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暴斃,正統之爭也無人站出來一錘定音,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一時間袁紹集團的一干文武隨着袁家兩兄弟的正式決裂,也漸漸站成了兩隊。

當是時,袁譚兵少,帳下僅有辛評、郭圖、辛毗、孔順、王修、劉詢等人卻無挑梁大將,而袁尚帳下除了有審配、逢紀兩大謀士之外,更有陳琳、審榮、呂曠、呂翔、蘇由、陰夔等眾多文武班底,將謀多於袁譚,足佔上風。

自知勢弱的袁譚只得向黎陽轉進,企圖與曹老闆達成和解,並請曹軍為其奪回正統出上一臂之力。

袁譚的算盤打的是噼啪響,但他絕想不到這次引進的「外援」根本就是頭打算來個大小通吃的下山猛虎。

這日,曹老闆於帳中會晤袁譚使者辛毗。

兩人清酒對酌一番,曹操便單刀直入:「呵呵,佐治,此番得聞本初辭世家逢不幸,我自願回軍相助平河北之亂,但不知袁譚之降,其誠意如何?」

辛毗淡淡搖頭:「非真,大公子屈身而降僅是權宜之計,袁尚大軍一路窮追猛打,也是無奈之選。」

曹操又道:「如此說來,袁譚來降乃是假意嘍。」

辛毗再次搖頭:「非假!」

曹操正欲開口,辛毗搶白道:「明公何必要問清真假,只論其勢如何?」

「願聞其詳。」

「袁紹屢戰屢敗,將卒疲於外而謀臣誅於內,又兼兄弟反目勢同水火,致大國一分為半,百姓重賦,飢殍遍野,可謂天災並於人禍,此乃天意欲滅袁紹。」

「明公今可提兵進攻冀州,袁尚若不還兵則失其巢穴,若還兵去救,則必露破綻,袁譚可立襲其後,以明公之威,率精銳之師擊疲憊之眾,儼如疾風之掃秋葉也,況今天下之大患,在於河北,河北既定,則明公霸業可成矣,呵呵,還請明公……賜酒。」

曹操恍然,打着哈哈端起酒壺替辛毗倒了一杯,敬酒道:「呵呵,相見恨晚哪,若能早遇佐治,霸業早成矣,好,今聞先生之言,令吾茅塞頓開,無論袁譚降意真假,我……一律允之,請!」

「多謝丞相!」

待辛毗出營,曹操忽傳郭嘉進帳。

郭嘉一進帳就聞到了那一股子久久不散的酒味,不禁皺了皺鼻子,上前拜見:「見過丞相,不知何事喚臣前來?」

曹操面帶幾分醉意,見郭嘉就是一喜,拍著身邊草席道:「啊,奉孝,汝來的正好,快快入坐!」

「多謝丞相賜座。」

等郭嘉穩穩坐下,曹操才挑着眉毛開口道:「方才袁譚派遣帳下謀士前來議降,奉孝不若猜猜,孤,是准還是不準哪。」

郭嘉微微一笑:「呵呵,來人可是辛毗,辛佐治?」

「正是。」

「那丞相定是准降了!」郭嘉立馬道。

曹操歪著頭道:「哦?何以見得。」

郭嘉侃侃而談:「袁紹暴斃,二子內鬥不歇,河北已是群龍之首,豈非是主公之天賜良機,焉能將此等良機拒之門外?」

「呵呵,知我者,奉孝也!」曹操點着郭嘉笑道,不過隨即又認真道:「可孤實在不願出兵襄助,若待袁譚得了喘息之機,未必能像今日這般卑躬屈膝,奉孝,汝可有良策?」

郭嘉沉吟片刻:「主公,未必要出十成力呀,只需將重兵矛頭齊指冀州,袁尚自會退兵。」

「哦,有何說法?」

「主公乃虎也,狼狽焉能不懼乎?」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錯,焉能不懼孤。」

……

后一月,曹操將重兵推進河北腹地,大軍一路北上勢如破竹,沿途各州縣望風而投,輕而易舉地拿下河北十餘縣。

這讓袁尚大為驚慌,立即向冀州開始龜縮,從而主動放棄了對袁譚的窮追不捨。

袁譚不愧是心狠手辣之輩,同室操戈一點都不含糊,這點,他可比他老爹袁紹差多了,無論是心胸還是氣度。

僅從袁紹如何對待袁術便可見一斑,而袁譚卻在一個勁兒的對弟弟落井下石,見袁尚一扭屁股想去救老家,便立即掉過大軍朝他某花處狠咬了一口,關鍵還真給他咬下來了。

負責殿後的呂曠、呂翔與袁譚之軍僵持半月之後便欣然斷糧送兵,成了袁譚手下的兩位降將。

此時,曹老闆已經佔據了冀州南部小部分疆土,又聽了郭嘉的勸說立即止步於此,像是一個局外人般靜靜地看着袁家兩兄弟繼續鬥法。

袁譚與袁尚也確實沒讓曹老闆失望,兩人打的天昏地暗直至兩敗俱傷,這才罷兵。

這一晃,時間就到了204年(建安九年),曹老闆終於等到了袁尚的消息,袁尚準備派使臣陰夔前來表降。

只是袁譚不知打哪兒得來的消息,先陰夔一步親臨黎陽面見曹操,一來,明確表達臣服之意,二來,順帶將袁尚降將呂曠、呂翔推薦給了曹老闆。

曹操素來愛惜人才,一聽是呂曠、呂翔,便欣然接受,當然,對袁譚的再次表降依舊尚存疑慮。

顯然曹老闆知道他與袁譚之間的關係僅是相互利用,從本質上說,袁譚無論是真降還是假降,曹老闆都不會放任袁家的種子依舊埋在河北的大地上,斬草除根才是硬道理。

如此簡單的道理袁譚就是看不清,或者說,此刻袁譚的那些謀士們早已經打起了別樣的心思,因而也沒人站出來向其點破。

「報……報丞相,袁尚請降使陰夔在轅門外求見!」

前腳剛送完袁譚,後腳袁尚的人就來了,曹操也是微微一愣,才道:「呃,有請。」

得到通傳的陰夔一路屈身上前,姿態甚低,見到曹操就深深一拜:「見過曹丞相,我主特遣敝人向丞相表降。」

曹操莫名一笑:「呵呵,前番是哥哥來降,這會兒弟弟竟也派人來降,本初生子真是一個比一個還出息呀,我與本初雖為勁敵,卻從未想過屈從於對方,哪怕是戰至一兵一卒,而今……回去告訴袁尚,孤准降!」

曹操的一通話的確很傷人,擺明了就是在說袁紹的兩個兒子忒不爭氣。

沒辦法,成王敗寇這是事實,陰夔只能忍着受着,默默無語上前一拜便轉身而去,走的甚為落寞。

郭嘉陪着曹老闆走了幾步,忽見曹操站定,扭頭高喊:「徐晃、張遼何在?」

「末將在!」隨行的徐晃、張遼齊齊上來回話。

「袁尚、袁譚知我准降,必然無所防備,傳我命令,命你二人帶重兵連夜劫寨,勿使二袁有喘息之機。」

「諾!」

曹操又叮囑道:「不管生死,明日孤言出必行,定會前往受降……哼,准降,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一干文武也是喜上眉梢,曹老闆這是想一鍋端哪,真是滿滿的惡意,眾人不禁替袁家兄弟心疼三秒鐘。。 本章真正標題:

對阿尼馬格斯,三維動物及巫師遺傳生長發育分子機理的研究與初步探索

當聖誕假期結束之後,提耶拉乘坐霍格沃茲特快列車,在經過了五六個小時冗長的車程之後,提耶拉再次踏上了霍格莫德村的站台。

「提耶拉!」

提耶拉剛一走出火車,就聽到遠處有人喊他的名字——

緊接着提耶拉就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裏面。

「好久不見,提耶拉!」哈利說道。

等哈利鬆開之後,羅恩又衝上去抱了一下提耶拉——

「謝謝!謝謝你!」羅恩激動的說道,「太謝謝你了!你那個禮物真的棒極了!」

「禮……禮物?」

還沒等提耶拉反應過來,就看見一隻毛髮順亮的大黑狗從羅恩身後跑了過來,繞着提耶拉轉了一圈,然後神色嘲諷的瞥了一下。

提耶拉:……

好小子,原來你在這裏等着我呢。

我說我原本提出來的是不向魔法部揭發你,怎麼你就給改成不向任何人揭發你。

「赫敏呢?」提耶拉問道,按理來講這扣分三人組應該一直黏在一起的。

羅恩和哈利面面相覷了一下——

「嗯……赫敏最近有點忙……」哈利說道。

「而且她有點……有點生你的氣……」羅恩接着說道。

「生氣?」提耶拉問道,「為什麼?」

「因為……因為你好像忘了送赫敏聖誕禮物……」羅恩說道,「赫敏……赫敏好像不太想理你的樣子……」

「哦……哦?」提耶拉說道,表示自己知道了——

還有這等好事?

提耶拉要是沒記錯的話,原著裏面聖誕節過後,巴克比克的辯護案應該要開始了,也就是說赫敏在應付雙份學業的同時還要為巴克比克準備辯護詞——

也就是赫敏很難再有精力去關注自己。

讓小天狼星扮演自己這件事,靠着之前的安排,提耶拉有自信能瞞得過其他人,但這所有人裏面提耶拉覺得應該排除赫敏——

朝夕相處之下難保赫敏不會發現什麼異常,這也是為什麼提耶拉最開始和布萊克的交易終止時間定在聖誕節結束之前,布萊克假扮提耶拉的時間越長,他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當提耶拉見到赫敏是在格蘭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當天晚上的慶祝回歸的晚宴赫敏沒有參加,而是坐在成堆成堆的卷宗裏面翻閱卷宗,當提耶拉出現之後,赫敏也只是抬了抬頭,冷漠的說了句「你好」,然後就繼續低着頭研究神奇動物傷人的案件。

赫敏不願意搭理自己,提耶拉也不會自討沒趣,禮貌的回了一句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或許是因為小天狼星對自己教子那不加節制的愛的緣故,提耶拉明顯的感應到哈利對自己的態度愈發親厚——

這讓提耶拉多少有點不習慣。

「哈利……我今天有點累了……」提耶拉裝作很疲憊的說道,「我真的沒精力陪你討論魁地奇的隊形……明天,明天好嗎?」

「哦哦……好,好吧……」哈利失望的說道,「那你先休息吧。」

「嗯,那我先睡了,晚安。」提耶拉邊說邊打着哈欠——

但是當天晚上,當所有人都悄然入夢之際,提耶拉悄悄的起身,穿上衣服鞋子,悄悄的來到寢室門口——

然後被一隻大黑狗擋住了去路。

提耶拉:……

大黑狗也不吼,就圍着提耶拉轉圈。

提耶拉:……

提耶拉只好放棄光明正大前往密室的打算,只好改變行程往上走,前往格蘭芬多寢室的廁所,小天狼星跟在提耶拉身後,同樣來到廁所。

提耶拉沒辦法,假模假樣的上了個廁所之後,又老老實實的回到寢室,上床,睡覺——

小天狼星也亦步亦趨的跟在提耶拉身後。

顯然小天狼星在久尋不見小矮星彼得的情況下對提耶拉產生了懷疑——

小矮星彼得怎麼就消失得那麼湊巧,恰恰就在自己決定硬闖格蘭芬多塔樓的前一天晚上消失?

所以上學期逛遍了整個霍格沃茲城堡還沒找到小矮星彼得之後,小天狼星就轉變了策略——

小天狼星布萊克準備盯緊提耶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