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甜甜聽到老祖母的前半截,心中的忐忑放了下來,再聽完後半句,剛剛平復的忐忑再次升了起來,她何嘗不想努力,不過競爭對手是無敵級別的哈。

皇宮之中,秦家的老祖宗滿臉鐵青:媽的,誰讓那個死太監去監視武浩的?一個準神魂者去監視至少五個神魂者的戰鬥,誰給他的膽子?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我都不敢,萬一武浩要是把這筆賬算到我們秦家身上怎麼辦?

秦皇在老祖宗面前彎著腰,臉上被噴滿了口水,卻一動不敢動。(未完待續。。) 徐三老爺早已從錦州傳來了消息,徐三太太難產生下女兒,身子算是大虧,最近一兩年估計都不會再次懷孕。

在這樣的情況下,映紅大著肚子回了錦州,憑著她一個妾的身份,就算有當官的舅舅撐腰,也不見得能夠在徐三太太手裡討到什麼好處。

更何況若是她生下女兒還好,萬一生下來是個兒子,豈不是直接戳到徐三太太肺管子上了?

相信以徐三太太的性子,雖說做不出故意弄死孩子這種的惡毒事情,可作為主母,甚至都不用她親自開口,只需要她一個眼神,有的是人願意趕上來表忠心,下狠手給礙眼的庶長子和妾室苦頭吃。

也正是因為這樣,徐大太太斟酌了一下,最終打消了之前將映紅送回錦州的念頭,在將對方抬成姨娘之後也一直留在了京城。

一來是讓她在京城裡平安生下孩子,二來也是想讓徐三太太多點冷靜的時間,免得徐三老爺到時候焦頭爛額後院失火。

想到這裡,徐明菲看向映紅的眼神不由露出了幾分古怪。


她能想到的事情,映紅不可能想不到。

映紅察覺到徐明菲打量自己的目光,略顯緊張地緊了緊手心,低聲解釋道:「妾身知道大太太留妾身在京城是為了妾身好,可是妾身畢竟是三房的人,老爺和太太都在錦州,妾身不跟在身邊伺候實在是不成樣子……」

「這種場面話,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說了。」徐明菲揮了揮手,打斷了映紅。

映紅想回錦州伺候徐三老爺還能讓人信幾分,畢竟她已經進了徐家的門,徐三老爺就是她未來的依靠,可她想去伺候徐三太太這種話,徐明菲是怎麼都不會相信的。

當初在錦州的時候,徐三太太和映紅就隱隱有些不對付,現在妻妾矛盾都已經擺到明面上了,映紅不去想著方兒地跟徐三太太打擂台就不錯了,還能真心伏低做小地去伺候對方不成?

「三小姐……」映紅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徐明菲說話會如此直白。

見映紅這個反應,徐明菲心頭忽地生出幾分索然的滋味,站起身,輕撫了一下裙擺,無所謂地道:「不想說就算了,我也沒興趣知道。」

站在一旁的映紅瞧見徐明菲似有離開的意思,當即面上一慌,略微掙扎之後,這才低聲道:「三小姐留步,妾身……妾身只是想能讓孩子在老爺身邊出世……」

說完,映紅低著頭,雙手抱著自己的大肚子,臉上流露出幾分低落。

徐明菲瞄了映紅一眼,看著她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想起徐三老爺在她做出爬床那種事情之後對她那種明顯疏遠的態度,覺得她是既可恨又可憐。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既然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就該想到會得到什麼樣的後果。」徐明菲再次看了映紅一眼,眉頭微微一皺,帶著幾分煩躁地道,「你想回錦州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你自己去問大伯母好了,只要她不反對就隨你的便。」

語畢,徐明菲不再理會欲言又止的映紅,抬腳走出了小亭子。

亭子外頭守著的紅柳見狀,立馬迎了過來,見徐明菲臉色似乎比之前更差了幾分,不由心中一忿,偷偷地朝著亭中的映紅扔出一記眼刀,這才快步跟在自家小姐身後離開了花園。

(推薦沐水游的《鎮香令》

簡介:

明知他攜風雨而來,她還是張開雙臂擁抱。

思念太久,誰能與我共享孤獨,唯你——

烈焰焚香,再入輪迴。) 咸陽城之中風雲色變,城外出現了五尊神魂者,這一下子將所有蠢蠢欲動的心都按在九天寒潭裡面冰鎮了一下,這個世道是越來越危險了,誰也不知道在未來某個時間會不會有一尊神魂者找到自己家裡來。

武浩和唐曉璇倒是優哉游哉地,兩人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什麼五尊神魂者?肯定是將武浩一二三號當成了三尊神魂者,不過唐曉璇也由此聯想到一個可怕的結果,這豈不是說武浩以後隨時可以一變三,再下去五年,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是武浩的對手嗎?其他人不了解武浩的過去,但是唐曉璇可是很清楚,因為她是看著武浩成長起來的,從人武者成長成為地武者,從地武者再成長成為天武者,最後到了現在的神魂者,也就是說武浩從一個人武者成長到現在用了不超過兩年的時間,就算是被大家認為武浩妖孽的至尊武帝夫婦也不可能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從一個低級的武者成為神魂者。

武浩和唐曉璇把臂同游,最後再次回歸了秦國的金亭館驛,秦國太子秦成做事很靠譜,並沒有因為武浩的離開收回武浩的房間,反而是按照原來的樣式給武浩保留著,只不過這裡的女主人已經從玉羅剎變成了唐曉璇。

咸陽城之中對武浩非常羨慕,羨慕的目的可不僅僅因為武浩是年輕的神魂者,是潛力無限的潛力股,更重要的因為武浩身邊好像是從來不缺少美女,和玉羅剎在一起的時候,不少人已經對武浩羨慕嫉妒恨了,因為玉羅剎是這些人見過的有史以來最漂亮的女孩,好不容易盼著玉羅剎走了,結果來的唐曉璇同樣是那麼風華絕代,甚至是猶有過之。這下子讓眾人連嫉妒都嫉妒不起來了,沒有辦法,一般人只會嫉妒比自己強一些的人,但是當對方是完美和無敵級別的時候,這種嫉妒也就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了。

武浩和唐曉璇來到金亭館驛住下的第三天,終於有不速之客來了,來人是坐在轎子裡面來的,從轎子的裝潢可以看得出來,來人極為尊貴,當然。就算是來人再尊貴,武浩和唐曉璇也不可能到門口迎接,現在的咸陽城之中根本沒有誰可以當得起兩尊神魂者的門迎。

來人是一個女子,看年齡大約在三十歲左右,丹鳳眼,身材高挑,肌膚白皙細嫩,閃爍著晶瑩的光澤,眉宇之間透出的氣息有點高高在上。雍容華貴的感覺。


「我是白雲霞。」來人屏退了左右,而後對武浩和唐曉璇說道。

白雲霞,當場的皇后,出雲宗宗主白雲仙的堂妹。此人的出現讓武浩和唐曉璇一陣意外,她來幹什麼?不會想對哥們施展美人計吧?這怎麼可能,難道他敢給秦國皇帝帶綠帽子不成?

「不知道皇後娘娘來這裡幹什麼?」武浩神色淡然地問道,成為神魂者之後。對方皇后的身份已經對他構不成壓力了,所謂的皇后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就像是組長。班長一類的稱呼,沒有太多的實際意義。

「本宮來這裡是為了給武浩公子解釋一件事的,那天那個死在公子手中的太監其實不是本宮派出去的。」白雲霞朱唇輕啟對武浩和唐曉璇說道。

武浩和唐曉璇對視一眼,頓時啞然失笑,武浩掃了一眼白雲霞飽滿的酥胸,心說果然,胸大無腦是符合歷史規律的,這白雲霞光想著撇清了,殊不知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道理,如果這人不是白雲霞派來的,她何必如此著急撇清呢?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是什麼?況且她是如何知道有一個太監監視自己,並且被自己幹掉的?

「那個人是我坤寧宮的人。」皇後娘娘白雲霞開口解釋道,「不過監視武浩公子是他自作主張,我就算是再白痴,也不會不知道天高地厚地派遣一個天武者去監視幾位神魂者之間的戰鬥。」

「如果皇後娘娘是為了這件事來的話,那就大可不必了,我沒說這件事是你乾的。」武浩擺了擺手,心說對方如此大張旗鼓,大陣仗地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說這些?難道哥們的威懾力已經大到這種程度了嗎?

武浩不知道,多出一個神魂者在咸陽城之中的作用無疑是震撼性的,神魂者在武道世界的震懾力不是很大,是無限大,咸陽城之中除了有限的三兩家之外,誰敢得罪神魂者?就算是秦、白、蒙這種擁有神魂者的大勢力,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得罪一尊神魂者的,倒不是害怕,而是忌憚和沒有必要。

「還有一件事。」白雲霞略微一猶豫,然後掃了武浩身邊的唐曉璇一眼,意思是希望唐曉璇迴避一下。

唐曉璇心神領會,打算轉身迴避一下,結果武浩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讓唐曉璇迴避?開什麼玩笑,哥們在唐曉璇面前就沒有秘密,況且你丫的一個半老徐娘,萬一要是傳出點緋聞出去,哥們以後還活不活了?有唐曉璇這美的冒泡,遠遠超過白雲霞的絕世美人在這裡,以後誰要是想造謠,也沒有人相信不是?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直說了,我接到了堂姐的書信通知,她說希望你在合適的時間去她哪裡一趟。」白雲霞淡淡地說道。

「你的堂姐?敢問你有幾位堂姐啊?」武浩一愣,而後笑眯眯地問道。

「我的堂姐很多,但是能直接和我通信的,只有一個。」白雲霞說這句話的時候身上帶著略有略無的傲氣,也是,有這麼一尊堂姐,也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你說的乃是出雲宗的宗主白雲仙?」武浩眯著眼睛問道。

「不錯,出雲宗的宗主白雲仙正是我的堂姐。」白雲仙淡淡地說道。

「你的這位堂姐一定是白痴了。」武浩還沒有說話,唐曉璇就看不下去了,出口調侃道,白雲霞則是一驚,在知道她的堂姐乃是白雲仙之後,依舊對其不尊重的人可是不多,面前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來路?恐怕不僅僅是一個武道高手這麼簡單吧?

「你知道我和出雲宗之間的恩怨吧?」武浩看著白雲霞淡淡地說道。

「了解一些。」白雲霞一愣神,而後正面回答武浩的話。

「既然你知道我和出雲宗之間的恩怨,那你就應該知道,我和你的堂姐之間是敵非友,在這種情況下,你讓我去出雲宗?在你看來,我就這麼白痴嗎?」武浩笑呵呵地說道。

「你怕了?」白雲霞眉毛一挑,「從你的所做作為來看,我還以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呢,原來也有怕的地方,也有怕的時候。」

「不要用這種激將法,這對你沒有好處。」武浩晃了晃自己的手指,我奈何不了堂堂出雲宗的宗主,難道還奈何不了你嗎?相信我就算把你幹掉,秦家和白家也未必會為了你和我翻臉。

白雲霞頓時一愣,武浩說的是對的,她一朝皇后的地位說是尊貴,其實也就是那麼回事,秦家認為她是白家人,體內流淌著白家的血液。所以不將其當成是秦家的核心人物,而白家認為她是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所以也不將其當成核心人物,這麼算起來的話,她其實才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堂姐在心中說了,你必定會去出雲宗的,因為出雲宗之中有你在乎的人。」白雲霞將白雲仙留在心中的話說了出去,武浩一愣,而後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涼意,白雲霞感覺自己好像是被扔在了冰天雪地之中……

白雲霞身為帝國皇后,身兼兩家,兩家的神魂者都見過,所以對神魂者雖然有敬畏之心,但是這種敬畏談不上恐懼,因為在她看來,所謂的神魂者不過是強大一些的天武者而已,可是當武浩真正怒氣勃發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真的很幼稚,神魂者豈是天武者可以比擬的?

武浩懶得關心白雲霞的想法,他在考慮白雲仙的話,白雲仙這句話肯定是**裸的威脅,而在出雲宗之中,武浩關心的人滿打滿算,也不過是兩個人而已,其中一個是天後葉落雪,而另外一個則是出雲宗聖女文凌波了。

白雲仙用來威脅武浩的人是誰?肯定不是天後葉落雪,且不說天後葉落雪這大長老的身份超然,就算是要論實力,葉落雪相比白雲仙,也肯定是只強不弱,用排除法的話可以確定,這個用來要挾武浩的人必然是出雲仙子文凌波。

「白雲仙乃是堂堂的仙王,出雲宗的宗主,做事不會這麼無恥吧?以一個後輩的身家性命來要挾另外一個後輩……」武浩冷笑道。


「切,這你就不懂了,當年那場大戰之中湧現出的大人物,有幾個是光明磊落的?光明磊落的都死了……」唐曉璇對武浩的分析嗤之以鼻,「白雲仙要是光明磊落,根本就當不了出雲宗的宗主……」(未完待續。。) 徐府的花園並不算大,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徐明菲和紅柳的身影便徹底消失在留在花園中那對主僕的視線中。

夏初的微風帶來淡淡暑意,池塘中的魚群依然擠來擠去,一隻只時不時仰起頭,試圖在水面尋找魚食。

被紅柳甩了眼刀的映紅低著頭,扶著肚子倚著亭子坐下,沉默片刻之後忽地嗤笑一聲,隨手抓起徐明菲擱在一邊沒有撒完的魚食扔池塘中。

剎那間,已經漸漸平息的魚群頓時又鬧騰了起來,甚至還有少數魚尾濺起的水花濺到小亭的欄杆上。

「姨娘……」同映紅一起來的小丫鬟才怯怯地走進了小亭子,眼角瞄了一眼水花四濺的池塘,帶著幾分忐忑地道,「大夫交代了姨娘月份大不宜勞累,咱們已經出來好一會兒了,要不要回房休息了?」

面對丫鬟的提議,映紅垂頭不答,過了好一會兒抬頭,直勾勾地看著小丫鬟問道:「你也覺得我傻嗎?」

「沒、沒有……」小丫鬟身子微微一抖,連忙搖頭。

「沒有就沒有,你這麼害怕幹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映紅嘴角扯出一絲微笑,語氣雖然輕柔,但神情卻一派平靜。

「奴、奴婢沒有害怕!」小丫鬟對上映紅的眼睛,不但沒有被安慰道,反而嚇得忍不住稍稍往後退了一小步。

小丫鬟是當初許惠上京城之後才差人採買的下人,以前從未在主子面前近身伺候過,平日也只干點掃撒的小活兒,從聽總管之命調到映紅身邊也不過兩三個月的功夫,對自己伺候的這個主子也不算特別了解。

只是不知道為何,每當聽到映紅用這種表情說話的時候,她心裡就不由自主地一陣發涼,恨不得立刻躲到一邊去。

看著小丫鬟口不對心的模樣,映紅也沒有多說,伸手摸了摸自己肚子,轉過頭重新看向了池塘。

傻嗎?

映紅眼中透出幾分諷刺。


留在京城才是真的傻!

她當然知道沒有徐大太太的同意,她是不可能離開徐府回錦州的,這次來找徐明菲也沒奢望過這個從沒將她放在眼中過的三小姐會立刻答應自己。

只是想到越來越頻繁地找到自己的崔立榮,映紅頓時心中一堵,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個京城……她是不想繼續待下去了。

徐二太太要來京城的事情並不算隱秘,她前腳進了徐府大門,後腳這個消息就被人送進了戚遠侯府。

只是因著徐明菲正巧在侯府中為戚遠侯夫人診脈,等到徐明菲離開之後,魏玄才看到這個消息。

他已經明確地向戚遠侯魏源表明了自己對徐明菲的心意,心中也早早地將徐家定位成了自個兒的姻親,平日里能幫的上忙的明裡暗裡都有伸手幫扶。

早在得知未來岳母範氏會來京城之時,他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力求每一次的見面,都能夠讓未來岳母對他留下更好的印象。

誰知道未來岳母到京城之後他的頭一次拜訪就吃了個閉門羹,他明明送了拜帖上門,可徐二太太卻帶著徐明菲出門了! 不管白雲仙是不是光明磊落,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了,那就是武浩必須要去出雲宗了。

雖然以武浩現在的實力來說,要到出雲宗的成功率是無限接近零的,只有到了唐逍遙那個技術之後,才能徹底視出雲宗為無物,以現在的武浩來說,去了就是送死,但是武浩還必須要去,沒有辦法,誰讓出雲宗白雲仙手中有人質呢,可以說只要文凌波在出雲宗,在這個問題上,武浩就沒有多少反應的餘地。

還好,白雲仙只是要求武浩到出雲宗去,到也沒有明確要求時間必須是多長時間之內去,也許白雲仙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實力來說,和武浩斤斤計較實在是太跌份了,所以武浩也只是大體答應下來了,只是說半年之內自己必定去一趟出雲宗,也就是說,留給武浩的時間已經不足半年了。

白雲霞回皇宮給白雲仙寫信了,他需要將武浩的答覆回復給出雲宗,而武浩卻是見到了一個頗為意外的人。

武鳳霞,至尊武帝的親妹妹,武浩的親姑姑,彩鳳公主武鳳霞,居然出現了金亭館驛。

「姑姑,您怎麼來了?」武浩猛的一驚,武浩知道武鳳霞的做事策略,那就是在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之前,兩者盡量不要見面,以擔心有人通過武鳳霞聯想到武浩的身份,可以說一旦武鳳霞出現,那就說明出大事了。

武鳳霞臉上閃現著凝重的神色,看了看武浩身邊的唐曉璇,欲言又止,唐曉璇會意,打算迴避一下,不用問,武鳳霞萬里迢迢找到這裡來,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對武浩說。

「算了。你們兩個都住在一起了,想必也不是外人,而且我就算讓你迴避,回頭浩兒肯定還會告訴你,既然這樣,那就不如直接當著你的面說好了。」武鳳霞忽然攔住了要離開的唐曉璇,而後對武浩兩人說道。

「啊?」武浩略微一愣,什麼叫兩人住在一起了?好吧,這個住在一起指的是兩人住在同一個地方,可不是住在一張床上。武浩的反應還好一些,畢竟男人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比如說臉皮比較厚,唐曉璇可是臉皮薄的很,要是別人這麼說,說不定她已經翻臉了,一定用自己的冰雪女神神魂將對方冰鎮一下,讓對方清醒一下,但是既然這人是武鳳霞。那還是算了吧,先不說自己的實力能不能搞定對方,單單武鳳霞這武浩姑姑的身份,唐曉璇就不能輕舉妄動。弄不好這可是自己以後的姑姑。

「大哥出現了……」武鳳霞的話讓來就武浩和唐曉璇給蒙了。

武浩一愣神,嘴巴咧開,像是一張青蛙,唐曉璇的櫻桃小嘴圓張。像是塞進了一個看不見的紅櫻桃。

武鳳霞的大哥是誰?那可不是鄉下老漢,那是武浩的父親,當年的人族第一人。堂堂的至尊武帝!

至尊武帝出現了?這怎麼可能?至尊武帝不是因為眾人的背叛而身死道消了嗎?怎麼可能出現?

武浩的第一反應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至尊武帝一旦回歸,武浩有了這天大的靠山,還有什麼可怕的?什麼出雲宗,什麼星空之王統統靠邊站啊,武浩完全可以扛著准太子的身份先去大海將凝珠搶回來,再去出雲宗將文凌波搶回來,最後再去星辰閣將星空之王拆個七零八落。

武浩的第二反應就是不可能,且不說至尊武帝已經逝去,死而復生本來就是不符合元素規律的,關鍵是,武浩在武鳳霞的臉上看到的是焦急,並不是高興和興奮,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姑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武浩問道,唐曉璇也將耳朵支棱起來,至尊武帝的出現絕對是聖武大陸空前絕後的大事件,就算是自己爹爹聽到這個消息也得大驚失色,因為至尊武帝的出現意味著目前聖武大陸的現有秩序都成了鏡中花、水中月,一切都將是虛幻。

「我接到消息,在極地冰原發現了大哥的氣息,不過並不完整,好像是僅僅出現了一個頭顱!」武鳳霞的話讓武浩有點摸不著頭腦,至尊武帝的頭顱出現了?這能說明什麼?難道有人挖屍掘墳?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應該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