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墨色黑龍舞動長長的黑色尾巴向着金光萬丈的玉陽劍盤繞而去,黑色的身影在無數的漫天的金色光芒中不斷的被射穿身體,墨色黑龍不斷髮出一聲聲哀鳴。

身體出現無數被玉陽劍射穿的光斑,被射穿的墨龍身體立刻變得暗淡下來,墨龍憑藉自己巨大的身體打算再一次把玉陽劍纏繞其中,直至吞沒。


可是就在墨龍把玉陽劍纏繞其中之時,墨龍的身體被玉陽劍閃耀的金色光芒迅速洞穿,墨龍的身體表面出現千絲萬縷的光的孔洞,無數的金色光芒射穿了墨龍的巨大身體。

墨龍不斷翻滾掙扎着自己的身體,痛苦的哀鳴響徹雲霄,驚動天地,巨大的墨龍身體轉瞬之間就被玉陽劍金色的光芒破壞的千瘡百孔,體無完膚。

在一聲驚天的龍吟中,墨龍的黑色身體終於在空中渙散爲無數的黑色沙粒,直至消失。

而就在巨大墨龍消失的那一刻,假掌門的嘴裏也噴出了一股鮮血,臉色變得蒼白無比,玉陽劍沒有做稍事停留,消滅完墨龍之後立刻向着假掌門所在的位置襲來。

假掌門立刻忍住胸中翻騰的血液,頭頂黑色巨劍在假掌門的催動之下與玉陽劍進行迎頭痛擊,光明與黑暗的對立,明與暗的激烈交鋒。

“嘭!”的一聲金色的玉陽劍與黑色巨劍劇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頓時一股刺破耳膜的金屬摩擦聲響徹四野,震得衆人頭皮發麻。

玉陽劍與黑色巨劍的撞擊處盪漾起無邊的黑白氣浪,巨大的氣浪不斷向着方圓幾百米噴射而去,似乎要把湛藍的天空一分爲二。

就在李逍遙心裏暗自想到終於可以消滅假掌門時,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再次發生,原本看着逐漸呈現頹敗跡象的黑色巨劍,陡然間爆發出驚天的黑芒。

湛藍晴朗的天空一下子竟然變得黯淡了許多,驚天的黑芒像一塊巨大的黑色幕布,遮擋了大部分天空,黑色巨劍的劍身爆發出詭異之極的黑氣。

在濃郁黑氣的滋養之下,黑色巨劍似乎得到了無邊的能量一樣,濃郁的黑氣逐漸向着玉陽劍的劍身迅速蔓延而去,而黑色巨劍不斷散發出源源不斷的濃郁黑氣,黑色的霧氣逐漸吞沒掉玉陽劍整個金色的劍身。

直到把玉陽劍完全包裹其中,濃郁的黑氣依然沒有停止下來,濃濃的黑氣繼續向着玉陽劍包裹而去,直到玉陽劍的最後一縷金色光芒完全被吞沒,天空中變得安靜異常。


直到李逍遙口吐鮮血,蜀山衆弟子才知道李逍遙所催動的玉陽劍又被假掌門所消滅。

李逍遙臉白如紙,嘴脣也失去了血色,一個人催動蜀山七星劍陣本來就需要消耗太多的精神之力,更何況李逍遙前前後後共催動了六把各不相同的寶劍。


李逍遙怒目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假掌門,眼中露出強烈的不甘申請,他好強,但是我絕對不能輕易認輸,勝敗就看這最後一劍了,自己要挺住,掌門現在生死未卜,現在自己就是整個蜀山的頂樑柱了,況且還有衆多的蜀山弟子看着,自己更是不能讓他們失望,讓自己失望!


貝利在李逍遙背後喊道:“李大哥!你沒事吧!不然對付這個老傢伙讓我上吧!”

李逍遙回頭看了一眼貝利,然後快速的迴轉頭,緊緊是這匆匆一撇,貝利已經知道李逍遙的意思了,那堅定無比的眼神早已經說明了一切。

貝利只有在李逍遙身後緊緊握緊雙拳爲李逍遙默默的加油。

李逍遙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又有鮮血自嘴角流出,但是他深知不能就這樣倒下,頭頂催動的鎮妖劍爆發出濃郁的淡綠光芒,這淡綠光芒似乎讓李逍遙精神也是爲之一振。

李逍遙閉上眼睛,全神催動這至關重要的最後一劍,盤旋在假掌門頭頂的烏雲竟然漸漸地散去,變爲一朵潔淨至極的唯美白色雲朵,天空蔚藍晴朗,巨大的白色雲朵悠然飄在假掌門的頭頂,似乎看不出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些什麼。 天空中開始颳起似有若無的風,這風自自然然吹在每個人的臉上,每個人都感覺很舒服但是似乎誰都沒有注意,風中有數十枚翠綠的樹葉隨風清揚,像是在自然不過的現象了,可是誰又會想到這便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呢?

看似無規則的飄落的樹葉就在即將落地的那一剎那,陡然間竟然組成了一把劍的形狀,翠綠油亮的完全由樹葉形成的寶劍讓所有人眼前一亮。

沒錯,這就是北斗七星中最後一件,它其實是無色無形的,可以由大自然當中任何看似在平凡不過的東西陡然形成,給敵人意想不到的突然一擊。

完全由樹葉組成的最後一劍搖光劍,以就快要貼於地面的高度突然從地面劍尖突然躍起,斜斜的向着假掌門襲去,假掌門也是知道這最後的一劍最爲詭異,是無色無形的。

但是他也沒有想到李逍遙竟然僅僅藉助數十枚樹葉當做借力的對象,就在假掌門發現由無數樹葉組成的搖光劍向着自己飛刺而來的時候,匆忙揮動手中黑色大劍,試圖挑開搖光劍。

可是令假掌門意想不到的是發生了,就在由無數樹葉組成的搖光劍就快要和假掌門的黑色巨劍相擊的那一刻,搖光劍陡然間如同煙花一般爆射開來。

無數的葉片頃刻間在假掌門周身迅速爆開,每一個樹葉的邊緣都閃現一抹晶亮,很顯然這纔是這次攻擊的真正祕密武器。

無數葉片令假掌門眼花繚亂,假掌門奮力揮動手中黑色巨劍揮砍掉一部分樹葉,但是還是有樹葉憑藉鋒利無比的邊緣劃過假掌門的身體。

無數的葉片發出一聲緊似一聲的銳利尖嘯,假掌門的灰色長袍被劃出無數深深的裂痕,無數灰色的布片在空中悠然飄落,自樹葉劃開的灰色長袍裂痕處滲出了斑斑血跡。

假掌門暗暗吃痛,李逍遙沒有絲毫的表情,空明的雙眼只睜開看了一下灰黃的地面,然後又快速的合上了,李逍遙感受着大地之上無處不在的塵埃,心念一動,平靜的地面陡然颳起了漫天的黃沙。

黃沙讓人睜不開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灰濛濛的一片,空中有一團較爲濃郁的由無數黃沙聚集而成的區域,漸漸地從這片朦朧的區域中飛出一把完全由無數沙石凝聚而成的寶劍,含沙射影之下向着假掌門襲來。

假掌門一震手中黑色巨劍,黑色巨劍爆發出無邊的黑色漣漪,直直與這把由無數沙石形成的搖光劍猛烈對刺過去,“嘭!”的一聲巨響,黑色巨劍被震飛出去,沙石劍亦被撞擊的飛散開來,無數的沙石被巨大的撞擊力反彈了回去。

攻向了身在咫尺的李逍遙,李逍遙揮動鎮妖劍擋住了其中一部分沙石,可是還是有不少沙石擊打在了李逍遙的身體各處,一枚沙石打在了李逍遙的臉上,李逍遙的臉上立刻紅腫起來,轉而變得青紫。

李逍遙的身體上被多少沙石擊中,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李逍遙眉頭微微皺着,不一會兒,淡藍色的長袍上就有斑斑的血跡滲了出來,觸目驚心。

嘴角亦是流出了一股鮮血,假掌門被黑色巨劍的劍柄頂飛出老遠堪堪站穩腳步,手立刻接住了黑色巨劍,可是胸膛內翻涌的一股鮮血卻再也無法抑制,口中狂噴鮮血如柱,不變不移正好全部噴在了黑色巨劍的巨大劍身之上。

登時,黑色巨劍的劍身暴起一道暗紅色的光芒,假掌門手中所握得黑色巨劍在暗紅色的光芒中不斷的抖動起來,彷彿經過假掌門的鮮血噴灑,整把黑色巨劍從沉睡當中甦醒過來一般,黑色的劍身不斷的發散出耀人眼目的暗紅光暈。

黑色巨劍不斷在假掌門手中抖動,而且越來越激烈,彷彿劍身蔓延着無邊的戰意,一心只想品嚐敵人的鮮血滋味。

假掌門看了看手中抖動的黑色巨劍,露出霸道之極的表情,似乎對黑色巨劍的表現極爲滿意,李逍遙的身子不自覺的晃動了一下,他此刻體內的精神之力已經所剩無幾,精神竟然變得模糊起來,身體虛飄飄的,像是一個幽魂一般,假掌門揮舞黑色巨劍,舞動出所向披靡的黑色劍花。

灰衣黑劍凌空向李逍遙襲來,如同一個黑色鬼魅般恐怖神祕,李逍遙剛纔硬撐着發出了最後的搖光劍,但是身體卻是嚴重虛脫,眼前的一切一陣陣發黑,頭腦變得遲鈍,根本無法接下假掌門這霸道無比的一劍,眼看假掌門凌厲的劍鋒就要將此刻還渾渾噩噩的李逍遙斬殺,貝利說時遲那時快在緊要的關頭用兩隻鋒利頎長的龍狼爪架住了來勢迅猛無比的黑色巨劍。

貝利緊咬牙關竟然成功架住了黑色巨劍,假掌門兇猛的一劍竟然被這個光着上身的黃毛小子擋了下來,假掌門也是暗暗心驚:這小子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要知道他這把混沌之劍飲了自己的血液之後,攻擊力可是翻了兩倍有餘。

如此強悍兇猛的一擊竟然被這個毛頭小子擋了下來,貝利知道這一劍非同凡響,於是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去抵擋,雖然兩隻龍狼爪成功架住了這把混沌之劍的強勁攻勢,可是劇烈的撞擊之下,貝利兩隻手都被混沌之劍震得生疼,木木的,麻麻的。

貝利對身後李逍遙說道:“李大哥,你先退下,這個老傢伙交給我來對付!”垂垂欲倒的李逍遙被兩名蜀山弟子暫時拖了下去,貝利狠狠的瞪視着假掌門,眼神嗜血犀利。

假掌門也同樣狠狠的看着貝利,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微笑:“小子,牙還沒長齊也敢來跟爺爺戲耍,讓爺爺逗你玩玩!”

貝利徹底被假掌門充滿嚴重侮辱的話語激怒了,雙手之上的龍狼爪奮力向上一挑,發出無比刺耳的金屬嘶鳴聲,假掌門被貝利這麼一挑,身體竟然直直向後退出去十多米遠。

剛剛站穩腳步,貝利的三隻玄冰箭已經迅如閃電發出,三道晶藍長箭發出三道藍色流光向着假掌門襲去,假掌門輕巧揮動黑色巨劍將三發玄冰箭擋開。

就在假掌門把三枚玄冰箭擋開後,貝利的身體已經頃刻間閃至假掌門身邊,一對龍狼爪揮舞的密不透風,猛烈異常,假掌門立刻用黑色巨劍揮舞抵擋。

頃刻間兩個人便交手上百回合,假掌門已經被貝利拖得有些氣喘吁吁了,心中暗道:“好小子,你不累的嗎?”

貝利還在不斷的揮舞自己的龍狼爪,旁人根本看不到貝利的龍狼爪,只是隱約看到兩道交相輝映的水痕不斷盪漾,假掌門顯然有些不耐煩,憑藉自己垂垂老矣的身體和這個四肢發達的瘋子玩近戰不是找死嗎?

所以假掌門虛晃一招,身形毅然退出數十米開外,凌空舞動黑色巨劍:“混沌破!”

黑色巨劍揮舞出一道黑色的劍芒向着貝利快速攻來,貝利暗暗催動冰狼之爪加以抵擋,“嘭!”的一聲兩個招式相撞在一起,暴起驚天璀璨的銳芒,盪漾開一道巨大的透明漣漪。

貝利見通過水之真諦感悟的法術對假掌門絲毫構不成任何的威脅,瞬間便轉變爲火之真諦,不斷催動玄火箭從天空對假掌門進行全方位立體式的多重攻擊。

假掌門在地面狼狽至極的躲閃着來自貝利的攻擊本來被李逍遙撕破的有無數裂縫的灰色長袍,在貝利玄火箭的攻擊下,又是多了無數的大窟窿,遙望現在的假掌門,儼然像一個破衣爛衫的老叫花。

假掌門高高豎起的頭髮也被貝利的玄火箭轟的散了開來,顯得狼狽至極,假掌門被氣得大喊了一聲:“看招!混沌十字菱!”

只見假掌門竟然揮手投擲出了手中的黑色巨劍,黑色巨劍不斷翻飛至湛藍天空,而且逐漸變爲十字架的形狀,只是令人怪異的是十字架形狀的黑色巨劍十字架的四個突起竟然都變爲了劍尖。

四個突起的劍尖閃爍着無比詭異的殺氣,飛快旋轉之下,向着貝利席捲而來,貝利看到突然變換的四個突起劍尖,知道這一招如果硬功受傷的肯定是自己,因爲飛快旋轉的四個頂端,已經完全達到了互補的狀態。

也就是說在高速旋轉之下,四個突起的鋒利劍尖循環交替,鱗次櫛比,完全沒有一個安全的空隙存在,所以如果出招硬悍的話受傷的就只有自己。

所以貝利在深思熟慮之下選擇了最新領悟的玄金混沌,貝利閉上眼睛,眼中空明一片,身體四周迅速蔓延一層金色閃亮的球體將貝利緊緊包裹其中,

而空中的混沌十字菱翻飛出詭異的弧度,在湛藍的天空中根本無法分辨出它的運動軌跡它像一道黑色流星疑惑像一個黑色的幽靈以飛快的速度向着貝利襲來,貝利最新感悟的防禦法術玄金護盾到底能不能抵擋這四面都是鋒利劍尖的混沌十字菱呢? 面對這犀利無比的迅猛一擊,貝利絕不會坐以待斃,貝利發揮了玄金護盾的特質,那就是可以無限疊加,於是貝利在混沌十字菱還沒有攻過來之前,無數次的催動精神之力,不知道玄金護盾被貝利加設了幾道。

可是即便是這樣,鋒利尖銳的混沌十字菱以閃電的速度轉瞬間便飛至貝利周身的玄金護盾外圍,並且瘋狂的旋轉着,速度一點也沒有減弱,被貝利加設了無數道的玄金護盾被瘋狂旋轉的混沌十字菱衝擊着。

不斷旋轉的混沌十字菱瘋狂的撞擊着玄金護盾,玄金護盾的表面爆出璀璨的星光,耀眼萬分,光芒四射,一股強烈的刺耳聲音炸響在貝利身邊。

令貝利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混沌十字菱很輕易就穿透了第一層玄金護盾,繼而鍥而不捨的繼續發出嘶鳴聲,玄金護盾不斷髮出清脆的破裂響聲。

貝利也是感覺到了一陣莫名的驚慌,這混沌十字菱果然非同凡響,如果任它繼續下去,自己不被它劈做兩半纔怪呢!

貝利靜下心來仔細回想,最完美的招式都有它的弱點,沒有無懈可擊的招式,貝利腦中突然一亮,他終於想到了問題的關鍵點,那就是不管混沌十字菱如何的犀利迅猛,它的攻擊都在一個片面狹小的範圍之內。

也就是說其實混沌十字菱的攻擊點只不過如同一把劍的側面劍身那麼細若毫釐薄薄的一片而已,想明白了這些,貝利立刻鬥志昂揚,他站到玄金護盾的一個角落,相信混沌十字菱只不過比一片樹葉寬一點有限。

攻擊不到自己的,貝利有一個大膽的設想,那就是當混沌十字菱擊破最後一層玄金護盾時,貝利利用龍狼爪攻擊混沌十字菱的中心位置,因爲不管混沌十字菱再怎麼鋒利無比,只限於一個片面之間。

而它的側面雖然不斷旋轉,但是它的中心點始終都在那一個位置,不會改變,就好比一個圓不管怎麼旋轉,圓的中心點是固定的,所以貝利抓住了這個契機,等待混沌十字菱擊破最後一層玄金護盾。

然後貝利就以閃電一擊擊中混沌十字菱的中心位置,將黑色長劍徹底擊飛,果然!一切如同貝利所設想的那樣在進行,當混沌十字菱擊破最後一道屏障時,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而這聲清脆無比的聲響就是貝利發動閃電一擊的信號。

貝利耳中剛聽到這聲清脆響聲,兩隻龍狼爪已然奮力擊出,速度之快,根本肉眼難辨,只聽“當!”的一聲飛速旋轉的混沌十字菱被貝利從側面正中中心位置,黑色巨劍完全被擊飛了出去,旋轉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依稀可見黑色巨劍的劍身隱現,逐漸變得清晰無比,“噗!”的一聲掉落地面,插入了地面的泥土之中,漏在外面的一截劍柄還在不斷的顫抖着,發出刺耳的嗡鳴聲音,假掌門臉色大駭,想不到這個黃毛小子不容小覷。

竟然有些讓人捉摸不透的感覺,失去了賴以戰鬥的黑色巨劍,假掌門手無寸鐵,呆若木雞,瘦骨嶙峋的身體似乎失去了黑色巨劍,變得不堪一擊,貝利並沒有給假掌門喘息的機會,兩隻龍狼爪舞動生風,夾帶着撕扯一切的毅力向假掌門襲去。

“當!”的一聲,就在所有蜀山弟子以爲假掌門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竟然如風般在所有人都毫無所覺得情況之下,擋住了貝利強悍無比的龍狼爪,令貝利感到驚駭莫名的是,他自己竟然一點都沒有感覺到這個黑衣人的氣息。

彷彿這個黑衣人是一個鬼魂一般,並沒有實體的存在一般,貝利在這一刻驚訝的發現這個男人蒙面的勃頸處竟然顯現出一抹白髮,貝利看着這個似曾相識的黑衣人,一頭白髮,他突然想到了在鎖妖塔遇到的白髮飄飄的黑衣男子,他感覺這個男人與在鎖妖塔中救了自己和李逍遙的那個黑衣人無論從體型身高都十分的接近。

貝利覺得這個男人百分百就是那日在鎖妖塔中的黑衣白髮人,貝利十分奇怪這個黑衣人的真正身份,上一次是他從夢魔手中救出了貝利和李逍遙,如果不是他,貝利和李逍遙恐怕還深深的陷在夢裏面,一直到死吧!

這一次這個奇怪的黑衣白髮蒙面人卻又出手相救假掌門,貝利感到萬分的疑惑,這時那個黑衣白髮人對假掌門說道:“還不快走?”

假掌門一愣,神情十分的茫然,這個人爲什麼會在生死關頭救下自己呢?假掌門問道:“你是何人?”

黑衣白髮人冷冷說道:“快走!我只救你這一次,快放下土靈珠,下次再讓我看到你,你必死無疑!”

黑衣白髮人眼神中浮現出一些酸澀,假掌門不由分說,將手中土靈珠向着貝利扔了過去,迅速飛身至黑色巨劍所插之處,一下拔出黑色巨劍,一個縱躍,身影立刻消失在蜀山之巔,黑衣白髮人看了看貝利:“蜀山掌門現在在蜀山地脈當中,應無大礙!告辭!”

說完身影瞬間消失,很顯然他的武功在假掌門之上。

貝利暫時把土靈珠別在褲腰裏面,然後把這消息告訴給了李逍遙,李逍遙迅速在兩名蜀山弟子的攙扶之下,飛快的來到了蜀山地脈,貝利也一同前往,在一個巨大的地穴之中,四周土牆之上爬滿了無數藤藤蔓蔓。

蜀山地脈當中都是一條條盤旋蜿蜒的羊腸小道,錯綜複雜的交互纏繞在一起,形成一個自然的地底迷宮,這裏居住着無數低級別的怪獸,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們,他們也不會主動攻擊你。

看着蜀山地脈當中錯綜複雜的路線,貝利和李逍遙商量之下,決定兵分兩路進行尋找,一定要找到掌門清風真人。

貝利身後跟着兩名蜀山弟子,一路小心的探查着,兜兜轉轉之下,還是沒能找到掌門清風真人,貝利靈機一動,來到地脈之中的土牆上,拽下了一把藤蔓的葉片,然後他在自己已經走過的路面之上,灑下幾枚葉片作爲記號。

然後繼續走下去,凡是看到之前貝利做有記號的路時,貝利便帶領兩名蜀山弟子改道而行,貝利在前面不遠的路面之上發現了掌門清風真人衣服的碎片,然後貝利則根據這唯一的線索,繼續深入尋找掌門清風真人。

走着走着,貝利聽到了水流的聲音,於是一行人聽聲辯位尋找掌門清風真人,他們來到了蜀山地脈的盡頭。

只見盡頭是一處清潔澄澈的地下泉水,泉水通過四個細小的直流不斷傳送着清新的泉水,中間的一汪泉水呈圓形,儼然如同一面通體晶亮的鏡子一般,把四周土牆上的藤蔓映照得幽綠幽綠的,如同剛淋過雨的一般,水靈靈的。

貝利定睛一看,就在正中間的一汪泉水當中,有一個巨大的翠綠荷葉悠然飄在泉水之上,荷葉脈絡清晰,翠綠翠綠的,特別養眼。

而就在這片唯一的荷葉之上,掌門清風真人躺在荷葉之上,不知是什麼情況,貝利讓兩個蜀山弟子立刻去通知李逍遙知道,說掌門已經找到了。

貝利架起筋斗雲十分緩慢小心的接近位於泉水中間的巨大荷葉之上,貝利由上而下光望着蜀山掌門清風真人,看到掌門面色安詳,不像是受到什麼傷害一般,貝利揪緊的心稍微鬆下來一些。

就在貝利駕乘筋斗雲慢慢下降的時候,泉水中竟然不斷從泉水底部冒出無數的氣泡,貝利大驚,他沒有想到如此清澈幾乎可以見底的的泉水難道還有什麼怪物存在嗎?

果不其然,隨着泉水不斷劇烈翻涌,冒泡,從泉水底部竄出來一隻巨大無比的水藍色青蛙,巨大的身體從泉水中向上一躍,躍到了巨大的荷葉之上。

只見這隻大青蛙水藍色的皮膚在清澈無比的泉水映襯下,巨大的身體流轉着幽藍色的光芒,如同成百上千的璀璨藍色星星。

兩隻眼睛如同兩隻火紅的燈籠一般在嘰裏咕嚕亂轉,閃爍着紅色的攝人光芒,四肢悠閒地觸在荷葉之上,顯得憨態可掬,胖嘟嘟的十分可愛。

貝利十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藍色大青蛙,不知道下一步這隻巨大的青蛙將要幹什麼,誰知這隻巨大的水藍青蛙不知是沒有注意到貝利還是完全鄙視他,總之貝利輕巧的落在了巨大的荷葉之上。

他慢慢向掌門清風真人走去,可是大青蛙又是一跳,正好擋在了掌門清風真人面前,貝利看着這陣勢,似乎在保護自己的食物不被貝利掠奪一般。

而就在貝利抽出兩隻龍狼爪的時候,貝利只聽見一聲響徹整個蜀山地脈的劇烈喊聲:“貝利,手下留情,這隻大青蛙並不是什麼怪獸,快住手!”原來是李逍遙在兩個蜀山弟子的攙扶下走了進來。忙制止了貝利動用武力。 李逍遙這時無比莊重的對着巨大的藍色青蛙說道:“藍蛙獸,你可以退下了,謝謝你保護掌門,這個人是我的朋友,他是不會傷害掌門的!”

巨大的藍色青蛙似乎聽懂了李逍遙的話,“呱呱!”叫了兩聲之後,縱身一躍跳進了清澈的泉水之中,泉水立刻濺起一片巨大的水花,盪漾起一層透明的漣漪。

貝利輕輕抱起掌門清風真人駕乘筋斗雲從一汪泉水返回到了地脈的通道處,李逍遙立刻上前查探掌門清風真人的傷勢,見掌門並沒有受傷,只是暫時昏迷,這才放心。

回去的路上由兩名蜀山弟子輪流揹着掌門清風真人,貝利和李逍遙行在前面,貝利不禁疑惑的問道:“李大哥,剛纔那隻大青蛙爲什麼會聽你的話呢?”


李逍遙笑笑:“呵呵,貝利你有所不知,這藍蛙獸本就是守護這蜀山地脈的靈獸,自蜀山派創建以來,就一直在這裏守護蜀山地脈,保護蜀山地脈免於遭人侵襲,也保護蜀山唯一的清澈泉水,保證泉水涌流不止,暢通無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