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管是靈晶還是晶石,這都是這幫傢伙沒有辦法比得上的,更不要想打它們的主意了,有這些東西的,不是什麼高級商人,就是那名譽全大陸的高級家族。在這靈域,除了靈族估計也只有那近在咫尺的殘族了……誰惹上誰倒黴。


“哎……”

心姨看着那漸漸遠去的身影,心中無比的犯愁,這讓她就拿着這個去靈族,這不是將她往火坑裏推麼……真是……

“告訴靈瑞,晚上8點,我會準時到!”

遠處那縹緲的聲音,溜進心姨的耳朵,心姨微微點點頭,轉身就往那遠處在陽光下散發着五色光芒的靈族靈閣而去,那五彩斑斕的靈閣,今天格外的看起來賞心悅目。

殘雪當然還有事情要做,現在她的情況依舊不穩定,加上前幾周提前從地下出來,在家族之中修養生息,也總算是從那個六歲的呆萌狀態,回覆到了恢復到了現在的這種體制,目前還並不是很穩定,現在急需要海晶來鎮壓自己體內的病情。

隨着歲數的增長,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那‘淨枕羅貝症’已經漸漸的開始加重了,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她相信很快就會永遠的陷入小孩童的那種狀態了,目前的局勢還容不得她放鬆下來,殘族並不穩定,靈族聯合羽落族虎視眈眈。玄冰族也不知道動靜。

她記得,靈族內部的探子前兩天剛剛告知她,靈瑞和羽落暮已經不知道祕密碰面多少次了,估計會有什麼新的動靜了,這樣下去情況對她們來說很不利,加上本來人員狀況就不完整,這零度也已經進入了一個全面本盤崩盤的狀況,伴隨着帝曦的死……

看來是要回零度一趟了……

殘雪早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回到了那熟悉的小木屋,回到那紅色的不起眼的小房子,順着那曲徑通往着那零度的會議廳。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開這樣的會議了,還記得上一次開會,只有帝曦坐鎮,而這一次,卻只有自己了……

“吱嘎!!”

那紅木大門被緩緩推開,映入眼眸的卻是一張張陌生的臉龐,而且人數也少上了許多。

看着衆人紛紛站立迎接着自己,羽涵心中也是有着絲絲縷縷的苦澀,這樣的場景究竟能不能繼續維持,她已經心很累了,究竟誰能扛起這大旗呢!?

“都坐吧……”

羽涵掃視着全部人,除了涼皮,曉雅、還有誠實、小鬍子,似乎是沒有再熟悉的人了,現在在坐的高管,明明比上一次開會要減少了一般半之多。這其中還包括幾個叫不上名字的。

“好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帝曦……”

羽涵清了清嗓子,她有些說不下去了,對於皇帝,他付出的比自己要多上太多。

一旁的涼嶼和曉雅,也說不話來,看着曉雅通紅的眼眸,她知道這一切都太晚了。

在她離開的那段時間裏,記得在下地下的時候,涼皮曾經找過她,看的出很着急,要不然不能冒險找她。

“羽涵!!!”

“怎麼了?!”

“你趕緊回零度看看吧,出事情了……整個隊伍要散了……”

“好,別急,你在路上慢慢的將事情告訴我,不要着急。”

羽涵跟着涼嶼慌慌忙忙的就往零度總部趕去。

但還是晚了……

看着那滿地的啤酒瓶子,少說也得有上五十多個,這樣的數量,她不敢相信是曉雅一個人喝的。

“你在幹嘛!?!”

她上前一把抓住還想繼續往嘴裏灌酒的傢伙。

“皇帝呢!?”

她的聲音之中有着些許的惱怒。

帝曦那個傢伙並不在整理這裏,這裏竟然除了曉雅沒有別的傢伙了。

“皇帝……不知道……”

看着曉雅那張微微露出盈盈笑靨的面容,羽涵卻是眉頭緊皺,果然還是出事情了。

“涼皮!去將那皇帝給我找回來。”

她面容沉重,心中的惱怒與不安已經爬上了她的肢體。她也不知道最後究竟等了多久……


她很清楚的記得當時她就坐在這個位子上……

羽涵輕輕的撫摸着這坐着的椅子扶手,感受着那木頭傳來的冰冷感,這種感受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感受的到了,這種冰冷感是出自她的內心的。

“羽涵……”

聽着同樣含糊不清的話語,她再一次的將那已經鬆開的眉頭皺了皺,這又是一個喝了酒的,但看的出他還並沒有醉,只是有些神志不清,但並沒有像現在的曉雅一樣。

曉雅在她心中可是不一樣的感覺,就如同她的親姐姐一般,一向對親情看中的羽涵自然而然,心中更加的偏向曉雅。

“怎麼回事?!”

“沒什麼……就是鬧翻了而已……”

聽着皇帝那輕描淡寫的話語,她沒有繼續的追問,反倒是站了起來,看着男子的眼眸,充滿了莫名的情愫,沒有考慮很多,只是腦袋之中過濾出了一個自認爲最好的解決辦法,但後來想起來卻是最蠢的辦法。

“不管發生了什麼,我不管是你錯了還是曉雅錯了,我都代表曉雅向你道歉,這件事情就到此爲止。”

聽到這句話,帝曦明顯的愣了愣,他似乎是沒有想到羽涵會如此的解決問題,亦或是沒有想到她會如此的保護這個已經算是酒醉的女子。

他並沒有說話,亦或是沒有什麼可說的吧……

羽涵當時就是這麼想的,看着帝曦離開的背影,她心中也是說不出來的滋味,她明明知道零度已經進行不下去了,自己本來就沒有功夫搭理這裏的事情,而且這已經人心渙散,大家都是爲了最初的那份感情才漸漸的在這裏堅持着,大家就是彼此互相捨不得……僅此而已……

這分輕易份情誼,卻在這一刻徹底的小時消失了……

說實話,羽涵一直都不敢相信,皇帝這個傢伙還會再一次的跟自己下地下,這地下之旅自己找他的時候,她以爲皇帝會拒絕,但是他並沒有……

“好我去!”

看着帝曦肯定的點着頭,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憂鬱會有餘猶豫回答的給非常痛快,這確實讓羽涵嚇了一跳,但隨即笑容就再一次的掛在臉上,她相信零度會同以前一樣,但這只是幻想了…… “涵姐!開始吧。”

小鬍子看的出整個場面的氣氛有些尷尬,這種尷尬從何而來他也不能確定,他只是來主持着會場的紀律,竟然羽涵已經沉思了十分鐘了,涼嶼和曉雅這些老一輩們還不打斷,不代表那些剛剛進入零度的傢伙們不會覺得煩躁。

“哦!抱歉,想事情想入神了……”

羽涵擺了擺手示意整個會議的開始……

靈閣

“8點?!她要來!?”

靈瑞有些不可置信,這靈閣是她殘雪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麼?!自己當初怎麼會選擇這個妖精,早知道要是扶持殘宇上位是不是更好。

看着手中的那枚晶石,靈瑞知道整個的第六空間都不在了,就是拜殘雪所賜,而這晶石就是**.裸的挑釁,這還代表着自己女兒的性命。

靈舞的死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如何同羽落族有着更好的合作,這聯姻可能是必不可少的,但現在他不能弄出一個黃花大姑娘跟羽落暮那小子聯姻吧……

想到這裏靈瑞就忍不住的頻頻搖頭,牙齒跟也是被咬的咯吱咯吱直響。

“來者在哪裏!?”

“就在會客廳。”靈瑞點點頭,他自然要去會一會這個殘雪排來的使者,他相信,這不能是平白無故派來的。

可惜心姨確實是小雪隨便派過來的人手……

伴隨着大門的開啓,心姨輕輕的放下了茶杯,站起身來,很極爲優雅的向門口的方向行了一個標準的禮儀禮,這九十度的彎度讓靈瑞心中也是有些輕微的顫了顫,看的出來殘雪排了一個禮儀很不錯,說是很頂尖的高手也不爲過。

當心姨擡起頭來展露那標準的微笑時,靈瑞竟然愣住了。眼神無光,不能聚焦,這神已經不知道飛到了哪裏,眼眸之中如同被散了光一般,有些六神無主的樣子。

心姨見狀,心中卻是忍不住的皺着眉頭,但整個人卻依舊風雅悠然,讓人看着就忍不住的感慨真的是大家閨秀,在古代局對絕是大院戶的千金小姐。

“你是?!”

那顫顫巍巍的聲音,讓心姨更加的不理解,靈族的族長就這樣的定力麼,真的是讓人有些失望啊……

“在下殘心,是殘族的一位小小的侍女。”

“侍女……”

靈瑞看着心姨,那已經漸漸衰老的容顏,已經沒有之前的那般風花水月了,他心中着實有些傷感,這並不是他嫌棄已經變老的殘心,而是感嘆歲月不饒人。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再尋找着,尋找着自己的妻子,但這回卻在這看到了她……這難道不是個巧合麼!?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他不敢相信也不敢確信,他剛剛叫自己什麼?!殘心!?

怎麼可能……

“你真的叫殘心!?”

看着那一臉懷疑的靈瑞,心姨也終於忍不住的皺起眉頭來,他靈瑞雖然沒有見過心姨,但是心姨可是見過靈瑞不知道多少面了,每次都是在照顧殘雪,要不然就是端個茶到個水,靈瑞也從來沒有注意到她,今天兩個人就這麼的面面相覷,真的不知道這其中有着什麼樣的隱情。

“你爲什麼會叫殘心?!”

看着失神自言自語的靈瑞,心姨卻很清楚自己此行而來的目的,她還有着小姐交代的事情。

“靈族長,殘族長讓我給您帶話,說她晚上會在8點光臨靈閣,請閣下早作準備。”

心姨的一番話無疑將殘雪的身份提高了不少,殘雪雖然是身居殘族族長之位,但還並不是殘族的族長,她目前也只是代理,但距離那之前所說一年後的族典也沒有多長時間了,應該也就是還有個兩三個月左右,相信也不會再發生什麼事情能改變個戰局了……

“唔……額……”

靈瑞吱吱嗚嗚的並沒有回答,看的出他已經失了神,這確實是讓心姨沒有預想到的,難道自己以前認識這個傢伙,要不然也不能讓他如此失神。

“靈族長,我們以前認識麼!?”

“唔……”

靈瑞有些不敢相信,這會是從她嘴裏說出的話?!他們之間不認識!?怎麼可能!?!不認識!?靈舞又是從哪來的!?不認識,自己怎麼會和天空一族和那玄冰一族,兩大家族發生戰鬥,那驚天大戰,難道都忘了麼……

他並沒有忘,他不能忘記自己在天罰面前做的事情,年少輕狂,不能忘記聯合殘噬魔擊退天空一族同玄冰一族的聯盟大軍,這多少年前的戰役啊……她卻忘記了……

他不敢相信,他苦苦找了這傢伙這麼多年,這……

零度會議廳

羽涵看着周圍的一切,她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妥當,但現在還有一件事情沒有交代清楚。


“雅姐……”

“我知道……誠實跟我說了……”

曉雅是頭一回這麼正式的叫誠實名字,誠實眼眸眨巴眨巴,看着涼嶼遞來的眼神,心領神會,兩個人紛紛起身。

“咚!”

大門被重重的合上了。

“雅姐,你不能這麼憋着自己,有什麼事情你要同我說啊。”


“帝曦的骨灰呢!?”

“已經被帶回來了,但還沒有解決,我想給他安葬在我家的族墓之中,他幫助了我太多……”

曉雅提到聽到這裏眼中竟然閃爍着精光,那可是殘族的族墓啊!!怎麼可能會讓外人在裏面進行安葬呢!?而且歷代的族長都在裏面安息,還有殘族的各路英武的戰魂都在裏面長眠,這帝曦何德何能啊……


“有的時候你不得不相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