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她直接吐了。

自己的手上拿著這個王八蛋的一隻不知道多久沒洗的臭襪子……

樂天果斷的閉上了嘴,正兒八經的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

蘇紫萱直接扔掉了臭襪子,衝上車翻出一瓶礦泉水仔細的洗了洗手,她非常想換換褲子,但是在這裡又不能換,她狠狠的瞪了正襟危坐的樂天一眼。

「王八蛋!我早晚要好好收拾你!」蘇紫萱重新上了車瞪著樂天。

「咳咳……你這屬於私自盜取別人財物!我不追究你就已經算你走運了,你還威脅我?」樂天慢慢的說道。

「我威脅你?我恨不得宰了你!」蘇紫萱吼道。

樂天看著這頭雌獅,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他還是決定閉上嘴巴。

蘇紫萱飛快地將車子開到警局,衝進自己的宿舍換了一條褲子,這才重新走了出來。

「幹什麼?不帶我去適應一下環境?」樂天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適應你個大頭鬼!中午都下班了,先吃飯!」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千枚躲過了襲來的火球,但她剛才站立之處卻被火球燒成深坑。千枚意識到,有人趕來支援輝了。所以千枚就暫時擱置了攻擊輝的打算,而是迅速後退幾步,和自己的同伴匯合,打量起使用火球襲擊自己的人。

當然了,拋出火球之人正是塔可,她在恢復視力之後,第一時間就趕來找輝了。而塔可的行動之所以如此迅速,是多虧了殤的情報。殤當時沒有中閃紋的招式,他看到了千枚和閃紋離開的方向,而他去追千枚和閃紋之前,把自己觀察到的信息告訴了塔可等人,並在地面上留下提示,以防塔可等人走錯方向。正是在殤的間接引導之下,塔可才能及時趕到輝這邊。

「這就是你的能力?」

千枚看著塔可,她愣了一下,因為她明顯感覺到,塔可的氣勢比剛才強了許多。為了驗證自己的感覺,千枚使用了能力,重新探知了一遍塔可。事實正如千枚感覺的那樣,塔可現在的能力強度的確比千枚之前探知到的強許多。這讓千枚感到疑惑,她無法解釋塔可能力強度大幅增長的原因。

『除了暴走之外,我們的能力強度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如此之快,可那傢伙也沒有暴走的樣子。難道是我記錯了她之前的能力強度?不,這更不可能,我從來沒記錯過任何事情。

那到底是什麼讓她的能力強度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千枚皺起眉頭,她無法給這一切一個合理的解釋,只能思索起應對措施。

其實,塔可的能力強度之所以發生了質的變化,是因為她解開了輝之前贈與她的一條緞帶。緞帶含有輝之前那無法解釋的力量,能夠有效抑制塔可的能力,從而抑制塔可的暴走。而塔可為了避免暴走,就一直將那幾條緞帶纏在自己的左右手腕處。

但塔可在看到輝處於危急情況,並且千枚等人的實力還很強之後,她只能選擇解開其中一條緞帶,釋放出自己的部分力量,使得自己有力量和千枚相抗衡。

假面愛情 不過,塔可也沒想到,自己在解開緞帶之後,力量竟然增長的這麼迅速。縱然塔可身上還纏著幾條抑制能力的緞帶,她現在的能力強度也高於一切開始之前、沒纏緞帶時的能力強度。這讓塔可感到慌張,她擔心自己會再次陷入暴走之中。但塔可沒時間擔心太久,因為她意識到千枚等人正盯著自己,稍有走神,就有可能被千枚等人佔據這場戰鬥的先機。

「塔可,沒想到你們還能找到這裡。那麼,我就再給你們一個機會好了。如果這次你需選擇站在我們這邊,而不是和那些人類站在一起,那你們就還能成為我們的同伴。」

千枚在見到塔可的能力強度暴漲之後,沒有貿然選擇攻擊,而是試探性的問了塔可一句。雖然千枚對塔可的印象不好,但千枚也是惜才之人,她不希望自己錯過一名強大的同伴。

「我不會放棄輝。」 樂天張了張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想說什麼就說!」蘇紫萱開著車。

「你能不能對我的態度好一點?沒準你哪天碰到什麼要命的事,我可能會好心的救你一命?」樂天說道。

「從我做警察的那一天起,我就沒有怕過死!」蘇紫萱哼了一聲。

「你不怕死?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那你有沒有別的什麼怕的?」樂天追問。

「你幹嘛?」蘇紫萱謹慎的問。

「我探探底,以備將來不時之需。」樂天回答。

蘇紫萱翻了個白眼,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如果哪一天要死了,我就先用槍崩了你!」

樂天靠了一句,不再去刺激這個女人。

兩個人隨意的找了一個小飯館,要了一些吃的慢慢的吃著。

「喂!你吃飯就吃飯,你那做賊似的眼神是在幹嘛?」蘇紫萱終於是忍無可忍了。

這個傢伙掛著一臉的找揍的表情,眼睛專門瞄著一些美麗的女人打轉。

「你這屬於人身攻擊了啊!我只不過是在尋找潛在客戶罷了。」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吸了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厭惡感,低下頭吃自己的飯。

樂天突然站起身,他徑直向著一個女人走去。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他,這貨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

夏依奇怪的看著面前的男人,這個人直到現在還在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你……有事嗎??」她問道。

「美女……你結婚了嗎?」樂天問道。

夏依簡直是莫名其妙了,她點點頭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樂天。

「美女……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手相!」樂天繼續問道。

「什麼?」夏依一愣。

蘇紫萱真的是要炸了,她一下竄了起來,衝過去就揪住了樂天的耳朵。

「痛痛痛痛……你揪我耳朵幹嘛?你是不是有病?」樂天怒視蘇紫萱。

「我有病?我看是你有病!你這是在做什麼?在我的面前騷擾別的女人?」蘇紫萱瞪著眼珠子。

樂天還沒說話,夏依倒是先臉紅了。

「這位女士……不好意思啊,我和他並不認識。」她急忙解釋了一句。

她的性子就是那種溫溫的性子,即使別人對她做了一些過分的事,她也不會發怒,反而會主動地找找自己身上的錯誤。

蘇紫萱看了看夏依,這個女人倒是看起來溫婉可人,而且相貌也非常的精緻,淡淡的妝畫在臉上,讓人看了很舒服。

「你誤會了,我也不認識這個王八蛋!」她說道。

「啊?」樂天張著嘴。

夏依看了看,她只是不願意計較,可不是傻?這一對男女不是情侶嗎?

「誰的打包麻辣燙……」

服務生大喊。

「我的!謝謝!」夏依急忙喊道。

她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麻辣燙,對樂天和蘇紫萱點了點頭就準備離開了。

蘇紫萱也認為這隻不過是一個小插曲,可是樂天卻依舊攔住了夏依。

「我說大姐……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手相?」他又問了一遍。

夏依無語,自己才二十多歲!喊自己大姐是不是有點過份了?

「你是不是真的想死?」蘇紫萱咬著牙。

「不好意思了,我還著急上班呢……」夏依委婉的拒絕。

「花不了你多少時間……最多三分鐘!」樂天堅持。

蘇紫萱再次揪住了樂天的耳朵。

夏依無奈的看著兩個糾纏的男女。

最終在樂天的堅持下,夏依還是勉強答應了,她和樂天坐在一起,而蘇紫萱在一旁監督著。

夏依非常的尷尬,到現在她也不明白樂天的目的是什麼。

「夏姐,您放心,我是一個警察,這個傢伙就是腦袋有點問題,他不會對你有惡意的。」

相互做了介紹之後,蘇紫萱對夏依說道。

夏依點了點頭,又看了看樂天。

這傢伙還真的是一直抓著自己的手,翻來覆去的看個不停,而且還越來越用力,捏的自己生疼的。

「美女……你大難臨頭啊!」樂天突然說道。

夏依一愣,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說,只有我才能給你消災解難?你信不信我用針把你的嘴巴封起來!」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她一眼,不去和這個女警察反駁。

「你……是什麼意思?」夏依問了一句。

她說話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是吃不飽飯的樣子,不過聽在樂天的耳朵里確是很舒服。

樂天又仔細地看著夏依的臉。

「喂!你別太過分了……」蘇紫萱提醒樂天。

樂天扭頭看著蘇紫萱,蘇紫萱被他看著微微一愣。

「你身上有多少錢?」樂天問。

「啊?你問這個做什麼?」蘇紫萱眨了眨眼。

「快點說……你有多少錢?」樂天追問。

「唔……還有不到七百。」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口袋。

「給我。」樂天說道。

蘇紫萱沒動。

「算是我借你的。」樂天說道。

蘇紫萱這才慢慢地把錢拿了出來,樂天一把搶了過去,自己留下了一百,還給了蘇紫萱一百,剩下的五百都給了夏依。

蘇紫萱看了看手上一百塊。

「什麼意思?」她問道。

「這是留給你付飯錢的。」樂天說道。

「那我這是什麼意思?」夏依問道。

她看著手上的五百塊,這個男人實在太奇怪了,她遇到的一些搭訕男人都沒有這個奇怪,夏依甚至對樂天有了一絲莫名的好奇心。

「唔……總算有幾句話的緣分,這個就算是我的白包!」樂天說道。

夏依一愣,白包?那可是給死人的……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那個……我勸你還是給你的男人打個電話!如果……如果來得及,還能見到最後一面!」樂天說道。

他用抱歉的目光看著夏依。

蘇紫萱看著捂著臉的樂天,幸災樂禍的笑了笑。

「你就是犯賤……自己討打!」

樂天無語,自己完全就是一片好意啊,這個女人憑什麼打自己?還在大庭廣眾之下?

「喂!你說給人家夏依包白包也就罷了,你自己留一百做什麼?」蘇紫萱問。

「白包只能是單數,我要是連這一百也給了,豈不是六百塊了?不合適!」樂天哼了一聲。

他又開始低著頭吃飯。

蘇紫萱還真是對樂天佩服了,這傢伙的心真的是比海都寬,現在居然又像沒事人一樣的吃起了飯。 “宇智波一族內部的族長之位的生死試煉啊……”老頑童阿里克貌似有些遺憾的咋舌,露出無比失落的樣子,“本來還以爲能夠在這裏親眼見證他們之間的戰鬥,但是萬萬想不到,他們轉移了戰場,竟然選在了北境入口。”

“宇智波斑……到了這種層次的強者,戰鬥動輒會沉浮大陸,引起天象異變,甚至可以煉化域外星辰,北境入口正是十二大封印石柱的所在地,那裏的法則格外的凝實,破壞力在哪裏將會無限的削弱,也是最大限度的減少對大陸的傷害吧,我們還是不要前去的好,畢竟……我們只是外人,若是因爲觀戰而惹怒了那位神話級別的強者,恐怕他的怒火不是我們能承受的。”風霓裳幽幽的嘆了口氣,若有所思的說道。

北海老龜深表贊同的點點頭,隨後有些驚疑不定的道:“如果這是生死試煉的話,退一萬步來講,如果秦守死了怎麼辦?”

風霓裳和老頑童頓時面色僵硬,渾身如同石化了一般動彈不得,瞠目結舌,他們突然想起來了,之前因爲怕戰鬥波及他們的族人,慶幸秦守擁有空間能力,將他們所有的精英族人統統都收入了異空間之中,免於被戰鬥波及,但是他們卻完全沒有預料到戰鬥勝利之後,竟然還存在着宇智波族長的試煉副本,結果還沒等交代什麼,宇智波斑和秦守已經不見人影了。他們現在心頭也是七上八下的,擔憂不已。

風霓裳更是心神不寧,因爲之前宇智波斑那掃向幾人的眼神之冰冷和無情。簡直能讓黃泉凍結,那流淌出來的森冷殺機絕對不可能作假,他是抱着必殺的決心來針對這次所謂的族長試煉的,恐怕真的有可能會殺死秦守!只是……秦守一旦死去,那麼他們的那些族內精英豈不是要困死在其中?

縱然宇智波斑有能力放出他們的精英人馬,但是從他們短暫的觀戰所推測出來宇智波斑的性格來看,恐怕根本不是能輕易交涉的。那個男人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氣勢,超過了風霓裳所見過的所有人。即便是那魔皇也比不上這個男人,淵渟嶽峙的氣勢,深不可測的實力,摘星拿月的神通。勃勃的野心和狂傲不馴的言語等……這個人永遠只能高踞人上,成爲主宰者,恐怕宇智波斑不是那種可以輕易談合作的人。

不願與君共婚 爲此風霓裳可謂是芳心大亂,操碎了心。

突然,原先晴空萬里的天象竟然陡然異變,遮天蔽日的巨大隕石竟然再度出現了,規模竟然絲毫不遜色於鎮壓神尊的巨大隕石,灑下大片的陰影,原先因爲神尊和宇智波斑的戰鬥所波及的億萬生靈本以爲一顆大星升入宇宙的神話般的結局之後。應該是取而代之的風平浪靜生活,但是他們卻萬萬沒想到,這毀滅性的災難竟然再度發生了。那籠罩整片大陸的陰影簡直讓人膽寒,之前的那一枚恐怖的隕石僥倖升入宇宙沒能撞擊下來,大陸倖免於難,但是這次還能有這樣的幸運麼?

豪孕來襲 萬一這次蒼天不長眼,真的讓這顆隕石撞落呢?!

那豈不是真正的滅世的浩劫?!

真正處於風暴最中心的則是北境的入口,獸人國度的最北域。戈壁灘千瘡百孔,數之不盡的坑窪巨洞放眼望去。比比皆是,冒着滾燙的白煙,滿面瘡痍的景色格外的可怖,這裏是十二大封印石柱的所在之地,法則前所未有的凝實,不單單是破壞力被侷限化了,而且那些被破壞的千瘡百孔的戈壁灘在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祕力作用之下,竟然緩緩的在癒合,恐怕不久之後,就能再度變得完好如初。

宇智波斑趁着十尾化的外道魔像將羽村石像震碎,重新與外道魔像獲得了聯繫,借用外道魔像那驚人的查克拉,輪迴眼的力量再次爆發出來了,這次的隕石雖然比不上宇宙中封印神尊的那顆大星,但是依然遮天蔽日,可想而知,一旦撞擊到了大陸上,那會引起怎樣毀滅性的浩劫!而秦守也百分百的可以肯定,這次的隕石針對秦守,宇智波斑採取的絕對不是單純的封印,而是打算以隕石天降的形式搏殺秦守!

空間內的空氣粘稠的如同液體一樣,天幕上再次被召喚而來的隕石體積大的驚人,遮天蔽日,帶來的壓迫感如同最可怕的束縛力量!

“地爆天星!!”

宇智波斑雙手合十,輪迴眼的瞳力無窮無盡的涌現出來,秦守瞳孔驟然一縮,墨綠色的光焰爆發出最爲璀璨的光芒,瘋狂到絕巔的力量讓秦守如同一枚熾烈的太陽一樣綻放着無量光澤,眉心那隻轉生眼中的金光爆閃,恐怖的瞳力在醞釀着。

此時僅僅只過了規定時間的一半而已!

接下來的十五分鐘,秦守卻不得不施展出底牌來對抗宇智波斑的手段了。

“金輪轉生爆!”

六枚淡金色的念珠合一,纏繞在秦守的手臂之上,與此同時,熾烈的綠色光球爆發出璀璨的查克拉風暴,一道無法被直視的璀璨金色浩瀚光劍倏然出現了,隕石天降的規模足足有萬里直徑,毀滅性的小行星墜落,堪稱滅世,僅僅只是一剎那而已,秦守怒劈出一劍,這一劍,堪比剎那芳華的絕色!

從天而降的遮天蔽日的巨大隕石竟然從中央被硬生生的切成了兩半!與萬丈高空碎成了兩段!

金輪轉生爆!

這一招被大筒木舍人使用,可是硬生生的將整個月亮切成了兩半,破壞力可想而知,這等隕石規模雖然恐怖,但是並非秦守不能抵抗,金輪轉生爆的力量餘波同樣擊中了防禦狀態的外道魔像。宇智波斑之所以敢硬碰硬的與秦守進行兩敗俱傷的同歸於盡式的戰鬥,依仗的就是外道魔像的防禦能力,但是金輪轉生爆的威力不容小覷。瞬間一口氣將外道魔像的左臂至肩膀的地方硬生生切掉了。

砰!

外道魔像龐大的身軀硬生生被擊飛,北境的地域被十二道封印石柱設下的結界所阻礙着,魔族無從侵入,但是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當外道魔像撞擊到了連接蒼穹的封印石柱幻象的時候,外道魔像的一條能量化的尾巴,竟然與封印石柱產生了共鳴。爆發出炫目的光澤。

更讓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亙古以來就存在的十二大封印石柱,其中之一連接蒼穹的天柱幻象竟然碎裂了。化作片片光雨,滿天霞光炫舞,大陸億萬生靈紛紛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這守護人類九千年不衰的封印石柱竟然碎裂了一條!這絕對不是個好徵兆。這就意味着,魔族想要侵入大陸恐怕更加的容易了!果然是浩劫的徵兆啊!

秦守也不由得驚呆了,以他轉生眼的洞察力,清楚的看得到,專屬於吸納烈羽玄能量所化的光尾接觸到了封印石柱的幻象,產生了共鳴,一同消失了!而那產生共鳴的東西,秦守看的一清二楚,竟然是聖靈遺刻!

十二大聖靈遺刻。對應着十二大封印石柱,一旦產生共鳴,那麼就將徹底銷燬一道封印石柱!

十二大封印石柱所形成的結界竟然頃刻間裂開了一個猙獰的大口。封印的力量頃刻間被削弱了,氤氳的霞光閃動之間,從蟲洞的巨大隧道中,竟然可以清晰的看到魔界的景象!魔氣森森,暗無天日的深淵和熔岩地帶,污濁的魔氣沖天而起。其他的十一道封印石柱迅速的修補着結界,但是那空間的裂痕卻清晰的呈現在北境的虛空。震驚了整片大陸!

宇智波斑對此可以說是毫不知情,對於所謂魔界、魔族之類的東西,宇智波斑的記憶之中可沒有這種東西,秦守施展完金輪轉生爆的情況下,體力虧空了,更嚴重的還是被斬成了兩半的巨大隕石仍然在墜落着,如果不管不顧,任由它們與大陸發生碰撞的話,恐怕大陸億萬生靈都會生靈塗炭,遭受可怕的厄運!

宇智波斑迅速的穩定住了身形,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因爲他發現外道魔像原先的十條尾巴,竟然現在只剩下了七條,由獻祭皇者而凝聚出來的三條能量化的尾巴被秦守源源不斷的遠距離吸收着能量,此時已經乾枯了,畢竟不是尾獸,沒有龐大的查克拉儲量,在這個關鍵時刻體現出了差距。

烈羽玄竟然擁有一枚聖靈遺刻!這也難怪了,恐怕這就是烈羽玄的最大底牌了,恐怕之所以烈羽玄能夠佈局千年,能得到昊天塔認主,能繼承歷代火神的法則,恐怕與聖靈遺刻有着密切的關係,但是一切都等不到秦守親自收拾揀寶了,烈羽玄的那一枚聖靈遺刻此時與封印石柱共鳴,徹底銷燬了一道封印力量,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秦守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因爲封印石柱破碎而留下的緩慢癒合的空間裂縫,通往神祕而可怕的魔界,污濁的魔氣頓時污染了湛湛青天,將僅存的帶着綠色的樹木污染,樹葉凋零泛黃,惡臭沖天而起,魔氣與靈氣格格不入,造成了慘烈的後果。

魔界……魔界?

秦守突然靈光一閃,想到自己手中還捏有兩枚聖靈遺刻,心電急轉之間,立刻有了決斷,足以撐下最後的十分鐘,拜託宇智波斑的追殺,贏得最後的勝利,並且可以解決隕石墜落造成的毀滅性浩劫!順帶還能徹底的解決掉所有的危急!若是成功,還能給魔界帶來沉重的打擊!

秦守的雙眼前所未有的明亮起來!

“終於……可以動用全力了!”

宇智波斑的輪墓影子終於在久違的等待中重新冷卻結束了。

“輪墓,邊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