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然看了他一眼。

他自然知道蕭凡和秋望軒的關係,而且上次他還幫他們找到了吳光豪的手術拍攝記錄,這裏麪包含了不少信息。

其實上次宋紫然等人完全是跟蹤楊七七才找到吳光豪的。

“據我所知,這種範圍撐死了七八百米左右!而且還需要高超的催眠技術纔可以實施!”

蕭凡立刻想到一個問題,就是在萬原廣場那個放風箏的人!

他的背影像極了李聰!

蕭凡把這個發現告訴了宋紫然。

同時,他看向趙鈺琪:“琪姐,萬原廣場方圓一千米內,還有誰是收到死亡筆記本的?”

趙鈺琪柳眉一皺,片刻後她就看向蕭凡,擔憂說道:“陸家!”

陸嫣然!

上次陸嫣然沒有來爲他作證,蕭凡起初是不爽,不過現在發生這樣的事後,讓他心頭揪起。

難道陸嫣然沒聯繫她是出事了?

不過也不會啊,如果出事了那警方也應該知道。

而且兇手極其囂張,說頭七索命就真的第七天殺人!

“蕭凡,你還是去看看吧!我知道你放不下,就不要騙自己了!不過你自己也要小心。”

趙鈺琪看蕭凡這副模樣,忍不住勸道。

雖然她也喜歡蕭凡,但是她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況且現在人命關天!


蕭凡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就頭也不回的迅速回到車上。

同時他終於狠下心撥打了陸嫣然的電話,無人接聽!

剛從派出所出來時是關機中,當時蕭凡也沒怎麼在意。

現在她的手機開機了,還一直無人接聽!

蕭凡就覺得事有蹊蹺了!

顧不得太多,蕭凡狂踩油門。

不到十分鐘他就停在了陸家門口。

只是陸家今天格外的安靜,一個人的聲音都沒有。

蕭凡略微思索了一會兒就直接翻牆進去了。

“嫣然?在家嗎?”蕭凡試着喊了幾句。

沒有人應答,蕭凡的心更加沉了下去。


到了二樓,蕭凡看見屋裏亂七八糟的,整個人更加惶惶不安了。

他有些恨自己大意了,沒有把死亡筆記放在心上。



就在蕭凡在陸嫣然的房間轉了一圈出來後,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蕭凡,你有什麼事嗎?”陸嫣然的聲音很平淡,而且聽起來有些虛弱,中氣不足的樣子。

“嫣然,你沒事就好!你在哪,我有事找你。”蕭凡長舒了一口氣。

只是沒過一會兒,陸嫣然那邊的聲音就很小了,而且陸嫣然好像還在跟一個人講話。

蕭凡只聽到第一醫院的語音播報聲後,陸嫣然的電話就掛了。

蕭凡感覺事情不對勁,即刻開車去了第一醫院。

剛下車,蕭凡神情一凜。

果然是他!

一個人剛好從醫院出門!

正是李聰!

而且和在萬原廣場看到的人背影一模一樣!

“站住!”蕭凡暴喝一聲。

李聰也看見蕭凡了,只是他沒有之前那種慫包氣質了。

反而是詭異的對着蕭凡笑道:“很可惜,你來晚了,你的女人已經死在我的手裏了!”

“咻!”

“她少一根毛,你會生不如死!”蕭凡暴射出一枚銀針,紮在了他的臉上。

接着又是兩張撲克劃傷了他的膝蓋!

李聰頓時腿一軟,直接倒在地上。

臉色卻始終怨毒的看着蕭凡,如果不是蕭凡他現在還是學校公認的小霸王,如果不是蕭凡他美好的生活怎麼會突然結束,他爸也不會死!

自從李大洪死的那一刻,他就發誓要讓所有幫助蕭凡的人陪葬!

陸嫣然是他的老婆!

他當然不會放過,只是他沒想到陸嫣然竟然不在家!

而是在第一醫院。

好不容易來到第一醫院把陸嫣然催眠。

原本只是用那本死亡筆記就能遠程腦電波催眠。

死亡筆記中的一根紅線,正是特殊材料做成,他可以藉着放風箏遠程實施催眠。

只要是在方圓一千米內,那本筆記在身邊的人都會收到他的催眠。

只要風箏上的自制螺旋槳旋轉,紅線就會受到感應。

它身邊的人腦電波也會被他催眠!

“砰!”

蕭凡又是一腳把他狠狠地踢翻在地,就迅速的上樓了。

同時他迅速的給趙鈺琪發了信息,讓她告訴警察兇手抓到了。

蕭凡打聽到陸嫣然在六樓骨科610房間。

凌凌微步迅速施展。


三秒鐘!

只用了三秒鐘,蕭凡就到達了610房間。

首先看到的是躺在病牀上的沈秋燕,他臉色蒼白,而且身上纏了很多紗布。

接着蕭凡就發現在窗戶的邊上,一個窈窕的身影坐在窗臺上,她的手上還拿着一把剪刀。

看她的神情呆滯,顯然中了催眠術!

而且她的右手腕已經劃開了一道細小的刀口。

蕭凡二話不說,直接瞬間到達陸嫣然的身後。

一把將她從窗臺上抱了下來!

隨後迅速拿出銀針紮在她的心經上,心主神志,心亂則神不清。

接着金光咒自主運轉,一絲金光悄然進入陸嫣然身體。

兩分鐘後,陸嫣然懵懵懂懂的醒了,手腕上的傷口也癒合了。

她發現自己在蕭凡的懷抱裏,剛開始好像還挺開心的,可是突然臉色就變了,一把推開了蕭凡。

質問道:“蕭凡,你怎麼來了?”

見陸嫣然態度不好,蕭凡也裝起了高冷。

他淡淡開口道:“你被催眠了,我救了你。”

“既然你沒事,我就走了。”

說完,蕭凡就頭也不回的邁步。

只是在他剛踏出去的時候,陸嫣然突然說道:“我知道你救了我。謝謝你,不過我不想跟一個殺人犯關係太密切,如果不是你殺人,我想我今天也不會被你的仇人找上門。”

“呵呵。”蕭凡自嘲的笑了笑。

“那你就告訴所有人說我們離婚了,我蕭凡不是你們陸家的上門女婿,以後也不用偷偷摸摸了,這樣應該沒什麼人再因爲我找你了吧?” 月升月沉,整整一個晚上就快過去了,夏凱不得不抓緊時間,再做最後一次的嘗試。因爲他很清楚,二紋回氣丹對自己還有對夏宗其他人會起到多麼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比賽場上,一顆能夠迅速補充靈氣的藥丸,可能會左右整個勝敗的局勢。

夏凱把最後一顆擁有藍色條紋的回氣丹扔進了藥鼎之中,從墨葉蓮裏提煉出來的黑色粉末也在精神控制下,朝着回氣丹慢慢接近。

夏凱的控制非常小心謹慎,窗外的天色已經大亮,如果不利用好這一次機會,今天的比賽就不能用二紋回氣丹補充了。但連續兩場的比拼,正是最需要這顆藥丸的時候。

夏凱的額頭上汗珠涌動,不少已經匯聚成一條細流,從兩側的鬢角處流了下去。但夏凱已經全然不顧,他緊閉着雙眼,所有的精神感知都放置到了藥鼎之內。

在超過千度的高溫之中,一顆幾近透明的白色藥丸在自顧翻滾着,它的色澤如此淡薄,不是因爲藥材本身就沒有顏色,而是因爲所有的精華都被壓縮到了一條藍色的紋路之上了。

隨着屬於墨葉蓮的精華慢慢靠近,透明的回氣丹彷彿有所預感似的,竟然開始躁動不安起來,壓縮在它身上的藥效也出現了劇烈波動的現象。

這就是考驗煉藥師控制力的時候了,夏凱在心中悶喝一聲,放置在紫木龍鼎之內的精神牽引一分爲二,一部分將透明的回氣丹全部包裹,另一部分則和黑色的墨葉蓮藥粉融合在一起。

在夏凱這兩股精神力的控制中,躁動的回氣丹終於穩定了下來,彷彿在夏凱精神牽引的包裹下,它已經感受不到來自墨葉蓮的威脅。

夏凱輕舒了口氣,萬里長征才完成了第一步,接下來,他必須在自己精準的控制下,讓兩種藥物開始融合。

夏凱用自己的精神牽引做爲橋樑,在紫木龍鼎之內率先將兩股分開的精神力慢慢相觸,墨葉蓮和回氣丹也在精神力的相觸中慢慢靠近。

由於兩種藥物之間仍然有夏凱的精神力相隔,儘管此時兩者只有毫釐之差,但依舊沒有爆發藥力的碰撞。

可接下來,這種穩定的狀況就不存在了,夏凱必須在精神力混爲一體的時候,將屬於墨葉蓮的精華一點點的導入到回氣丹之中。

第一顆粉末接近了,微乎其微的藥力並沒有引起回氣丹的排斥,但第二顆、第三顆、第十顆粉末接近的時候,幾近透明的回氣丹突然被惹怒一般,瘋狂的跳動起來,洶涌而出的藥力直接將所有的墨葉蓮粉末都噴射出去。

夏凱心中一抽,趕緊用精神力將兩者迅速分開,等到回氣丹的狀態漸漸平穩之後,再進行第二次的接近…

第二道紋路的刻畫就在夏凱極度耗神的情況下進行着,直到現在,夏凱才發現煉藥術的修煉一點也不比靈力修煉簡單,而東方大陸博大精深的煉藥之術,他需要學習的還非常多。

儘管二紋回氣丹的煉製對夏凱來說頗爲痛苦,但這同時也是提高精神修爲的最佳方法,一旦精神修爲達到了更高的層次,說不定夏凱就可以煉製四品皇極破障丹了,到那個時候,夏凱靈導師等級的瓶頸也就迎刃而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