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了翻揹包,找出了電動滑輪,按照蘇巷的指示,把滑輪扣在了腰上,啓動了開關,電動滑輪帶着我,沿着繩索,速度不快不慢的往上爬。

蘇巷告訴我,在繩索上升的過程中,只要腳捱到了牆壁,就用力蹬一下!

捱到了牆就蹬,是爲了防止腳卡在了城牆的牆壁上,到時候,我身體上不去,滑輪還在繼續上升,一不小心,就會把腳踝給扯斷!

我按照蘇巷說的,不停的蹬,不停的蹬,總算在十分鐘之後,上到了城牆上頭。

其餘的人,也按照我剛纔的做法,一個個的爬上了城牆。

還別說,我特麼有點恐高,站在兩人寬的城牆上,挨着大風,生怕自己要掉下來,所以我一直都是趴在城牆頂上。

老金最慘,不但趴在城牆上,還扯住了風影的腳。

風影罵道:老金,你個狗日的,老子要不是怕你摔下去,我特麼一腳就給你蹬飛了,你怕,我不怕嗎?

“別吵吵了,老風,現在怎麼走?都到了皇城的城牆上了。”我問風影。

風影擡頭看了一眼,看完之後,哈哈大笑。

我們都不知道他笑什麼。

等風影笑完,他指着齙牙李和蘇巷數落:你們盜門的人也真廢啊!我開頭不知道這裏的實際情況,以爲你們進了紫氣的範圍呢,結果呢……呵呵……紫氣的範圍,那得在午門的裏面,隔這兒還有三百米的距離呢!你們中的五鬼拍門陣,那是最普通的風水陣了!

蘇巷和齙牙李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切!什麼風水玄學都不知道,學着人家進故宮?找死!”風影又數落了一句。

現在蘇巷和齙牙李跟我們是一夥的了,我也得調解調解氣氛,就對風影說:老風,別賣關子了,說說唄,下面怎麼走?

風影指着故宮頂上那一團若隱若現的紫氣,說道:小李爺你看啊!紫氣凝聚,最濃的一點,就是太和殿,那裏是古時候皇帝上朝的地方,我感覺,咱們要找的東西,鐵定在太和殿裏面,要進太和殿,先得進午門,要進午門,咱得從城牆直接爬到天安門的正上方,然後順下,進端門,再入午門!

“這又是爲什麼呢?我直接從這城牆下去,不一樣可以嗎?”我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廣場,說。

這麼大的地方,爲啥偏得走正門?那不白白浪費時間嗎! 這麼大的地方,爲啥偏要走正門?

風影說:這天安門到端門,再到午門,除了中間線,兩邊都加持了不少的風水陣,你要從旁邊走,那必然得落個風水餡陣沾惹因果,這皇城的大門,講究的就是堂堂正正進去,堂堂正正出來,走正門那條線,準沒錯。

接着他又到處看了一眼,指着我們城牆正下方的一個白色的大石盤,問齙牙李:你們上次下去的點,是不是那兒?

“是啊!”齙牙李乾笑一聲:怎麼了?

“怎麼了?我告訴你,這五鬼拍門,分部五個地方,就在天安門和端門之間這個廣場的四個角以及廣場正中央的位置,你們上次從這個地方下去的,鐵定會沾惹上風水陣。

“這麼多講究呢?”齙牙李望了牆角下一眼,又望了望風影。

風影忍不住哼哼了一句:多新鮮啊?這皇城裏,那是咱國家最講究的地方!

“那我們怎麼才能保命?”齙牙李問風影。

齙牙李和蘇巷同時沾惹上了五鬼拍門陣,他們都遭遇了“五鬼索命”,如果風影不幫他們,那他們鐵定得死。

風影往下看了看,指着四個牆角說道:那四個地方,都有一隻厲鬼邪靈鎮守,得想辦法幹掉他們,才能破了五鬼拍門。

“交給我。”密十三直接甩出了鬼頭刀。

鬼頭刀是一把鬼刀,十分有靈性的,鬼刀像是一條游龍,很快的遊過了四個角。

每過一個角落,那鬼刀突然刀身一震,接着,依次出現了一條水柱!火柱!土柱!木柱!

風影說這都是邪靈被鬼頭刀所殺留下的痕跡。

“還有最中央,再來一刀。”風影對密十三說。

密十三隔空運刀,再次看在了最中央的空中。

噗嗤!

一條金柱出現,接着又傳來蹦躂的一聲脆響。

“完了!十三,你是不是把什麼東西給砍斷了?”我問密十三。

剛纔那一聲脆響,像是什麼東西給砸碎了的聲音。

我怕密十三是把什麼文物給砸碎了,這故宮可是北京乃至咱們中國的臉面,要一不小心給雜碎了,這可是損了陰德了。

密十三搖頭說:沒有啊,我完全沒有砸壞什麼東西,我保證。

“小李,你也聽到響了?”風影問我。

我點頭。

風影急得直拍大腿:不是真砸壞什麼東西了吧,嘖嘖,咱們先去天安門的城樓,然後下去檢查檢查,有什麼磕着碰着的,都好好整整!

“成!”我開始順着城牆往天安門那邊爬。

齙牙李一把拉住我:唉!小李爺,你這麼爬過去,這不是找死嗎? 別樣青春之佳人如期 雖然現在是半夜,但天安門那邊人可不少呢,他們要是沒事,衝着咱們拍張照,咱明天就等着登報紙把!

“那咋辦?”我問齙牙李。

齙牙李想了一個轍,所有的人都扒着內牆,身體也懸在內牆裏面,直接靠兩隻手,爬過去,一直爬到城樓裏,再上城樓,矮着身子、貓着腰下樓!

“啥?這麼艱難?大金爺我高中引體向上做不了一個,你讓我玩這麼高科技的東西?你咋不讓我上天呢。”大金牙抱怨道。

花和尚也叫苦不迭,他指着自己的身材說:你們看我這麼敦實,我能夠掛得住嗎?別特麼掉下去摔個粉身碎骨。

我感覺也我也不行,這麼長的城牆,單獨靠雙手拉扯,依靠背闊肌和肱二頭肌的力量,像引體向上似的爬過去,我要有那能耐,我早當健身教練去了,當個屁的招陰人啊!

話說到這兒,齙牙李只能說:那沒事,我、蘇巷、密十三、草上飛,我們四個,算是身體素質特別出色的,要不然這樣,你們直接抱住我們,我們直接吊過去!

這個好像可以。

密十三說幹就幹,兩隻手把住了城牆,身子掛在內牆裏面,對我說:李善水,你趴我背上,我帶你過去!

“你確定可以?”

“上來。”密十三不由分說。

我只能爬到了他的背上,兩隻手緊緊的抱住了密十三的腰。

密十三直接掛在內牆上,外加掛了一個我,爬起來飛快。

“臥槽!你這肌肉,可以啊。”我感受到了密十三的力量,我甚至覺得——你還當個屁的功夫巨星,直接去工地搬磚,我保證你是搬磚界的霸主!

其餘幾個有樣學樣,大金牙抱住了齙牙李,風影抱住了草上飛,花和尚……額,他倒是想抱蘇巷來着,但是蘇巷不樂意,最後給了一隻小腿,讓花和尚抓住。

花和尚這算什麼——抱土豪小腿嗎?帶你裝比帶你飛翔嗎?

“靠!要不是你花哥體重太大,我用得着求你嗎?我一個人就爬過去了。”花和尚很不爽的抱怨道。

我們幾人不停的爬着,在我們離城樓還有四五十米的時候,突然,牆角下的廣場裏面,傳來了“砰”的一聲脆響,和剛纔密十三砍斷了金柱時候發出的脆響一模一樣。

“這是咋了?到底什麼文物碎了,還帶二踢腳的。”大金牙嚷嚷道。

“廢特麼話,繼續爬。”我呵斥了大金牙一句。

其實,大家似乎除了脆響,什麼東西都沒聽到了,但是,我還聽到了一句話,好像……好像有個女人,趴在我的背上,對我說了一句:入皇城者,必死!

當然,我也只是聽到了,但不敢確定,也沒說給其餘兄弟聽。

當我們順着城牆,爬到離城樓還有十來米的時候,廣場內又爆出了一陣“脆響!”

乒乓!

這次脆響升級了,類似玻璃碎裂的聲音。

大金牙看了我一眼:小李爺,不會是這城樓裏還有人吧?

“不知道,不知道,繼續爬。”我沒好氣的說。

其實我現在很緊張,因爲我感覺我身後,真的趴了一個女人,那女人用很小的聲音,對着我說……呵呵呵……呵呵呵……已入死局,再無回頭之路。

我心裏打了個寒戰,這故宮大半夜的,太特麼嚇唬人了吧?怪不得一直都傳說故宮裏面,經常會有一些特別可怕的鬼故事。

比如說鬼市的傳說。

我回頭,望了身後一眼,想瞧瞧我背上到底趴了個什麼東西,結果一回頭……

……什麼都沒有。

幻覺?還是什麼?

我也不理會了,現在咱們幾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我緊緊抱住了密十三,再五六分鐘後,抵達了城樓。

一上城樓,我就因爲恐懼,點了一根菸。

密十三反手一刀,直接砍斷了我的菸頭,同時將我嘴裏的煙拔了出來,塞到了我的口袋裏面,呵斥我:李善水,你想死沒關係,別連累大家,你可知道,這一根菸頭,在你抽的時候,發出的光亮,能夠讓四百米以外的人看到,這邊到處都是攝像機,高樓大廈,你想讓別人知道我們就在這兒嗎?

哎喲,抽根菸還有這麼多講究,我悻悻的笑道:不抽了,不抽了。

“這還差不多。”密十三盤坐在地上休息。

等其餘幾個人過來的時候,他們都不像密十三這麼輕鬆,一個個趴在地上,吭哧吭哧的喘氣。

吭氣最大口的,還得說是齙牙李。

齙牙李埋怨大金牙:大金爺,你體重怎麼這麼大?能不能減減肥?累死我了。

“你懂個屁,我這是幫你健身呢,還沒找你要健身費。”大金牙瞪了齙牙李一眼。

我沒等他們休息好,就開始催促,讓他們趕緊下城樓,進午門,這邊實在有點誇張,我都聽到兩次女鬼的聲音了。

大家不情不願的動着的時候,忽然,又是一聲脆響。

“砰”

玻璃碎裂的聲音。

我們還不知道這聲音到底是哪兒來的呢,但有一點肯定,這次的聲音,可不是從天安門裏面的廣場傳過來的,它……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

“我日!這是怎麼回事?”我罵道。

其餘人也吃了一驚。

砰!

脆響再次發生。

我順着那聲音的出處瞧了一眼,結果瞧見地上有四塊青磚!

青磚三四十公分長,二十公分寬,安安靜靜的躺在天安門的城樓上,它們像是一個長方形的四個角。

剛纔一共傳出了四聲脆響,難道說,這四聲脆響就是這四塊青磚發出來的?

“邪門。”我指着青磚說。

先不說這城樓上,怎麼會安安靜靜的躺着四枚青磚,就說這青磚好好的,怎麼會發出響聲呢?

我有點醉,攤開手,把兄弟們往後撥了一些。

“繞着青磚走。”我對兄弟們說道。

“廢話,還用你提醒嗎?”風影的聲音也有了一些顫抖,似乎很害怕。

當我們打算繞過青磚的時候,突然,一陣狂風大起,灰塵瞬間進入了我們的眼睛。

等我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城外面,竟然飛進來了一口棺材。

那棺材,穩穩的落在了那四塊青磚之上。

噗!

棺材落於磚頭之上的時候,竟然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臥槽,這皇城裏面,怎麼還飛進來一尊棺材?”大金牙嚇得尖叫。

我連忙按住了大金牙的嘴巴,沒讓他說話。

這時,棺材蓋搖搖晃晃的,似乎棺材要打開。

“裏面有兇物,都往後退。”我對衆人喊了一句。

但風影卻往前走了一步,他的右手放在左肩膀上,單膝跪地,虔誠的說了一句:四曼巨,尼亞拉馬! 那一天,所有的史萊克高級班的學員全體發誓——再也不碰賭博這種東西!

情況很簡單,唐三那天把泰隆吊起來錘了一頓。而因為奧駿賭場的緣故,有一些人跑去圍觀了。

當聽到這些人帶來的結果的時候,高級班的學員彷彿進入了寒冬一般,一些人當場挺屍。

「哇,哈哈哈!每次想起他們像吃了屎的表情我就~哈哈哈!」 萌妃天下無敵 奧斯卡弓著腰,左手扶在牆壁上,右手帶著節奏錘著牆壁。

胖子已經躺在了地板上,捂著肚子:「噗~哈哈哈,小奧~你別再說了,我一想起那個畫面就……」接著就發出了豬叫一樣的笑聲。

「你們兩個能不能消停會兒。不是說給我們講個笑話嗎?你們來這裡都快笑了一刻鐘了,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說完!」小舞插著腰看著這兩人說道。

「咳!」奧斯卡笑聲聽了下來,喘了幾口氣說道:「小舞,你是不知道那時候的畫面。我告訴你啊,那時候他們全部都~噗,哇哈哈……」

唐三拉了拉小舞說道:「算了,別理他們。我們自己出去逛一逛。」

小舞應了一聲,就不在理後面的兩個白痴了。

…………

此刻的唐易正在街道上閑逛,原本是唐易打算要爭取在今天把這條街邊的各種小吃吃個遍。可是很快被一個半圓的建築吸引。

「天斗拍賣場,話說我來到異界也來試一試這拍賣場的感覺。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好東西?」唐易說道。

等唐易來到門口的時候一名服務員向著唐易走來,鞠了一躬說道:「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那個,我想進去看看。」唐易說道。

服務員微笑道:「這個很抱歉,客人要進去的話需要拍賣資格證。最低需要一萬金魂幣才能辦理,這是為了防止惡意競拍規定的。還請您見諒!」

「一萬金魂幣啊?嗯~我沒有,但是我和它等價的物品可以嗎?」唐易說道。

「等價?您是說拍賣物品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要這個物品達到一千金魂幣就可以入場。 異界之步步生蓮 拍賣所得的價格我們拍賣行會抽取一成作為手續費。」

「這樣啊,那我就是來拍賣的。」唐易回答道。

「還請您隨我來。」服務員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

將唐易帶到鑒定室后服務員和一旁的鑒定師說道:「麻煩請您給我們的貴客鑒定一下物品。」

接著對唐易說道:「還請您將要拍賣的物品拿出來。」

「嗯。」唐易應了一聲,右手一揮直接製造了一個半桌子大小的磷葉石。

「這!這個是……磷葉石!」鑒定師說話磕磕絆絆。

他很清楚這種寶石的價值,天斗皇帝陛下的權杖上面就鑲嵌著磷葉石。但是那只有拳頭的大小,這種寶石不但稀有而且因為本身的特性,一般體積都是很小的。它的價值隨著體積的變大會有成倍的增長。

鑒定師戴上手套顫抖地撫摸著磷葉石說道:「沒想到!沒想到有聲之年我也能看到這麼大的磷葉石。我只聽傳聞一位落魄的學院的院長為了自己的學生能夠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給帝國的雪星親王獻上了一個巨大的磷葉石。沒找到我今天也有幸可以看到。」

嗯?落魄學院院長獻給雪星親王?巨大的磷葉石?鑒定師無意間提到的傳聞讓唐易聯想到了自己的院長。

這讓唐易對鑒定師所說的話很在意說道:「可以將事件詳細告訴我嗎?」

鑒定師這才反應過來還有客人在旁邊,立馬鞠躬道歉道:「尊敬的客人,我有點失態了。至於之前所說的事件也只是我們行業里的傳聞。我只知道確有其事,但是具體內容並不清楚,還請見諒。」

「這樣啊~」唐易陷入了沉思。

服務員看見唐易如此提議道:「尊貴的客人,看樣子您的物品已經不需要鑒定了。您可以直接去拍賣場去看看那裡有沒有您所中意的物品了。」

唐易漫不經心地回應了一句,就讓服務員將自己帶到拍賣場。

在路上服務員拿出一塊面具說道服:「來我們這裡的人不一定都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還請您戴上這塊面具。另外,我們這裡的坐席是按紅,黑,紫,黃,白五個等級排列的。貴客您是黑色等級座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