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呀,這位國王的心牆,被打開了一道縫隙哦~ 由於露娜發生了意外,眾人沒再多逗留。在附近的醫院,找醫生為露娜簡單的處理過傷口后。護衛的保護著他們,返回了瑞典皇宮。

大婚在即,若是傳出未來王后與國王遇到行刺的消息,又要掀起一場風波了。於是,查理命令手底下的人,封鎖了消息。然後,叫來了皇室專用的醫生,仔細的為露娜重新檢查傷口。

萬幸,刀子刺的偏了。沒有傷到要害,除了右手行動不怎麼方便,其他的倒沒什麼。

醫生退出了房間。

查理站在床畔,望著露娜說:「以後,行事不要再那麼魯莽了。」

「嗯,我知道了。」

露娜順從的點頭。

查理說:「你好好的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晚安。」

露娜輕輕的說了一句。

查理轉身離開了房間,到門口時,鬼使神差的回頭看了一眼,見她目光痴痴地望著自己,心頭莫名的一顫。

收回了視線,他假裝若無其事的離開。

……

第二天,早上。

葉簡汐特地早起,過來看露娜的傷勢。得知她已經沒什麼大礙,鬆了口氣:「不影響婚禮就好。不過,昨天晚上行刺你們的人是誰?調查清楚了嗎?」

「是查理的王兄與王弟。」露娜眉宇間滑過憂愁。

查理是在他們坐上王位后,才把政權奪過來的。現在那些暗處支持前國王的人,蠢蠢欲動。所以,查理的王位,坐的並不穩當。自己是貧民出身,幫不上他什麼忙,只能看著著急。

露娜嘆息了聲,說:「若是王后不是我,而是某位議員的女兒,對他的幫助,或許會更大一些……」

「你別這麼想。倘若換成了別人,她們也不會,在查理碰到危險地時刻,第一個衝上去了。」葉簡汐握住露娜的手,安慰她說:「查理能登上國王的位置,必有他的過人之處。又怎麼會,只依賴妻子的家族勢力呢?所以,你別為他擔心了。」

露娜美麗的臉龐綻出傾國傾城的笑容:「簡汐,我發現你很會安慰人。」

「我可不是安慰人,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葉簡汐笑著說。

露娜點笑而不語。

……

很快,到了大婚這天。

整個瑞典皇宮的人,都因為此事,忙碌了起來。葉簡汐也被露娜請過去,陪伴在她身邊。雖說,她又母親和好姐妹陪著,可因為家庭出身的緣故,這些人第一次面對如此盛大的場景,都有些緊張。而她聽說,葉簡汐之前,曾經在瑞典皇宮,住過一段日子,且與查理的關係那麼親近,自然不會慌張。再則,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露娜把葉簡汐當成了自己的閨中密友。

由此,她陪在身邊,的確能讓露娜安心不少。

穿婚紗、弄頭髮,整整花了四個多小時的時間,全程都有各大媒體在旁邊報道。

葉簡汐看著打扮好的露娜,驚為天人。

真的太美麗了。

彷彿天上的使者,落入了世間。

在場的人看到露娜,沒有一個人再說話,或者作出其他的舉動。

都只是傻傻的望著她,彷彿被凝固了一樣。

待到外面進行催促,眾人才回過神來,笑著誇讚露娜。

葉簡汐由衷的說:「露娜,如果我是個男的,一定願意犧牲一切,把你娶回家。」

露娜笑著說:「那樣的話,慕先生肯定要跟我拚命了。」

葉簡汐抿嘴偷笑。

接下來,只剩下了等待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終於到了十點,司儀通知她們,要出發了。於是,龐大的伴娘團,陪著露娜上了車。

車隊緩緩地從皇宮的北門出來,繞著整個瑞典的都市,走了一圈,最後從正門而入。

車門打開,紅毯自車前,綿延了幾千米,最後抵達瑞典皇宮最大的一座宮殿。

查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緩緩地走到車前,挽著露娜的手,朝著宮殿走。

樂隊開始鳴奏結婚進行曲。

在眾人的矚目下,兩人停在了教廷大主教的跟前。

穿著紅色衣服的大主教,用蒼老的手,掀開聖經,詢問兩人:「查理國王,您願意與露娜女士,結為連理嗎?」

「我……」查理張開了嘴,看著躲在角落裡,抱著孩子,笑望著他的葉簡汐,不知怎麼的,回想起了以前的種種。

哪怕到此刻,他依然深愛著她。

可惜,這輩子,她註定不會是他的新娘,他的妻子。

這短暫的停頓,讓來賓臉上露出了困惑。

露娜滿是笑容的臉頰,也頓了頓,抬眸望向查理。

而就在所有人惴惴不安時,查理鄭重的說:「我願意。」

露娜聽到這三個字,臉上綻放出更為燦爛的如花的笑靨。

大主教鬆了口氣,繼續詢問露娜。

露娜清脆的回答,「我願意。」

交換戒指后,宮殿里響起如潮水般的掌聲,久久未熄。

查理握著露娜的手,摟著她的腰肢,親吻了她的唇瓣。

他看著嬌羞的露娜。

心想,是時候徹底的與過去的愛戀,斷絕關係了。

他不能走父親的老路,心裡愛著一個女人,又娶別的女人,那麼做只會耽誤兩個女人的一生。

他以後會嘗試著,愛自己的妻子。

讓她幸福的度過餘生。

……

婚禮結束,葉簡汐和慕洛琛,抱著孩子去參加了宴會。

查理與露娜,脫去了華麗的婚服,換上了簡單的裝束,來給賓客們敬酒。輪到葉簡汐和慕洛琛時,慕洛琛舉起酒杯,對查理說:「謝謝你,以前對簡汐的照顧。」

查理道:「簡汐是我的朋友,都是應該的。」

兩個男人四目相對,彼此都坦坦蕩蕩。

慕洛琛明白,查理終究是放下了。

這樣最好。

他陪著簡汐來瑞典,就是為了了結了這樁恩怨。

現在,他能放心的,帶著簡汐離開了。

……

宴會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夜,全國同慶。各個國家都在瘋狂的報道,此次的結婚典禮。葉簡汐和慕洛琛在露娜與查理的再三挽留下,在瑞典住了大概半個月。後來,慕洛琛的公司實在拖不下去了。因為沈清華都拿洛琛再不回去處理公司的事務,他就自殺做威脅。兩人只得回到了A市。 拋下工作,陪著老婆、孩子玩了整整一個月的後果,是回到A市,漫天的工作等著他處理。慕天佑開始了早起貪黑的忙碌時光。很多時候,他早上起來離開,葉簡汐和孩子都還沒起來。而等他晚上披星戴月的回家,葉簡汐和孩子們已經睡著。

唯一能證明他還在家裡的,便是床畔凌亂的被褥。

至於孩子們,更是抱怨諸多,說好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到爸爸了。

葉簡汐有些擔心他的身體,特意熬著夜,等他回家,跟他談談。可等到她哈欠連天,依偎著沙發睡著,慕洛琛都沒有露面。

深夜——

一輛車緩緩地停在了慕家老宅的院子,車門打開,一道挺拔的身影自車裡出來,悄無聲息的踏入了客廳。

看到葉簡汐裹著毯子,酣然入睡,慕洛琛的腳步停頓了下。他走到她跟前,將熟睡的人抱在了懷裡,葉簡汐也沒什麼知覺,全身心的依賴著他。

抱著她回到卧室,慕天佑洗了一通澡,回到床上。動作十分輕柔的將葉簡汐圈在自己的懷裡,調整好姿勢,準備舒舒坦坦的入睡時,耳畔忽然響起了柔柔的呼喚。

「阿琛……」

慕洛琛的身影一僵,「吵醒你了?」

「我剛才聽到你洗澡的聲音了。」葉簡汐睜開眼睛,揉了揉眼角,看到滿臉疲憊的男人,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臉頰,「別總那麼拚命,咱們一家老小,沒那麼缺錢花,賺夠了就行。」

慕洛琛笑著說:「哪裡能賺的夠?天佑、天寶兩個臭小子將來要娶媳婦,還有蓁蓁、菁菁,她們出嫁,總不能被人看扁了。我要咱們的女兒,做世上最幸福的人。至於清歡,安爺爺給她留下的有豐厚的財產,我就不用操心了。」

慕洛琛說著,手有一搭沒一搭的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像是哄孩子入睡那般。

葉簡汐渾身懶洋洋的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用不著為他們想太多了。」

說到底,還是心疼老公。

慕洛琛抱著她,親吻了下額頭說:「嗯,我知道了。老婆,等我忙完這最後一個項目,就暫時停下來歇歇。」

「好。」

「睡吧。」慕洛琛低喃。

葉簡汐閉上眼睛,貼著他的胸膛,安心的陷入了睡眠。

……

初夏五月,空氣中散發著濃濃的生機勃勃的味道,萬物披上了一層新綠。

葉簡汐算著時間差不多了,讓人準備了一些祭拜逝者的東西。

慕洛琛回到家,幾個孩子正圍著餐桌,小口小口的吃著郭嫂做的甜點。而葉簡汐則坐在客廳里,整理著祭拜亡者的東西。

他在腦子裡搜颳了下,五月份有誰逝去了,想了好一會兒,記起來了凌南晟。明明當初那麼討厭的一個人,可自從他死後,那些過往的恩怨,似乎也都淡化了。

反倒有些懷念,甚至感激他。

倘使不是凌南晟,給他捐贈了心臟,只怕現在他已經不在人世了。

更無法更簡汐恩愛,攜手到老。

慕洛琛不動聲色的走上前,幫葉簡汐輕點東西,問:「還有其他要買的嗎?」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葉簡汐嚇了一跳,瞪著琥珀色的眸子,看著他。

慕洛琛滿是醋意的說:「你對他的事太上心了吧?連我回來了,你都不知道。」

「去你的,別開這種玩笑。」葉簡汐紅著臉,打了他的背一下。

慕洛琛樂呵呵的抱住她,親了一口,說:「等下,我陪著你去墓地,看望他吧。」

「你不吃醋?」

「要吃的醋,早就吃完了。現在他已經走了,還有什麼可計較的?再說了,他是我的恩人,去祭拜一下,也算感激他了。」慕洛琛聲音溫柔的說。

葉簡汐點了點頭:「那好,我們一起去。」

……

收拾好了東西,葉簡汐和傭人,一起把東西搬上了車。然後,和慕洛琛一起開車,前往墓地。到了山腳下,兩人一起往山上爬。

凌南晟的墓地在半山腳,一處依山傍山的地方。葉簡汐在旁邊親手種了幾株桃花,山上的溫度比山下低一些,山下的已經開敗了,山上的剛剛綻放到最美的時候。看著這些桃花,她不由得想起那個有雙桃花眼的男人,他似乎總那麼漫不經心,又帶著一絲絲的壞。

他逼迫她時,她總覺得他很煩。

甚至,在他對洛琛起了殺心,由此恨他。

可最終,他為她丟掉了性命。

時至今日,想起種種的過往,葉簡汐覺得,自己欠了這個男人許多。

可如今逝者已矣,她想報答他,也沒有機會了。

葉簡汐把準備好的東西,一一的擺在了墓碑前,蹲下身體,撫摸著相冊里的凌南晟。過去了那麼久,他們身上都被歲月刻下了痕迹,唯獨他依舊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刻。

慕洛琛知道,她有悄悄話,要跟凌南晟說,主動退到了一旁,去欣賞桃花。

葉簡汐沉默了半晌,說:「南晟,謝謝你救了洛琛。我當初年輕不懂事,依仗著你的喜歡,理所應當的享受你的幫助,又在你最危難的時刻,都不曾跟你說一句好話。我想,我真是一個混蛋的人,你是不是也這麼以為呢?」

「……對不起,南晟。這句話,我欠了你好久。現在才跟你說,真的很抱歉。」葉簡汐的淚,無聲的落下。

哽咽了片刻,她擦乾眼淚笑著說:「我現在有三個女兒,兩個兒子。洛琛對我很好,孩子們也很乖,我很幸福。如果你還沒過奈何橋,能聽到我對你說的話,一定會為我開心的,對吧?還有,你在人世間,沒有碰到其他女孩子,等到了另一個世界,別再死心眼,只喜歡我這種爛人。找個合適的女孩子,開開心心的跟人家處朋友吧……」

嘮嘮叨叨的說了許久,葉簡汐終於把想說的話都說完了。

扶著墓碑,緩緩地站起來,彷彿跟一個老朋友聊天似的,對著凌南晟說:「今年,我遵守約定來了,以後每年你的祭日,我都會繼續來。等我老了,走不動了,我就讓人抬著我上來。哪天我不來看你了,那就我去找你了……」

葉簡汐說完,走向在灼灼桃花樹下,等待自己的慕洛琛。

兩人十指緊扣,相依相偎的走下山。 五年,彈指一揮間。

裴娜跟楊樂繼生了宮明勛后,又生了一對雙胞胎,分別取名明澤、輕語。兩個人格外的高興,竭力邀請,葉簡汐和溫如意赴帝都,參加孩子的滿月酒。算算時間,她們姐妹三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面,溫如意和葉簡汐便答應了下來,去帝都參加這次的宴會。

由於裴娜讓她們過去住一段時間,葉簡汐只打算帶蓁蓁和菁菁,因為兩個小丫頭還在小學二年級,課業沒那麼要緊,至於家裡其他的三個小傢伙,尤其是妞妞,面臨升初三的重要關頭,只能暫時留著,待洛琛忙完手頭的工作,飛往帝都時,再帶他們一起。

出發這一天,溫如意和葉簡汐匯合,乘坐專機前往帝都。

到了機場,宮家的人早已派車,等待著她們。

畢恭畢敬的請她們坐上車,一行人前往宮家。

路上,葉簡汐看著窗外林立的高樓大廈,覺得自己一年沒來帝都,這裡又變了一個模樣。果然社會在飛速的發展,到處都是日新月異。

在驚嘆中,車子停在宮家門口。

四人從車上下來,楊樂笑容可掬的迎上來說:「簡汐姐,如意姐,趕緊裡面請。」

溫如意笑道:「呦,姐姐都叫上了。楊樂,你這當了爸爸,嘴也變甜咯。」

楊樂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如意姐,你就別打趣我了。裴娜等著見你們呢,剛才我稍微出來慢了點,她差點拿手機砸我了,咱們還是趕緊進去吧。」

溫如意也挺想見裴娜,於是不再開楊樂的玩笑,牽著菁菁的手,跟著他走進去。

……

一行人走進了卧室,裴娜躺在床頭,正在玩著手機。葉簡汐眉眼抽了下,笑著說:「剛才你老公說,你著急見我們。可我看你這模樣,挺悠哉悠哉的呀,哪裡有半點想見我們的意思?」

裴娜趕緊把手機丟到一邊,佯怒道:「你還好意思說,我每次讓你們來帝都,都是三催四請的,咱們還是好姐妹嗎?是不是這次,我不生孩子,你們就不過來看我了。」

葉簡汐說:「我這不是忙嗎?你也知道,我們家五個孩子呢,我又開了工作室,還要忙工作。」

「都是借口!借口!你真的想來見我,會看不到嗎?」裴娜打斷她的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撒嬌。

葉簡汐無奈,看來楊樂是把她寵的越來越倒活過去了。

唔……

不過,這樣她才放心。

溫如意插話道,「你好意思數落我們。自己想想,這幾年,是我們飛帝都的多,還是你回A市多?」

裴娜伸手抱住如意,「如意,我的好如意,我想死你了。」

這岔開話題的技巧,堪稱拙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