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思看著遠方。「實力確實很弱,只要你信我,我能讓他們在半年內全部達到靈宗的境界。」

「全部達到靈宗的境界?這不可能吧!」她自己的實力也才在靈宗的境界,還沒突破靈宗關口。

其中的難度,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輕敲桌面,語氣沉著。「在我這裡,沒有不可能三個字。」



「狂傲,我喜歡。」

「好,就這麼說定了。」

「好,我現在就跟你過去。」

「現在就跟我過去?」歐陽冷疑惑的多問了一句。 當然,怎麼,你怕我害你?」無情眼神肆意的打量著她。

「好。」

兩人從無人閣,沿路走過熱鬧的街道,來到歐陽府。

無情打量著眼前錯落有序,小橋流水。格局大氣中帶著高貴的歐陽府邸。「不錯的庭院比我的那小府邸強多了。」

帶領她一路來到來到內院,經過一座拱橋,拱橋下是凋零的荷花池。一路來到他的她的房間,指著隔壁的房間。「這是你的房間。」

「好,你的房間在哪?」

「我房間在你隔壁。」

無情笑笑,此時遠處飛牽著萌萌走了過來。「主子,你回來了。胡漢三叔叔找你。」


「嗯,讓他過來吧!」不用想也知道他找自己,是為了店裡的事情。

無情聳聳肩。「看來我該到處去逛逛了,小妹妹,你願意帶我去逛嗎?」

萌萌睜著一雙朦朧的大眼,看了看主子,見主子點頭這才欣喜的同意。「大姐姐,這裡的梅花開了,可好看了,我帶你去看好嗎?」

「好呀!」無情對著歐陽冷笑笑,牽著萌萌的手走了。

此時飛已經把胡漢三給帶了過來。

胡漢三拿著一本碩大的賬本,滿頭大汗,很顯然找了歐陽冷很久了。「主子,我終於找到您了。」

「到我房間來說。」走在前面,胡漢三跟在身後並關上門。

這還是胡漢三第一次進主子的房間,整個房間以純白為主,天藍色為輔。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沒有他們朝代女子的柔弱,反而有股讓人信服的氣魄。

歐陽冷看了他一眼。「坐。」

胡漢三看著眼前的閨房,不安的坐在凳子上,手心都開始在冒汗。「主子,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了兩件事。」

「嗯。」歐陽冷拿起桌子上的水壺,發現水都冷了。乾脆一人倒了一杯,冷的總比沒有好。

「第一件事,就是主子,你收集的那些黃金準備放哪去。」主子的黃金堆滿了好幾個房間,跟垃圾一樣到處亂放。

他相信那些人沒來偷,不是不想而是懼怕主子的能力,但那樣放著也不是回事。

「金子?」端起茶杯放進嘴裡喝了一口,她已經一整個下午沒喝水了。沒一會一壺水,被她一個人喝完了。

胡漢三見主子只喝水,不說話,額頭豆大的汗水一大顆一大顆的往下掉。主子不是嫌棄自己話多了吧?

見他也如此懼怕自己,茶也喝的差不多了乾脆放下水杯,微微抬起頭直視著他。「你怕我!」

胡漢三嘴角動了動。「您是主子。」看主子不說話,他再次慌忙的開口。「主子,我的命都是您的,我不怕主子。」

看他的表情她知道他很怕自己,心裡有股莫名的失落。

隨即轉移話題。「金子的問題我來解決就好了,還有什麼事?」

見主子不再提那話題,他鬆了一口氣。「主子,這是這將一百來家管理人員的名單和畫冊,您過目。」

最近一段時間這些生意完全交給他們打理,他們也從最初人人喊打的流浪漢,變成如今官員見到都禮貌打招呼的大人物。這一切都要謝謝主子,縱使他堵失去了一條手臂,但也值得了。

歐陽冷隨意的翻開賬目,她對這些倒不是很關心。「賬目呢?」 「主子要看賬目的話,我這就給您搬過來。」

「嗯。」店開了也將近半個月了,她還從來沒看過賬目,是時候該看看了。

胡漢三慌忙起身,走出門。

歐陽冷白玉的五指彎曲,輕敲桌面。那麼多金子放哪裡去呢?這是個很值得考慮的問題。

她煩惱,腦海中的獸王無卻很無聊,無聊的找她聊天。「小女娃,你陪我這個糟老頭子聊聊天吧!我好無聊啊!」

「無聊,一邊畫圈圈去,別煩我。」

獸王心理無限憋屈,他發誓只要出去了一定要把小女娃打趴下,讓她見識見識自己的厲害。

歐陽冷五指彎曲敲打著桌面,眼睛看著桌子。突然間看見手上的戒指,抬起手,摸著右手的戒指,突然間想起了什麼。「老頭,出來。」

「幹嘛!」獸王很不情願的看著她。

「這個戒指,能容下多少的東西。」

獸王就知道她叫自己沒安好心,但她又不得不回答。「能裝下整個大陸,你說呢?」

「這個大面積?」她微微有些吃驚。

「當然,你以為這是普通人類的儲物戒指嗎?儲物戒指只能存貯東西,而空間戒指卻是另一個空間。那裡面你想創造什麼都可以,你在裡面創造你的王國都輕輕鬆鬆。而且你隨時可以控制裡面的天氣,地理環境。」

歐陽冷聽得有些目瞪口呆,此刻她彷彿有種自己是土鱉突然遇到了大海龜的趕覺。「那裡面真的有那麼神奇?」

「當然,不然我送給你幹嘛!獸王出手,必屬神品。只是你都它當裝飾品帶著,要是被人類發現。人們在懼怕你,也會前仆後繼的來搶你手上的空間戒指。」

歐陽冷摸著手上的戒指,不禁好奇的透過神識進去遊盪了一圈。發現真的無邊無際,試著想著下雨,隨即傾盆大雨傾瀉而出。

聽著外面忙碌的腳步聲,收起神識。

只見胡漢三指揮人把東西放好,一個個整齊的木架子被工人前前後後忙碌的抬進來。

架子上擺滿了整齊的賬目,賬目上都標記了店名屬於娛樂還是服裝或者美食的賬目,還有掌柜的簽名。

歐陽冷見沒一會自己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間,內外兩層的房間內,整齊密密麻麻的柜子佔領的滿滿檔檔。

她不禁有些嘴角抽斗。「這些,全部是……」

「主子,這些全部是您沒過目的賬目。」

「賬–目—」她此時無比的後悔,自己同意看賬目。

「是的,主子,這只是一部分,還有另外一大部分,我都幫您整理好,放在儲物房了。」

「這些都是你們整理的?」

他以為主子不信任自己,再次強調了一遍。「是的,主子。我和三毛兄弟日夜通宵整理的,我們不放心別人整理。」聽他這麼一說歐陽冷才仔細的看著他,發現他比以前還要瘦,穿的還是以前破舊的衣服。「你們整理算出,我們一天毛利潤和純收入各多少。」

「回主子的話,毛利潤一天上百多家店鋪一起三百萬兩銀子,純利潤在兩百萬兩銀兩,其中賭博事業浮動最大,錢也最多。」

「那你們呢?」

胡漢三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主子的意思是?」 我們不放心別人整理。」聽他這麼一說歐陽冷才仔細的看著他,發現他比以前還要瘦,穿的還是以前破舊的衣服。「你們整理算出,我們一天毛利潤和純收入各多少。」

「回主子的話,毛利潤一天上百多家店鋪一起三百萬兩銀子,純利潤在兩百萬兩銀兩,其中賭博事業浮動最大,錢也最多。」

「那你們呢?」

胡漢三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主子的意思是?」

「你們的工錢多少?」

「回主子的話,我的命都是主子的,不敢奢求工錢。」

歐陽冷這才想起來,最近事情多。把一切事情丟給他們打理,但從來沒說過給他們多少工錢,也怪不得他們不敢私自給自己發工錢了。「鳳國一套最豪華的房子需要多少銀兩。」

胡漢三雖然不懂主子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但還是老實的回答。「回主子的話,大概需要幾萬兩銀兩,就看主子需要多豪華的了。」

「那娶媳婦呢?一輩子中上等生活無憂需要多少銀兩。」

越聽胡漢三心裡更加的不安。「主子,您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你們跟著我這麼久,從來都是在吃苦,只是想給你們正常人的生活。」如果這次真如自己想的那樣,或許在不享受,一輩子就這樣過了。

「主子,我胡漢三雖然是個粗人,但也知道知恩圖報的道理。您如果真的嫌棄我,我也不會離開你的。縱使你趕我走,我也會在遠處一直守著你。」他知道自己的守著是多麼的荒唐,但他心裡這麼想就說了出來。

歐陽冷沒想到他如此的激動。「我沒有嫌棄你們的意思,只是你們年齡都大了,難道不想娶妻生子嗎?」這恐怕是很多人想要的平凡幸福,一生一世,一子一女,白頭到老。

胡漢三這個大老粗難得的臉色有了可疑的潮紅。「主子,您說笑了,我是個大老粗。還是個殘廢,誰會要我。只要主子不嫌棄,我願意跟隨主子一輩子。」

「誰說的,等會你出去去庫房領四十萬兩黃金,你們一人十萬兩。去買棟房子,在買些你們喜歡的衣服。」

「主子,我不要您這麼多錢,我跟著您不是為了錢。」

歐陽冷眼神淡然的看著他,語氣堅定。「你是我的人,你穿的不好也是打我的臉,懂了嗎?」

「謝謝主子。」胡漢三縱使再是個大老粗,也知道主子是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這筆錢,才會如此說。如果主子真的這麼在乎他們不堪,當時就不會幫他們報仇還如此對他們。

「好了,你先下去吧!這幾天把手上店裡的事情都交給別人做,你們都到我這裡來修鍊靈力。」

「是的,主子。」胡漢三此刻更加的喜歡主子,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並且帶上門。

歐陽冷看著滿房子的賬本,開始頭大。

隨便的拿起一本翻閱起來,那毛筆字跟蝌蚪一樣密密麻麻,看的又是一陣揪心。

這進賬,出賬,進貨物幾家的對比差價,她看的真心頭疼。

獸王看了一眼,感受到了她的鬱悶。嘚瑟的開口。「小女娃,你乖乖叫我一聲獸王,我教你分分鐘搞定這些。」

歐陽冷無視他的嘚瑟,很認真的翻閱。 「好了,你先下去吧!這幾天把手上店裡的事情都交給別人做,你們都到我這裡來修鍊靈力。」

「是的,主子。」胡漢三此刻更加的喜歡主子,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並且帶上門。

歐陽冷看著滿房子的賬本,開始頭大。

隨便的拿起一本翻閱起來,那毛筆字跟蝌蚪一樣密密麻麻,看的又是一陣揪心。

這進賬,出賬,進貨物幾家的對比差價,她看的真心頭疼。

獸王看了一眼,感受到了她的鬱悶。嘚瑟的開口。「小女娃,你乖乖叫我一聲獸王,我教你分分鐘搞定這些。」

歐陽冷無視他的嘚瑟,很認真的翻閱。

獸王再次開口。「小女娃,只要你叫我一句獸王,我讓你分分鐘搞定這些。」

看了十幾本賬目,就花去了一炷香的時間。歐陽冷不得不承認,自己不是這塊料。

這才正視獸王的話。「你說的是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