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是來找你的!對不起,我…我什麼都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我慌慌張張的對左關雲一邊說着這話,一邊拿起腿,就準備往樓下跑去。我知道,我看到了一些我不該看到的畫面,我知道,這不應該讓我看到的……

見我要跑路,那個滿嘴是血的左關雲的老婆突然張開了嘴,對我吼道:“既然看都看到了,那你還認爲你能走嗎?嘿嘿!我也好久沒有品嚐到生人的鮮血了,真的好懷念,好懷念啊!”

說着話,左關雲的老婆便向着我移步而來。我清晰的可以看到,她在看着我的時候,嘴角處居然流出了血紅色的口水,甚至於就連她的那雙手,也是被血液浸泡過的,整個兒就一個血人。

我知道此時不跑,下一個被咬破血管的人可能就是我,想都不想,我起腳就準備逃命。

可是還沒等我跑出幾步遠的時候,突然之間,我身後出現了成束一般粗大的草狀物根莖,這種根莖呈黃色,是由萬千黃色的草狀植物所凝聚而成的,而這種草狀的巨大根莖,跟我身上帶着的那個草團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這巨大的根莖植物形狀好似又粗又長的胳膊,直接伸展到我的身前,纏在我的腰上,將我高舉在了上空之上。我看的清清楚楚,這種粗大的根莖之物是她的右手臂所幻化而成的!

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腰腹被纏住,緊跟着,雙腳更是脫離了地面,這嚇得我大喊道:“放開我!你這個吸血鬼!你這個死人婆!”

見我這樣罵向她,左關雲的老婆居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罵吧!你越生氣我就越開心。因爲這樣的話,你的血液流動的速度會更快,也就會更加的沸騰,那個時候我吃起來纔會更香甜!嘿嘿……”

魔鬼!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這簡直就是魔鬼!俯身看着左關雲無動於衷的站在那裏,我對着他大喊道:“快讓她放了我,我不是故意來看她吸食人血的,我是來找你問事情的!你不可以讓她這麼對我!”

“左老頭兒,你聽到了嗎?快讓你老婆放了我!”

“左關雲,你不怕對不起我爺爺嗎?”

可任憑我怎麼呼喊大叫,左關雲始終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跟個木頭人似的。

“嘿嘿!多新鮮啊!是我的!你是我的!!!”

突然之間,就在我破口大罵左關雲的時候,他的老婆隨即發出了一聲聲怪叫,而後將胳膊幻化成的巨大的黃色草莖物向着自己這邊一縮,我的身體便飛速的向着她倒飛而去。遠遠的,我可以看得到,我所飛向的位置正是她的那張着的滿是紅色血液的嘴巴!

看到這一幕,我徹底絕望了,我甚至能夠想象的到,我脖子的血管被她咬斷的聲音……

“咔嚓——”

“咔嚓——”

但是,就在我的身軀離着她的那張血口不足半米的距離時,那回縮的草莖胳膊突然止住了。下一刻,左關雲出現在他老婆的身後,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她拍昏倒在了地上……

隨着左關雲老婆的倒地,那幻化而成的巨大草莖慢慢的從我的腰腹鬆了開來縮了回去,最終又變成了她的那隻人類的胳臂。

安然無恙的坐在了那裏,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我不知道剛纔生死一線之刻帶給了我什麼,但是我知道,我不該踏進這個樓層,甚至我不該認識左關雲!

我有些恨自己的爺爺,恨那個丟下我的老神棍,我恨他丟下我也就罷了,幹嘛讓我來找這麼危險的左關雲!

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我的內心是久久的不能平靜,我突然感覺現在的我,身邊沒有一個信得過的人,沒有一個安全的人。

一直以爲,老頭子讓我去找左關雲,在他的身邊,我至少是安全的。可是現在看來,他比任何人都神祕,都危險!

緩了好半天,我總算是能爬起了身來,毫不猶豫的,我拿腿就準備離開這裏,我要離開這裏!離開這個要命的鬼地方!

可是就在我轉身要走的一剎那,左關雲卻叫住了我……

“怎麼?就那麼急着走? 總裁的獨寵嬌女 你不想知道,這到底都發生了什麼?”

聽左關雲這樣問我,我這氣兒就不打一處來:“知道?我敢知道嗎?我tm剛纔差點兒就跟那些死人一樣,成了你老婆的美味了!我相信要是你晚救我一步,我tm也跟着整個停屍間的屍體一樣,變成乾屍了吧?”

“那你就不想知道,她爲什麼要吸血?有一點你是誤會了,這一整樓的屍體可不是我老婆一個人吸食的,偷走屍體的小偷的確是存在的!”左關雲面無表情的對我說道。

“拉到吧!我剛纔看的可是清清楚楚,你老婆在吸血!她在吸血!你還替她狡辯?還什麼小偷偷的,我看這完全是你們兩口子在監守自盜!怪不得你在這個死人房裏工作,原來就是爲了讓你老婆吸食人血啊!左關雲,你比那惡鬼陳二還tm不是人!錯!人家是因果報應,你這是喪盡天良!這是要遭雷劈的!要遭雷劈的!”我歇斯底里的對他狂吼着。

見我如此呵斥他,左關雲居然並沒有動氣,而是笑呵呵的走到我的面前,對我說道:“當你有了愛人,在她要死的時候你卻能留下她的性命,你希望她死去嗎?”

“恩?什麼意思?你是說你讓她吸血,就是爲了留住她的性命?要是我的愛人只能靠吸食人血活下去,那我寧可讓她早做了結!”我回道。

“唉!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真到了她要離開我的時候,我卻怎麼也捨不得了。我想讓她活下去,讓她活下去!哪怕違背天意,做多少惡事,我都想讓她活下去。因爲只有她還活着,我纔有勇氣繼續苟活於世。”

“我不管你讓誰活的,反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當誰都不認識誰!我不屑與你這種人爲伍!不過在離開之前,我想問你,你老婆昨晚是不是救走莊雅的那個人?”

“救走莊雅?什麼意思?”見我突然這麼一問,左關雲摸不清頭腦。

見他一副完全不清楚的樣子,我這才從懷裏拿出了之前帶來的那個草團,然後丟給了他

“你自己看吧!這個草團跟之前你老婆幻化出的那隻手臂都是一種草狀物所凝成的,而且都是黃色!”

左關雲見我丟來了一個草團,他拿到手裏這麼一看,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你真的去管莊雅的那件事兒了?”左關雲大驚。

“管了!”我回道。

“那意思,你是知道莊雅就是貓頭人身的妖物了?”左關雲又問向了我。

我衝着他點了點頭。

見我表了態,左關雲突然來了火氣,他一把將手中的草團丟的老遠,而後氣急敗壞的對我道:“不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警告過你嗎?不要插手莊雅的事兒,你怎麼就不聽呢!這下壞了!這下壞了!”

見左關雲一副這樣的表情,我不禁好奇了起來:“你幹嗎這麼生氣?難道你知道這中間所有的事兒?那把火是誰策劃的?這個草團的主人是誰?跟你老婆是不是同一個人?你全都知道對不對?”我大聲質疑道。

左關雲見我這樣,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個草團的主人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妖修者,要不是她,我老婆也不會失了本源,變成了只能靠吸食人血度日的半妖半鬼的活死妖了!”

“什麼?你是說你老婆也是妖修者?那他跟這個草團的主人是……”

“他們是一奶同胞的兩姐妹,只是當初因爲我而被她的妹妹設計陷害,使得失去了本源變成了這樣!”左關雲道。

“啥?這麼說,昨晚那個漫天而過的東西是一個強大的妖修者?而且還是你的…是你的小姨子?”我感覺這件事變的好亂好亂!

“這你不需要知道,你知道的越少就對你越有好處!對了,她沒有說什麼吧?你昨晚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你怎麼知道莊雅是貓妖?你又是怎麼能從貓妖的手中逃生?還有,你是怎麼逼出這個草團的主人現身的?”左關雲一連串問了我好多問題。

“嘿!這你也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莊雅這個貓頭人身的妖物在馬上被我殺死的時候,這個草團的主人突然出現救走了她。不過她走的時候,倒真是留下了一些話!”我回道。

“她怎麼說?”左關雲一臉緊張的看着我。

“她讓我回頭告訴你,你身邊多了我這麼個厲害的幫手,你是不是要反抗?”

“咔嚓——”

一聽到我這話,左關雲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自言自語的道:“爲什麼?爲什麼即使我這樣忍讓,你們還是在懷疑我呢?這是爲什麼?”

他抱着腦袋在那兒痛苦的想了很久很久之後,突然,他瞪着眼睛看向了我

“屠寬,此地不宜久留,你不能再待在這裏了!你得走!馬上走!!!” 最後饒是堅強如馮西遊也是忍不住痛呼出聲,吳老在一邊看著都覺得頭皮發麻,到底是有多疼啊,才能讓馮西遊這樣的人物,忍不住叫成豬叫啊……

墨九狸只是在一邊看著馮西遊不斷的抽搐著身體,為了讓他更快的好起來,墨九狸的靈力壓制著馮西遊的身體,禁止他翻身亂動,比起疼痛的馮西遊,墨九狸也一點不輕鬆……

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多少次馮西遊痛的都要昏死過去時,想到夜瑾兮的臉,想到這段時間墨九狸日夜為自己療傷的點點滴滴,愣是咬著牙關,瘋狂痛呼的忍了過來,直到最後一陣劇烈的痛感,讓馮西遊徹底失去理智,徹底堅持不下去了……

失去意識的前一刻,馮西遊眼角落下清淚的大喊了一聲:「主子,對不起……」

然後徹底失去了意識,墨九狸的眼神微微一閃,唇角維維勾起,吳老被馮西遊的反應嚇到了,他不了解馮西遊的心情,但是他看的出來,馮西遊其實早就堅持不住了,不知道是什麼一直支撐著他堅持到了現在……

特別是馮西遊最後那兩行清淚,和一句主子對不起,讓吳老也是震撼不已,似乎從馮西遊的眼淚中,他明白了什麼……

吳老忍不住側臉看向一邊唇角微揚,縱然是一身男裝,易容后也美的讓人窒息的墨九狸,吳老心裡對墨九狸的看法似乎又變了!

「丫頭啊,他怎麼樣了?」吳老回神,有些緊張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等會兒,吳老就知道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果然,墨九狸的話落下沒多久,馮西遊的身上就亮起了晉級的光芒,原本就已經是神尊中級的馮西遊,竟然直接晉級到了神尊巔峰,如果不是因為和墨九狸有契約在,可能直接就飛升三重天了……

吳老震驚無比的看著晉級的馮西遊,這怎麼可能?怎麼說馮西遊的丹田也是被廢了啊,就算修復了實力難道不是應該從新開始修鍊嗎?怎麼可能實力不僅沒有倒退,反而還特么的晉級了啊,這也太玄幻了啊啊啊啊……

晉級的光芒消失后,馮西遊也緩緩醒來了,沒有人比他更加的震驚,因為他也和吳老想的一樣,覺得自己可能是廢了,或者是好了之後要從頭開始修鍊了,卻沒有想到驚喜不是一點點,他竟然突破了,晉級了,這怎麼可能啊……、

「主子,我……」馮西遊哽咽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都說了,沒有我的允許,誰也廢不了你!」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主子,我……謝謝主子!」馮西遊聲音顫抖的起身跪在墨九狸面前說道。

「行了,起來!」

「還有最後一點了!」墨九狸看著馮西遊說道。

「還有什麼?」馮西遊起身疑惑的問道。

「臉,你的臉被夜瑾兮用毒毀掉了大半,現在你有兩個選擇,換一張臉,或者恢復原本的容貌,但是恢復原貌時間可能比較久!」墨九狸看向馮西遊說道。 聽左關雲突然莫名其妙的對我這樣說,我感覺到很不可思議。

“左老頭兒,你在說什麼呢?什麼此地不宜久留的、我得走的?哦……我知道了!你是說這個停屍間嗎?那確實是此地不宜久留,我還真得走!”

一聽我這麼說,左關雲急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必須要離開d市,沒錯,是離開整個d市!去一個草團的主人不知道或是不敢去的地方。否則的話,你必有生命危險!”

“怎麼我就有生命危險了?我說左老頭兒,你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堆什麼呢?離不離開d市是我的自由。再說了,昨晚那個草團的主人都沒對我不利啊!那就證明她沒想過殺我,那我幹嘛要走?你什麼邏輯?”我發現我對左關雲說話的口氣越來越不客氣了。說來也是,慫恿自己的老婆做這種禽獸不如的事兒,我跟他客氣個屁!

見我這樣說,左關雲氣的一拍大腿對我說道:“哎呀!你怎麼就不明白呢?她之所以沒當晚殺死你,是因爲她還不知道你的身份,也沒有注意你!可是你昨晚都做了什麼?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對付的了貓妖莊雅的,可是你一定用了什麼了不得的手段,才讓她對你留心了!要是讓她知道,你的爺爺就是鬼道人,那她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爺爺是鬼道人?你什麼意思?我爺爺是屠不凡!怎麼就被你說成是鬼道人了?誒?對了,左老頭兒,我問你,你說八級鬼王是什麼意思?”見左老頭兒說起爺爺是鬼道人這件事,我突然想起了陰兵冊內,在爺爺的名下留下八級鬼王這樣的信息。

“八級鬼王?嘿!那可是鬼修界的絕對王者啊!不敢說能冠絕羣雄,那也一定不是誰敢招惹的人物!據我所知,你的爺爺好像就是這一層次的大人物!他可是鬼修界的王者,所以我纔會說他是鬼道士!”左關雲回道。

“什麼,你說我爺爺是鬼修者?怎麼可能,是他親口告訴我,他是茅山外派的捉鬼道士,怎麼被你說成了鬼修者?還有,鬼修者意味着什麼?你上次還說,你也是鬼修者,那你的修爲達沒達到鬼王境界?”

“我?”

被我這麼一問,左關雲愣住了。緩了緩,左關雲回道:“我的鬼修不值一提,甚至連你都比不過。好了!先不說這些沒用的,等明天一早,我就送你離開d市,去一個她不敢去的地方。”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我一聽左關雲這話,鼻子直喘着粗氣:“哼!你讓我去我就去?我憑什麼聽你的?你安安心心跟你老婆做這種遭雷劈的事兒吧!小爺我以後再也不去你的房子住了!我自己另覓去處!我就納了悶兒了,我爺爺行善一輩子,怎麼就認識了你這麼個爲了老婆如此殘忍的惡人?”

說完這些話,我蹬蹬蹬的下了樓梯揚長而去。

等出了這棟老樓,我便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了。小跑了幾百米的距離後,便來到了關子昌停在馬路邊的車子裏。

上了車子,我對關子昌道:“關二哥,走,開車帶我兜風去!”

關子昌見我臉色不善,便對我問道:“兄弟,你這是咋了?瞧你好像憋了一肚子的火氣。”

我對着關子昌擺了擺手道:“別提了,晦氣!看到了不該看的,又聽到了一些荒唐話,我簡直快被氣瘋了。”

見我這樣,關子昌也不想再觸我的黴頭,就開着車子,在整個d市饒了起來……

坐在車子裏,看着d市外面的風景,我突然感覺到,這繁花似錦的都市背後,卻是那麼的複雜,那麼的糟亂。遙想昔日,在山上那無拘無束的生活,那不用去想去猜的日子,我真的好懷念好懷念……

就這樣胡亂的想着過去的種種之事,轉過神來,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的關鍵所在。要是左關雲所說的是真的呢……那草團的主人是不是應該不知道爺爺屠不凡的名字,只知道他是鬼道士?還有,爺爺又跟她有什麼仇什麼怨呢?好像在我的印象裏,爺爺從來就沒跟誰結過什麼仇。

還有一件事情是我無法面對的,既然莊雅是貓妖,那我該怎麼跟莊妍解釋?

想起來莊妍,我的小心臟就不安分的跳動了幾下。感覺跟她相離了短短的兩日,就好像隔了三秋一般。

忍不住的,我拿起了電話,翻到了莊妍的電話號碼,就撥了過去。

“滴滴——”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停機……”

穿書後我渣了反派大佬 當我聽到電話那頭兒傳來了這樣的回答後,我的心沉入了谷底。似乎莊妍電話的停機意味着我們很難再見面了。

就在我略感覺到傷神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傳來了一陣響鈴聲,等我看清了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來電人,我那握着手機的手一下子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我驚呆了。

我電話顯示的來電人,居然是——莊雅!

她不是貓妖嗎?昨晚不是差點兒被我搞死嗎?已經被我知道了身份的她,怎麼還會有勇氣給我打電話呢?

這個電話,我是接還是不接?

就在我左思右想的時候,鈴聲停止了,看來可能是時間過長,系統自動掛斷了。

見我不接電話,不明狀況的關子昌一邊開着車一邊問道:“誰啊?你怎麼不接電話?”

見他問我,我支支吾吾的回道:“一個…一個朋友,沒事兒。”

我這話剛回答完,我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我一看,居然還是莊雅的來電!

我徹底是心虛了!

我現在怕這個貓妖啊!那是真怕!!!

因爲我已經沒了惡鬼陳二這張王牌,要是她再來找我麻煩,我死的會比誰都慘……

現在回憶起左關雲的話來,似乎離開d市,對我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怎麼還不接啊?不會是你把誰家女孩搞大了肚子,人家打電話找你興師問罪來了吧?”關子昌開着玩笑對我道。

“別瞎說!”回了關子昌這樣一句話後,我又是稍稍思量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接了。

反正都這樣了,先聽聽她電話裏說什麼,我好早做打算。

狠吸了口氣,我按了接聽鍵,把手機放到了耳邊

“喂~……”我戰戰兢兢的問道。

“喂!是屠寬嗎?”

讓我意外的是,對方居然不是貓妖莊雅,而是她的父親。

“哦,是伯父啊!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我小心謹慎的問道。

“孩子!我之所以給你打這個電話,是爲了對你表示感謝啊!我今兒個一早才得知,你昨晚親自幫助莊雅除了那貓頭人身的怪物,使得她能重見天日,從此敢走出房間遊戲天地了,我得多謝你啊!你瞧你一下子救了我兩個女兒,我真是太感謝太感謝了!”

我幫助莊雅除去了貓頭人身的怪物?讓她重見天日,又能遊戲天地?真是荒唐!那個貓妖明明是她自己好不!

聽到莊雅父親這樣說,我真想把實情說出來。可是我知道,要是我真的這麼一說,估計沒人會相信我。所以我只能昧了良心道

“啊!這事兒啊!沒關係,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什麼舉手之勞啊!你這孩子就會謙虛,那是你本領高強!你瞧你幫了我莊某人救了兩個女兒,這恩情可讓我怎麼還啊!要不這樣,莊雅之前跟我提議過了,讓你晚上在我們家吃飯,我們設宴款待你,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哦?”

“晚上設宴款待我?還是莊雅的提議,該不會是鴻門宴吧?”我自顧自的想着,可嘴上卻說道:“客氣客氣!我看看時間吧!要是能去,我一定去!”

“這樣啊!那你可一定要來哦!我們到時候等你!”說完,莊雅的父親就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我心裏便七上八下了起來,直覺告訴我,我要出事!既然我已經知道了這個祕密,那貓妖莊雅是一定不會放過我的。所以這個晚宴我不能去。

可是晚上我不能去那兒我又能去哪兒呢?反正左關雲的家我是打死都不去了!去關子昌的家?

不行!萬一真出了事兒,連累了人家奶奶怎麼辦?

可就在我想不明白晚上去哪兒的時候,我的手機又響了,來電的是一組陌生的號碼。

當我按了接聽鍵,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電話的那頭,對方急急忙忙對我喊道:“屠寬,趕緊回到花莊停屍間來!今晚我必須要送你出去,要不然,你絕對不會活着離開d市的!” 「主子,我的臉沒事,恢復不恢復都無所謂,我不是女人,也不是在意容貌的人,就算恢復不了,主子給我一張面具就行了!」馮西遊不太在意的說道。

「我覺得你應該改變一張臉,沈若風和夜瑾兮的事情還沒解決,丫頭現在也易容了,不如你也把臉換了,這樣也沒有人能認出你們!」吳老在一邊說道。

馮西遊聞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主子,那你給我換個樣子吧!」

「真的願意丟棄掉原來的樣子嗎?」墨九狸聞言沒有答應,而是看著馮西遊反問道。

「我……」馮西遊聞言有些猶豫道,其實他說的都是真話,對於容貌他是真的不在意,但是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墨九狸說的換張臉代表的是一輩子,不是一陣子的。

一輩子頂著一張不屬於自己的臉生活,其實沒什麼,但是心裡似乎還是有點彆扭的!

「先吃易容丹,容貌慢慢恢復就好,反正我的易容丹沒那麼輕易被識破!」墨九狸看出馮西遊的心思,直接拿出易容丹遞給馮西遊說道。

「多謝主子!」馮西遊也不矯情,接過丹藥直接服下說道。

片刻后,原本鶴髮童顏的馮西遊,變成了墨發飛舞的藍袍少年,看的吳老眼睛都直了,馮西遊自己也是一愣,伸手看看自己的皮膚,比之前自己的皮膚好了幾十倍,現在跟鮮嫩的小鮮肉似的,簡直嫩極了,讓馮西遊自己都有些不太習慣了……

「主子,這也太……」馮西遊看著墨九狸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嗯,這樣看著跟我走在一起,就比較搭了!」墨九狸聲音變回男聲的說道。

吳老仔細一看,果然此刻的馮西遊看上去,眉眼間有少許和墨九狸很像,而且看著馮西遊的氣質,比墨九狸差了一點,但是一看就知道馮西遊是墨九狸的隨從了……

馮西遊震驚之餘,也很快接受了現實,反正只要主子覺得合適,他無所謂,現在自己身上的氣息都變成和墨九狸相似的了,別說是別人了,他自己都有點認不出自己了……

「丫頭啊,你也給我一顆易容丹吧,不過我不要他這個樣子的,你給我變成你們倆的管家之類的就好!」吳老回神看著墨九狸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