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漫無目的的前行了不知道多久,妖獸的屍骸也發現的越來越多,他並沒有發現此處有任何戰鬥的痕迹,推測這些妖獸應該是被封印在這裡,經過千萬年的歲月侵蝕而化成了枯骨。

仙可永生,不死不滅,若是妖仙即便被封印三千多萬年的歲月也不會死去,由此可見這裡發現的諸多屍骸都沒有達到仙境。

「如何才能出去?」葉楓皺眉沉思。

他的修為終究有限,即便可以推衍出這座仙級封禁大陣的一些痕迹,但實力不足,根本撼動不了這座大陣。

「難道我要像這些曾經被封印在此的妖獸一樣,最終化成一具屍骸嗎?」葉楓讓自己平靜下來,卻始終沒有什麼頭緒,這麼多強橫無比的大妖凶獸都被封死在此地,他一個小小武皇境如何才能夠脫困?

突然,四周迷濛的霧氣劇烈的震動起來,似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無形中牽引,閃爍著銀芒的霧氣向著上方匯聚,如銀河瀑布墜落升騰,瀰漫著一股讓人窒息的磅礴壓力。

在這股龐大的壓力之下,葉楓元神中的虛空之魂直接便沉寂了下來,他整個人更是被壓迫的幾乎趴在了地上,身上冷汗淋淋。

他艱難的抬頭向上方望去,只見大片的銀芒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形成一道銀芒璀璨的空間漩渦,磅礴的吞噬吸力再次降臨,葉楓看到那名為雪婷的女子被拉扯過去,在接近空間漩渦的瞬間,身體便被可怕的力量撕裂成了碎片,旋即又化成了虛無。

銀芒璀璨的空間漩渦中心,是一片漆黑,像是粉碎磨滅萬物的黑洞。

葉楓心驚膽戰,這種可怕的空間撕扯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他的身體也被吸力拉扯而起,向著空間漩渦接近過去,葉楓連忙以神念通過造化之靈,與紫府中的造化爐聯繫。

眉心裂開,造化爐滴溜溜旋轉著飛了出來,葉楓幾乎用盡所有的力量掀起爐蓋,然後一躍而入,爐蓋嘭的一聲重新蓋上,這隻遍布裂痕的殘破玉爐在空間力量的拉扯下,向著漩渦不斷的接近過去。

「這破爐子能不能抵擋的住空間撕扯的力量?」葉楓不免有些擔憂,畢竟這隻造化爐殘破的不像話。

「主人放心,別說是空間漩渦,就算是空間風暴,空間撕裂,空間亂流,也不可能讓造化爐損傷分毫。」造化之靈青衣的聲音悠悠傳來。

聞聽此言,葉楓放下心來,將一縷神念感知探出爐外,不等他觀察外界的情況,這一縷神念便被空間撕扯的力量瞬間絞碎成了虛無。

「轟!」

當造化爐沒入空間漩渦的瞬間,一陣如海嘯般的可怕聲音轟隆隆的傳盪開來,空間的絞殺力量試圖碾碎這隻殘破玉爐,但卻根本傷不到這隻玉爐分毫。

「不愧是聖尊煉製的寶物,殘破成這個模樣,居然還這麼堅挺給力。」葉楓心中大喜,雖然外面的動靜很大,但是爐內的空間卻很穩固,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片刻后,外界平靜了下來,葉楓從爐中出來,將殘破的玉爐重新收回眉心紫府,抬眼打量四周。

這是一處空曠的大殿,空間之力凝聚成的霧氣瀰漫,但視線卻不再昏暗,而是透亮如白晝,頭頂上方,九輪金色的烈日懸挂,涌動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浩瀚氣息。

葉楓用腳趾頭也知道,頭頂上方的這九輪金色烈日定是九陽人主所留,只是無法確定到底是神通所化,還是威力絕倫的道兵。

他曾經參悟過九陽印,自是可以從那九輪烈日中感受到同源的氣息。

不過葉楓卻不敢去打這九輪烈日的主意,誰知道九陽那廝是否留了什麼後手,一個不小心可能就著了那老傢伙的道。

對於那位在荒古時代曾經為人族做出巨大貢獻而名留青史的九陽人主,葉楓打心眼裡很是抵觸和排斥。

之所以這樣,自然是因為對方當初偷偷在他識海中留下印記的行為,甚至還窺探過自己的記憶。


就在這時,葉楓目光一凜,在那懸挂在上空的九輪金色烈日中,似有未知的生物被封印在裡面。

烈日的光芒很是刺目,葉楓根本看不真切,他以混沌,造化,殺戮三種力量凝聚於雙目,猶如實質的神芒湛然射出,終於看清楚在那九輪金色烈日中,各自都封印有生物,有的像是人類武者,有的則是長相猙獰可怖的妖獸。

「是妖仙與仙獸?」葉楓猜想到這個可能,頓然震驚無比。

因為他這一路走來發現了無數的屍骸,皆是無法抵擋歲月的侵蝕,而這九輪烈日中封印的生物卻能夠存在三千多萬年的歲月而依舊栩栩如生,除了仙級的存在,別無其他的可能!

妖族成仙,褪去妖身完全蛻變成人,是為妖仙!

凶獸成仙,妖身本體受天道之力的洗禮而蛻變升華,是為仙獸!

「五個妖仙,四頭仙獸,它們並沒有死去,似乎是陷入了沉睡,還有生命的氣息流傳出來。」葉楓喃喃自語。

同時他還發現,那九輪烈日似是在煉化這九尊妖仙和仙獸,歷經三千多萬年的歲月,它們已經虛弱不堪,所以只能以沉睡的狀態來抵擋煉化。

與此同時,葉楓還發現那九輪金色烈日似乎是按照某種陣法的布局而排列,在九輪烈日的更上方,一隻火焰繚繞的仙爐上下沉浮,瀰漫出令人窒息的可怕氣息。

「我日!那不是天羅山九座古殿中那座煉丹宮中的仙爐嗎……」葉楓驚駭莫名的感覺到脊背生出寒氣。

ps:在保證穩定更新和質量的前提上,一天一萬字三章更新基本已經是忘情的極限了,我會盡全力一直保持下去,也希望諸位兄弟們將手裡的鮮花和票票投給忘情~~ 這隻仙爐曾經在天羅山一帶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煉死過三大聖地的武仙,更是擊毀了東極神宗的綠玉仙舟,後來衝天而去,消失無蹤。

即便如今,這場風波仍舊沒有過去,還有無數的強者遍尋天下,搜尋它的下落。

世人傳言這口仙爐中正在孕育一枚驚天動地的仙丹,如今這口仙爐出現在此處,似是汲取妖仙與仙獸的生命精元,歷經悠久的歲月,那荒古時代的九陽人主到底要做什麼?

葉楓隱隱有種感覺,早晚有一天真相大白的時候,只怕要天翻地覆了。

他自問沒那個能力去動九輪烈日中封印的妖仙與仙獸,更別說那隻懸浮在更上方的仙爐了。

這裡看似平和,實際上瀰漫著森然的殺機,只要他敢上去做些動作,必會引發不可估量的後果。


葉楓按照原路返回,一直到走出了這座鎮妖古殿,驚悸的心緒仍舊還沒有平復下來。

在鎮妖古殿附近的石碑跟前,葉楓將徐曉死後遺留下來的乾坤袋收入囊中,裡面有不少的銀光金和空冥玉,算是他此行不菲的收穫。

這些材料固然珍貴,但是對於達到武仙境的存在來說,卻算不上什麼。

鎮妖古殿中的發現,讓葉楓越發感覺到自身的渺小和實力的低微,他更加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和實力。

在通道的入口處,袁龍和蔡瑁已經等待了約莫有一天的時間了,三個武皇境的年輕人進去后一直都沒出來,這讓兩人的心情始終都吊著胃口。

「大哥,這三個傢伙不會有去無回吧?咱們在這裡乾瞪眼等著也不是個事兒啊。」蔡瑁有些煩躁的說道。

「再等等吧。」袁龍沉聲說道,實際上他自己心裡也沒底。


當初他和蔡瑁受到空間道力的排斥和壓制,所以只是處於最外圍的區域便無法繼續深入了,所以也不清楚這條通道的深處是否有其他的危險。

驀然,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讓袁龍和蔡瑁的神情變得振奮起來。

小龍的一雙金色豎瞳望向昏暗的通道,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它與葉楓心神相連,已經感應到了他獨有的氣息。

當葉楓的身影走出來的時候,蔡瑁頓時便忍不住衝上前來,咧嘴喊道:「小子,將你在裡面得到的寶物統統交出來!」

這個魁梧漢子本就是那種坐不住的性格,等待了足足一天的功夫,早讓他的心頭壓著一股子火氣。

「昂!」

伴隨著一聲低沉的龍吟,一道金光瞬息而至,同時一條粗大的龍尾直接朝著蔡瑁橫掃而去。

「小泥鰍找死!」蔡瑁面現猙獰,誇張的狼牙棒出現在手中,兵器上面浮現金光,砸向橫掃過來的龍尾。

「嘭!」

沉悶的巨響在通道中回蕩開來,蔡瑁踉蹌著退了幾步,周身氣息升騰。

小龍出現在葉楓的旁邊,金色豎瞳冷漠無情凝視著對面二人。

一瞬交鋒,小龍佔據了一絲上風,這在葉楓的預料之內,畢竟小龍乃是得天獨厚的異種,越境戰鬥並不算什麼難事。

「木風小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袁龍走了上來,與蔡瑁並肩而立,緊盯著葉楓。

「你們這又是什麼意思?」葉楓冷哼一聲,指著蔡瑁道:「當初說好我只需要將得到的寶物給你們兩成,這傢伙一上來就要讓我全部交出來,還反過來質問我?」

「大哥跟他廢話幹什麼,一棒子砸死他,所有的寶物統統都是咱們的。」蔡瑁舉起手中的狼牙棒,身上的氣息愈加的兇悍。

袁龍揮手制止了蔡瑁的動作,眯眼望著葉楓,笑道:「小兄弟說的是,我這兄弟過於莽撞,還望小兄弟你別放在心上。」

「不過袁某很好奇,為什麼只有小兄弟你一個人出來了,徐曉和雪婷姑娘呢?」

「死了。」葉楓淡漠說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袁龍露出遺憾之色,但怎麼看都是強裝出來的表情。

「這樣吧,小兄弟你先將得到的寶物都拿出來,袁某說要兩成,就絕對不會多要你一塊元石。」袁龍如此說道,至於徐曉和雪婷的死,他根本就不在乎。

原本在他的計劃中,就算是這三個人都能夠活著出來,他也不會讓他們活著離開,如果帝境以下的武者進去真的可以得到寶物,他還會再去找幾個過來試試。

只要兩成的寶物?我袁龍的胃口可沒這麼小氣!

就在袁龍的心裡這樣想著的時候,卻見葉楓摸了摸鼻子,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白牙,道:「我可沒打算分給你們任何東西。」

「木風小兄弟,你是跟我袁某人開玩笑嗎?」袁龍的眼神驟然一冷,透出凜然的殺機。

葉楓絲毫不以為意,笑道:「從一開始,若是你真的只打算要兩成的寶物,看在你帶我來這裡的份上,給你也無妨,但你真的只要兩成的寶物?」

「小兄弟這話是什麼意思?袁某怎麼有些聽不懂呢?這秘境是我帶你來了,莫非小兄弟你要翻臉不認人了?」

說話間,袁龍和蔡瑁不留痕迹的向葉楓這邊靠近了一些距離。

葉楓自然注意到了二人的動作,嘴角浮現出冷笑,道:「我也懶得跟你在這裡扯皮,從一開始你們兄弟二人自以為是的神念傳音,古明宗的兩個糊塗鬼一無所知,但在我這裡,卻是可笑之極!」

聞聽此言,袁龍的心中不禁一凜,渾然沒想到這個不過武皇初期的小子居然能夠截取自己和蔡瑁之間的神念傳音。

想要截取其他人之間的傳音入密,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若是武帝巔峰境做到倒也不足為奇,但這小子分明只是武皇初期的修為,這怎麼可能?

「去你***!爺爺把你打成肉醬,寶物統統都是咱的!」

蔡瑁的身上金光大盛,猶如披著金色戰甲一般,威風凜凜大步沖了上來,狼牙棒高高舉起,透發出駭人的凶威。

根本不用葉楓發號施令,小龍便徑直彈射而起,如一道閃電,變化成十多丈的戰龍形態,與蔡瑁廝殺在了一起。

這蔡瑁是武帝中期的修為,修鍊的也是肉身神通,近戰能力頗為強橫,而小龍擁有戰龍血脈,同樣也是擅長近戰,一人一龍可謂棋逢對手,在這通道內大打出手,聲勢浩大。

所幸這條通道有封禁大陣的力量加固,戰鬥餘波席捲浩蕩,通道內卻是穩固如山,連一絲晃動都沒有。

「嗡!」

袁龍也同時閃電般出手,一道鋒銳的白芒劍光飛射而來,直取葉楓的頭顱。

葉楓身後的殺戮重劍瞬間出鞘,那白芒劍光被他一記重斬劈的倒飛回去,嗡嗡震顫不休,赫然是一柄飛劍道兵。

「你真的是武皇初期的修為?」袁龍瞳孔一縮,神色震驚莫名。

以他武帝中期的修為以飛劍道兵攻殺,半步武帝也可瞬間秒殺,但對面的小子卻可以正面抗衡,袁龍自是無法繼續保持鎮定了。

葉楓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直接將吞天青葫蘆祭起,磅礴的力量從葫蘆嘴噴涌而出,封禁了袁龍四周的空間,將其身形定住,無法動彈。


袁龍大驚失色,連忙瘋狂運轉罡氣道力,在抵擋這股束縛之力的同時,飛劍道兵光芒暴漲,如一道匹練,向著葉楓斬去。

血色殺芒在體表凝聚成戰鎧,葉楓施展大虛空遁術,瞬間消失在原地,讓對方的飛劍道兵失去了目標,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經出現在袁龍的背後。

這個時候袁龍才堪堪抵擋住空間束縛的力量,只是不等他做出反應,便感覺到一陣刺痛傳來,身體被殺戮重劍貫穿而過,鮮血噴涌。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大哥!」

蔡瑁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立時目眥欲裂,他怎麼也沒想到武帝中期的大哥,居然一轉眼的功夫就在一個武皇小子手上陰溝裡翻船了。

「嘭!」

在以殺戮重劍貫穿袁龍身體的瞬間,葉楓左手握成拳頭毫不留情的轟碎了對方的頭顱,那柄向著這邊激射而來的飛劍道兵也瞬間光芒暗淡,墜落在地。


「吼!」

一聲充斥著憤怒的嘶吼回蕩在通道中,只見蔡瑁看到袁龍被殺,通體浮現出濃郁的血色,一頭黑髮也變成了鮮紅如血,氣勢暴漲了數倍,如瘋魔一般,雙目猩紅朝著葉楓沖了過來。

小龍試圖阻攔,卻被蔡瑁一把抓住了它一隻龍爪,直接給甩飛了出去,蠻橫的力量驚人無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