擡手攏了下有些凌亂的髮絲,方雅男重新恢復了她的精明幹練,走到座椅前坐下:“項少,你請坐,我們繼續商談。”

小子,今天這樑子算是結下了!哼,等老子幹完正事,有你好看的!

項陽狠狠掃了眼葉三平,臉色也恢復了正常:“好,六千萬,我接手你們四方集團城北那塊地皮的開發項目。馬律師,你先把合約給方總仔細的看看——”

“先別急着看合約了。” “先別急着看合約!”

這個時候,那個在衆人眼裏要有多討厭就有多討厭的葉三平,又插嘴了。

方雅男緊咬銀牙,扭過頭去看着正在走過來的葉三平,恨恨的說道:“葉三平,你究竟想怎樣?”

來到方雅男跟前的葉三平平靜的向她遞過自己手中的手機,雲淡風輕的說道:“我不想怎麼樣,只是想讓你看看這個!”

方雅男怒視着葉三平,道:“我不想看!”

“好,這可是你說的。有種你就永遠不要看!”

葉三平冷笑了一聲,說着便將手機遞給了小敏。

“小敏,你來幫咱們偉大英明的方總看看!”

“看、看什麼呀?有什麼東西這麼好看的!”

小敏陰着臉接過葉三平手中遞過來的手機,只是看了一眼便面露喜色的尖叫起來:“啊,方、方總您快看!”

“怎麼啦?”

方雅男被小敏突如其來的尖叫聲給嚇了一跳,也顧不得用目光去瞪葉三平了,一把奪過了手機。

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天都市頗有有影響力的論壇,曾經在昨晚發過《四方集團美女總裁跑關係,色-誘失敗後惱羞成怒使人動粗!》的帖子,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但現在這類的帖子和照片,卻全都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四方集團美女總裁託人跑關係,卻遭人暗算!》

帖子中,詳細說明了事情的真相,並犀利的指出,市開發司和市建設局的兩位領導,和某商報的倆記者,是爲了利益出賣良心的斯文敗類。

這個帖子的字數不多,還原的真相也和真實情況有些出入,但卻明確表明了一個態度,那就是爲四方集團,和美女總裁方雅男洗冤。

看到這個帖子後,方雅男先是呆立片刻,就把手機放在了項陽的面前,然後猛地趴在桌子上,再次失聲痛哭。

這一次,她卻是喜極而泣!

項陽抓起手機只看了一眼,臉色就驀然鉅變,兩眼呆滯,一下子就攤倒了椅子上。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項陽口袋中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滿臉黑線的項陽拿出手機,只是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心裏就猛的咯噔一下,整個人頓時就像是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弱無力!

“爺、爺爺,您找我!”

項陽擠出一堆生硬的笑容,接起手機說道。

給項陽打電話的正是項家的主事人、輝煌集團的現任掌舵人、項陽的親爺爺——項東昇項老爺子!


“你現在在哪裏,馬上回家來見我!”手機那邊傳來一個低沉但卻渾厚有力的老者的聲音!

“爺、爺爺,我、我現在不在京城,一時半會還趕不回來!”

項陽的話語間顯得很是步履薄冰,生怕惹老爺子不高興!

在項家,項陽最怕的就是他這個爺爺,平日裏那是沒有少挨他的罵!

“你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畜生,立馬給我滾回來!”

電話裏,項老爺子突然語氣大變,對着項陽便是一通痛罵!

“爺爺,我、我……”

“你什麼你,你小子在外面乾的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別以爲我不知道。老子辛辛苦苦打拼大半輩子的名聲,可不想就這樣毀在你這個不爭氣的畜生手中……咳咳咳……立馬從天都給老子滾回來,否則老子死後,你和你那個不爭氣的老爸,就別想得到老子的一分錢……咳咳咳……”

手機裏傳來項老爺子大口的喘氣聲,想來一定是被他這個不爭氣的孫子給氣得!

“爺爺,您先別生氣,我、我這就立即啓程回來!”

對於項老爺子的話,就是再借給項陽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不遵從!

“爺爺……”

項陽正想開口說些什麼,手機那頭便傳來了‘嘟嘟’聲!

收起手機之後,項陽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青一陣紫一陣的,攥緊拳頭,滿臉盡是刻着‘不甘心’三個字!

從剛纔的電話裏,很顯然那個老不死的已經知道他到了天都市來了,至於他是怎麼知道,項陽眼下根本無暇顧及。

而,眼下最讓他關心的是老爺子對他的態度。很明顯這件事兒已經惹怒了遠在京城的他,倘若此時他在一意孤行的話,依照那個老不死的性格,恐怕真的等他死後,他和他老爸連他半分的遺產都別想得到!

原本他瞞着老爺子來到天都市,就是大展身手,幹出一番驚天事業來,好讓老爺子對他高看一眼。現在看來,他這次的宏圖大志不但沒有掙來老爺子的另眼相看,反而讓老爺子對他動了怒氣。

這可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偷雞不成蝕把米!

“馬律師,帶上合同,咱們連夜趕回京城!”

“是,項少!”

項陽陰着個臉,頭也不回的便離開了包廂!

眼下他恐怕再也無暇跟方雅男她們談判了,最要緊的是得想好回去要跟老爺子如何交待了!

看着項少那匆匆忙忙離開的背影,葉三平倒是很有禮貌的擡手打了個招呼:“項少慢走,小心別崴了腳,或者被車撞死——哎呀,肚子裏餓了,先吃飯。”

葉三平也不管抱着手機又哭又笑的方雅男她們,旁若無人的坐下,拿起任菲菲的筷子就吃了起來。

“小敏,菲菲,這一切都是真的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方雅男吸着鼻子,又哭又笑的問道。


任菲菲用力的點了點頭:“表姐,這是真的。咱們本來就是被人給陷害的!”

“那,這是怎麼回事呢,是誰幫我們?”

方雅男反手擦了把淚水,看向葉三平剛要問什麼時,背後房門卻開了,呼啦啦的走進了十幾個人。

看到爲首的那個人後,小敏蹭地一聲就站了起來,厲聲罵道:“姓趙的,你還有臉來這兒?”

走進來的這十幾個人,正是被款待過,又索要紅包美女的小趙等人。

昨晚,就是這羣人跟着項司長和李局長一起過來的赴宴的,故意挑事兒被趙明他們狠揍一頓,網上卻聲稱他們是醇厚善良的大名村村民,要爲他們討回公道,聲討方雅男他們!

所以方雅男她們最恨的除了幕後指使之人之外,可能就是這些人了!

面對小敏的叱罵,鼻青臉腫的小趙等人,都耷拉着腦袋瓜子,默不作聲的擡手,對着自己臉頰就開抽:啪,啪!

一羣人闖進來,話也不說一句就開始自抽耳光,這的確很讓人詫異。

而且,不管男女,自抽耳光的力道,那絕對是十足十的,七八下過去後,有人的嘴角竟然淌出了血漬。

自從被陷害後,方雅男等人無數次的幻想,這些昧着良心陷害她們的人,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的!

當看見小趙等人抽自己耳光的時候,她們傻了!

她們沒想到這報應會來的這麼快,而且對他們實施報應的竟然會是他們自己!

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眼下的這番場景,當真是應了這句俗話了!

任菲菲是最先清醒過來的,只見她拿起桌上的一個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大聲喝道:“都特麼的給我住手!”

任菲菲的這句低吼,就像是聖旨一般,一下子就止住了小趙等人的瘋狂舉動!

只見任菲菲左手插着***,扭着豐臀,踩着高跟鞋來到小趙等人的跟前,一副女王駕到的氣勢:“你們誰給我們一個解釋?”

“對不起,我們、我們不是人,還請方總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們。”

比任菲菲足足高了三十釐米的小趙,彎着腰,畢恭畢敬的接連幾次鞠躬後,從身後摸出個帆布包,打開:“這是方總給我們這些人的紅包,總共是七十五,現在一分不少的都在這兒。爲了彌補我們對方總造成的傷害,我們格外加了二十萬,還請方總收下,看在我們鬼迷心竅的份上,請原諒我們對您的不敬。”

任菲菲笑了,笑得很甜,很是輕蔑:“喲,原來各位是來給我表姐賠禮道歉的呀?”

小趙低着頭,毫無底氣的說道:“是、是的,還請方總大人大量,原諒我們……”

小趙的話還沒有說完,任菲菲就擡起她的右腳,用她那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的高跟鞋鞋跟,狠狠的朝他的腳面踩了下去!

“啊!”

小趙長聲慘叫,雙手抱着腳一屁股就蹲坐在了地上。

“草,現在知道來求我們原諒了,晚了!先前你們特麼的幹什麼去了?昧着良心做了錯事兒,嚴重的傷害到了別人,就想用一句簡單的道歉來乞求別人的原諒,你們覺得這可能嗎?”

從昨晚到現在,一直憋悶在任菲菲心裏的那口惡氣,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出氣筒!


“菲菲,算了!”

看着任菲菲那副不死不休的模樣,再看看小趙他們那羣人個個低頭不語,任人宰割的可憐樣,方雅男一時之間竟頓生不忍:“算了,菲菲,他們也是被指使的,這次就放過他們吧!”

“表姐,這未免太過便宜他們了!”

任菲菲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趙他們心有不甘的說道。

“算了,菲菲,放他們走吧!”

“便宜你們這羣癟犢子了,還不快滾,滾!”

任菲菲不解氣的再次踹了小趙一腳後,才氣咻咻的收回腳。 任菲菲不解氣的再次踹了小趙一腳後,才氣咻咻的收回腳。

“謝謝,謝謝方總!”

一直蹲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自己腳面的小趙,被同伴拉起來之後,嘴裏連說了好幾句謝謝,這才率人灰頭土臉的退出了包廂!

“呸,也就是表姐你有這麼好心,要是我的話,絕對不會就這麼便宜他們的!”

狠狠對門口吐了口吐沫後,任菲菲才拎起那個帆布包,遞給了小敏!

剛纔任菲菲不顧形象的對小趙等人發飆的時候,葉三平並沒有參和,只是自顧自的大吃大喝起來。

方雅男看了一眼正在嚎啕大吃的葉三平之後,轉而朝任菲菲使了個眼色。

任菲菲心領神會,露着甜甜的笑容,走到葉三平的跟前,聲音柔的都快要滴出水來了:“那個,三哥,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對於任菲菲對葉三平的稱呼,在場的方雅男和小敏俏臉上都不免露出一絲的詫異,不過很快的,二女臉色的表情卻都被滿滿的期待所代替了。

“不知道!”

葉三平淡淡的說了一句,抓過幾張抽紙擦拭了一下嘴巴,站起身來就要走!

任菲菲一把抓住他的手,殷勤的笑着:“你這是要去哪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