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瑤哭的太過傷心,身子都有些抽搐:“我不想下地獄,哥哥你收留我吧,我會一直伺候你的。請你不要丟下我。”

小瑤躲在暗處,看到地府的馬面和閻王看到薛玉仁都不敢得罪,現在她唯一的靠山就只有薛玉仁了,她把希望都放在薛玉仁的身上。


醫神小農民 ,薛玉仁心裏一軟道:“行,你放心吧,有我在,沒人敢把你抓走,等找個機會,我在閻王老弟面前求求情,讓你轉世爲人。”

“謝謝哥哥。”小瑤感激的一笑。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以後你跟着我就不用再躲躲藏藏了。薛玉仁心道還好,這小女生是個女鬼,別人都看不見她,跟着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可是鬼不是怕太陽嗎?”薛玉仁看這大白天的小瑤好像一點事情也沒有。


小瑤噗的一笑:“誰說鬼怕太陽了,都是人類自己幻想的罷了。”

小瑤跟在薛玉仁的背後走着,說是走,不如說是飄更實際,小瑤的腳並沒有落地。

“哥哥,你有女朋友嗎?”小瑤微笑的看着他道。

薛玉仁回頭看看她,其實這個女孩子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可惜了一個大好的花朵,就這樣去了。如果活在世上,說不定還能討回來做個老婆什麼的。

“沒有,沒有呢。”薛玉仁搖搖頭:“對了,別叫我哥哥哥哥的,我就薛玉仁,你就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對於別人他需要隱藏身份,但是對於小瑤,他卻可以毫無保留的告訴她真實的名字。

小瑤使勁的搖着頭:“不行,你以後就是我的哥哥,我就要喊你哥哥。”

薛玉仁無奈:“好吧,你隨意吧。你開心怎麼叫都可以,只要你開心,喊我王八蛋都行。”

薛玉仁對她一笑。

小瑤看到他對自己笑,眼淚忍不住又流了出來。

薛玉仁急道:“怎麼了,我的小妹妹,幹什麼又哭啊?”

小瑤擦着眼淚道:“自從死後,我每天都躲躲藏藏的,從來沒有人對我笑,和我說上一句話,突然感覺好溫暖。”

薛玉仁用手指在她鼻子上一勾:“傻姑娘,以後你哥哥我天天逗你玩,陪你說話,陪你笑。”

小瑤恩的點點頭,飄到薛玉仁的面前,在他的嘴上親了一親。

薛玉仁完全沒想到這小丫頭會突然來這麼一招,他臉皮再厚,此刻臉也唰的一下紅了,

薛玉仁望了望四周,咳嗽了一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老哥,錢已經到賬,你有時間去查下。”空中突然傳來一熟悉的聲音,

薛玉仁看着小瑤詫異的問道:“你聽見什麼了嗎?”

小瑤搖搖頭,“小老哥,我在用通心術聯繫你呢,聽到回答一聲。”

原來是閻王這小子,突然說話嚇了薛玉仁一跳“哦,老哥,你說錢到了?”薛玉仁臉露喜色。

“恩,我已經讓判官把銀行的數據改了。你有時間去查一下。”

“不會被銀行發現吧?”薛玉仁擔心的問道,這要是被查出來,自己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槍斃的。

“怎麼可能被查出來,我們地府可是掌管着人間的一切程序的,一切都是我們說了算。”閻王打着包票。

“哦,對了,那個。”薛玉仁看着小瑤想起給她請求,

“什麼,老哥,你有話就說。你我不用吞吞吐吐。”

恃君寵 ?那女鬼是我的妹妹,她是想不開自殺了,現在很後悔,能不能讓她重新輪迴?”

對面許久沒有迴應,薛玉仁催促道:“你倒是說句話啊!”

“這個真不好辦啊,這樣吧,你讓她先跟着你吧,我吩咐馬面不要去抓她,我慢慢想辦法,怎麼樣?”

薛玉仁看事情有轉機,點點頭道:“行,那一切麻煩閻王大哥你了。”薛玉仁從來沒喊過閻王大哥,但是這一次,他爲了小瑤,放低身份乞求着閻王。

閻王笑道:“小意思,都是兄弟。我會想辦法的,那就這樣,有時間再聯繫。”

薛玉仁望着背後的小瑤,做出勝利的手勢道:“小瑤,閻王已經答應想辦法,給你安排輪迴了。”

“真的?”小瑤聽薛玉仁這麼一說,臉露喜色。

“當然,哥哥還會騙你嗎?你老哥我還是很牛逼的。”薛玉仁突然想到閻王說錢已經到賬,

心裏興奮的想道八百億後面是幾個零呢?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多錢,閻王說的話靠譜嗎?

不會是耍我玩的吧?還是自己去看看的比較好。

薛玉仁拉着小瑤道:“走,陪哥哥我去銀行去看看,閻王說送了我點錢,我去看看是不是到了。”

小瑤又是一愣,自己的這個哥哥到底是什麼來頭?求閻王辦事,閻王還送錢過來,

心裏對薛玉仁更加的好奇起來。

學校附近都會有銀行,薛玉仁出了校門進了一家銀行的自動取款機,

因爲這個點是午休的時間,取款機這邊沒有任何人,這樣正合薛玉仁的意,

要是真像閻王說的,卡里有八百億,那被人看見,豈不是要把那人嚇死。

薛玉仁緊張的手心冒汗,一來期待卡里真的變出八百億,二來又怕閻王是在耍自己,

畢竟八百億的錢一個普通人就是做幾千輩子也賺不來的。

薛玉仁從錢包裏掏出銀行卡,小心翼翼的插進取款機,輸入了密碼,

用手指按下查詢鍵,屏幕上顯示正在操作中,請稍後…..

薛玉仁緊張的搓着手掌,小瑤也好奇的湊過來,想看看閻王給自己的哥哥打了多少錢。

屏幕上顯示剩餘金額80000000000.00薛玉仁眼睛都看花了,一時沒數過來,

身子就往後倒去,幸好小瑤及時的扶住了他。 “發財了,發財了。。”薛玉仁興奮的重複着這句話。

“哥哥,你原本有多少錢?”小瑤也被這數字嚇了一跳。

薛玉仁穩定了一下情緒,尷尬的一笑:“本來剩餘金額是零元,若不是這閻王變出來的錢,現在的我真的是身無分文。”

“八百億!天,哥哥,你到底是誰,閻王都要來給你送錢。”小瑤驚歎道。

薛玉仁把卡取出放進了口袋,搖搖頭:“我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小瑤哪裏肯相信:“普通人,哥哥你騙小瑤,你若是普通人,你怎麼可以觸摸到我,可以看見我,還和閻王稱兄道弟。”

薛玉仁心想自己對於這個小瑤也沒有什麼必要隱瞞,笑笑道:“我們找個地方坐下,我慢慢講給你聽。”

小瑤點點頭,薛玉仁帶着小瑤來到之前和蘇曉嬈坐過的草地上。這個時候他纔想起來把蘇曉嬈一個人丟在了學校的餐廳了,看來也只能晚上去上班的時候去給她道歉了。而帶小瑤到這邊的草地,主要是因爲這邊沒有人,也不怕被人聽見,更不會被人看見自己對着空氣自說自話,被當成神經病。

薛玉仁一屁股坐在地上,小瑤卻不能落地,飄到薛玉仁身邊,

薛玉仁便將自己從被馬面錯勾去魂魄開始到結實小瑤所有的事情都給她講了一遍。當然他把和趙巖幾個人酒後“英雄救美”的事情和蘇曉嬈的曖昧之事並沒有告訴小瑤,薛玉仁從來不會在一個女人面前說另外一個女人。

小瑤聽完感嘆道:“哥哥,你的人生還真是豐富。”而知道薛玉仁向所有人都隱藏身份,而只將自己真實名字告訴她的時候,小瑤心裏一陣感動。

薛玉仁嘿嘿的笑着,

“那哥哥你現在都成了頂級富豪了,你還去那個餐廳打工嗎?”小瑤問道。

“去,怎麼不去,怎麼滴也得去做完今天是不是,居然說好了去上班,做人要誠信。反正我是打臨時工,看心情,想去體驗下生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嘍”

小瑤點點頭,對於這個哥哥更加的佩服。

而她哪裏知道薛玉仁的心思,好不容易和蘇曉嬈那可愛的小丫頭走近了,必須得趁熱打鐵。

薛玉仁也懶的回寢室,便在草地上坐着跟小瑤聊着天,一下午就過去了。

眼看天也快黑了,薛玉仁帶着小瑤去了白玫瑰餐廳。

經理看薛玉仁來了,親熱的招呼道:“哎呀,小張你來了啊。”

薛玉仁表面客氣的點了點頭,心道我可是百億富翁了,來給你打工是看的起你,你最好別對哥做越軌的事情。

那胖經理從吧檯拿了一件工作服遞給他:“快去先把衣服換了吧,準備上班。”把衣服遞給薛玉仁的時候,還用手在他的胳膊上輕輕的掐一掐,薛玉仁打了個顫,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薛玉仁按照經理指的方向,找到了換衣間,換衣間很小,在廚房的旁邊,還是男女通用的,店裏爲了節約空間,當然平時男女都是岔開時間換衣的。

薛玉仁看着鏡子裏的自己,一米七五的個頭,面貌秀氣,一頭寸頭顯得更加精神幹練,滿意的點點頭心道我薛玉仁再也不是屌絲了,我也變成高富帥了,哈哈。

小瑤看着薛玉仁認真的盯着鏡子裏的自己,忍不住一笑道:“哥哥,別看了,夠帥了。”

薛玉仁回頭看看她點頭道:“我知道的,我只是被我自己深深的吸引了,情不自禁想再多看幾眼,小瑤你真幸福啊,可以天天跟着一個頂級高富帥。”

小瑤忍不住一笑:“恩恩,哥哥你在我眼裏是全天下最帥的男人,要說這財富,恐怕還真的沒人能比你多了。”可不是嘛,雖然說薛玉仁現在的財產比起世界首富還有一點差距,但是錢對於薛玉仁來說不是問題,只要他想要,一句話,閻王就可以給他變出來。

“好了,收拾完畢,開始工作。”薛玉仁套好工作服,充滿幹勁,哼着小調就往大廳走。

那胖經理看見薛玉仁出來,忙指着他道:“你,小張,你去廚房,把飯插上,預備着晚上用。”

“什麼?插飯?”這種事情也在服務員的工作範圍內嗎?不過經理居然話都說了,自己也只好去做,薛玉仁轉身朝着廚房走去,

一推開門,薛玉仁就見上午那個廚師正把收下來的火鍋裏的油水倒出來重新放到一個盆裏,

薛玉仁奇怪的問道:“師傅,你這油水不倒掉,放盆裏幹什麼?”

那廚師看到薛玉仁,愣了一愣,擺手道:“你小子做好你的工作就成了,不要多管閒事。”

“哥哥,我看他們是要把這火鍋裏的油水留着下次再回鍋利用一次,節約成本。”小瑤看着薛玉仁道,薛玉仁恩了一聲,這個他自然看了出來。

想到昨天晚上他還在這個餐廳吃飯,差點就吐了出來。

薛玉仁嚥了口口水,穩了穩自己的心情道:“那個,經理讓我來把飯插上。”

那廚師用手指了指旁邊桌子上的大電飯鍋道:“電飯煲在那裏,自己去弄。”

薛玉仁心裏也毛了,什麼叫自己去弄,從來還沒聽說過哪家飯店的米飯是要服務員做的,明明就該你們廚房做,也不知道這個規矩是誰定的。

薛玉仁走到電飯鍋前,把蓋子解開,這才發現飯鍋裏的飯都已經成了一塊一塊的飯糰,

薛玉仁又問道:“師傅,這個鍋裏還有很多飯啊,不過都已經成一團團的了,要倒掉再做新的嗎?”

“你傻啊,米不是錢啊,你用手把他們全部掐開,倒點水進去,插上電就是了。”廚師不耐煩道。

“那有一次性手套嗎?”薛玉仁話一出口,廚師和廚房的那些學徒都大笑了起來。

“小子你當這裏是五星級酒店嗎?直接用手抓,又吃不死人。”那廚師冷笑道。

“哎。”薛玉仁嘆了口氣,走到廚房的水龍頭旁邊洗了洗手,這才把手放進飯鍋裏用手把一團團早已經結成塊的米飯掐碎。

一邊的小瑤生氣的皺起眉頭,撇嘴道:“原來外面餐廳的廚房都這麼黑暗。”

薛玉仁把米團都掐碎,用廚房的盤子接了水倒進電飯鍋,插上了電,一甩手走出廚房,他也不想跟這羣人多說什麼話。

“哥哥,剛纔廚房的廚師太過分了,當着那麼多面嘲笑你,看我去教訓教訓他。”小瑤握着拳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