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捂著胸口,在風玫擔心真的要把他氣出病來時,他卻是一揮衣袖大步離開:「不管了不管了,反正老頭子我也管不了你了……」 王光清坐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之後,扭頭看向了王林,皺著眉頭沖著王林問道:「你剛才似乎還提到了一個龍刃,你說的這個龍刃難不成就是龍司令的兒子?」

「爺爺,龍刃確實就是龍將軍的兒子……」

王林連忙點了點頭。

當時王林也聽到了李鴻裔說龍刃的身份,所以他對這件事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

而王家的眾人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變得更加震驚了。

因為他們對於這個龍刃多多少少是還是有些了解的。

畢竟龍刃是龍家最傑出的一個後人,而且龍刃現在的成就也非常的恐怖,將來假以時日必成大器。

但是此時龍刃被陳天竟然也打成了重傷,那龍家應該也不會善罷甘休啊,這就讓王家的這些人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難看了!

「江家的江小姐是不是也在場?」

王光清皺著眉頭沖著王林繼續問道。

「在場!」

王林連忙點了點頭說道。

「那江小姐當時是什麼反應?」

王光清繼續低聲詢問道。

此時的王光清雖然知道了陳天的身份,但是他並沒有因為知道了陳天的身份而迅速的改變想法。

因為如果陳天沒有得罪其他人的話,那讓陳天跟李鴻裔去競爭一下,王光清也是可以接受的,畢竟陳天的身份也能夠配的上他們王家了,但是現在的情況變的確實是有些複雜了,所以王光清要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之後在做出選擇。

而且這個選擇必須要慎重,這可能關係到王家的未來。

「江小姐是什麼反應我不清楚,因為陳天跟江小姐之間並沒有發生衝突……」

王林低聲回了一句。

「……」

王光清眯著眼睛沒有說道。

「就算是江家人沒有參與這這件事,那這個陳天也有些太囂張了,先是得罪了李家,然後又是許家龍家,現在還有咱們王家,他是不是真把自己當成是華夏第一人了,難道他以為他僅僅就是靠著一個武者的身份便可以以一人之力對付我們這些大家族嗎?」

王家的一位老者不清楚陳天的實力到底如何,忍不住冷聲喊道。

而王光清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因為他能夠感覺到此時王家的這些人對於陳天都非常的有意見。

他現在就算是想要幫助陳天說話,那也沒有辦法開口。

因為陳天的這件事情實在是牽扯到太多人了,而且王光清本身對於陳天的這個做法也並不是很滿意,他覺得陳天實在是有些太過於囂張,如此囂張跋扈之人如果真的跟韓泫雅在一起,韓泫雅以後如實繼承了他們王家的這些財產,那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王光清一直都是走穩重路線的,無論是做什麼事情都是厚積薄發。

陳天這樣鋒芒畢露的性格確實不是很受他的喜歡。

「父親,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啊?」

王啟發看見王光清的眼神一直都猶豫不定以後,輕聲詢問道。

王光清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說道:「你們現在對這個陳天有很大的意見我清楚,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陳天確實是有些背景的,所以才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現如今江南省那邊陳天可以說是隻手遮天,跟咱們王家相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家主,您不會是打算幫助陳天吧?」

「是啊,陳天可得罪了那麼多人,咱們要是幫助陳天的話,那就是無形當中給自己找了很多的敵人啊!」

眾人紛紛開口喊道。

「行了,你們都別吵了,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多說無用,我覺得不如這樣吧,如果徐家人還有李家人以及龍家人真的想要追究陳天責任的話,那咱們王家就保持一個中立的態度,兩邊人都不幫也不會參與這件事情,你們覺得如何呀?」

王光清看著眾人淡淡問道。

眾人聽到了王光清的這句話,以後紛紛點了點頭。

他們覺得王光清的這個做法還算是不錯的,而且此時王光清都已經開口了,他們自然也不敢繼續多說什麼了。

而王蘭蘭的眼神當中則閃過了一絲無奈。

王光清扭頭看向了王蘭蘭的位置,輕聲沖著王蘭蘭問道:「蘭蘭,你對於我的這個做法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什麼意見……」

王蘭蘭連忙搖了搖頭。

其實在王蘭蘭的眼中,王家人能夠不參與這件事情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因為王家人一旦要是參與到這件事情當中,那陳天可能真的就是碰到了大麻煩。

「行了,既然大家都覺得我的這個做法沒有什麼問題,那就都散了吧,陳天的事情也就不要在討論了,陳天如果真的有本事躲過了這一劫,那他跟小雅的婚事咱們也就別摻和了,但是他如果躲不過這一劫,那也是他咎由自取,跟咱們王家沒有任何關係!」

王光清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隨即直接起身奔著遠處走去。

王蘭蘭看著王光清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她心中竟然有些開始擔憂陳天了。

原本陳天能不能夠躲過這一劫其實跟王蘭蘭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畢竟陳天就算是真的輸了,韓泫雅也是可以嫁給李鴻裔的,這原本是當初她最想要看見的結果。

但是此時她發現自己竟然有些開始偏向陳天了,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如果要是能夠嫁給陳天這種人,那才是最好的結果。

「走吧……」

韓國忠低聲沖著王蘭蘭喊了一聲。

王蘭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起身跟著韓國忠離開。

此時王家的那些人已經有些故意的疏遠王蘭蘭跟韓國忠兩人了。

而王蘭蘭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也是無可奈克,只能是選擇默默的去忍受,安靜的等待著壽宴開始的那一天。

……

陳天出手打斷了徐庸雙手雙腳的這個消息幾乎就是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傳遍了整個蘇北市,一瞬間蘇北市的上層社會開始變的動蕩了起來。

雖然李鴻裔等人一直都在儘力的控制著這個消息的傳播,但是效果還是非常小的,因為當時在場的可不僅僅只有王家的那些子弟,還有很多來自蘇北市的上城家族中的孩子,這些人在離開了會所以後,便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家中的大人。

一傳十十傳百,這個消息想要即便是有人想要隱瞞下來,那也是隱瞞不下來的,因為影響實在是太大了,鬧出的動靜也太大了。

而且陳天跟徐庸的身份也都太過於敏感了。

首先就是陳天的身份,江南省陳公子竟然來蘇北市了,這個消息就足夠讓人覺得有些震撼了。

其次徐庸乃是京城徐家的公子哥,這個身份也是非常驚人的。

陳天跟徐庸發生了這樣的矛盾,蘇北市的那些人肯定會覺得非常震驚。

而且他們也都知道這件事只不過就是一個開始罷了,真正的好戲可能還在後面呢。

徐庸被人打成了這個樣子,徐家人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呢?

已經有不少人都準備等著看熱鬧了。

之前很多人都聽說過陳天的事情,但是卻不知道陳天的實力到底如何,這一次這些人終於能夠親眼的見識一下這個所謂的江南省陳公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了。

徐家人在知道了徐庸被人打斷雙腿雙腳這個消息以後,幾乎就是第一時間開車趕到了蘇北市。

然而在醫生的搶救之下,徐庸最後還是保住了一條性命,但是這輩子可能都會是一個廢人了。

就好像是陳天說的那樣,徐庸這輩子都只能是在別人的照顧下生活了。

徐家人在知道了徐庸的情況以後,直接放出話,無論是付出多麼大的代價,那都必須要向陳天討回一個公道。

然而這個消息傳出來以後,蘇北市再次陷入到了震動當中。

畢竟一邊是傳說中的武道宗師陳天陳公子,而另一邊則是京城十大豪門當中的徐家,這兩家人一旦要是真的鬥起來的話那影響還是非常恐怖的。

因為無論是徐家也好還是陳天也罷,都擁有這尋常人沒有辦法想象的能量。

當然了很多人都不知道陳天的真正實力到底是怎麼樣的,所以很多人都認為這一次陳天可能並不會像是之前那樣幸運了。

因為陳天的實力就算是再怎麼恐怖,那也只不過武者罷了,武者終究是武者,而並非是神仙。

陳天之前就已經得罪了李氏宗門,現在李家人的身邊還有徐家這樣的幫手,而徐家本身也是有武道宗師坐鎮的,這樣的陣容放眼整個華夏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但是在反觀陳天這一邊,陳天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根本就沒有其他任何的幫手,所以看上去難免有些太過於勢單力薄。

蘇北市大部分人都看好徐家而並非陳天。

甚至已經有人傳出了陳天可能會在蘇北市隕落的消息。

當然了,這隻不過就是普通人的看法而已。

一些真正了解陳天的武者對於這個消息根本就不感興趣,因為他們覺得徐家人就是在找死!

堂堂華夏武道之光,無數武者心中的信仰傳奇,怎麼會輸給一個小小的徐家呢?

那些武者甚至連過來看熱鬧的心情都沒有,因為實力差距實在是太懸殊了。

蘇北市的人民醫院。

徐庸的父親徐海東面無表情的站在走廊當中,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

而此時在徐海東的身邊則是徐庸的母親,徐庸的母親早就已經哭得昏天黑地的了。

因為剛剛他們接到了消息徐庸的雙腿雙腳全部都被人打斷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復原的可能,即便是送到了國外也沒有痊癒的可能。

也就是說徐庸這輩子將會成為一個廢人。

徐海東看著病房裡面的徐庸,心中也是異常的憤怒,因為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深仇大恨,竟然要把自己的兒子打成這個樣子。 老爺子離開后,風玫想了想,頓時懵了。

不對啊,她明明是來找老爺子談事情的,真的是很認真的想談事情的……可怎麼就扯到軒轅虔身上,她就把人給氣跑了呢?

看了眼老爺子離開的方向,風玫撓了撓頭,也轉身離開——

現在她若是再找上去,只怕不是她把老爺子給氣出病來,就是她被老爺子給揍出病來。

所以,為了他們爺孫倆的人身安全著想,還是算了吧。

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她就是想說她最近可能要忙一些了——

皇上讓她去查暗中攪動這旒都城風雲的幕後黑手。

如今這旒都城乍然而起的一股明顯針對賢王的狂風來的過於蹊蹺,皇上自然是讓人查過的,也很輕易查到了軒轅艇的頭上。

皇上沒有制止,如他所說,他是想要通過這件事給軒轅虔一個歷練,也算是是否將皇位交給軒轅虔的一份考驗。

但是,皇上最後的話是——

「朕的兒子朕自己清楚,十二性溫厚,與老六關係素來最為要好,要說他為了奪嫡要對老六下手,朕是萬萬不信的。這事必然有人暗中推動,丫頭,現在朕要你去將這件事查清楚。」

這暗中的人,不用皇上說,風玫也早就盯著了,除了夢黛還有誰?

如今的旒令國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皇室父慈子孝,兄弟和睦,邊關戰事又歇,皇上又堪明君,將國家治理的很好,夢黛想要那個位置,實在難以找到突破口。

尤其是不同於劇情中她的身邊還有許多出色的男人的助力,現在她身邊能依靠的也只有一個席尊而已。

所以,她只能暗中小心謀划。

第一步,便是要毀掉最難對付的賢王軒轅虔。只要賢王一倒,旒都城必亂。

在席尊的幫助下,她回旒都城之初就開始布局……讓軒轅艇與軒轅虔兄弟鬩牆,皇室這兩位最出色的皇子鬥起來,結果可想而知?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不過如今,席家已經亂作一團了,沒了席尊的相助,這場已經開場的戲,夢黛又該如何演下去呢?

風玫唇角飛揚,她更想知道的是,軒轅虔會如何應對……



賢王府。

墨翟的神色有些糾結:「主子,我們發現還有一波人也在監視著席家。」

軒轅虔詫異挑眉:「哦?哪方的?」

他剛查到席家,竟然已經有人先盯上了,可真讓他好奇了。

尤其是墨翟此時的神色,明顯是知道對方是誰的,或許……是他熟悉的卻意想不到的人。

腦海中迅速將可能之人一一排列出來。

「是……赤府的人。」墨翟更糾結了,他覺得自己給自家主子丟臉了,赤府的人明顯察覺到席家的異常有段時間了,而他才剛剛查到席家。

軒轅虔愣了一下,轉而笑了。果然是熟悉的卻又意想不到的人,他剛剛瞬間想到了許多人,可還真就沒想到赤府的人。

畢竟赤老爺子不問俗事多年,而赤玫……那丫頭似乎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整日只想著如何抓住他了。

原來,也只是似乎啊。

一時間,軒轅虔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啥滋味,竟失落多過驚詫——

她也沒她所說的那般在乎他嘛。

這都還沒追到他呢,就已經分了更多精力去管別的事情了! 「我的兒子啊,以後你可怎麼辦啊……」

徐庸的母親此時早就已經失去了理智,坐在走廊的地上一邊哭一邊喊著。

「哭哭哭,一天天就知道哭,現在哭有什麼用?如果不是因為你平時這麼嬌慣他,怎麼可能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鄭海東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我哭沒用那你告訴我什麼有用啊?」

徐庸的母親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那個陳天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心狠手辣了,只不過就是一點小小的矛盾而已,竟然就把我兒子打成這個樣子,我一定要為我兒子報仇,我要不惜任何代價為我兒子報仇……」

「你哭就能給你兒子報仇了啊?」

徐海東瞪著眼珠子喊道。

「你在這裡跟我喊什麼啊?你是他父親,難道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

徐庸的母親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而徐海東聽到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凝重了,邁著步子走到了走廊的盡頭,然後伸手點了根煙。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

李鴻裔走到了徐海東的身邊,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低聲說道:「徐叔叔發生了這種事情我也有責任,當時我若是能夠攔住那個陳天的話,徐庸也許不會這個樣子了……」

「陳天是武道宗師,怎麼可能是你能夠攔得住的呢?但是我想不明白徐庸為什麼會跟陳天發生矛盾呢?」

徐海東不管怎麼樣也是許家的家主,這麼多年大風大浪走了過來,所以即便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依舊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憤怒,在聽到了李鴻裔的這句話以後,淡淡說道。

李鴻裔猶豫了一下,隨即把在會所裡面發生的事情跟徐海東講述了一下。

但是李鴻裔並沒有說徐庸是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挑釁的陳天,而是說徐庸之前跟陳天就有過一點小矛盾,所以才會挑釁陳天的。

「徐庸怎麼這麼糊塗啊,竟然去挑釁陳天這種人!」

徐海東咬著牙低聲說道。

「徐叔叔,我跟徐庸是好朋友,如果您若是想要報復陳天的話,我們李家肯定會全力相助的,跟您共同進退的……」

李鴻裔連忙跟著說道。

「這件事情跟你沒有什麼關係,如果要不是因為徐庸挑釁了陳天也不會是這個樣子了,但是我想不明白陳天為何會下這麼重的手,我這次一定要讓這個陳天付出代價!」

徐海東低聲說道。

「這個陳天確實是有些太囂張了,明明知道徐庸的身份,竟然還是下這麼重的手……」

李鴻裔有意無意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