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林安醫生,還真是個厲害人物,難怪能夠和韓德利那種人互稱老友。 接下來的晚飯,就是在柳源梨繪溫言細語的旁敲側擊中度過了。

山崎海倒是淡定的很,笑吟吟地有問必答。

倒是旁邊的小蘿莉柳源紗千子眼神閃爍,緊張地不行,發現端倪的柳源瑚夏還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嚇得柳源紗千子趕緊低頭扒飯。

最氣的還是柳源梨繪,像極了前世偶然知道女神第二天要出門,小心翼翼地打聽了半天,最後只知道一起出門的同伴物種屬於人類,別的一概不知。

柳源梨繪問了半天,也只知道明天周六山崎海似乎要和小野明美一起去秋葉原打小工什麼的,一時間看向山崎海的目光充滿了柔情。

嗚嗚,阿海真的太苦了。

她目光溫柔似水,心裡很想說一句,阿海你不要去打小工了,我用零花錢養你。

但嘴巴動了動,還是沒能說出口,倒不是她自己的零花錢不夠花。

柳源家雖然開了個道場養一大家子人也不算太富裕,但柳源老爹平時對女兒還是極好的,零花錢從來都是每月下來還有富餘。

這也是大部分家庭的常見情況,女兒總是要富著養。

沒辦法,曰本這環境,柳源梨繪就讀的常青台女子高校還好,那是放在東京都能排進前五的女子私立高中,稱之為精英搖籃也不過分。

這不僅因其本身是私立貴族學校,背靠日本排名前三的財團,更因為這個高中甚至有幾個評級能力者,還罕見地開設了相關的能力訓練課程,管理嚴格,和山崎海就讀的峰原高中不可同日而語。

要是風氣一般的國立高中和公立高中,女高中生如果零花錢得不到滿足,那有相當一部分可能就會走上「曰本特色JK道路」了…

話說回來,柳源梨繪不願意說出口,主要是因為她覺得自己喜歡的男生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自強不息,自立根生,自己不能用充滿銅臭味的日円去侮辱他。

「阿海…」

柳源梨繪撩了耳邊的秀髮,歪著腦袋,俏皮一笑。

「剛好明天我沒事,或許,你們缺少一個值得信賴的好幫手。」

山崎海當然懂什麼意思,他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對面的柳源梨繪,目光卻看向了坐在自己右手邊吃飯的小蘿莉柳源紗千子。

柳源紗千子正埋頭扒飯,腦袋這會兒像是小豬一樣,左晃晃,右晃晃。

山崎海看得好笑,心中卻是懂了意思,於是只得抱歉說,「不好意思,這次人兼職的人已經招滿了,下次一定。」

又是下次一定…

柳源梨繪心中哀嘆了一聲。

但看著山崎海唇角溫潤的笑意,心裡又有些融化了。

當然是選擇原諒他了。

也是,阿海去給人家做兼職,這些也不是他能決定的。

嗯,至少還有下次。

沒錯!

柳源梨繪也理解了點了點頭,惋惜道,「那真是沒辦法了,等下個月黃金周,阿海我們倆一起去找兼職吧,最近剛好我也想打工。」

曰本的黃金周是四月底到五月初,綠化節,憲法節,兒童節之類節日堆積在了一起,這段時間天氣溫暖適合短途旅行,也就成了曰本的小長假,對於剛開始新學年的學生和新公司的僱員來說,許多人都有機會休息一周到十天。

算算時間,黃金周距離現在,大概還有一周左右的樣子。

山崎海這次倒是直接回答了。

「那好,到時候再看。」

柳源梨繪聞言面色一喜,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

「那說定咯!」

山崎海:???

到時候再看你不知道是啥意思嗎?

……

晚餐結束后,山崎海幫忙稍微收拾了下,就回了右邊長屋他的房間。

柳源紗千子回房前,大眼睛盯著山崎海一個勁個眨巴,直到山崎海點了點頭表示記得約定,這才放心地邁開小短腿一溜煙地跑回房間。

估計是惦記著那本山崎海帶回來的少女戀愛周刊呢。

山崎海笑著搖頭,沿著庭院環廊來到了右邊的長屋——最靠近裡面到那間是他的房間。

進門前,他回頭看了一眼。

庭院里枯黃的燈光下,雨勢漸漸變小,依稀可以看到絲絲點點從夜空中隨風而落。

上杉雨龍身形挺拔堅定地站在池塘旁的石塊上,心無旁騖地進行著素振練習,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旁邊進房的山崎海。

其他人吃完飯回房的時候,也都很默契的沒有去打擾他。

萬次揮劍要去斬斷的東西嗎?

儘管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但山崎海還是很敬佩上杉雨龍的純粹。

這樣拋棄一切,認準一個目標就埋頭往前沖,雖九死而不改其志的毅力,在這個時代確實是很少見了,更別說還是一個這樣的「高富帥」了。

嗯,自己也要好好努力才是啊。

……

回到房間,山崎海先花半個小時完成功課。

然後他就開始來到窗邊,將窗子微微推開一角,體內氣海在利用無名法決繼續吸收天地間水元凝聚成重水的同時,腦海里也在琢磨自己晚上優化的那一式劍招。

【水炁劍型.第一式.水輪斬2.0】

在講武堂和坂本桐馬比斗,對方用出火炁劍型的那生死瞬間,山崎海清楚地感覺到體內有什麼東西動了。

當然不是DNA。

他只是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當時如果他用出優化后的水輪斬,哪怕感受不到炁的存在,似乎也可以化解當時的危機。

可惜上杉雨龍來的太及時了,直接上來硬抗下了傷害順手把坂本桐馬轟飛了出去,簡直像是電影里的霸道總裁,搞得山崎海也沒機會驗證自己優化后的第一式水炁劍型能否勝過對方的第三式火炁劍型了。

山崎海環顧四周,他的房間不大不小,但萬一打壞的都是自己的東西,山崎海想著還是下次有機會找個空曠的地方試一試。

如果是真的可行,那腦海里能夠優化的石板就相當於在自己體內安裝了一台「虛擬機」,可以運行不同OS的程序了,想想似乎還挺不錯的樣子。

另外今晚的危機,倒也給了山崎海一點啟發。

他這幾年看著電視上那些經常出現在新聞里的武士和大劍豪用出那些酷炫無比、威力巨大的劍型,心裡羨慕得緊,一直琢磨著怎麼把體內的「水」噴出去。

但今晚在面臨切身的危險時,卻讓他感受到了人體的脆弱。

其實不僅是山崎海,在成為突破六段人體桎梏,成為武士頂端的劍豪之前,武士雖然掌握了威力巨大的劍型,但身體其實也和常人一般脆弱。

頂多因為練習基礎劍道的緣故,比一般人更加靈活敏捷,但真被子彈打中沒能格擋開的話,一樣得受傷流血嗝屁。

因此山崎海心裡就琢磨,氣海里那些水元凝聚的重水如此不同尋常,或許應該不只有拿來淹人、把凶獸撐爆這種簡單枯燥的效果吧?

有句話叫「水潤萬物」。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嘗試利用這神秘的水元之力,來提升下自己的身體各方面素質呢?

不說刀槍不入百毒不侵那麼玄乎,但讓肌肉纖維更緊密點,骨骼更堅硬點…

這麼想想總不過分吧?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腳步聲越來越近,眾人也越來越緊張,他們想起了那箱被破壞了的玩具!

會是那個歹徒嗎?

腳步聲越來越近。

門吱呀呀的被打開,眾人已經緊張到極點,都側頭看向被打開的門……沒人?

沒有人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

烏丸狛擺擺手,讓他們不要出聲。

事實上,隨著身體素質越開越強,他的「第六感」也越來越強,烏丸狛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超能力,但他感覺到到。

走廊內,一個人正拿著槍對著房門裡。

門外,持槍的男人用槍管捅開門后,舉起搶瞄著屋內。

沒有人,只看到了一道從天花板延伸下來的樓梯。

樓梯!機關!

男人大喜過望,那群傢伙竟然找到了機關,太好了!

想到自己的目標即將被人找到,他沒有一絲一毫心慌。

因為他有槍!

男人用手摩擦摩擦槍管,舔舔嘴角,隨後邁開腳步,想著一會兒怎麼把那群人殺掉,殺掉后藏在哪。

反正這裡荒郊野嶺的,藏在哪裡都可……

男人還沒想完,感到什麼東西襲來,隨後就暈了過去。

烏丸狛身後的眾人:「……」

這、這麼簡單的嗎?虧他們剛剛還那麼緊張!

烏丸狛從兜里拿出手套戴好,又掏出一個證物袋。撿起掉落在一旁是手槍,將它放在證物袋裡。

「報警,博士!」

「哦、哦!好!」,阿笠博士連忙掏出手機再次報警。

柯南盯著烏丸狛手上的手套,欲言又止。他為什麼會隨身帶這些東西?

烏丸狛轉身對著少年偵探團說:「麻煩你們去別墅里找找繩子。」

少年偵探團度過最初的緊張,現在只剩下興奮,竟然真的有歹徒。

聽到烏丸狛的吩咐三人異口同聲:「好!」,隨後,又是急急忙忙的找繩子。

烏丸狛看了看樓梯,對著柯南和灰原哀道:「這個人應該是沖著上面去的,我上去察看一下,你們先盯著他,要是有醒來的跡象就喊我。」

兩人點點頭,柯南更是將手摸向了手錶,現在最關鍵的是看住這個歹徒。

烏丸狛將證物袋交給柯南,隨後走上樓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