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雖然常見,但眼前的知了,卻不那麼簡單。

姜小白擡頭,看着知了離開的方向,露出一個笑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要來。自己找死,就怪不得別人了。”

……

對於高家姐妹的安危,姜小白是完全放心的。

在姜小白離開不久,便見到那蟬離開的方向,有一道黑影,跑了過來,正是之前利用竹蜻蜓離開的大黑狗。

如果姜小白還在,就會驚訝的發現:一晚上不見,大黑狗看起來,又憔悴不少,身上的毛髮已經成片脫落,露出一塊塊的灰斑來。

就好像……人老了之後,出現的老年斑一樣。

看着姜小白離去的方向,大黑狗的眼中,閃過一絲兇光,然後將頭,對向冥寓的所在位置,口中竟然發出了一聲冷笑。

那意思似乎在說,你們倆以爲躲在這裏,我就找不到麼?現在,你們的死期到了!

隨後,大黑狗一張口,口裏便吐出了一截類似人腿骨的東西。

它咬着這截腿骨,開始“嗚嗚嗚”的吹了起來。

隨着聲音響起,不久後,就見到從遠處,飛過來一隻巨大的青影。

與其說是飛,倒不如說是跳,那東西彈跳力驚人,一躍之下,就能彈起四五米的高度,通體青色,有着兩隻巨大的刀臂,赫然是一隻巨型螳螂!

螳螂,又有個別稱,叫作“刀螂”,在昆蟲中,屬於少數擁有“武器”的存在。

其雙臂如刀,戰鬥力極強,同等體積的蟬、蝴蝶、蜻蜓、螻蛄等,皆是其刀下的食物。

這大黑狗召喚而來的,赫然是一隻螳螂蠱!

看那寒光閃閃的雙臂,一揮之下,只怕一棵大樹,都能輕而易舉斬作兩段。

見到螳螂蠱到來,大黑狗的眼中,閃過凌厲的殺意。

即便是它,身爲螳螂蠱的主人,但在面對這大凶殺器的時候,也是有些不敢太過靠近,怕激發螳螂的兇性,將它也殺了。

“嗚嗚!”

隨着大黑狗的笛聲響起,一旁的巨型螳螂,猛地震開雙翼,飛了起來,向着冥寓的大門,撲了進去。 “唰唰!”

在巨型螳螂,震動雙翼,剛剛飛入冥寓的時候,就聽到,一聲輕微的貓叫聲,從裏面傳來。

隨後,在清晨的陽光投影下,只見到一個巨大的、猶如猛虎的黑影,張開巨爪,按住了巨型螳螂。

黑影探出頭,張口落下,一口之下,“咔嚓”的一聲,一顆碩大的螳螂,便掉了下來。

接着,螳螂的屍體,也落到了門前的草坪中。

草地上,大花邁動着輕盈的步伐,出現在門口,目光中,閃爍着寒光,看向遠處。

隱藏在那裏的大黑狗,被大花這冰冷的目光一掃,頓時渾身哆嗦了一下,如墜冰窖之中!

它萬萬沒想到,在這個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房間裏面,居然隱藏着一個如此強大的存在!

僅僅只是被大花瞪了一眼,大黑狗便是感覺心煩氣躁,原本通過風遁術“移字訣”移到身上的內臟,也是在忽然間,便產生了動搖。

“哇!”

大黑狗一張口,吐出一股黑血來。

“好強的黑貓!”大黑狗滿懷懼意,看了看遠處古老而殘破的房屋,不敢繼續留在這裏:“好在它,沒有追出來,但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就能夠把我傷成這樣,這黑貓,到底什麼來歷?!”

……

姜小白並不知道冥寓外面所發生的一切,他此時此刻,正在準備考試。

期中考試。

他雖然對付蠱人很厲害,拳打腳踢間,輕而易舉,就能將凶神惡煞的蠱人給擊敗,但考試這種事情,也是令他頭痛不已。

要知道,現在別說高中生了,就連初中生的學習壓力,都是巨大無比,代數、物理、化學,門門深奧。

即便是姜小白,也不可能做到門門精通,更何況,他還要學習冥寓裏面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而實話實說,姜小白的成績,即便是在整個班裏,也是中等偏下的,並不算優等生。

此時此刻,一個二十四五歲、青春秀氣、扎着馬尾辮、穿着運動服的美女,正站在講臺上,用清脆的聲音講話:

“各位同學,這次的期中考試,是學校的摸底考試,考試完了之後,就初步可以確定,你們在下半年裏,文理綜的分科情況了。所以,請你們認真對待。”

她正是姜小白的班主任:燕黎。

文理綜分科,是高中高二的時候,最重要的一個抉擇,大多數人的命運,甚至都會因此而發生改變:分科決定以後考取大學的專業,而大學的專業,又決定了大多數人找工作的方向。

對於普通的高中生而言,或許根本就不清楚,分科意味着什麼,大家更關心的,是另一件事:

“當然,這次期中考試之後,爲了緩解大家的學習壓力,整個高二年級,都出去春遊三天,給大家放鬆一下。”

聽到燕黎老師的這句話,在場大多數的同學,都歡呼了起來。

“三天耶!這麼爽的嘛?”

“哇喔,那豈不是說,有很多和女生相處的機會?”

“晚上終於不用上晚自習了,來一起王者榮耀開黑啊!”

……

燕黎拍了拍桌子,教室裏的喧囂,立即靜了下來。

WWW¤ Tтkд n¤ ℃ O

“這次春遊是三天的時間,除了一天時間的來回外,其餘兩天的時間,我們會橫穿獅子山,並在山上露營和野炊。”

聽到燕黎的話,教室裏,再次掀起各種聲音。

“露營啊!耶!”

“我可不想爬山,累死。”

“露營和野炊的話,那豈不是要準備帳篷和食物?”

“我還想晚上不上晚自習的話,好好打遊戲呢,誰知道山上有沒有信號。”

燕黎聽到學生的各種聲音,皺起眉頭,又拍下桌子:“這次春遊,住宿的地方,大家不用擔心,學校在獅子山有臨時據點。

大家需要準備的,是差不多兩天的食物。這也是學校提升一下,你們自食其力的能力。對了,通知一下,這次春遊,不準請假。”

聽到燕黎這麼一說,教室裏,又是各種議論的聲音響起,都是在討論帶些什麼食物上去吃啊、要不要買點肉搞野外燒烤啊之類的,甚至一些人已經開始“拼團”了,反正集體的情緒,還是很高漲的。

姜小白卻有些愁眉不展,他思考的,卻是另一個事情:自己如果去春遊的話,三天時間,高家姐妹怎麼辦?

他還打算,在這幾天裏,趁着高家姐妹在冥寓中,他找機會繼續追查大黑狗的下落呢。

按照他的估計,大黑狗並不知道冥寓的真實身份,所以肯定會找時間,試探攻擊,到時候,只要有蛛絲馬跡落到大花的手中,那大花就能夠找出大黑狗的線索了。

“我如果春遊再請假的話……”

姜小白正想着,擡頭望去,正好遇到燕黎的目光,也落到他的身上,嚇得他連忙低下頭。

他雖然拳頭硬,但對老師,和大部分的普通學生一樣,還是有着天然的敬畏之心。

最主要的一點,因爲燕黎瞭解到家庭情況,知道姜小白“父母”不在身邊的緣故,擔心他走上歪路,從高一開始,就對他比較“關照”。

果然,讓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其餘人準備一下,9點考試。姜小白,你來我辦公室一下。”

姜小白只能無奈的過去。

燕黎的辦公室,就在他們教室的旁邊,進去後,姜小白很老實的站着。

“這兩天,你請假幹嘛去了?”燕黎坐下來,問。

“我……生病了。”姜小白很心虛的回答。

對於姜小白的回答,燕黎並沒有懷疑,只是嘆了口氣:“病好了麼?”

“差……差不多。”

“那就好。”燕黎說:“你父母不在身邊,一個男孩子,也不好準備吃的。這樣吧,這次我多準備一份食物,你跟着我一起吃。”

“不了,不了。”聽燕黎這麼一說,姜小白連連擺手:“燕老師你放心,我能準備的。”

“我說和我一起吃,你就和我一起吃,你這孩子,怎麼這麼犟?”燕黎瞪了他一眼,姜小白立即不敢多說了。

“好了,回去考試吧,好好考。”燕黎的眼中,閃過一絲溫暖的笑意,說。

對於她來說,與其說姜小白是她的學生,倒不如說,姜小白是她的弟弟。

她二十四歲研究生畢業,因爲學歷還算可以的緣故,又正好遇到學校擴招,便剛好成爲姜小白他們班的班主任。

眼前的學生,雖然學習的成績很普通,卻正好,能夠引起她的共鳴:她的父母,也好多年,不在身邊。

“好的。”姜小白點點頭,轉身離開。 考試開始。

姜小白咬着筆頭,對於眼前的試卷,有些愁眉不展。

或許真是爲了後面的分科,所以這次考試,只分了兩卷:文綜卷和理綜卷。

對於姜小白來說,理科還好,但文科的那些政治、歷史之類的,實在是讓人抓耳撓腮也理不清。

就在其中的一道政治題,姜小白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大腦之中,忽然有一道靈光,閃了過來。

與此同時,這道題的畫面,透過他,正好展示在冥寓中,無聊看電視的高佳敏腦海裏。

咦?

高佳敏是警校畢業的,對於法律法規,自然是熟悉的很,這題纔在她的面前一浮現,她略作思索,腦海中,就浮現出正確的答案。

與之對應的,隨着高佳敏的答案出現,姜小白的腦海中,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現了正確答案的選擇。

哦?

姜小白很是詫異,自己明明不知道這道題的答案,但卻又清楚明白,腦袋中浮現出的那個答案,是正確的。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考場之上,時間有限,姜小白也顧不得考慮那麼多,當即便將答案寫了上去。

就這樣,但凡遇到拿捏不準的題目,姜小白便閉目沉思一會兒,然後藉助高家姐妹的知識,進行解答。

一場考試下來,姜小白只覺得自己的知識庫,在忽然之間,就突飛猛進,以前最爲害怕的考題,現在卻覺得,那般的親切。

是哪裏出了問題?

他當然不會誤認爲,自己忽然開竅、然後天資聰慧,走上人生巔峯之類的。

聯想到昨晚和高家姐妹簽訂入住登記手冊的事情,姜小白已經隱隱猜到答案。

看來,冥寓在有“客人”入住之後,除了給客人提供庇護之外,同樣的,還會在客人的身上,收取一定的“報酬”。

姜小白之前曾經從高家姐妹的身上,各自取下了一縷頭髮,作爲房租。

而他,身爲冥寓之主,也同時在需要的時候,獲得了高家姐妹的部分知識,作爲回報。

這個知識並不是永久的,只有在他需要的時候,才能夠使用。

同樣的,高家姐妹入住冥寓的時間,也只是暫時的。

這麼一想,姜小白的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答案。

看樣子,他身爲冥寓之主,只要裏面有人住進去,他都會獲得一定的“報酬”。

住人進去的話,可以獲取人的一部分知識。

知識,也就相當於能力:比如電視壞了,普通人根本無從這手,但修理工只需要看一下,或許就能知道問題的症狀所在。

“那如果,是鬼,住進去呢?”姜小白不禁想到了這個問題。

冥寓,對於人來說是“寓”,對於鬼來說是“獄”,若是有惡鬼入住,那豈不是說,他可以從惡鬼的身上,獲取部分力量?

鬼和人不同,人在冥寓中,只是暫時居住,不能超過七天;但鬼一旦進入其中,只要冥寓之主不釋放的話,那就可能一直住下去。

從這點來說,如果也能夠從惡鬼身上獲取力量,那獲得的力量,幾乎就相當於一直存在了。

直到這時候,他才明白,爲什麼大花告訴他,只有抓鬼提升冥寓,才能提升他的實力。

……

輕輕鬆鬆考完兩節課,就已經到了下午時分,因爲明天春遊的關係,晚上提前放學,並沒有上晚自習。

姜小白也得以早早的返回。

一路上,並沒有什麼事情,安全返回冥寓。

才踏足外面的草坪,姜小白便注意到,在草坪上,遺落着一些支離破碎的昆蟲殘骸。

那場景,就像有一隻巨大的昆蟲,在這裏被逐漸吞食一般。

一看這場景,姜小白就明白過來:在他離開後,大黑狗果然又控蠱過來搞事情。

從地面的痕跡來看,那蠱蟲,應該是被大花給吃掉了,只留下一些殘肢碎片。

“大花!”

姜小白喊了一聲。

大花身影一躍,出現在他的前方。

靠着四年時間的默契,和大花簡單溝通一下,姜小白就已經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並知道,大黑狗已經落荒而逃。

姜小白蹲下來,從地上拾起一片拇指大小的甲殼:“大花,你能不能根據這刀螂身上的氣息,追循到它?”

大花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你是說,你雖然可以追蹤,但你不能離開冥寓?”姜小白抓了抓腦袋:“也是,還真的從來沒見到你離開過冥寓。那難道,就沒有其他追蹤的辦法了麼?”

大花又叫了一聲,示意他跟來。

等進入裏面後,大花轉身從櫃檯上,叼起一本書,將其打開,翻到了一頁上。

還是那本風遁“移字決”,但這一次,大花的爪子,按在了“木”的上面。

木?

“木,就是木屬性。那木屬性的蠱蟲,之前我見過的那個竹蜻蜓,應該算是。還有這次你處理掉的刀螂,應該也是。”

大花搖了搖頭,將目光,看向遠處走來的高家姐妹。

對了。

大花的目光這麼一掃,姜小白這才明白它真正的意思:“你是說,木屬性的祭品?”

移字決,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命格人,作爲祭品,然後分別取五臟,以大五行生小五行,才能夠做到法成。

而之前,大黑狗已經找到了火、水、土這三種命格的人,並取了她們的內臟。

高家姐妹,則是金行命格的人,所以大黑狗才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殺死她倆。

現在,高家姐妹被冥寓保護,大黑狗無從這手,那它也就只剩下一個選擇:木行命格的人!

是的,這種五行命格的人,極其稀有,它想要再去找到金行命格的,一時半會兒的不太可能。

而根據之前的經驗來看,大黑狗其實早就確定了目標,且預謀已久:只是因爲時間的關係——每擊殺一人,又需要相隔七天,以迎合七星北斗之數,這纔沒有全部殺死。

“你回來了。”高佳蘭笑道:“今天不上晚自習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