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翔見狀,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彆氣餒,以後有的是機會,就算我這次拿到了虛空符,也沒希望了,畢竟只有兩個時辰的期限,我們在這試煉場恐怕都度過了半個多月的時間了,哎!真是可惜了!”

“小師弟,你這樣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此處的時間與外界並不相同,這裏的半個月,在外界而言,最多也就個把時辰而已,所以時間還很充足!”

趙天逸搖了搖頭,緩緩說道,他這話倒是讓龍翔驚訝不已,如果真要是這樣的話,那在這裏面修煉豈不是可以省很多時間?

或許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趙天逸笑了笑繼續道:“第二試煉場開啓到關閉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如果兩個時辰沒有出去,就只有等到下一年才能再次開啓,而在這關閉的這段時間,試煉場都會處於混沌狀態,人在這裏面根本活不了。”

他的一席話立馬就將龍翔美好的想法給澆滅了。

這也對,如果真可以長時間在這裏面待下去,學院也會利用這特殊的空間培養新秀,這樣一來,流雲學院恐怕早就稱霸神域了。

“既然時間還如此充足,我是不是也可以幫你們獲取虛空符?”


龍翔疑惑的問道,他不想讓這些自己交好的朋友錯失這次機會,畢竟每年的內院晉升賽競爭都非常大,就算是讓他們等到來年,也未必有機會。

衆人聞言,臉上皆是閃過一抹驚喜之色,他們自然直到龍翔的意思,不過至於能不能相互幫助,這還不得而知。

“虛空符都被學院的長老們施加了特殊手段,非靠自己實力得到的虛空符,是不會被認可的,就想剛纔那頭巨獸體內的虛空符一樣,是誰斬殺了他,那麼它體內的虛空符就會依附到誰的身上。”

趙天逸緩緩說着,倒是懂得不少!

“嗷嗚!”

就在衆人談話間,一個悽慘的獸吼聲襲來,只見不遠處,犰無慾渾身染血,一頭巨大的火猿倒在了他的面前,與此同時,虛空符閃爍符光,衝進了他的身體中,倒是於剛纔龍翔的狀況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幕,他也不得不相信了趙天逸說的話,這虛空符並非是靠外人幫助就可以得到的,不然,這樣一來,這場淘汰賽就摻雜了水分,況且就算靠別人幫助通過了這場比賽,可下面還有淘汰賽呢,實力不夠的話,照樣不能通過考試。

如此,他也只能打消了助他們一臂之力的想法。

反正現在已經得到了虛空符,還剩下不少的時間,索性他就就地盤坐下來進入了修煉的狀態,而其它人則是修復着身上的傷勢,靜候這場淘汰賽結束。

在試煉場中的時間過得很快,半個月眨眼即逝,就在某一天,天穹上突然出現了一片巨大的光幕,像是一扇門,通過它,就可以離開第二試煉場,就在這時,正處於修煉狀態中的龍翔,也恢復了過來,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之後,便是同其他人一起邁步,走出了試煉場。

通過那扇光幕,他們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果然就像趙天逸說的那樣,試煉場的一個月時間,外界就只有兩個時辰而已。


當所有人都走出試煉場之後,公孫飛鴻笑眯眯的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了高臺上,只見他隨手一招,頓時間,從試煉場走出的學員中,少許人身體泛起了一陣淡淡的光暈,其中閃爍着符光。

“嗯,還算不錯,有一百二十人都通過了考驗。”

公孫飛鴻笑呵呵的說道,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收起了笑容,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嗯?怎麼回事?怎麼在試煉場當中還有傷亡?”


他語氣低沉,氣息磅礴,令人感到十分壓迫。

龍翔聞聲,心中一驚,不過隨即便恢復了正常,只見他大大方方的站了出來,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

他對着公孫飛鴻拱了拱手,恭聲說道:“回長老的話,楊楓與月孤羽二人,在試煉場當中企圖傷我性命,無奈之下,我只能將他們兩人斬殺,我只是做出了正當防衛而已,他們都可以爲我作證。”

說完後,他指了指趙天逸等人。

其餘人見狀,紛紛站了出來,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長老,我們都可以爲小師弟作證!”

公孫飛鴻見狀,稍顯錯愕,但並不生怒,學員之間有爭鬥這在正常不過了,實力不濟被人反殺,這也很正常,真正令他驚訝的是,面前這個小傢伙的境界並不高,怎麼可能將外院五傑都戰敗了?

雖然他身爲長老,平時高高在上,但對於學院中的每個學員都很上心,尤其是像外院五傑這樣傑出的學員,自然令他印象深刻。

當然,楊楓這個名字同樣也引起了公孫飛鴻的震驚,對於這個學員,他並不陌生,學院中的高層幾乎都知道這個少年來自楊家,勢力雄厚,背景可怕,若不是因爲他境界不是特別出衆的緣故,早就憑着強硬的後臺進入了流雲學院的核心處培養了。

這也正是令他憂心的所在之處,龍翔殺了楊楓,定然會引起楊家的不滿,到時候可能又將會掀起一陣風波,流雲學院或許將因此而不再寧靜………. 這個時候明顯不是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晉升內院的資格賽還沒有結束,所以公孫飛鴻暫時沒有深究此事的打算,調整好心態之後,繼續主持着最後的幾場比試。

他站在高臺上,清了清嗓子,朗聲說道:“最後幾輪比賽制度爲一對一交戰,只有打進十強,纔有資格爭奪前三的名額,接下來請一百二十位學員抽號,規則很簡單,抽到相同號碼的學員爲對手,比賽中嚴禁使用外力,例如丹藥之類,能夠提升戰鬥力的手段,切記,這是比賽,不可下殺手,點到爲止,否則,我將依律懲罰。”

說罷,公孫飛鴻走下了高臺,將比武場留給了衆位參賽的學員們。

當抽號結束之後,一百二十位學員紛紛尋找着抽到與自己相同號碼的對手,鎖定對手之後,立馬就登傷了比武場。

比武場碩大無比,十分寬敞,雖然比不上虛空戰臺,但要容納一兩百人一對一交戰,還是綽綽有餘的。

龍翔看了看自己的號碼牌,五十九號,正當他的眼神在人羣中尋覓的時候,一個青衣少年就來到了他的面前。

“你就是五十九號?”

青衣少年十分傲慢,用質問的語氣詢問着,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

龍翔笑了笑,並不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這個少年實力不算弱,天武境四重,能夠進入到這一輪比賽的學員大多數都是這個境界,當然,其中肯定也有人隱藏了實力,或許就連天武境五重的高手也存在。

“既然如此,那就少廢話了吧!”

冷聲拋下這句話之後,青衣少年拂了拂袖袍,闊步走上了比武場。

龍翔見狀,搖着頭,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此時,比武場上已經開啓了十多處戰場,磅礴的神元擠壓滿整片空間,各種戰技四處紛飛,令人眼花繚亂,非常震撼的一場視覺盛宴。

場下看熱鬧的學員們皆是目不轉睛的盯着場上的激烈戰鬥,有的更是興奮得手舞足蹈,恨不得自己也爬上去打鬥一番,展現自己的身手。

場上,龍翔與青衣少年相向而起,對峙了起來,對視片刻後,青衣少年將他那凌厲的氣勢釋放了出來,天武境四重的修爲頓時間顯露無餘,異常強勢。

龍翔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將自身的氣息散發了出來,不過卻是引起了場下的一片鬨笑。

“哈哈,地武境七重?就這樣兒的貨色也敢參戰?”

衆人皆是嘲笑不已。

“呵,真有意思,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混進這一輪比賽的?”

青衣少年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嘲弄對手的機會,他譏諷的冷笑着,一臉的嫌棄,似乎是覺得,面前這個弱者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對手,降低了自己的身價。

對於他的冷嘲熱諷,龍翔不怒反笑,淡淡道:“想知道我是怎麼混進來的,你親自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青衣少年聞言,旋即大笑起來,同時說道:“你這樣的貨色,來一堆都不夠我打,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奉勸你還是認輸吧,這樣我倒是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打就打,哪兒來那麼多廢話!”

龍翔失去了耐心,先發制人,直接而又簡單的轟出一拳,隱約間龍吟咆哮,聲勢駭人。

“找死!”

青衣少年面色陰沉,壓着嗓子怒喝一聲後,同樣也動作起來,招式開合間,渾厚的神元瘋狂噴吐,威猛無匹。

雙方拳腳相加,打得如火如荼,一個正面的碰撞,兩人皆是倒飛了出去,當然,沒有動用手段的龍翔,劣勢顯而易見,被震退了十多米才勉強穩住身形。

“哼,不堪一擊!”

青衣少年如小人得志,冷笑一聲之後,得勢不饒人,再次衝向了龍翔。


面對爆射而來的對手,龍翔淡淡一笑,與此同時,只見他雙手泛起點點星光,三靈陣加持己身,令他的戰鬥力直線飆升,眨眼間就從地武七重攀升到了天武境五重。

“臥槽,這傢伙吃了什麼丹藥?怎麼氣息在一瞬間變得如此強悍?”

場下,不少人都發現了龍翔的變化,皆是以爲他動用了外力。

“公孫長老方纔就說過,比賽不準服食丹藥,這傢伙居然明知故犯,待會兒肯定有他好看的。”

“不對,如果他真的吃了丹藥,公孫長老早就出面制止了,可他現在還坐在一旁靜觀,說明這傢伙並非是藉助了外力,或許是他修煉了某種提升實力的戰技吧。”

衆人你一言,我一句,各持己見,混亂不堪。

而場上,青衣少年得見龍翔的這一巨大變化之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因爲公孫長老沒有出面制止的緣故,他自然不會認爲對手吃了丹藥,所以當下也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沒有了之前的張狂。

“哼,倒是有些小看你了,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種手段,不過提升實力的手段都有時間限制,我倒要看看你能在這個狀態支撐多久。”

青衣少年冷哼着,沒有與龍翔正面硬撼的打算,畢竟對手已經高了他一個境界,要是在正面交鋒的話,無疑是以卵擊石,這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不過就算他拖延時間又能如何?龍翔的速度在天武境內無人能及,對方很明顯不能逃過他的追殺。

戰鬥一開始,他連連施展出幻光遁,讓自己的行蹤變得飄忽不定,難以尋覓,這下,青衣少年也慌了神,連對手的蹤跡都捕捉不到,這還怎麼躲?隨便給他來個偷襲,也能讓他措手不及。

果然,就在他東張西望,四處尋找龍翔的蹤跡時,在他的頭頂上方突然一股龐大的力量傾瀉而下,如同泄洪似的,滾滾而來。

他不得不在慌亂間做出抵抗,可惜,匆匆的應對,又如何能夠抵擋得了龍翔那蓄謀已久的攻殺之勢?當即就讓對方敗下陣來。

戰鬥一開始到結束,這個過程並不漫長,也就半分鐘的事情而已,天武境四重的高手,立即敗北。

這個結果令圍觀的衆人始料未及,這戲劇性的轉變實在讓人驚訝不已,一開始無不是認爲青衣少年會以碾壓的姿態戰勝龍翔,可到了最後才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果僅憑一個人的外在就去胡亂評判,實在是草率之舉……… 龍翔這邊的戰鬥雖然是最後纔打響,但卻是在其它戰場之前結束,這種近乎於秒殺對手的戰力,自然是惹得場下圍觀學員爲之驚歎、歡呼!

直到他調息了一番之後,其它戰場的激烈爭鬥才漸漸接近尾聲,全場比賽持續了約莫半個時辰的樣子,這一輪下來,直接就淘汰了六十人。

剩下的六十人還得繼續戰鬥,不過爲了比賽的公平起見,今天將不會再繼續下去,學院會給學員們一個恢復巔峯的時間,畢竟這一場戰鬥下來,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龍翔這樣,毫髮無傷,大都多多少少都負了傷,所以接下來的比賽得推遲到兩日之後。

在這兩日之內,龍翔開始了閉關之旅,這段時間連續戰鬥,令他的晉級速度非常之快,儘管剛突破到地武七重沒多久,但他已經又觸摸到了瓶頸,距離地武八重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不過,儘管進展神速,但他並不是很滿意,畢竟如今已是身在神域,也就意味着,他不久的將來就能夠接觸到羽化皇族,還有野心勃勃的老龍,可如今他卻是連天武境都還沒有達到,這要是有朝一日突然對上,可以說是毫無勝算,所以時間非常緊迫。

在神域的這段時間,據他了解,那羽化皇族應該是在六重天以上,雖然看似還相隔好幾重天,其實不然,如果這次他能在內院晉升賽當中奪得第一名,那麼他將會獲得升往八重天的資格,等到了七曜金霄,六重天已經是近在咫尺。

龍孤羽曾經告誡過,不到帝君境,不可接觸羽化皇族,可如今他距離帝君境還相差十萬八千里,真不知道在有限的時間裏,能否達到那等境界。

想到這兒,龍翔愁眉不已,不得不將自己修煉進度提升到最大化,如今他是一點兒也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提升實力的機會,哪怕是危及性命。

修煉狀態中,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兩天眨眼即逝,雖然沒有能夠進階到地武八重,但他的氣息已經又磅礴了不少,或許在經過幾番戰鬥的洗禮,就能迎來突破的契機。

晉升內院的資格賽差不多已經進入了最後的衝刺階段,所以每個參賽者的心頭都異常沉重,緊張而又忐忑,畢竟能夠闖到第四關來,幾乎沒有泛泛之輩,都是萬里挑一的年輕俊傑,饒是一向自信的龍翔,到了這個關頭,也不敢有任何放鬆。

由於比賽規則,大家都已經明白了,所以公孫飛鴻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讓六十名學員抽號。

當所有人都將號碼拿在手中之後,各自找到自己的對手,大戰一觸即發。

越到後面的比賽就越精彩,所以看熱鬧的學員非常多,人山人海,雖然他們不是這場比賽的主角,但在下方看得依舊是熱血沸騰,手舞足蹈。

龍翔的對手還是一位體型消瘦的少年,別看他身板不大,但體內卻是隱藏着十分強悍的力量,彷彿當他徹底爆發出來的時候,似乎具備了毀天滅地之能,十分驚人。

雙方都沒有廢話,簡單的做了一個禮節之後,便是激烈的交鋒到了一起。

令龍翔比較驚訝的是,消瘦少年同他一樣,並未動用兵器,赤手空拳就衝撞了過來,只見他周身泛起耀眼的寶光,倒是與楊楓的佛陀金身有些相似,應該也是一種強大的煉體戰技。

對於這種擅長肉搏的對手,龍翔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小覷之心,因爲他就屬於這一類型的武者,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一個肉身無雙的修道者,肉搏起來究竟有多麼恐怖,就算是徒手撕蠻獸也不在話下。

拳腳伸展間,消瘦少年的眼中射出兩道精光,猶如獅子盯上了獵物一般,那懾人的氣息讓龍翔都爲之心驚。

不過他也不甘示弱,一拳砸下,與對手的鐵拳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砰!”

一聲悶響,雙方第一個照面,凌厲的拳風蕩起陣陣罡風,那恐怖的氣浪波及到了附近的幾個戰場,頓時將那些正在激戰中的人差點兒掀飛了出去。

“嘶!”

看到這一幕,衆人無不是倒抽了一口涼氣,就連一直古井無波的公孫飛鴻都忍不住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渾濁的老眼透射出犀利的目光,在龍翔與消瘦少年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旋即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同時擡起右手捻動一撮花白的銀鬚。

“這兩個小傢伙的肉身還真是不賴啊,就是不知道孰強孰弱,嘿嘿,看來是有好戲可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