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今晚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蘇靜兮納悶的說。

「沒有也沒有關係,這裡有美酒。」

東方晨說著,遞給她一壺陳年女兒紅。


蘇靜兮接過那壺女兒紅,暗想,這酒是他準備的,也不知道他往酒里下了什麼料沒有?

如此想著,她拿銀針試了試,銀針沒有變黑,她這才安心喝了一口。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相府廢物五小姐一朝換了靈魂,徹底的改頭換面了。」

東方晨喝了一口酒,意味深長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蘇靜兮的改變是從那個黑衣男子偷盜《乾坤九訣》的那晚開始的。

那晚深夜,她靈魂附身後,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南城?

她不是真正的蘇靜兮,那麼偷盜《乾坤九訣》的幕後主使,也不一定是右相蘇耀威,如此想來,這件事似乎變得更複雜了。


看來想要知道這一切,只有從現在的這個蘇靜兮身上下手。

所以,今晚特地請她來此地喝酒,也不是純屬無聊。

這芳華樓是有名的歌舞坊,那些暗中監視他的探子一定想不到他不進芳華樓卻坐在這屋頂上,這就避免了他人的探聽。而剛剛這酒,他雖然沒有下毒,卻下了一種很容易讓人迷醉的魅惑散。

這添加了魅惑散的酒後勁極強,就算她酒力再好,只要她喝下一口,就會迷醉。

只要她一醉,就一定會乖乖的說出真相。

這不,不知情的蘇靜兮無聊的喝下幾口后,就開始暈頭轉向找不著北了。

「這酒真好喝。」她看著手裡的酒,滿臉通紅的笑著。

「五小姐,你醉了。」

陰謀得逞的東方晨試探性的問一句。

「我沒醉,不過這酒實在太好喝了,把你的也給我吧。」

一副大醉摸樣的蘇靜兮蠻橫的把他的酒搶了過來,打開欲要喝,卻被東方晨點了穴。

很好,看她這樣子,是真的醉了……

PS:幽幽發新文了,《邪王無限寵:大牌狐妃太狂野》賣萌打滾求支持。 「喂,你這人真討厭,為什麼要點我的穴,我要喝酒啊

被點了穴的蘇靜兮不滿的嚷嚷。

「只要你老實的回答我的問題,你要喝多少酒都沒有問題。」東方晨笑得妖嬈。

「好,你快問,問完了我要喝酒。」

喝醉了的蘇靜兮頭暈乎乎的,完全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你老實交代,你到底是誰?來自哪裡?」東方晨認真的問。

「我是誰?來自哪裡?」蘇靜兮醉醺醺的看著他,突然撲哧一笑,說:「我是蘇靜兮啊,難道你不知道?」

東方晨白了她一眼,一本正經的說:「你的身體雖然是蘇靜兮,但是你的靈魂卻不是。快告訴我,你的靈魂到底是誰?來自哪裡?」

「原來你都知道啊,呵呵,如果我告訴你,我確實是蘇靜兮,不過不是相府的蘇靜兮,而是來自地獄的女魔頭蘇靜兮,你會相信么?」蘇靜兮眨巴著眼睛,淡笑說。

「女魔頭?」

東方晨一驚,幽深的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按理說,凡是中了魅惑散的人,一定會說真話,難道,她現在說的是真的,她真的是來自地獄的女魔頭?

「那你老實交代,你來人間做什麼?」東方晨緊張的問。

「你問我為什麼來人間啊?那是因為相府的蘇靜兮天天被人欺負,所以她天天對老天祈禱,希望上天可以降下一個救世主,到最後,閻王爺實在被他煩得沒有辦法啦,就派我來拯救她了。」蘇靜兮打了個嗝,暈乎乎的說。

「……真的是這樣?」

東方晨狐疑地看著眼前的女子,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她說的非常的不靠譜。

「還有,那晚是不是你設計偷了本王的《乾坤九訣》?現在《乾坤九訣》是不是在你的身上?」東方晨繼續問。

「你說《乾坤九訣》啊,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在那天晚上我確實撿到了一本書。」

「那現在那本書在你身上是么?」東方晨緊張的問。

蘇靜兮點頭:「對啊,不過後來我房裡的余媽做飯的時候老是生不了火,所以我就把那本書交給她去點火燒飯去了。」

「什麼?」

東方晨震驚,幽深的眸光瞬間凝成了冰:「本王的《乾坤九訣》居然被你燒了?」

「不就是本破書,燒了就燒了唄。」蘇靜兮無所謂的說。

「你可知,那可是最上乘的御劍術,無論是誰,只要修完了《乾坤九訣》,就可以達到劍聖的修為。」東方晨生氣的說。

雖然他已經修完了《乾坤九訣》,也對上面的劍式倒背如流,但《乾坤九訣》可是皇族的至寶,也是父皇特意賜給他的,絕不能落入外人的手裡。

「……你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東方晨目光冰冷的看著她。

「目的啊……?」

蘇靜兮眨巴著眼睛看著他,一時酒勁上來,頭一暈,向後倒去。

「蘇靜兮!」

東方晨眼疾手快的一把接著她,待她落入他懷中時,卻已經睡著了。【友情提示: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屋┕_┙檐┕_┙下文學網:「居然睡著了。」

東方晨納悶的蹙眉,他話還沒有問完,她居然就頂不住睡著了!

看著她平時那麼強勢,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這麼不頂用了?!

而此時,躺在東方晨懷裡的蘇靜兮的唇角卻微不可查的揚起了一抹狡黠的冷笑,她眼睛眯開一條縫,目光落在自己的右手腕上,那裡扎著一根銀針。

這個男人居然想用這種計謀讓她說實話,當她有那麼好騙的么?

其實,在還沒有喝酒的時候,她已經偷偷的用銀針扎了自己的脈門,化解了酒勁。

在現代的時候,她經常陪一些政客商人喝酒,那時,經常會有些不懷好意的人想方設法的灌醉她,占她便宜,而她就是用銀針扎入脈門,讓她無論喝多少酒都不會醉,所以那些想灌醉她的人,通常都是自己灌醉了自己。


剛剛東方晨給她喝的酒雖然後勁極大,但只要她脈門被銀針扎了,就不會醉,所以,她剛剛是故意裝醉唬他的。

東方晨看著懷裡沉睡的女子,只見昏暗的燈火下,她的五官格外精緻,膚光勝雪,尤其是那濃密好看的眼睫毛,在燈火下如蝶翼般微微顫動著,讓人心動。

他一瞬不瞬地看著懷中的女子,這一刻,他居然忘記了《乾坤九訣》,也忘記了剛剛她那一通唬他的謊話。

長這麼大,他還從來沒有這樣認真地端詳過一個女人。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是蘇靜兮!而此時褪去強勢,安靜沉睡的蘇靜兮,居然會讓他產生心動的感覺。

真是匪夷所思!

他這是怎麼了?

難道真的對這個女人動心了?

不不!

這個女人一直不肯說出實情,而且還害得他在屬下面前出醜,他怎麼會對如此討厭的女人動心?

而東方晨內心正在糾結的時候,不遠處的屋頂上,一陣陰冷的黑風卷過,一個身形渺茫的黑衣女子出現在屋頂上。

黑衣女子身姿嬌俏,面容絕美,一雙眸子冷如萬年寒冰,手握一把寒氣迫人的長劍,一股凜冽的冰冷殺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她是魅影。

半月前,由晉王東方烈用幻影傀儡術變幻出來的絕色無形傀儡人。她的前身是一個武功高強的女刺客,再經過東方烈高深的幻影傀儡術的融合,成為了一個極強大的傀儡殺手。

自從她誕生之日起,她就一直暗暗地跟蹤在東方晨身邊,伺機刺殺他。

雖然她已經暗暗跟蹤了他大半個月,但之前,他不是待在王府就是待在皇宮,她沒有機會刺殺,而今天晚上,他終於撇開了一眾護衛和一個女子來到芳華樓的屋頂。

這可是天賜良機啊!

這次,她一定要殺了他!

念及此處,她倏地的拔劍,閃電般朝毫不知覺的東方晨砍了過去。

寒涼的夜風襲來,那一劍夾帶著萬千殺氣,如颶風般斬來。

在劍斬來的瞬間,東方晨眸光一寒,倏地的回頭,一掌拍去。

ps:幽幽平時是每天保底五更,會不定時加更,請親們不要嫌慢,幽幽每天都在努力寫文了。另外,幽幽求收藏和留言喲。【屋檐下友情提示:如果本書最新章節未更新,(可能作者已更換書名)請大家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看最新章節,如果未更名,請登錄聯繫管理員更新】 下一秒,力量強大的掌力和萬千殺氣的長劍相擊,「砰!」地一聲驚響,凜冽的掌力瞬間壓過凌厲的劍氣,將那斬來的劍打了回去。

那突然的一掌,讓蘇靜兮和魅影都吃驚不小。

剛剛那一劍,來勢兇猛,殺氣凜然,而且速度如此之快,就算是個功力深厚的絕頂高手都無法躲過更別提是擋下了,而東方晨,居然隨意的一掌,就將那劍打了回去,可見他的功力不是一般的深厚啊。

「你是誰?」

東方晨攬著假裝沉睡的蘇靜兮飛躍而起,目光冰冷地看著不遠處的魅影。

這個黑衣女子全身散發出凜冽的殺氣,尤其是那雙冰冷的眸子,幽暗詭異,就如一道犀利的刀光,只消看你一樣,就會覺得一陣蝕骨的寒。

憑直覺,這個女子不像是個人類,更像是個來自地獄的女羅剎。

「沒想到,你的修為還挺深厚的。」魅影冷聲說。

「你也不錯。」

東方晨冷笑一聲,暗想,這個女人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殺氣凜然,想必,又是他的哪個仇家派來的殺手吧。

不錯,那些人終於派了個像樣的殺手。

「是么?」

魅影眸光一冷,握劍的右手隨意一舉,長劍發出一陣刺耳的劍嘯,夾雜著上千道白色劍芒如水柱衝天,在攀升到一定高度的時候,上千道劍芒合而為一,夾雜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朝東方晨二人砍去。

「劍法還不錯。」

東方晨讚賞地冷笑一聲,下一瞬,他右手微揚,一把通體透明的光劍迅速在掌中生成,在光劍生出的那一刻,一股刺骨的寒涼氣息流瀉而出。

在劍芒砍下的瞬間,東方晨揮劍擋隔,那一剎那,兩劍相互撞擊,「啪!」的一聲巨響,電光萬丈,凌厲的劍氣向四周掃射而去,擊碎了無數瓦片,就連那黑衣女子都被擊退了一米遠。

黑衣女子冷冷的看著面色如常的男子,暗驚,剛剛看東方晨能在瞬間凝氣成劍,隨意一揮,威力竟如此強大,看來傳言不假,他真的已經修鍊到了「手中無劍心中無劍」的劍聖境界。

不過,她可是主人手裡功力最高的幻影傀儡人,就算是東方晨修為再高,她今晚也一定要殺了他!

而此時,被東方晨緊緊地攬在懷裡的蘇靜兮眼睛微微睜開了一條縫,暗想,這個黑衣女子雖然劍法高超,但東方晨的御劍術好像更勝一籌,她大可放心的繼續裝睡。

如此想著,她繼續緊閉雙目。

「劍法還不錯,繼續!」

東方晨微微揚唇,迅速向上一躍,明亮的劍光刺破蒼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