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葉若羽火紅色的頭髮已經出現了一半的白絲,看起來那樣的觸目驚心,五天時間不見,他的身形消瘦了一大半,讓蕭語雪感覺到說不出的心疼。

蕭語雪強忍住眼淚,走到葉若羽身邊坐下。

葉若羽擡頭看了蕭語雪一眼笑道:“美女師姐終於還是找來了!”

蕭語雪安靜的坐在葉若羽身邊沒有說話,她低頭看着地下紅色的楓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若羽笑了笑,丟給蕭語雪一壺酒道:“要是美女師姐沒事的話,就陪我喝一杯!”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也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一醒來就特別想到這裏坐坐,等來到這裏之後才發現,一個人的安靜又讓我感到害怕,呵呵,是不是很可笑?”

蕭語雪拿過酒壺喝了幾口,笑道:“人在很多時候都是可笑了!明知道你愛着琴女,可還是有那麼多人不管這些,深深的愛着你,那你說他們是不是都很可笑呢?”

葉若羽也笑了,擡頭看着頭頂的楓樹,頓了頓道:“是啊,大家都不可笑,可笑的是誰都擺脫不了深深糾葛的命運!”

“不說這個了,喝酒!”葉若羽勉強的笑道。

蕭語雪看着葉若羽,他笑的太滄桑,五天不見,就感覺像是過了五十年,彈指一剎那間,有的人就老了!

第二天,葉若羽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蕭語雪的身上,蕭語雪美麗的雙眼不含一絲雜質,深情的凝望着自己。


葉若羽剛睜開眼便呆住了,這一畫面似曾相識,不,不是似曾相識,是真的發生過,只是那時候抱着自己的是琴女。

“琴女…”葉若羽喃喃道。

蕭語雪看着葉若羽嘆了口氣,輕聲道:“醒了就該回去看看伯母等人,千瀧、婉盈、瑾兒、龐湛等人,他們時刻都在爲你擔心!”

葉若羽笑了笑道:“走吧,是該回去看看了!”

蕭語雪將葉若羽從地上扶起,挽着他的手臂向行走山寨走去,這是她第一次跟葉若羽這樣親熱,以前琴女在他身邊,蕭語雪總感覺無法跨過這條鴻溝,現在琴女不在,蕭語雪只想儘可能的安慰葉若羽。

龐湛、鳳凰、黑熊等人正在大廳中商量着什麼,突然看到蕭語雪挽着葉若羽的手臂走了進來,衆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嘎嘎,老大,怎樣了?沒什麼事吧?”龐湛連忙跑到葉若羽身邊高興道。

“還好!嗯,這段時間讓你們爲我擔心了!乖瑾兒,怎麼不說話?”葉若羽笑道。

鳳凰看着葉若羽,走到他身邊撫摸着他的頭髮道:“羽哥,你的頭髮…”鳳凰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爲她看到蕭語雪正在給她打眼神。

衆人聽了鳳凰的話才注意到葉若羽的頭髮,頓時間都大吃一驚,原本漂亮的一頭火紅色頭髮,現在居然紅白參半…

葉若羽笑了笑,將身後的頭髮順到身前道:“頭髮白了,呵呵,體內沒有能量的我,在幾個月時間老了這麼多是很正常的!”


蕭語雪此時也笑道:“這不是老了,是成熟了!”說着便將頭轉到一邊,她不想讓別人看到她眼中的淚花,即使體內沒有任何能量,短短五天的時間頭髮便白了一半,誰都知道這並不是年齡原因。

“嗯,美女師姐說的很對,是成熟了,對了,老二,近段時間山寨中的事情就要靠你了,我準備出去轉轉!”葉若羽笑道。

“沒問題,老大放心吧!是該出去轉轉,行走山寨中時間呆的太長是會憋壞的!嗯,讓蕭族長陪老大一起去吧,路上走有一個說話的人!”龐湛勉強笑道,他知道葉若羽現在根本就沒有從失去琴女、妖魅等人的陰影中走出來,想到外面去轉轉只是爲了暫時躲避這個讓他傷心的行走山寨!

“我也去!”此時姬千瀧看着葉若羽道。

范陽城中,葉若羽、蕭語雪、姬千瀧、蘇婉盈爭做在一家酒樓中,聽說葉若羽答應帶着姬千瀧的時候,蘇婉盈也吵着要跟在一起,葉若羽沒辦法,只能答應。

體內沒有能量運轉的葉若羽走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感覺到累,遊玩了一段時間會感覺到餓,現在的他跟一個凡人已經沒有兩樣了。

蕭語雪看着現在的葉若羽心中一陣難過,曾經,葉若羽是鬼莽地境的絕頂強者,現在卻變成了一個會累會餓的凡人,曾經,葉若羽是一個笑容長掛嘴角的帥氣小夥,現在卻成了一個滿臉疤痕的滄桑中年…

“若羽,接下來我們去哪?”蕭語雪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些,她想高高興興的陪着葉若羽玩幾天。

“吃完飯會行走山寨,我要閉關一段時間,先將體內是什麼情況搞清楚再說!”葉若羽喝了一杯酒,慢悠悠的說道。

他這話讓一邊的蘇婉盈和姬千瀧一陣高興,還知道看自己的傷勢,這倒是讓人放心不少!

而蕭語雪聽後則是更加擔心,她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葉若羽不是那麼容易放開的,現在居然說出要去閉關,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她倒是希望近兩年葉若羽什麼都不要管,好好出去散散心,這樣或許對他的幫助還要大一些!

“閉關的事情不急,我們還是先去玩幾天再說吧!”蕭語雪連忙對葉若羽道。

葉若羽笑了笑,又喝了一杯酒道:“閉關不急,但有件事情很急,吃完飯後美女師姐帶着千瀧、瑾兒、還有我那些徒弟儘快趕到二號懸浮大陸,我準備建立行走家族!”

他這話一說出來便將所有人都嚇住了,建立家族?不是開玩笑吧?

蕭語雪好奇的摸了摸葉若羽的額頭,無奈的笑了笑道:“沒發燒!”

葉若羽看着蕭語雪一陣無語,想了一會解釋道:“我是山賊,要想將五大家族連根拔起的話只能攻擊城池,我現在的實力還不夠,所以我準備先建立行走家族,搶佔五大家族的生意領域,然後大量招收弟子,將五大家族一步步整垮!”

蕭語雪聽後認真的思考一會,覺得這確實是個不錯的方法。

從兩個月之前的戰鬥就能看出行走山寨跟五大家族之間的差距,從表面上看,行走山寨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但葉若羽神魂被毀,到現在還不知道他體內到底是怎麼回事,行走山寨中已經沒有絕頂高手了。

而五大家族呢?五大族長死了三個,重傷兩個,所有生意領域被毀,但是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又恢復如初,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五大家族上萬年的財富、人力底蘊不是短短十年建立起來的行走山寨可以比擬的!

行走山寨中的密室裏,葉若羽正在閉關,他已經在裏邊呆了兩個月,只是依舊沒有相同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若羽嘆了口氣,自己成了凡人,可偏偏不死、不用吞噬別人的神魂,更好笑的是自己體內沒有任何能量,這樣的情況該怎樣對付五大家族?


想到這裏,他自嘲的笑了笑,接着拿起身邊的音琴,仔細的撫摸起來,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片刻之後,他自言自語道:“琴女,我好想你!”

葉若羽就這樣愣愣的看着音琴,想着自己跟琴女在一起的日子,想着兩人一起走過的路,想着兩人說過的話…

突然,他全身一震,接着強烈的欣喜感涌上心頭。

“前輩,夜鬼你們在嗎?”葉若羽迫不及待的喊道。

“有事嗎?”一聲尖細的聲音傳來,這是神農木鼎神靈的聲音。

葉若羽仔細的想了一會,笑道:“前輩應該知道神靈自我封印的事情,不知道神靈自我封印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除?”

神農木鼎的神靈聽後沉默了。

片刻之後,夜鬼的聲音傳來,他猶猶豫豫的說道:“我好像聽說過解除神靈自我封印的方法,不過…”

“不過什麼?”葉若羽就像是抓到救星一樣,連忙問道。

“不過你的實力不夠,準確的說,整個鬼莽地境中人沒有人能夠使用這樣方法,就算是在我之前呆過的永恆界中,能夠接觸神靈自我封印的人也是屈指可數,所以…”夜鬼吞吐道。

“沒關係,我努力的修煉,總有一天會有實力解開神靈的自我封印!”葉若羽雖然有些失望,但總算是有一點點眉目。

夜鬼嘆了口氣道:“這個…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方法吧,你知道能夠解除神靈自我封印的那些超級高手至少修煉了多少年嗎?據我所知那幾個超級高手中最短的修煉時間也超過了八千萬年!”

八千萬年?這個數字讓葉若羽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立刻變成了失望,八千萬年,呵呵,修煉八千萬年,多麼漫長的時間啊!

“小子,其實我有一種猜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通!”此時神農木鼎的神靈出聲道。

葉若羽的絕望在聽到他的話後又變成了希望,他連忙道:“什麼猜想?快點說!”

“這也是我剛剛纔想到的,那就是通過神器聚靈,神器聚靈的時候是可以產生非常強大的神祕能量,這股能量很有可能能夠幫助神器的神靈衝破自我封印的束縛,而且琴女那麼厲害,自我封印對她的束縛肯定比其他的神靈要低!所以這種方法成功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只是從來沒人用過…”神靈道。

葉若羽聽後陷入了沉思,兩種方法,一種是行不通的,還有一種沒人用過,就算是能夠成功,四大靈珠又該到哪裏去找呢?到目前爲止自己只知道劍冢中有一顆神靈珠,已經徹底消失的樓蘭山寨或許藏有暗靈珠,剩下的兩顆… “哎,這種辦法現在也無法實現!”葉若羽嘆了口氣道。

神農木鼎神靈聽了葉若羽的話,笑了笑道:“小子,我看你還是先將你體內的情況搞清楚再說,沒有強大的實力,就算是劍冢中那顆神靈珠,你也拿不到,更別說其他的了!”

葉若羽點了點頭。

之前本來以爲可以吞噬神魂,來維持自己的能量,現在自己不需要吞噬神魂就能夠存活倒是出乎了所有人意料,這將葉若羽之前的計劃全部打亂。

“看來得出去找一個神魂來試試!”葉若羽自言自語道,此時的他對於吞噬別人的神魂已經不會感到罪惡,人總是一樣的,修煉之人也是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誰都不會那樣的平靜,更何況現在的葉若羽不想死,他還想破解琴女的自我封印!

所以爲了琴女,只能讓抓起來的五大家族俘虜犧牲一位了。

不多時間,蕭語雪便帶着一個達到青色初級的俘虜來到了密室,接着她運用強大的實力將俘虜的青色初級神魂剝離肉體,然後將其強制性的轉移到葉若羽的神魂位置。

讓葉若羽跟蕭語雪都沒想到的是,青色初級神魂一進入葉若羽的神魂位置,馬上就發生能量外散,而外散的能量居然完全被那顆七彩舍利吸收。

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吸收了魂能之後的七彩舍利居然開始移動,它的移動非常緩慢,不過即使這樣緩慢的移動,葉若羽的身體也發生了一陣抽搐,強烈的刺痛感傳來,慢慢的,葉若羽額頭上產生了豆大的汗珠。

一邊的蕭語雪完全被葉若羽痛苦的神色嚇壞了,她正準備前去查探情況的時候,從葉若羽的體內突然產生了一股異常強大的能量,直接將蕭語雪逼開了數十米,蕭語雪看着這種情況,一張小嘴張的彷彿能夠吞下一頭大象一般。


而此時葉若羽體內,更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之前吞下的九品孕馨丹此時也開始移動,它正在非常緩慢的向七彩舍利靠近。

九品孕馨丹的移動讓葉若羽的痛苦急劇加深,在忍受了十天之後,葉若羽終於昏迷過去。

一邊的蕭語雪此時擔心的眼淚都快出來了,但她沒有任何辦法,葉若羽身體中散發的能量太過強大,蕭語雪已經被逼得不能移動半步,現在就算是想去查探葉若羽的情況也不可能了!

大約過了兩個月,葉若羽身體周圍的強大能量開始收進他的體內,整整擔心了兩個月的蕭語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因爲她感覺到了葉若羽的生命氣息,葉若羽還活着,對於她來說就是不幸中的萬幸,只是現在蕭語雪的實力還是無法靠近葉若羽。

大約又過了十來天,葉若羽身上強大的能量終於全部進入到他體內,蕭語雪連忙一個箭步衝到葉若羽身邊,將他扶起之後,連忙查看他的體內,這一查看讓她剛剛閉合嘴巴再次張開。

此時葉若羽身體中原本屬於神魂的位置,居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類似於神魂的能量體,只是這能量體比一般的神魂要小很多上面還有兩個明顯的空洞,而之前的七彩舍利和九品孕馨丹已經消失不見!

看到這種情況,蕭語雪皺着眉頭陷入了深思。

“哎呀,疼死我了!咦,美女師姐你在想什麼呢?”就在這個時候,葉若羽的聲音打斷了蕭語雪的思考。

蕭語雪聽到葉若羽的聲音異常興奮,一把將他抱住,喃喃道:“若羽你真是嚇死我了!”

葉若羽被蕭語雪突然表現出來的情感搞的愣住了,在他心中蕭語雪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子,不會這樣輕易的表露感情,怎麼現在這樣反常?

“額,美女師姐,你沒事吧?”葉若羽有些好奇的問道。

蕭語雪將葉若羽放開,高興道:“沒事!”接着便將這兩個月葉若羽身上出現的情況仔細的跟他說了一遍。

葉若羽聽後也吃了一驚,特別是自己身上出現了異常強大的能量,連蕭語雪都無法抗衡的強大能量,這是怎麼回事?還有那白色的能量體是什麼?

葉若羽連忙放來蕭語雪,仔細的查看神魂的位置,這次的查看讓他跟蕭語雪一樣的吃驚,從白色能量體中傳出來的能量比自己之前達到紫色越中級神魂傳出來的能量還要強大,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得到了比之前還要強大的能量?

“喂,兩位前輩,爲何我神魂的地方出現了白色的能量體?”葉若羽想了一會沒想通,連忙向神農木鼎神靈跟夜鬼詢問道。

“白色能量體?嗯?說說那白色能量體的形狀以及特徵!”神農木鼎神靈聽了葉若羽的話很明顯的吃了一驚。

葉若羽連忙將白色能量體的事情跟兩位神靈自己的說了一遍。

神農木鼎跟夜鬼聽了葉若羽的描述之後都哈哈大笑,這讓蕭語雪跟葉若羽都是莫名其妙。

“小子,如果你的形容沒有錯,我敢肯定那白色的能量體應該是淨魂!”神農木鼎神靈笑過之後高興的說道。

“淨魂?是什麼東西?”葉若羽不解的問道。


“淨魂是在紫色神魂之上的一種境界,其實也是一種過度境界,它跟紫色神魂不一樣,並沒有初級、高級之分,淨魂就是淨魂,只有達到淨魂才能窺探更高層次的境界!”神農木鼎神靈解釋道。

頓了頓,神靈繼續道:“嗯,現在你達到了淨魂境界,有些事情也可以告訴你了,其實在淨魂之上還有五個境界,分別爲:虛魂、實魂、三彩神魂、五彩神魂、七彩神魂!虛魂和實魂又有小、中、大之分,不過三彩神魂、五彩神魂、七彩神魂跟淨魂一樣沒有層次的劃分!達到七彩實魂境界之後,你就可以在所有宇宙中橫着走了!”

葉若羽聽後一陣高興,沒想到自己就這樣突破了,這也太假了吧?

“不過你的淨魂跟別人的好像不太一樣,別人的淨魂應該都比你的大一些,神魂上也沒有兩個空洞,不知道你這是怎麼回事!而且,你修煉出淨魂的方法也是聞所未聞!居然先失去紫色神魂,然後通過七彩舍利跟九品孕馨丹融合,這是什麼情況我也沒見過!”神農木鼎神靈想了一會有些無奈的說道。

神農木鼎神靈的這些話葉若羽完全一個字都沒聽進去,管他一樣還是不一樣呢,反正自己這也是淨魂,自己也有強大的能量。

想到這裏,葉若羽一下子蹦了起來,桀桀笑道:“先來試試自己是不是達到了淨魂!”

隨即葉若羽雙手劃圓,接着低吼道:“空間震裂,四百二十層!控制範圍四百米!”

葉若羽話音剛落,空間中產生一中奇特的變化,接着一聲巨響傳開,葉若羽之前在密室中佈置的禁制直接爆開,而空間震動還沒有消失,直接衝向了密室的牆壁,又是“轟”的一聲傳開,整個密室產生了強大的震動,幸好沒有垮塌。

看着這樣的攻擊,蕭語雪目瞪口呆,這比之前葉若羽的空間震裂四百二十層強得太多了,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葉若羽此時也非常高興,隨意的一招空間震裂,居然比得上自己使用神器全力發出的空間震裂,而且控制範圍還是四百米,如果凝聚到五米會怎樣呢?他相信,自己現在全力發出這一招絕對能夠傷得到圓寂大師,不過要真正的打過他,恐怕還不夠!

就在這個時候,葉若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連忙向夜鬼詢問道:“前輩,你之前說有人能夠靠強大的實力解開自我封印,不知道需要達到什麼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