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得不承認,劉茫能做到這種程度,確實不是常人所能做到,不僅要不怕死的魄力,還要有秀逗的腦子。

這兩樣東西還真不是尋常人有的。

···

無人禁區。

待關掉攝像頭後,心月狐面色有些凝重,內心有些糾結。

最終心月狐還是說道:“小傢伙,有件事我還是要提醒你,如果天闕宮知道你加入我截教,又未脫落羅森門,不僅你有危險,羅森門也危險。”

“你跟我說這幹嘛?不被天闕宮知道不就好了?”心月狐的話讓劉茫有些意外。


心月狐苦澀一笑,“你原先的建議雖說不錯,但天闕宮在雲荒各大勢力也不知有無耳目,或許剛剛與你相見的人中就有天闕宮耳目。”

劉茫擺了擺手,無所謂道:“安啦安啦,羅森門遲早要加入截教的。”

說完劉茫才意識到了自己說漏嘴,發現心月狐兩雙眼睛正盯着自己。

“你剛剛說什麼?”心月狐心中疑竇叢生。

“沒什麼,我說今天天氣不錯啊。”劉茫乾笑着敷衍兩句。

心月狐又不是聾子,劉茫剛剛所說一字不差都聽清了。

隨後劉茫岔開話題,“阿嬤,我們還沒到嗎?”

“阿嬤?阿嬤是什麼?”心月狐總是聽不懂劉茫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阿嬤就是對長輩的尊稱咯。”劉茫誠實說道。

這倒是讓心月狐有些意外,“變得這麼禮貌?難道長大了?”

“我奶奶當初也是這麼問我的。”劉茫的臉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知道又被下套的心月狐只是嘴角抽動幾下,隨後閉口不言,彷彿下定決心,不再跟劉茫多BB。

一路上,心月狐很自覺的一句話不說,果不其然,嘮叨多了就連劉茫都覺得無聊。

無聊歸無聊,但吃喝少不了,劉茫沒事就拿出瓜子,花生以及普通辣條,配上冰鎮啤酒,那就一個爽啊。

瓜子和花生倒也還好,唯獨辣條的香味極易擴散,饒是角木蛟都忍不住咽口水。

吃一包也就算了,但劉茫的儲物戒指彷彿藏了無數的辣條,一包過一包,還他孃的好幾種。

一會衛龍辣條,一會千里香,一會李小龍。而最讓角木蛟受不了的,是酒鬼牛肉辣條,那香味,角木蛟差點忍不住上前搶奪。

角木蛟最終還是忍不住說道:“小子,你吃的那個,給我一點試試唄?”

“想吃?門都沒,一邊涼快去。”劉茫看都不看角木蛟一眼,直覺回絕。

這下氣得角木蛟眉毛豎起,兩眼直冒綠光,一把搶過劉茫吃剩一半的辣條,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嘴裏塞去。

這一幕就連心月狐都愣住了,堂堂脫凡境竟然搶一個小孩的零食,這要是傳出去,遺臭萬年倒是不會,但絕對遺笑萬年。

哭笑不得的心月狐一掌拍在角木蛟的腦袋上,“瞧瞧你這熊樣,難怪二哥總不肯讓你單獨行動。”

然而角木蛟並無覺得羞愧,反而意猶未盡的說道:“三姐,這次我是真不騙你,是真的好吃,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狐疑的看了角木蛟兩眼,又將目光看向了劉茫,好吃到讓角木蛟放下尊嚴的東西,心月狐也很好奇。

“這包酒鬼給你。”劉茫遞過辣條,還不忘嘲諷道:“我爸常常教我,做人要尊老愛幼。”

已然摸清劉茫套路的心月狐對此不以爲意,只要自己不生氣,劉茫就會覺得無趣,旋即消停下來。

接過酒鬼辣條,學着劉茫撕開了包裝,這種香味從未聞過,不得不說,確實很誘人。

小嘴輕咬一口,心月狐眼睛一瞪,辣味,甜味,以及酒味猛然在嘴中散開。(BGM(背景音樂):噹噹噹噹噹噹當。中華小當家。)

世間怎會有如此美食?

“還不錯吧?”劉茫自豪問道,旋即還裝起了逼,“這可是我採用萬年朝天椒,千年女兒紅,與百年死牛肉祕製而成,牛逼吧?”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而角木蛟眼冒金光盯着心月狐手中的辣條,口水都溜了一地,擦也擦不完。

心月狐見此便將剩下一大半的酒鬼辣條給了角木蛟,然而剛遞過去,便被劉茫一把搶過。

wωw ☢T Tκan ☢¢ 〇

“男女授受不親,你們不知道嗎?”只見劉茫義正言辭的站了出來,旋即又拿出一包酒鬼拉條,“這個給你。”

原本還很委屈的角木蛟見有一整包,開心的像個二百斤的胖子。

心月狐剛想拿過自己吃剩下的辣條,卻不想直接被劉茫一口吃了下去。

嘴裏還唸唸有詞,“不錯,嗯,挺不錯的,味道還行。”

“叮,宿主恬不知恥,獎勵1000點無恥值。”

劉茫那一臉賤樣,就不是在品嚐辣條的樣子,即便已經習慣的心月狐也忍不住想捏死劉茫,胸口更是跌宕起伏。

···

一路上,角木蛟可謂是不厭其煩的叨擾劉茫,硬生生從劉茫身上煩出了三包辣條,一瓶冰鎮啤酒。

秉承着尊老愛幼的理念,對於心月狐,劉茫還是不會吝嗇的,一路上倒也不算枯燥。

這時,劉茫也發現周圍環境與之前的不同,很是陰森恐怖,天也明顯暗下許多。

心月狐突然停了下來,臉上升起了從未有過的凝重。

“史蹟到了。”

聽到心月狐所說,角木蛟也收起了手中的辣條,拿出了清心玉。

劉茫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趕緊掏出瓜子啤酒,做好了一切看戲的準備。

只見劉茫振振有詞的說道:“請開始你們的表演。” 霧慘雲昏,陰風鬼影。

然並卵,劉茫臉皮還是太厚了,壓根沒啥感覺。

雖然眼前的史蹟看不出來啥,但從心月狐二人的臉色來看,怕是兇險無比。

放眼望去,整個史蹟蕭瑟如楓,從接近史蹟那一刻開始,地面已經不再是枯黃的土地。

而是變成了黑色,這與暗淡的天空遙相呼應,讓人不寒而慄。

然而劉茫壓根沒看到啥玩意,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破土地,而且還空蕩蕩的樣子。

“阿嬤,史蹟在哪?這不就是一塊空地嗎?”徒勞無果的劉茫追問道。

心月狐並無回答劉茫,而是拿過角木蛟手中的清心玉,真氣一輸,清心玉頓時碎成粉末,而三人周圍卻升起了一道青光。

“走吧。”心月狐帶頭走入史蹟。

原本還很疑惑的劉茫,走沒幾步,便發現眼前畫面正在逐漸變化。

簡直就是一步一妓院,呸,世界。

見劉茫如此震驚,心月狐解釋道:“史蹟內的環境只有十米內纔是真實的,而清心玉就是避免我們被怨魂附身。”

這下劉茫看清楚了,自己等人正在一個丘陵上行走。

走沒幾步,劉茫看到一位老頭正趴在地上哀嚎,神色很是痛苦,雙手在身上瘋狂亂抓,衣物早已破爛不堪,身體更是傷痕累累。

而老頭意識顯然還算清醒,也看到了劉茫三人,只是手腳似乎被什麼東西控制了。

“這就是被怨魂附身的後果,折磨致死,靈魂還會被怨魂吞噬,真正消散於天地間。”心月狐淡淡說道,語氣之中沒有絲毫同情。

而老頭卻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瘋狂向劉茫等人呼救,“救救我,快給我清心玉,求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

對於老頭的呼救,心月狐並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往前走去,“機緣與危險是並存的,既然想要謀取史蹟內的東西,也要做好被史蹟反噬的準備。”

“我是天劍門的核心長老,只要你們救了我,我天劍門一定會報答你的。”見心月狐並沒有幫助的打算,老頭吼得愈加淒厲了。

心月狐與角木蛟對此並不在意,但劉茫卻停住了腳步,心月狐疑惑的看着劉茫。

這小子哪根筋搭錯了?該不會真想救這老頭吧?

要知道,這老頭表面看似在哀求,但眼神深處充滿了歹毒之意,一旦救了此人,報答簡直是癡人說夢,相反還會恩將仇報。

但心月狐發現自己想錯了,劉茫眼神之中射出的是刀鋒般的凌厲殺氣。


詭異的笑容中更是充滿了一種令人毛骨悚人的邪氣,讓人不寒而慄。

“老頭,你剛剛說你是天劍門的?”劉茫似笑非笑的問道。


“是的,是的,我是天劍門長老鄭至仗。”天劍門長老以爲劉茫要救自己,很是興奮。

確認身份之後,劉茫戲虐一笑,“是啊,你是真的智障。”

“錚!”

一道寒芒劃破天際,落在了鄭至仗的脖子上,毫無防備的鄭至仗身首分離,臨死都還沉浸在喜悅之中。

“叮,越三境十二級斬殺對手,獲得192000點無恥值。”

“叮,斬殺天劍門核心長老,根據門派亂鬥規則,???”

“咕嚕。”劉茫聽到系統的提示聲,一句淡淡的‘臥槽’從嘴中傳出。

這情況劉茫太熟悉了,劉茫打開系統界面,果不其然。

戰力值:???

真氣值:???

無恥值:???

境界:???

功法吞噬:???

武功:???

這是系統第二次死機了,每次出現不可預估的情況就會如此。

劉茫依稀記得,門派亂鬥規則中,只設置了弟子階級的斬殺獎勵,並無設置長老的,這應該是系統死機的原因。

原本如果只是外門長老,系統依舊可以轉過彎來,但是劉茫直接斬殺了一個道君境的核心長老。

這是系統沒猜到,也不可能猜到的,誰他娘知道會有個殘血的智障道君境擺在面前給劉茫砍死。


別說系統了,就連劉茫都是一臉懵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