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銘澤樂了,“組長,我覺得你是在跟我開玩笑。”

蘇武搖頭,“我這人從來不開玩笑。”

李銘澤笑道:“莫非組長對數學也有所研究?”

蘇武笑道:“略懂。

李銘澤笑道:“略懂的話可贏不了我。”

蘇武說道:“你只需要說怎麼比就行了。”

李銘澤嘿嘿笑道:“這樣好了,我們輪流出題,直到對方答不出來爲止,組長請跟我來。”

他帶着蘇武離開集團大樓,片刻後進入了蜀都一中。

蜀都一中是整個蜀都市最好的中學,每年考入蜀都武校的人數都是其他中學的數倍。學校裏面的氛圍很好,有的人在研究武術,實戰切磋,有的人則在背誦詩詞歌賦等等。

見到李銘澤,不少學生恭敬道:“李校長。”

看得出這些學生很尊敬李銘澤。

李銘澤帶着蘇武到了一間空教室。

見李校長帶着一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進入教室,衆人都覺得奇怪,有好奇的學生和老師正朝着教室觀望。

“誰運氣這麼好,居然能讓李校長親自輔導,莫非這人有精神潛力?”有人好奇道。

“這人面生,感覺不是我們蜀都一中的學生。”有人議論。

教室內。

李銘澤站在黑板旁邊笑道:“我先出題吧。”

他在黑板上寫了一道微積分的題目,這個世界儘管沒有牛頓,但還是有人發現了微積分。

因爲考慮到蘇武的面子,所以他出的題目不算太難。

“校長出題了。”教室外有人說道:“誰是主攻數學的,這題難不難?”

“難度不小。”有人立馬說道:“我們學校能解出來的只怕不會超過五十個人。”

“看來校長是想考驗這位同學。”有人輕笑:“這人行不行?”

教室內,蘇武開始答題了,看到蘇武流暢的把題目解答出來了,教室外的學生都一片讚歎,這位同學的數學天賦應該可以排進蜀都一中前五十了。

李銘澤有些詫異,沒想到蘇武的數學水平也這麼高,他真是力量武者?

教室外的學生們本以爲李銘澤會繼續出題,但是讓他們完全沒有料到的是,蘇武答題完畢之後,居然在黑板上寫下了另外一道題,也是微積分的題。

看到蘇武出的題目,李銘澤微微蹙眉,他意識到自己有些低估蘇武了,不過他依然沒把蘇武放在眼中,在蜀都,能在數學領域超越他的人有,但絕對不可能是蘇武。

李銘澤想也沒想,開始答題。

外面的學生沸騰了。

“不對,那年輕人居然在跟我們校長比試。”

“我的天,居然有學生敢跟校長較勁,這人是哪個班的大神?”

“出大事了,趕快通知其他人,趕快通知老師。”

衆學生感覺很瘋狂,居然有人敢在李校長最擅長的領域挑戰李校長。

李銘澤和蘇武不斷出題和答題,轉眼之間兩人已經各自出了十道題。

誰也奈何不了誰。

“太厲害了,我已經完全看不懂了。”

很多蜀都一中主修數學的學生驚歎,他們已經完全跟不上蘇武和李銘澤的節奏了。

“他不是學生。”蜀都一中的老師們趕來了。

“我們蜀都一中的學生還沒有這種水平。”一個老師正色道。

“可是他那麼年輕,應該不可能是其他學校的老師吧?”有老師疑惑。

“或許他是蜀都武校的。”有老師非常篤定的說道:“李校長也是蜀都武校的,能跟他較勁的人也只有蜀都武校的人了。”

這時,教室內的李銘澤終於無法保持冷靜了,他已經拿出了九成實力。

“接下來我的題目會很難。”李銘澤說道:“我自己也解答不出來,如果你解答出來,就算我輸。”

“李校長要把他的猜想拿出了嗎?”外界的老師們大爲震,看蘇武的目光越發充滿敬畏之色。

李銘澤沒有出題,他在黑板上寫下了一個猜想。

看到這個猜想,蘇武怔住了。

李銘澤瞧見蘇武的表情,露出了傲然的笑意,這個猜想他解不出來,其他人一樣解答不出來。

外面,不少主修數學領域的老師看到這個猜想,也全部怔住了。

太難了。

所有老師都搖頭。

甚至有人把這個猜想發到數學協會,數學界協會的大佬們也解答不出來。


“他不可能解答出來。”衆人一致認爲。 “這是龐加萊猜想。”

蘇武之所以震驚,是因爲沒想到李銘澤居然把他那個世界的龐加萊猜想提出來了。

在他那個世界,法國數學家龐加萊提出了猜想,差不多過了一百多年的時間,這個猜想才被證明。

這個猜想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封閉的三維流形就是一個有邊界的三維空間,這個空間內每一條封閉的曲線都可以連續的收縮成一個點;或者說在一個封閉的三維空間,假如每條封閉的曲線都能收縮成一個點,那麼這個空間一定就是一個三維的圓球。

李銘澤測試了很多種辦法都無法證明出自己的這個猜想。與此同時,外界把這個猜想傳到數學協會,數學協會的人也暫時無法解開。



衆人相信,單是這個猜想就能夠讓李銘澤的大名響徹數學領域。

“這人很厲害,可惜他遇到的人是我們李校長。”衆人替蘇武惋惜。

蘇武拿着粉筆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他真要嘗試?”

“他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剛纔連蜀都武校精神學院的老師也沒能解答出來。”

衆人覺得蘇武太自不量力。

這個時候,蜀都武校精神學院,那些主攻數學領域的老師們,其實也在頭疼。李銘澤提出的這個猜想,着實讓他們束手無策。

“李銘澤如果能解答出來,將來他必入六境。”

有蜀都武校的老師斷言。

“我贊同,李銘澤如果以後專攻數學,他豈止是六境。”

“他現在已經是一流學員,如果不是年紀大了些,即將畢業,甚至有機會成爲特等學員。”

“嘿嘿,你們是不甘心風頭被蘇武那小子槍了吧?”

“廢話,我們精神學員多少年沒有出過特等學員了。”

“其實,陳平安也是精神武者。”

“別提那廝了,那廝油鹽不進,連校長都敢拒絕,你指望他入精神學院?”

“我們還有沈冰和夏初晨,前不久她們都已經是二境,畢業之前,她們肯定能成爲特等學員。”

“哎,爲什麼蘇武那小子沒有精神潛力,否則以他的才情……”

“別提那廝了,上次月考我們精神武校的臉都快丟光了。”


“好了,不提那廝了,我們現在把李銘澤的猜想宣傳出去,爲李銘澤造勢。”

“好!”

衆精神學院的老師不知道,他們說的人現在正在破解李銘澤出猜想。

“他已經寫了半小時,黑板不夠了。”教室外有老師說道:“看他這麼執着,我們還是行個方便吧。”

馬上有人送了幾塊黑板進去。

蘇武腦袋有些短路,停下了粉筆。

“看來他沒辦法解答出來了。”衆人搖頭。

李銘澤感嘆道:“組長,你已經夠厲害了,但是我的這個猜想太難,你無法證明。”

蘇武笑而不語,他溝通紙片,開啓了記憶之旅,找到了關於猜想的最佳答案。

剛纔他是憑藉記憶寫的,他高估了自己。

他繼續開始寫。

看到蘇武越寫越多,衆人極爲吃驚。

李銘澤開始的時候還能看懂,但是後面他就沒辦法理解了,他只能在一旁驗算蘇武的證明是否正確。

就在這時,蜀都武校來了兩個精神學院的老師。

“兩位老師好。”蜀都一中的老師急忙問號。

其中一個年紀老的五境高手蹙眉問道:“銘澤呢,我們聽說他在這裏。”

蜀都一中的老師說道:“李校長在裏面。”

蜀都武校的兩人老師凝目看去,奇怪問道:“裏面還有其他人?”

那蜀都一中的老師回答:“兩位,有人在跟李校長比試,他正在證明李校長的猜想。”

“哈哈,這世上或許只有校長等少數幾個人纔有機會證明這個猜想。”

“沒錯,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人能證明,給他十年也不行。”

兩個蜀都武校的老師笑道。

他們幾個聯手也沒能成功,數學協會的那些老不死同樣失敗了,還有誰能成功?

兩人走到教室門口,看到蘇武的瞬間,越發的不屑,如此年輕,更加不可能證明。


他們儘管聽說過蘇武,但他們畢竟是精神學院的老師,沒有接觸過蘇武,所以沒有認出蘇武來。

“銘澤,你蹲在地上幹什麼?”兩個老人看到了蹲在地上寫了又劃的李銘澤,均是一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