有點想歪了,可能就會被這兩個黑超特警一樣的壯漢偷襲了。

洪荒之紅雲大道 ,隨即朝葉乘風一笑,「怎麼,你就是這麼歡迎客人的,不請我進來坐坐。」

葉乘風連忙避開了身子,讓穆娜進門,他本來以為那兩個「黑超特警」會一直跟在穆娜的身邊,沒想到他倆還是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穆娜走進房間后,徑直走向床鋪旁的沙發邊上坐下,將手裡的手提箱放到茶几上,隨即抬頭看向葉乘風,「把門先關上。」

葉乘風心中一動,這個穆娜似乎有恃無恐啊,難道就不怕門一旦關上,自己會對她不利么。

不過葉乘風並沒有多想,也許現在穆娜沒多想,自己太猶豫,反而遭到穆娜的懷疑。

葉乘風立刻關好了門,坐到了穆娜的面前,看著穆娜的眼睛,「你來我這裡,不會只是坐坐這麼簡單吧。」

穆娜則朝葉乘風一笑,說我們已經確定老鐘的確死了,我已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以太會的幾個高層了,他們決定見見你。

葉乘風心中一動,詫異地看著穆娜說,「就在我這裡見面。」說著又看向門口,他們什麼時候來。

穆娜則一笑,拿起茶几上的手提箱,打開之後,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平板電腦,打開了放在茶几上,朝葉乘風說,「不需要他們來,現在都是高科技了,視頻會議就行。」

正說著呢,平板上突然出現了五個畫面,四個角各一個,各出現一個人,但是四個人都看不清臉,只能模糊的看到大致外貌,分辨出男女,中間的畫面就是葉乘風和穆娜。

畫面剛打開,右上角的那人就用英文說了一句,「穆娜,這就是你極力推薦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