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逸辰低聲「沒事,醫生說多走動,有利於恢復。」

「你剛才在想什麼?」

他進來就看到,她一副沉思的樣子。

「我……想去買面膜。」

李安安老實的說。

她不想睡覺,被他看到臉上的疤痕。

又不能提出去別的房間睡,褚逸辰一定會不高興,只能去買。

褚逸辰看着她。

李安安目光和他對視「你也知道,女生很愛美的。」

她心虛得底氣不足,但褚逸辰應該沒有發現什麼吧。

但可能會覺得自己太作了,這麼晚了,還要作妖!

「好。」

褚逸辰答應。

李安安詫異,這麼好說話。

「我陪你去。」

「啊,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腿不方便。」

李安安拒絕,心疼他。

「沒事,我喜歡陪着你,你換衣服,我在車裏等你。」

說完他轉身離開,還關上了門。

李安安急忙換衣服,不想讓褚逸辰久等。

等她換好衣服打扮一下,出房間,褚逸辰已經不在走廊。

可能李程扶着他,所以速度很快。

她急忙進了電梯,到了樓下富麗堂皇的大堂。

看到褚逸辰在門外,李程正扶着他上車。

李安安趕緊走過去。

靠近后,收到李程一記白眼。

李安安不管那麼多,坐進車裏,系好安全帶

車子往繁華市中心開去。

寬大的馬路上,車輛很少,顯得冷清,李安安一路找去,幾乎所有大型商場,品牌連鎖店都關門。

「好像買不到了。」

車子已經開了半小時了,沒有店子營業,她失望,那該怎麼辦?

褚逸辰說「貼黃瓜片。」

李安安吃驚「你怎麼會知道這個美容方法?」

「聽到我母親和傭人談論過。」

「……!」

李安安覺得不行,她的臉那麼大,要用掉很多片黃瓜,關鍵還會掉,沒有用!

但褚逸辰很堅持,有點作繭自縛。

偷香 嗯?

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聞言,范凌神色一冷,露出森森殺意。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今天要你生不如死,得罪了我,跑到天涯海角都得死,死路一條,你別無選擇。」

「現在跪下來,求我!」范凌目光冷冷一斜。

「同樣的話還給你!」

王語嫣神情一冷:「我不管你有什麼背景,但在我眼中不過是一條狺狺狂吠的狗罷了。」

什麼!

這一刻,范凌開始懷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一個斗靈,她怎麼敢!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范凌聽着聽着,已經變了顏色。

他冷喝一聲,鬥氣陡然爆發,聲震長空,一旁看熱鬧的人也認出了他,紛紛跑的遠遠地,生怕觸了范凌的霉頭。

「我血宗在黑角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是什麼東西!」他的語氣之中,已經是殺機森森:

「你們退下,我親自拿她,到時候讓她知道什麼叫做世界上最為痛苦的事情,不止是你,連同你身後的勢力家人,我要一個不留,滅你滿門!」

「是!少宗主!」范凌身旁的手下退了一步,讓開了路,目光森冷地盯着王語嫣。

此刻,范凌一步踏出,臉上已經是猙獰無比:

「這天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你是瘋了還是另外有依仗,大約你還是一個雛鳥,應該是從家裏跑出來的吧,想見識一下鬥氣大陸的風景,可惜你以後都沒有機會了。」

在他說話的時候,轟然一掌打出。

「死吧!」

范凌一掌打出,鬥氣席捲了過來,把王語嫣包裹得風雨不透。

轟!

在他出手的一剎那,王語嫣也動了。

當空一拳打出,純粹的肉身之力,連一點的鬥氣波動都沒有。

頓時,虛空震蕩。

拳勢橫空。

這一道拳印破碎一切,不可阻攔,當空一擊,撕裂空氣。

范凌還沒有反應過來,臉上還帶着猙獰的笑容。

整個人的鬥氣被一拳打碎,強橫的力量直接將他的經脈打斷,使得他大口大口的噴吐著鮮血,眼前金星直冒。

緊接着,一道鬥氣橫空,摘星拿月,抓着他的脖子,提到王語嫣的身邊。

一瞬間,眾人都才反應過來,范凌就已經被生生擒拿,一招都沒有抵擋過來。

等待所有的一切都消除,波動消失。

眾人就看見范凌的身軀被王語嫣一把抓住,小雞似的提在半空中。

然後,直接扔在了地上。

一腳踩下。

咔嚓!

四肢盡斷。

啊!

同時,還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四周,令人不寒而慄。

「快殺了她!」范凌痛不欲生,他是血宗的少宗主,平日裏高高在上。

可如今卻被人踩在腳下,四肢盡斷,宛如一個螞蟻一般。

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王語嫣冷冷地掃了一眼眾人,令他們不敢動彈,然後望着腳下的范凌,冷聲道:「狗一樣的東西,落入我的手中,想死都不可能;

怎麼樣,你說讓我生不如死,殺我全家,現在我就也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范凌幾乎是有一種要發狂的感覺:「我是血宗的少宗主,我父是五星斗皇強者,你今天這麼羞辱我,你要明白這是什麼後果。」

「放了少宗主!」

還沒有等王語嫣開口,一旁的血宗門人便開口了。

身上氣息波動,赫然是一位斗王。

這位斗王目光森冷,道:「給我去死!」

說罷這位斗王鬥氣陡然爆發,龐大的氣息從他身軀上爆發出來。

剎那間,所有的聲音都靜止了。

「哪裏來的阿貓阿狗!我送你一程。」

王語嫣目光一冷,悍然出手,整個人再次消失,速度讓所有的人都無法看清楚,只有她自己可以感知一切。

一掌拍出。

就一掌,那位斗王龐大的氣場徹底崩潰,那些崩潰的鬥氣全部都被她吸入了身體,乾乾淨淨,滴涓不存。

半個呼吸都沒有。

王語嫣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在那位斗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手掌狠狠拍在了對方的胸膛上。

砰!

一聲炸響聲,震耳欲聾。

這個斗王境界的強者,放在加瑪帝國足以並列十大強者,整個人被一掌,僅僅是一掌,直接被打成了一團灰塵

風一吹,整個人消失在了天地之間,連毛都沒有剩下。

轟!

王語嫣回到了原地,然後一腳就踩踏在了范凌的臉上。

范凌幾乎還沒有反應過來,腦袋就被踩踏進入了草原的泥土中,一口氣都被嗆在了喉嚨裏面,格格作響。

「什麼血宗,你不是要滅我滿門嗎?等日後我便將血宗殺得一個不留,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王語嫣磅礴的血氣隱去,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的模樣,沒有任何氣勢,但是卻讓人望而生畏。

還有幾名血宗門人,王語嫣看都不看,靈魂力破體而出,將他們全數殺滅,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

「這………」

遠遠地,一旁看熱鬧的人,紛紛相互看了一眼,根本不敢置信。

一個斗靈,一招便殺了一個斗王強者。

他們覺得這個世界要瘋了。

她腳下的范凌心中升起了絕望之色,知道他踢到了一個鐵板。

心中滿是後悔,可卻改變不了什麼。

「呵。」

王語嫣淡淡輕笑一聲,旋即腳下用力一踩。

范凌整個人頓時斃命當場。

然後,拉着青鱗的小手,在眾人畏懼的神色下堂而皇之地走進了楓城。

她不管會不會有人去血宗通風報信。

相反,范癆來了,直接殺了就是,也省得她多跑一次了。

她才剛剛步入城中,便被韓楓派來的人「請」了過去。

韓楓打什麼主意,她不知道。

同樣的,她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