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心雨花露》有句經典臺詞:“應試教育確實有弊端,可它存在了那麼久,必然有其存在的價值。我們無法改變它,只能適應它,我們只有瞭解這個大環境下的遊戲規則,去掌握它而不是去牴觸它。要不然,你就是有鑽天的本領,也只能在現實生活裏四處碰壁,只能成爲怨天尤人的失敗者。”

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應試教育既然存在,必然有存在的價值。對於有弊病的那一面,改能夠改的,接納不能改的!瞭解大環境的遊戲規則是必須的!我們說新式教育。並不意味着要把現有的教育推翻從來!也許將來有一天,應試教育沒有了,那並不是我們把它推翻的,而是社會發展自然結果!

很多家長也常爲應該教育和素質教育這兩個矛盾統一體糾結、擔心甚至痛苦。一方面,家長希望孩子接受素質教育,享受學習,快樂成長,另一方面卻又擔心孩子養不成好的習慣,考不出好成績。這就投射出一個現象,即家長對孩子對教育缺乏信任和信心。家長們覺得要在掌控之下,纔會覺得安全!他們覺得不可控的情況,就投射出家長們的恐懼了!他們對孩子和現在的教育缺乏深層次的信任。

深層次的信任,就是我們所說的無條件接納,無論孩子的好壞。無論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教育。

我們要從表層信任向深層次的信任努力:相信孩子會朝好的一面發展,這個發展很多並不一定是可控的!孩子的表現有可能帶給你無限的驚喜。深層次的信任也是不可控的,可能有好的,可能有壞的。深層次的信任,相信孩子和自己能接納一切,面對一切。選擇對孩子給予深層次的信任,這也是由家長的愛的能力所決定的。

現在擁有真愛能力的人是少數。有很多人一輩子好像都在愛別人、其實他從來沒有真正的愛過一個人。當代社會的轉型期,人們追求物質的速度超過了人們追求精神的速度的時候,最最直接的問題就出現了“很多人沒有愛別人的能力了,儘管他一直努力地愛着”所以,無論是哪種教育,培養和發展愛的能力纔是教育的終極目的。愛是付出不求回報的。沒有條件的;愛是付出而不是佔有;愛是給予而不是交換;夫妻之間,親子之間,你在乎的是“名聲”、“財富”還是“愛”呢?擁有浪漫的愛情,想和自己的愛人成爲神仙眷侶深深的植根於很多人的心中。其實,就是因爲我們內心中擁有着慾望。這個慾望叫做“希望對方成爲心目中的a”,“希望自己擁有神仙眷侶的婚姻”,這個a是不幸的根源,最大不幸就是“a=神仙眷侶”。

不要希望擁有神仙眷侶一樣的婚姻和愛情,只要學會愛就能有幸福美滿的婚姻。訣竅就一句話:不要想“得到愛”只需要“付出愛”!不幸的是,大多數人只想要“得到愛”而不是“付出愛”,即使有些人一直在“付出愛”其實也是爲了“得到愛”的,這種“付出愛”本質上是“得到愛”。

當你把目光集中在你的愛人應該爲你做什麼的時候,你就會充滿着抱怨、不滿、指責和苛求。你應該把目光集中在你能夠爲愛人做些什麼上,你就會充滿愛的力量。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他的生活中常用語式就是:“我能爲你做些什麼?”,“我做什麼事情能夠讓你輕鬆和快樂一些?”,“我怎樣做才能成爲你理想中的妻子(丈夫)?”,“你不需要爲我做些什麼,你需要我爲你做些什麼?”。

爲我們所愛的人“付出愛”而不是讓自己“得到愛”,“付出愛”需要擁有一顆利他的心,“不想得到愛”需要擁有一顆平常心,只有這樣愛才充滿長久的活力,婚姻纔會美滿幸福。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幫助別人,自助助人,助人者自助,周而復始,自己幸福,別人因你而快樂,這是多麼美妙的事情,作爲女人,一定要學會愛自己,什麼是愛自己——有一顆平常心,有一顆利他心,有一顆止於至善的心。

教育孩子不能“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更不能“沒有系統科學的知識就開始努力解決問題”。教育孩子“寬嚴有度是真愛”——“德行責任要嚴,要有底線”,“能力才華要寬,要多支持和幫助”,更爲重要的寬嚴有度的前提是“一直都信任,始終都心賞”。只想學方法的家長都不是好家長!”

爲什麼孩子在“應該”不被滿足的情況下就會產生情緒呢?因爲從小到大,“不應該”滿足的滿足的太多了,已經養成了習慣。父母對子女的教育“總滿足”的後果就是孩子“情緒化甚至自私和享樂”。還記得有個經典的比喻嗎?“玩具十次買一次,孩子感恩你。玩具十次買九次一次沒買”,孩子討厭你甚至恨你。這個比喻是“總滿足教育惡果”的最好詮釋。

希望全天下的父母都能明白“會愛才是真愛,真愛需要學習”,學習教育孩子從讓孩子“有擔當。負責任”開始。

中國家長三大問題需要解決:一是愛的能力;二是心態問題;三是價值觀問題。

如果希望你的孩子優秀,請你盡情的使用你的孩子,如果希望你的孩子出現問題,請你多多幫助他做他該做的事情。

有多少父母認爲愛就是對孩子好,結果是孩子自私,只考慮自己不考慮別人。一個自私的孩子怎麼來擔當責任,怎麼來贏得別人的幫助和尊重。請父母牢記,當你爲他付出的時候,你感受他的感受,如果他懷着感謝和感恩。那父母的付出叫做“愛”,如果他認爲這些都是你應該做的,那父母的付出叫做“包辦”,叫做“害”。所以付出不叫“愛”,寬嚴有度的付出才叫做“真愛”。

孩子是個獨立的個體。教育孩子就是培養他獨立面對自己生活的能力,這個意義大於一切!所有的愛都是爲了相聚,只有對孩子的愛是爲了分離,是爲了孩子更獨立。

父母們,不要等到孩子長大成人了才明白,這種明白背後是深深的後悔——過度的包辦和滿足的結果培養出來的是自私和享樂的孩子。

孩子應該寵愛,但不能沒有節制。凡事都要講一個“度”字,一個“度”不是知識而是智慧,智慧是不能速成的,是要靠體驗慢慢積累的。所以說,中國的家庭教育問題其實就是簡簡單單的四個字的問題——“家長不會”,有的不認爲自己不會。有的認爲自己不會還不願意學,有的認爲自己不會就片面而不繫統的瞎學亂學,有的認爲自己不會就努力的學但卻不能堅持去做去實踐,這可能就是中國父母的問題吧。

親愛的孩子,我不得不殘忍地告訴你。今天之前你的生活與我息息相關,而你今後的道路,我將不再過問”。對於這段話,相信很多人看到這裏會拍手稱快,但我卻想說,父母錯誤的教育方式把孩子培養出了問題,就採取了另一個極端“不再過問”的方法,這是不是有些更加不負責任呢?“浪子回頭金不換”,作爲父母,我們有沒有能力陪伴孩子?能不能通過智慧和方法去創造浪子回頭的環境和機會呢?

“孩子,媽媽很抱歉,不該這樣愛你。而你,也應該對你的所作所爲感到愧疚。那麼,就讓我們彼此原諒,重新開始吧”。這個媽媽已經找到了問題的根源,但是就是一句“彼此原諒,重新開始”就能讓孩子擔當負責任嗎?請問彼此原諒了,怎麼重新開始?如果孩子不重新開始怎麼辦?如果孩子遇到了具體的問題怎麼辦?如果孩子努力了以後發現自己根本達不到怎麼辦?這些都值得大家深思。

家長千萬不要糾結於孩子的假期作業?,因爲全中國的孩子沒有幾個認真對待的,包括我們家長曾經是孩子的時候。寒暑假作業並不重要,對他們學習成績的影響不大,對他整個人生的影響幾乎沒有!影響孩子成績甚至人生的是他的責任心,自信心,上進心,陽光的心態和健全的性格,這些都是從愛得來的。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孩子認爲作業太多了,而且不重要,家長認爲重要,不能理解孩子,總想控制和要求和強壓的,孩子只能想各種方法對付:複印,抄襲,僱人……孩子只是想辦法解決問題,面對困境,跟價值觀無關,跟德行責任也無關。

學習、成績是孩子和學校的事兒!作爲家長,任務是給予愛,關心孩子累不累,開心不開心,成爲孩子的港灣!能夠接納他,信任他,欣賞他,支持他,幫助他,給他力量,爲他加油!這是我們家長的事。

人和人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堅持”二字,道理特別容易理解,但做到很難,堅持做到難上加難,幸福的路上並不擁擠,只是堅持的人太少。

別人爲了適應我們的改變他一定要發生改變,堅持自我改變就已經在改變別人了,如果你想改變別人,一定會無功而返甚至會遍體鱗傷。

愛孩子是讓孩子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用控制來滿足我們做家長的。世間唯有父母能傷害到孩子,也唯有父母用愛才能化解一切,愛與自由永不可辜負。一個沒有被信任的孩子是缺少愛的孩子,是可憐的孩子。

.異能人的前世今生 第371章。

不過,為了不讓身後的墨彩雲起疑,兩人並沒有馬上詢問,準備跟著黑衣人到了死亡森林再問也不遲……

只是剛跟著黑衣人走了不遠,兩人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們體內的靈氣,竟然被封印了,他們的實力消失了……

兩人心裡一驚,對視一眼看著前面的黑衣人,發現對方似乎根本沒有察覺,也就是說他們的毒,不是這個男人下的,而是墨彩雲下的……

「呵呵——兩位感覺如何?是不是感覺現在跟一個普通人一樣,渾身無比輕鬆啊!」南風和南雨,剛想到是墨彩雲下的毒,就聽到她陰冷諷刺的聲音響起。

「你對我們做了什麼?」南雨瞪著墨彩雲怒道。

「呵呵——做什麼?我到是很好奇,你們鬼鬼祟祟來到血煞城想做什麼?迷路?是你們蠢,還是覺得我傻?浩天大陸誰人不知道這裡是血煞城?怎麼可能有人在血煞城外迷路呢?」墨彩雲冷笑的說道。

「所以,你就對我們下毒?真是一個惡毒的女人!」南雨憤怒的說道。

「你先回去吧,別忘記我說的話!」墨彩雲無視南雨的怒吼,看著一邊呆愣的黑衣人說道。

「是,大人!」黑衣人說完,不敢多做停留,匆忙離去。

墨彩雲看了眼南風和南雨,對著半空中擊掌了三下,不多時兩道破空聲傳來,兩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色中,看不到一點肌膚和官的黑衣人出現在墨彩雲身邊道:「左使大人!」

「嗯,將這兩個老頭兒帶回去!」說完墨彩雲轉身離去。

兩個黑衣人直接來到南風和南雨身邊,一人架起一人,南風和南雨心裡憤怒,卻也沒有掙扎,因為他們知道,掙扎也是徒勞……

兩人察覺到身邊的兩個黑衣人,雖然架著他們,但是他們的手臂很奇怪,似乎只是骨骼,並沒有肉,兩人清楚感覺到架著自己身體碰觸到對方,十分的不舒服,似乎就是用兩根棍子,挑著他們一般……

雖然心裡疑惑,但是他們並沒有輕舉妄動……

南風悄然將衣袖裡面的各種藥粉,小心翼翼的扔了下去,而南雨也趁著對方不注意,從衣袖中丟出一個個黑了吧嘰的小黑球,而且還不只是丟了一個,一路上不停的罵墨彩雲狠毒,隔一段距離就丟下一顆小黑球,小黑球只有指甲大小,小小的一顆,落地都沒有聲音的……

不多時,兩人被墨彩雲帶到了結界的一個位置,然後兩人清楚的看到,墨彩雲拿出一個紅色的盒子,將盒子打開后,裡面滿滿的都是難聞的血腥味道……

說不上是人血還是獸血,總之味道極其難聞!墨彩雲將盒子微微一偏,血液落在結界的根部……

墨彩雲手中的盒子,是一個空間靈器,裡面的血液如同取之不盡一般,差不多倒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南風和南雨震驚的看到,那結界打開一道裂縫,緩緩的張開,最後足足有一人穿行的寬度才停下…… 第372章

「走……」墨彩雲收起盒子喊了一聲,嗖的一下子鑽了進去。

緊接著在南風和南雨還沒回神之際,黑衣人忽然將兩人一前一後直接塞了進去,最後兩個黑衣人也鑽了進來……

南風回頭一看,那縫隙已經關閉了!從打開到關閉的時間,只有短短瞬間,即便是他們的實力沒有被下毒,以著他們之前的實力速度,差不多也只能在剛才,結界短暫開啟的時間內進出四次……

也就是說,如果都是他們這樣實力的人,這個結界缺口打開,一次可以出去或者進來5人左右……

只是如此,南風和南雨心裡就已經震驚不已了!按照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豈不是血煞城的魔族,都有可能出去了嗎?如果那樣的話,到時候這浩天大陸,豈不是又要迎來一場浩劫了?

到底這裡是什麼時候出的事情,為什麼他們一點消息都沒有,師父也沒有一點感應呢……

兩人心中十分震驚和著急,但是現在他們自己身陷其中,自身難保,只能靜觀其變了……

「師兄,你知道我們中的什麼毒嗎?」南雨給南風傳音道。

「我沒見過,也察覺不出來,我猜應該是魔族的毒!」南風說道。

他感覺體內的,說是毒更像是一種封印似的!至少,他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毒的,因此,他猜測可能是這血煞城中魔族的毒……

「希望九狸不要因為我們沒有回去,而尋來才好!」南雨心裡擔心的說道,早知道這樣,當初離開時,就不該告訴九狸,他們來了這裡。

「不會的,我之前跟九狸說過,我們來到這裡不管這裡有沒有異變,我們都會查看一下之後先回去一趟,再回來的時候,再去找她!」南風說道。

當初他那麼說,只是擔心九狸在他們走後,急於尋找墨彩雲不等他們回去,就跟來了!因此,他才會讓墨九狸無論如何,等到他們去找她,再一起帶她來這裡……

又因為不確定這裡的情況,他想著萬一結界有問題,他們定然是要先回去找師父前來修補結界的,於是才會告訴墨九狸他們會先回去,再來找她!現在看這情況,南風十分慶幸自己臨走前,跟墨九狸仔細交代了一翻,不然九狸發生什麼,他一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那就好是,那就好!」南雨聞言,也放心了不少。

兩人傳音間,已經被帶到了一處大殿!一路上墨彩雲帶著他們走的都是森林中的小路,兩人發現,血煞城中只是空氣灰暗了些,味道難聞了些,其餘的房屋建造,都跟外面差不多……

因為墨彩雲帶著他們走的道路,非常的僻靜,一路上他們都沒有見到一個魔族,一直都只有墨彩雲三人,和他們兩個……

此刻,他們的面前出現一作血紅色的大殿,十分的氣魄宏偉,全部都是紅磚砌成,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墨彩雲直接帶著兩人,走了進去…… 空淨法師靈示:我們每一個人早已具備徹悟的能力。那股基本的能量不斷地流入我們的身心之中。有時它會示現成光輝的智慧,有時則示現成煩惱和困惑。因爲我們基本上都是善良而誠實的人,我們都有能力認清什麼該接受、什麼該拒絕。我們可以爲自己決定什麼能讓我們變得清明、完整、成熟。這便是與自己以及與我們的世界做朋友的過程。我們不但得跟我們喜歡的部分做朋友,還得跟我們不喜歡的部分做朋友,因爲它們都能教會我們一些事。

我們心靈中有四位善知識,它們隨時等待着我們的邀請。但是,我們同時也有五位惡知識,它們隨時準備跳出來阻礙我們,它們從不休息。不過,問題在於我們從不盡心盡力去克服惡知識,也不全心全力長養善知識。長養心靈的善知識,是一件自然而且明智的事情。然而人們的心靈,卻缺乏明辨善、惡知識的能力。

我早就告訴過你 我們的善知識,就是四梵行:慈愛(ss)、悲心、隨喜(hers)與平靜(equanimity)。我們必須在自己的心中找尋到這四位善知識。當我們發現自己心中缺少這些善知識,就該知道這是一種缺憾,我們要開始爲它們的加入而努力。

慈愛。文字是危險的,它們能夠帶來一種常恆不變的幻象。我們從小就以文字灌輸知識,但是,它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觀念而已,不是真實的。想像一條河流:“河流”這個字並不能表達出流水的真實,“河流”這個字眼是靜態的,而流動纔是河流主要的本質。“慈愛”也是相同,除非從心裏流露出,否則慈愛是不存在的。字面上的慈愛是無意義。是不值一提的。字面上的“慈愛”並沒有任何意義,如同字面上的“河流”只是一種描述,人們必須透過經驗才能真正知道什麼叫做河流。如果你告訴小孩子“河流”這個字,他不會明白你在說什麼。不管這孩子是否認識字。但只要把他的手放在水裏。並且讓他感覺到水的流動,那麼這孩子就會知道河流是什麼了。

慈愛也是相同,語詞本身是無意義的。只有當你打從內心感覺到慈愛的流動,纔會知道佛陀在這麼多經典中說法的內容。也只有我們理性與感性的心靈結合在一起,生命才能夠圓滿。如果一個人只憑着感性的心靈來生活,就會傾向流於情緒化而容易犯錯,時常對女士們有所冒犯而不懂得節制。情緒化正意味着對每件事物都起反應,而那是沒有用的。理性的心靈本身就是公正之處,人們可藉由理性來理解每件事物的內容。然而,如果一個人只善於理解。他可能會有高超的智力,但是感性的心靈卻毫無成長。可知理性與感性的心靈,二者必須相輔相成。一個人除了能善於理解之外,還要能善用自己的情緒,如此就能帶來內心平靜與和諧的感覺。

“慈愛”或“愛”——無論字面上對你是否有意義——並不是一種與親密愛人相處而產生的情緒。或是因爲與家人小孩同聚一堂,或是因爲有一位非常值得愛的人。這種“愛”也與功利主義或是本能反應完全無關。實際上,每個人都能夠流露出慈愛。愛自己的孩子並不是很困難,大多數人都做得到。愛自己的父母也不是多麼困難,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大多數人也都做得到。但是這些都不是“慈愛”的實義。

當佛陀談到有關慈愛的意義時,他提到慈愛必須是對一切衆生等無差別的心懷。在《慈悲經》中提到慈愛的極致。正如同母親疼愛她唯一的孩子一般。你們之中有孩子的就能明瞭疼愛孩子的感覺,也就能瞭解這其中的差異。對於自己的孩子,你們是抱持着怎樣的態度,而對於別人又是有着怎樣的感覺呢?這件事情,你們每個人都必須要釐清。除非你願意不斷地淨化自己,直到視一切衆生如己出一般。否則是無法真正瞭解慈愛以及認識到它的重要性。

如果你看見一個小孩從腳踏車上跌下來,正坐在那兒哭泣,你會自然地將他扶起來,並且安慰他。這就是慈愛,而且不是很困難。困難的是。如何打從我們內心對所有人都生起同樣的感情,何況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那麼地可愛,連我們自己也並非全然地可愛——只有阿羅漢纔是。既然連我們自己也不是全然地可愛,我們憑什麼要求別人呢?又爲什麼要對人產生關愛以及厭惡的差異呢?我們會因爲不認同某人的行爲而對他產生厭惡。沒有人永遠是對的。只要稍微想一下,就會發現我們都曾在生命的旅程中犯錯。即使我不瞭解你們的生活,至少我可以確定自己的確如此。每個人都會犯錯,如果我們自己都無法避免犯錯,憑什麼要求別人表現得完美無缺呢?

所謂慈愛有三種程度。最初我們可以稱之爲“善意”。我們對於彼此都有善意,這是人們相處的基本要求。如果我們彼此之間缺乏善意,甚至於會無法共聚一堂禪修——因爲當大家都在靜靜地禪坐,我們會站起來走動、製造噪音而妨礙他人。假如人羣之間缺乏善意,就沒有國家能夠存在。你曾經想過,我們是多麼地仰賴彼此嗎?我們仰賴郵差送信,仰賴蔬果商和稻農提供我們食物,仰賴政府分派每家每戶自來水。我們也同時仰賴着鄰居的善意,因爲在生命中大多數時間裏,善意是最爲重要的需求;當善意遭到毀壞,人們就會面臨混亂。

進一步的慈愛,我們稱之爲“友誼”。我們只對特定的一羣人感覺友好,包括我們的朋友、鄰居、我們認識的人或是幫助過我們的人。友誼是更爲接近慈愛,卻還不是真正的慈愛。但是,友誼能夠讓心中有愛,並且讓人們彼此相愛。然而,其中潛藏着真愛的敵人,稱爲情愛。雖然我們認爲情愛是正當的,也讓情愛含藏於我們與朋友和同伴之間、含藏於對我們有幫助以及與我們有相處過的人之間。如此的含藏卻會製造憎恨。我們不會憎恨我們不愛戀的人,而會憎恨那使我們的愛失落的人。這是一種恐懼,而且我們只會恐懼所憎恨的事物。因此,純淨的愛就不復存在了。這種含藏使得愛不再純淨、也不再知足。再也沒有什麼能夠完全令它滿意。這是在每個家庭裏面都會發生的事情,這也就是人們對情愛永遠不會滿足的原因。

人們對家庭的愛,可以當作爲培養慈愛的苗圃。在此苗圃中,人們能培養慈愛使它成長,並且可以將慈愛散播得更遠。只有家庭幸福美滿,才表示有正確發展的慈愛。否則家庭會成爲情緒爆裂的溫牀——事實上常常是如此——情緒就像蓋着蓋子的沸騰茶壺一般,隨時會爆發。人們心中真正的慈愛,必須要經由家庭的愛來培養,但是不是隻有“我的丈夫、我的妻子、我的女兒、我的兒子、我的叔父、我的姑媽、我的母親、我的父親”。那些都是因爲“我”和“我的”所造成的。除非我們能超越而轉變成無條件的愛,否則家庭的愛就不能發揚到極致。只能用來支持自我的存活而已。然而存活是自然的,並不需要人爲的努力。無論有沒有原子彈轟炸,我們終究會死去。那是我們大家唯一的共同目的地,在那裏我們將會相見。

其實,友誼也面臨着類似的難題——就是依附。我們都依附於朋友。不想失去朋友。我們對朋友好,所以他們也真心相待。如果他們不以真誠對待,我們就要考慮是否該再交這位朋友。我們的付出也希望朋友回報以友誼、照顧和關心。這樣就變成一種商業行爲:我的付出,要獲得等值的回報。這對大部分人來說是再自然不過,以至於從不深思這個現象的存在。這般的行爲,不只是發生在朋友之間,也發生在親愛的人之間。如果他們不以同等的愛回報。我們會覺得失落、淒涼和沮喪。萬一他們離開了,那麼就似乎是失去了愛。像這樣的愛,只能含藏在少數人的身上,這不是很荒謬嗎?

與愛共舞。愛是無法含藏在人身上的。人只不過是一個包着骨頭,以及三十二種部分的皮囊罷了!愛,怎麼可能含藏在裏面呢?然而。所有知名的悲劇都是因此而起。像“羅密歐與朱麗葉”、或“飄”等戲劇,都是描述着因爲有人遠離,而令他人了無生趣,最後因死亡而分離。其實不管是因爲死亡、改變心意或感情變質,人們的分離都是必然的。無論他們應不應該。這都不能算是問題。愛,如何能夠含藏在這麼一兩個人的身上呢?

愛是含藏在感覺裏。如果一個人尚未藉由家庭而將愛擴大延伸,就必然會因爲某種理由失去他人的愛而受到傷害。家庭之愛的主要目的,在於令人知道愛的感覺,然後與愛共舞。

要做到與愛共舞,不是單靠禪修課程,也不是隻要讚歎《慈悲經》就能夠成辦的。理性或是感性的心靈可不像燈泡一樣,要開就開、想關就關。它們需要用耐性和決心,進行有系統的訓練。

心靈之所以需要接受訓練,是因爲心靈天生就同時包含有愛和恨,所以無法保持慈愛的感覺。心靈中包含着惡念、排斥、怨恨和恐怖,當然還有愛。但是,除非我們減少恨意,並且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延伸我們的愛,否則,是無法體會到,流露着慈愛的心中所生起的祥和感覺。

只要心中有愛——對衆生無條件的愛——就能真正的安心。因爲,能夠掌握自己的反應,能夠仰賴自己、完全地信靠而沒有疑慮。如此地訓練,直到心中不再生起任何怨恨與憤怒,也絲毫不會損毀內心的祥和。這是培養心中慈愛的第一步,也是首要的成果。 當我們面對一個自己非常厭惡的人,更是需要培養心中的愛,這正是我們學習改變內心的好機會。我們被迫去面對某位大多數人都厭惡的人,因此,更應該感謝有這麼好的機會。回憶總是美好的,但是,正當我們面對那個人的時候,所有的負面情緒都會涌上心頭,譬如:嫌惡、憎恨、忿怒,以及爲我們的負面情緒辯護與合理化等等。當所有的負面情緒生起,正是要學習如何去愛的時候,這是培養慈愛的最佳時機。

最可惜的是,有如此好的機會卻不能夠善於運用。如果目前你的生活中,並沒有令你厭惡的人可以用來學習,那麼,就以每一個人爲學習目標。每一位衆生,無論他們是誰、做什麼工作、或是有何種信仰,都是學習慈愛的目標。也無所謂他們說些什麼、是否對你感興趣或者他們是否存有慈愛之心,那都不重要,唯一重要而必須時刻牢記的是自己的心。“我是否能夠變得有愛心、有包容心,我是否可以沒有忿怒、沒有怨恨。若能如此,那麼在佛法的路上,我就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佛法除了要了解之外,還要能夠品味佛法,在佛法中生活。

每個人隨時都可以處理自己對於他人的反應。因爲人們之間的接觸頻繁,不如意之事常十有八九。如果有人緊閉雙脣不發一語,慈愛是無法在此情況下成長,而且只會培養出怨恨、壓抑、煩惱以及對人、事、物的漠不關心。這些對於我們的心靈淨化,是毫無助益的。只有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付出全心全意的關懷,才能獲致對自己全然的信賴和心安的成果。

佛陀曾說,衆生修行慈心解脫,當獲得十一種利益前三種利益是:“臥安、覺安、不見惡夢。”假若有人不易入睡,可以確信的是他必定缺少慈愛之心,安眠藥無法解決的問題。慈愛可以辦到。因爲有慈心,在潛意識中不會起煩惱,所以也就沒有惡夢和夢魘。以慈心入睡,必定也以慈心甦醒。因此,每天都能保持着對衆生的慈愛之心。

在睡之前,以“功過格”反躬自省是有用處的。可以只在心裏反省,如果願意的話,當然也可以紀錄下來。在“功過格”上寫着:“今天有多少次感覺到自己對別人流露出慈愛?”另外又寫上:“今天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有多少次感覺到自己有忿怒、傷害、怨恨、排斥、恐怖和焦慮?”然後總計二者功過,如果過多於功就要想辦法改進。一位成功的商人每天都會結算盈虧,如果發現消費者並不怎麼捧場,很明顯地,他的行銷策略必定要有所調整。

這是一種技術。不是天性的缺憾或能力,而是藉由一次又一次地改變自己,直到完全淨化的一項技術。不是因爲其他的人很可愛,事實上也不是;如果是的話,他們早就上生到天界裏。不會降生到這裏來了。人界,是從須彌山底算起,共三十一界的第五界。如果我們人界,只是三十一界中的倒數第五名,那麼,你還能期望什麼?

在人界裏,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而這也是人界的目的。整個人界,正是設計用來長久指導全人教育之學府。不是爲了求安樂,也不是爲了求富貴和財產;不是爲了要成名,也不是爲了要改變世界——人們總是有很多的想像。生活僅僅只是一門全人的教育課程,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門課程,即“心靈的成長與培養”。除此之外。沒有更重要的課程了。正如在花園之中,當雜草圍住了美麗的玫瑰花叢,奪走了所有的養份,使得玫瑰無法開花,也就沒有人能夠享受玫瑰花的美麗和芬芳。最後玫瑰花叢將會因雜草而荒蕪。心靈也是一樣,滋生於心靈的愛,就如同玫瑰花叢。如果我們不除去雜草,不讓花兒展現風采、顯露芬芳——如果我們不除去雜草,而且讓雜草不斷蔓生——最後終將使慈愛如同玫瑰叢一般荒蕪。所謂雜草,就是指忿怒以及所有相關的負面情緒。

大多數人,都在尋找愛他們的人。有些人找到了少數可以彼此相愛的人,但是不幸地,有些人卻找不到,他們因此而愁苦、怨恨。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來,這些苦楚對我們是有助益的。如果我們本身是仁慈的,就會有無數的人圍繞在身旁,因爲每個人都想要得到愛。有人愛我們,並不保證我們就得到了愛;當他們沉浸在愛之中,我們可能完全沒有感覺,頂多只會因爲有人發覺我們是可愛的而感到滿足。這是另外一種的“我執”,使“自我”更爲膨脹。而慈愛衆生,會令我執漸漸消磨。

只要我們愛的範圍能更擴大、能包容更多的人,我們就能擁有更多的愛。所謂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穫。這是非常簡單的數學等式,但是很少人能夠如此看待。每個人都在尋找更多愛他們的人。這是沒有用的,是很荒謬的!但是,在我們的生活裏,就是有這麼多的荒謬!

必先自愛才能愛人。佛陀所說十一種利益接下來是:“天護、人愛。”如果將慈愛之心向外延伸,衆生會受到我們的吸引,不會因我們而產生恐懼。我們之所以慈愛衆生,並非因爲心中有所求,或是衆生有所求,也不是因爲他們值得去愛,而是因爲我們要訓練自己的心靈知道有“愛”。如果心靈也訓練成型,那麼無論如何,慈愛之心都將無限延伸。

何謂“天護”?天人是屬於天界的衆生,是護法的天神,他們將會保護用心慈愛一切衆生的人。人們時常有反對的意見:“如果別人污衊你,而你卻以慈愛回報,難道他們不會認爲你是懦夫,而且想要利用你嗎?”如果真是這樣——這相當有可能,因爲人們傾向於如此——那是他們自己造惡業,不是嗎?對於修行慈心的人,是不會有減損的。那麼,怎樣纔會造成慈心的減損呢?驗證慈心修行的一種方式就是——如果知道某人在利用你,要檢視自己心中是否存有一絲的抱怨。或是還能夠慈愛此人,並以慈心相待。這也是我們檢視自己是否行於正道的一種方式。當然,慈愛是要能夠設身處地爲他人着想,而一個貪圖利益的人。是缺少慈愛的。如果以爲修行慈心會成爲懦夫,這真是一種謬見!因爲慈愛帶給人的是力量,而非懦弱!一個心中滿是慈愛的人,因爲不再有任何事物能夠動搖他的心,他會感到祥和、平安與完全的自在。慈愛使人充滿力量而不是怯懦。但是,人們常因誤解了慈愛,而摻入了情感。情感所造成的依賴會令人怯懦;如果人們心中的慈愛得到完整的培養,就能夠如磐石一樣堅固。藉着自我的淨化,人們可以獲致完整的保護。

“心專”,也是修行慈心十一種利益的一種。這也就是每次禪坐之前。都要先發出慈心的理由。如果沒有寬容、成行和慈心這三項基礎,心靈是無法專注的,有如撐起禪修之鼎的三大支柱。慈愛,一種由心中浮現的感覺,是心靈專注之絕對重要因素。因爲慈愛可以創造心靈的和平與寧靜。如果缺少慈愛,可以藉由每次禪坐開始時的慈心修行,來增長自己心靈的慈愛。

人必先自愛才能愛人,但是自愛並不意味着放逸,並非總是欲求美好舒適,容不下身旁的一隻蚊子,或貪求自己喜愛的食物。那稱爲放逸而不是愛。這是愚蠢的。母親對孩子的慈愛,常是深含着智慧的。如果一位母親過於溺愛孩子,孩子與母親都將要爲此付出相當的代價。但是,如果這位母親懂得真愛,就不會縱容她的孩子。她將會用愛和智慧,帶領她的孩子成長。並且——用她的愛——以身作則作一個好榜樣,這是我們必須要自己完成的事。因爲我們愛惜自己,所以我們必須要求自己的行爲受到某些規則的約束。

每個人盼望在禪坐中有“專注”的成就,那麼就必須建立在心中的慈愛之上,同時也建立在不斷的練習之上。但是。即使疏於練習,只要保持慈愛之心,也有助於心靈的專注。

形容一個人“容光煥發”,是表示從臉上散發出愉悅的光澤,這是市面上所有化妝品都比不上的美容功效。真正的莊嚴就是如此,而且也是得來世莊嚴果報的因。年輕的人,即使沒有內涵,或許也可能有莊嚴的外貌。但是,真正的莊嚴,必須要藉由行爲的觀察而得知。佛陀所以讓衆生仰慕的莊嚴,就只是藉由沿着街道庠序步行,僅僅見上一面,也能令大衆跟隨他並且成爲他的弟子。以佛陀的兒子羅睺羅爲例,當年少的羅睺羅,以擁有如同佛陀莊嚴的外貌而自傲,佛陀得知後,立即責備他而且說:“對於所有的外貌,都應該如是觀照:所有形貌非我,非我所,無有實際。”

修行慈心的十一種利益還有“不毒不兵、水火盜賊終不侵狂”。現代人爭戰雖不用弓箭,但還是使用槍枝和棍棒;火和毒藥仍然是向敵方進攻的武器。這不意味着修行慈心就會所向無敵,而是表示充滿慈愛的人,通常不會置身於該種境地。而且,即使身處其中,他們的心也不受影響。或許他們的財產會受到損失,他們的心卻不會。當一個人心中不再有恨意,他也就沒有敵人了。

最後一項利益是“若身壞命終生梵天上”。我們全部都要死亡,死亡的那一刻非常地重要,因爲,那也是再生的片刻,事實上那正是我們的生日。每個人都將死亡當作是傷心事而充滿着哀愁。如果能夠以清晰的意識和無量的慈愛來體驗死亡,那麼死亡就會是一個美好的生日。對阿羅漢而言,這些全部都是真實的。我們習慣性的思惟模式會延續到生命的終點、死亡的片刻。習慣性的思惟模式是無法在轉瞬間改變的,如果人們心中充滿慈愛,就能夠心思清明、沒有恐懼,心中唯有祥和與平靜。因爲,死亡正是另一段全新生命旅程的開始,所以要以正面的態度面對死亡的片刻。

能夠在心中涵養慈愛,對於我們自己有莫大的益處。曾經有人說得很對:“這是一次自我的旅程。”確實如此。只要存有我執,我們所在的任何旅程都是自我的旅程,但是,至少這旅程的方向是正確的。這旅程所朝向的終極目的就是“無我”,因爲心中的慈愛越多,我執就越少。我執去除得越多,心中流露出的慈愛也就越多。當人們將慈愛帶入心中,自我就必須靠邊站。因爲,唯有自己才能夠帶領自己得到解脫,所以每個人都必須仰靠自己,學習獨處。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歡迎所有旅途上的夥伴,因爲旅程上這輛車很大,而車上的乘客卻不多。

“悲心”是我們的第二位善知識。殘酷是悲心的遠敵,而憐憫則是近敵。憐憫之所以稱爲近敵,是因爲憐憫與悲心非常相似卻又不同,因而算是一個敵人。當我們爲他人的苦難感到難過的時候,就會產生憐憫之情。然而,悲心卻是共同承擔他人苦難的勇氣。英文的悲心“”中,字頭“com”表示參與,字尾“”是指強烈的情緒。悲心是一種同理心——能夠體會他人的感覺。

當人們真正瞭解,自我之中存在着苦與不知足,而且又能夠體會出他人的感覺,悲心就會因此出現。否則人們仍然會活在幻想之中,幻想着自己必定會萬事如意,只有別人纔會倒黴不已。如果能夠清楚地看見自己內心所有不知足的思緒不斷地在快速轉變,包括喜歡和嫌惡、遺憾和怨恨、恐懼、煩惱和緊張,就會知道自己與他人其實並沒有什麼不相同。因此,當他人面臨着困難的時候,就能體會出那個人的感覺,因爲我們知道,那也將是屬於自己的問題。 第374章

魔影和墨彩雲的行為,讓南風和南雨噁心不已!魔族果然如同傳言一樣,行為放蕩,生活靡痱……

魔影看到南風和南雨兩人難看的臉色,更加肆無忌憚的放縱起來,最後更是直接在兩人面前上演了一場活春宮,即便南風和南雨噁心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那對他們來說刺耳的靡靡之音,因為兩人實力被封的關係,根本無法屏蔽,只能讓自己的耳朵受盡折磨……

一個時辰后,魔影才饜足的放開墨彩雲,整理了一下自己微微凌亂的衣服,看向南風和南雨兩人,根本沒有理會一絲不掛癱軟在桌子上的墨彩雲……

也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還喊叫的十分亢奮的墨彩雲,這會兒出奇的安靜,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弱不可見,彷彿是一個死人般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南風和南雨雖然好奇,卻是沒有去看墨彩雲,而是睜眼看向對面的魔影……

「說吧,你們兩個是什麼人?為什麼來血煞城?」魔影隨意的問道。

「路過!」南風冷冷的回道。

「看起來嘴巴還挺硬!有意思,來人,把這兩人給我關到地下血池!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去看他們,墨彩雲也不行!」魔影冷笑一聲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然後進來兩個黑衣人,跟之前在墨彩雲身邊的人差不多,不過這兩人顯然實力比剛才墨彩雲身邊的兩人強悍……

兩個黑衣人走進了,二話不說一人架著一個,將南風和南雨直接帶走了!

等到屋子裡面的人,都走了之後,過了許久,躺在地上一絲不掛的墨彩雲,才緩緩睜開眼睛……

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恨意,冷冷的說道:「魔影,墨綵衣,我早晚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說完自己拿出一件衣服換上,起身離開……

墨彩雲走後,屋子中慢慢出現一個人影,正是早已離去的魔影,看著墨彩雲離去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墨彩雲,你果然是發現了綵衣!也好,這樣我也不必存有留你之心了!」魔影呢喃道。

說完身影一閃,消失不見了!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置身在一個布置的十分溫馨的房間中了……

房間很大,裝飾的很暖,都是淡藍色的壁紙,鵝黃色的幔帳和窗帘,門口站著兩個長相清秀的丫鬟……

「主上!」見到魔影兩個丫鬟恭敬的說道。

「嗯,小姐如何了?」魔影冷冷的問道。

「回主上,小姐還是沒有醒來!」丫鬟小聲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們退下吧!」魔影說完走了進去。

屋內一張豪華的大床上面,躺著一個絕美的女子,女子的容貌,竟然跟墨九狸有著七分相似……

只是此刻,女子雙目緊閉,臉色蒼白,顯然是昏迷著,而且似乎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了……

魔影來到床邊,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張精緻俊美的容顏,雕刻般完美的五官極為精緻…… 悲心是慈愛最佳的出發點。如果喚醒了自我對他人的真情、深刻體會他人遭遇的困難情形,設想可能會發生的情況,那麼,就不再會覺得事不關己,而能夠對他人產生慈愛。

不過再次強調的是,我們無須去區分人們與其所遭遇的事情之間的差異。通常我們只會對與自己較爲親近的人產生悲心,他們可能與我們是屬於相同的團體、宗教、國家、鄰里或相同的俱樂部,無論是什麼相同,反正就是我們所感興趣的。有些事我們稱呼爲“我的事情”,這就是造成“分別心”的原因。分別心區隔了我們彼此,無論走到哪裏,這種分別心都一直存在,這也造成了人世間所有的爭執。

有恐懼就不會有悲心。人們彼此之間的區隔,是基於我執。這個“我”,就是我們一直不斷保護以及防衛的“我”。“我”會感受到威脅,但是,對於這個人們所不甚瞭解的“我”,竟然會時常感受到威脅。人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我”是誰,所知道的只是伴隨着恐懼、對於“我”的威脅。而有恐懼就不會有悲心,因爲恐懼是建立在憎恨上。我們只會對不喜愛的事物產生恐懼,對喜愛的事物是不會有恐懼的。心中的恐懼越多,悲心就越少。恐懼也總是建立在自我的觀念上。阿羅漢就是完全沒有了恐懼,悟道者心中是不會存在恐懼的。對悟道者而言,體悟到萬法本身無有實際,因而無所得也無所失,就無所謂恐懼了。越多的自我,就有越多的恐懼,恐懼黑暗、恐懼小偷、恐懼惡劣天氣、恐懼未來等等種種的恐懼。恐懼總是建立在保護這屬於幻想的“我”之上,我們越想要保護這個“我”,就越不能擁有悲心。

當然,悲心可能只是口惠而實不至。我們能假裝有悲心——大部分人非常擅長假裝。有一次,一位馴象師的兒子,名爲裴撒(pessa),來拜訪佛陀說:“於大象。我了無疑惑,我瞭解大象想做什麼,就真的會去實行,大象們的意圖我能瞭解,只要掌握了意圖,它們就會聽從我的指揮。但是對於人,我有許多疑惑,人們總是說一套做一套。”佛陀回答說:“你說得沒錯,因爲象羣居住在世間的叢林,但是人們卻身處在內心的叢林裏。”人們說是一回事。想的和做的卻又是另外一回事,最糟糕的是我們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總是認爲事情應該怎麼做,會認爲這是民俗、習慣或傳統,但是我們卻不徹底地檢視我們的思想、說法或行爲。

只有當我們一絲不苟地檢視自己,或許我們就能夠了解佛陀教導的內容。對於我們每一位的問題。佛陀都有相當深入的說法。表面上看起來我們都有不同的外貌,而且好像也是有不同的觀念和想法。表面上在人們之間似乎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但是根本上,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以相同的方式出生,而且我們都是追尋着相同的事物,想要達到相同的目標。我們都武斷地認爲,在人們之間有所差異,這全部都是建立在“自我”的觀念之上。

每位懂得思考的人。都會惋惜在國際間沒有真正和平的事實。每個人都想要世界和平,然而這顯然從未發生過,在這個世紀內,各地始終都存在着戰爭。每個國家都耗費龐大的精力、金錢和人力來建構巨大防衛系統。只要人們稍有不友善的舉動,或是稍有侵犯領空海域的時候,防衛系統就會搖身一變而成爲攻擊系統。這種行爲常被合理化評論爲:“我們爲了保衛所有的國民、必須維護國家領土的完整。”裁軍僅僅只是一種希望和祈禱。不能成爲事實。這是爲什麼呢?因爲裁軍要從每個人的內心開始,否則真正的裁軍將無法實現。

大體而言,防衛和攻擊的戲碼,常常在我們身上上演,我們常常爲了自我的假象而防護。如果有人斜眼瞪我們。對我們不夠重視、不夠珍愛,甚至於責備我們的時候,防衛系統就搖身一變而成爲攻擊系統。合理的說法是我們必須防護這個自我,“國家”就是“我”,所要保護的國民就是“自我”。幾乎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會自我防護,所有的國家當然也就如此防衛。除非每個人從自己開始改變,否則不能期望這個世界會有所改變。因此我們必須從自己內心做起,爲世界和平盡一分心力。只要我們將自我去除,和平纔可能實現,而自我的去除,必須要一絲不苟地審斷我們內心的世界。

解脫不是知識,而是感受。給念頭一個稱呼,也是達成此目標的方法之一。藉此人們終會發現,自己將心思浪費在何種廢物上。如此,則對於有關個人本身,以及理想才華的宏偉抱負就會減少。

坦然面對自己的另一面,就是承認自己無法處理負面的情緒。承認自己總是在追尋滿足感官的欲樂,纔有可能稍微地去除少許的自我。唯有如此,悲心纔有可能生起——真實的悲心,不只是字面上而已。嘴巴說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每個人都可以朗朗上口,連六歲以上的小朋友都能夠背誦〈慈悲經〉。這些話聽起來都很美好,但如果只是說說而已,能有什麼作用呢?就算一直重複讀誦,這些文字也不可能帶給我們一絲感覺。因爲,感覺就在我們生活的周遭,這就是了解自己的感覺爲何如此重要的原因了。我們相信自己依着思想而活,事實卻不然。雖然先有感覺,不過反應隨後就到;接着思考的過程爲反應辯護。

因此,瞭解我們的感覺,是極度重要、也是最基本的。如果我們不去感受,又如何能知道慈愛或悲心的真義呢?如果我們不去感受,或許我們能夠大致上知道一點點,但是如何能夠化爲實際行動呢?“解脫”不是“知識”,而是“感覺”。每個人都感覺到有“我”,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每個人更是感覺到,名字是專屬於這特別的“我”。人能感覺到有“我”。因此,爲了要成就“無我”,也必須要感受“無我”。

悲心是內心的一種感覺,他不需要特別的理由或條件。悲心可以是完全無條件的。悲心的生起,不必等待特別場合的出現,譬如有人心情陷入悲劇般的情節,或者是身體病痛帶來劇苦。如果我們必須等待某些場合才能喚醒內心的悲心,那麼悲心就如同是一個開關,而且可能關的時候遠比開的時候多,這樣就不算是擁有悲心。真正的悲心——如同慈愛的心——因爲體會出衆生都在受苦,所以無時無刻都感受到悲心。 奉子再婚:前夫,你休想! 悲心隱含於佛陀所教導四聖諦的苦諦之中。無人能夠倖免於苦,因爲生活——存在——本身就是苦。這並非意味着悲劇,而是表示世間上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包含着衝突、刺激和無止境的欲求更多、欲求保有或欲求轉變。除了阿羅漢之外,絕大多數人都放不下一切貪慾。因此,悲心是要隨時保持,而不是隻有當悲劇降臨在人們身上的時候才喚醒的。

這種爲求利益衆生的感覺,是達成去除“自我”的唯一可能。人們普遍存有的自私。是所有問題的根源。因爲每個人都一樣地自私,沒有人能夠真正地爲他人着想。如果真有能夠爲他人着想的人,必定會成爲了不起的人物而受到擁戴。因爲由內心流露出的慈愛和悲心,能夠爲衆生與樂拔苦,化解人世間的憂愁和荒謬。然而,絕大多數人們都缺乏慈愛和悲心,因此在他們心中。真正的快樂也就幾乎不存在。心中的慈愛和悲心,是所有真實快樂的根源,因爲二者能夠去除“自我”。任何人只要還有一點點自私就無法擁有快樂,因爲自我的貪慾是永遠得不到滿足的。我們永遠無法了結所有的問題,總是會有新的問題出現。但是,當我們抱持着隨緣的心態。就能引導着自己的心念,去戰勝所有的慾望。此時,每位衆生都是主角,不但能夠認清普遍性的苦,也能瞭解屬於自己的苦楚並沒有特別之處。此二者只是全體存在的一部分。因此,就會生起爲自己也爲衆生的無量悲心,而決定得到度脫一切苦厄的力量。

何謂隨喜心?有這樣一個故事——

三伏天,禪院的草地枯黃了一大片。‘師傅,草地沒草了好難看哪!我們什麼時候撒點草種子吧?”小和尚向師傅建議。

師父揮揮手說:“隨時!”

有一天,師父上街買了一包草籽回來,吩咐小和尚去禪院的草地播種。

播種的時候秋風窄起,草籽邊撒邊飄,小和尚着急了:“師傅,不好了,好多種子被風吹飛了”。

“沒關係,吹走的多半是空的,撒下去也發不了芽。”師父說:“隨性!”

剛撒完種子,跟着就飛來幾隻小鳥在草地上開始啄食。小和尚一看急得跳腳,趕緊跑去報告師傅:“ 不得了了,種子被小鳥吃了!”

“沒關係,小鳥餓了就讓它們吃吧,不過,小鳥消化不了種子,種子只要落地在別處也一樣可以發芽”師父說: “ 隨處! ”

半夜一陣驟雨,小和尚早晨衝進禪房:“師父!這下真完了!好多草籽被雨沖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