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陳玄只能放棄了調戲這丫頭的想法。

這時,一身迷彩服的沈初雲帶着兩位副教官出現在了操場上。

見到這裏,醫學系的學員立馬開始規規矩矩的列隊,身體筆直的站成兩排。

「嗯,今天表現不錯……」沈初雲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朝着醫學系的學員們說道;「今天的特訓將是在昨天的基礎上加一項五公里拉練,不知道你們有問題嗎?」

「報告教官,沒有問題!」眾人齊聲回答,不過他們的心裏其實已經苦逼到了極點,昨天的特訓就已經讓他們感覺很要命了,今天又加了一個五公里拉練,這是要搞死人的節奏嗎?

陳玄倒是沒什麼擔心的,這種特訓對他而言完全就是小兒科。

不過就在陳玄心中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只見沈初雲忽然朝他看了過來,然後笑眯眯的說道;「不過,介於陳隊長的身體素質高於一般學員,所以,我決定對你進行單獨特級訓練!」

聞言,陳玄的兩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啥,對他進行單獨特級訓練?這娘們故意針對他吧!

醫學系的人心裏一驚,紛紛朝陳玄看了過來,眼神中滿是憐憫之色。

穆雲姍聽見這話,頓時有些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陳玄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看着沈初雲,最終還是爆發了,黑著臉滿是不服的對沈初雲問道;「姑奶奶,我刨你家祖墳了嗎?」

。 「至於獎勵,則非常的豐厚。足以讓你們心動。好了,去準備吧。」佐伊說道。

雖然不知道比的是什麼,但是既然是耐力賽,那就要吃飽喝足,才能更好比賽。

這群參賽者全部湧進了餐廳,開始瘋狂的喝水吃東西。

然後又去衛生間騰空身體。

等到大家準備好了一切,佐伊拍拍手。

在門口的空地上出現了一長排架子。

每一個架子上掛着一個木桶。

木桶里裝了一點髒兮兮的水,一根繩子拴住了木桶,繞過了上方的橫樑。

「你們的任務很簡單,每個人選擇一個架子站上去,然後拉住繩子,不能讓木桶落在地上。一旦木桶落地,你們就被淘汰了。」

「這一關,就是對你們耐力和意志力的考驗。這也是一次團體賽。將根據你們的成績決定你們的名次。」

「獲勝的小組,每人都將獲得2000個積分。而失敗的小組,今晚去投票間,選出一個人淘汰。」

「我說過,這一關獎勵十分的豐厚。第十名也有獎勵,那就是一個屬性球。第九名是兩個屬性球。第八名是四個,第七名是八個,以此類推,你們就能知道,這個獎勵有多豐厚了。」

秦松算了一下,確實足夠豐厚。

第六名是十六個屬性球,第五名是三十二個。第四名是六十四個。第三名是一百二十八個,第二名是二百五十六個。第一名則是五百一十二個。

十個屬性球就能提升半個星級。

第一名五百一十二個,足足可以提升二十五個半星級。

在屬性列表中,一共有十五個屬性。

這幾乎可以讓全部的屬性都直接提升一個半星級,堪比三個全天候屬性球。

這麼豐厚的獎勵,說不動心那才是怪了。

所有人都蠢蠢欲動。

對這場比賽勢在必得。

秦松也是躍躍欲試。

這真的是有史以來最豐厚的獎勵。

「好了,開始你們的選擇。」佐伊說道。

選手們迅速的沖了出去,隨便找了一個架子就做好了準備。

秦松看了看四周,這個空地是基地裏面的一個院子。

四周都是低矮的房屋,沒有什麼遮擋的。

看起來這些架子沒有什麼差異。

秦松還是選擇了東邊第二個的架子。

因為到了下午,太陽西斜,其他人的影子就會照在架子上,不會讓陽光直接曬下來,這樣多少佔據一點優勢。

白蕊斯選擇了秦松西邊的一個架子。

阮九幽則選擇留在秦松的另外一邊。

從東到西,分別是阮九幽、秦松、白蕊斯、麥肯、凱特、金斯威、尤金、馬特、金鐘妍和米伽。

一共十個人。

「好,人員都已經到齊,現在,拉起你們面前的繩子,讓木桶始終處於空中。誰的木桶落地了,也就被淘汰了。明白了嗎?」

佐伊一聲令下,每個人都拉起了木桶。

木桶很輕,裝的水也不多。

所以需要的力量並不大。

這就註定了這場比賽是一場耐力賽。

一場考驗耐力和意志力的比賽。

「哦,對了,告訴你們一聲,木桶裏面的水含有毒素,喝了會讓人產生迷亂。還有一點,不能把繩子綁在胳膊上,或者身上,只能抓住。否則,直接判輸。」

說完這一切,佐伊打開一個巨大的遮陽傘,搬出一把躺椅,舒舒服服的坐了下來,一邊靜靜的觀察著這場比賽。

繩子很短,必須要保持上舉的姿勢才能拉住繩子。

時間短了不覺得,一旦時間長了,就會感覺到胳膊十分的沉重。

時間已經漸漸的臨近了中午。

秦松扭頭看了看其他人,每個人神色還比較正常,只是脫水現象有些嚴重。

正午的陽光十分爆裂,而他們所處的位置,根本沒有遮蔭的地方。

溫度越來越高,脫水就會越來越重。

這才是威脅到大家的最重要的原因。

天氣也很悶熱,大家的汗水都已經把衣服給濕透了。

佐伊拍拍手,幾個壯漢推著幾個推車就出來了。

也吸引了大家的視線。

佐伊將推車上的罩子揭開,露出了十分豐厚的食物。

這裏的食堂雖然很好,但是食材單調,從來沒有換過菜譜。

但是現在出現在這裏的食物,卻都是十分誘人的食物。

有大塊大塊的各種肉類,還有各種精緻的糕點。

但是食物對大家的吸引並不大。

最吸引人的卻是琳琅滿目的冰鎮飲料。

上面掛着的水霧,格外的誘人。

「凡是放棄比賽的,都可以來隨便的吃喝。不過,總數量只有這麼多,先來的先吃,後來的可能什麼都不剩了。另外,今明兩天餐廳不營業,想要吃東西,就要放棄比賽。」佐伊說道。

這是紅果果的用美食和冷飲誘使大家棄賽。

秦松吞了一口唾沫,然後就調轉視線,不再去看。

他必須要贏。

他根本沒有時間去拉攏肯特和白蕊斯,所以就算是他有免投牌,也十分的危險。

贏下這場加賽,才有機會去拉攏麥肯和白蕊斯。

所以,他必須要幫助整個小組獲得勝利。

時間慢慢的過去,太陽愈發強烈,照射在人身上就像是火烤一樣。

大量的汗水不斷的流失,人也開始虛脫起來。

手上原本並不沉重的負擔開始變得像鐵桶一樣的死沉。

只有依靠不斷的換手來保持平衡。

終於,有人堅持不住了。

凱特率先放開了繩子。

哐當一聲,這預示著凱特的出局。

也預示著第十名誕生。

金斯威皺眉看了一眼凱特,目光中滿是怒意。

凱特似是有些心虛,她根本不敢跟任何人對視,低着頭走向樹蔭下。

佐伊的聲音響起:「第十名誕生,就是凱特。恭喜你,凱特,不僅得到一個屬性球,還將獲得優先挑選食物的權力。」

佐伊指了指推車上琳琅滿目的食物和水說道:「這就是你今天的食物,你可以敞開了吃。記住,餐廳今天不會開。明天也不會開。而你們明天還有一場艱苦的挑戰,所以,有時候放棄,其實是一種優勢。」

凱特不再說話,她走到了食物面前,拿起一瓶冰鎮飲料,咕嚕咕嚕的就喝了起來。 算起來,從孩子第一條簡訊發過來到現在,足有一刻鐘。

齊墨晨在幹嘛?

可哪怕現在火燒眉毛了,齊墨川也不敢打齊墨晨的電話,要是齊墨晨能幫上忙,孩子也不至於找蘇小荷求救了。

車子飛一樣的駛離了T大。

洛風已經查到了賓利車的位置,此時正實時的引導著邁巴赫前行。

兩車相距足有三十公里,就算他開到最快,也要十幾分鐘才能追上那輛車。

齊墨川把油門踩到了底,同時接通藍牙,打給了齊墨晨的那幫損友中的其中一個,「墨晨晚上離開的時候是什麼情況?」

聽到他急切的聲音,那邊也不敢怠慢,「齊先生,齊總稍稍有點喝多了些,叫的代駕。」

聽到『代駕』兩個字,齊墨川就明白了。

一定是那個女人成了齊墨晨請的『代駕』。

該死的,齊墨晨只要一喝多腦子就會斷片,就會一直睡睡睡。

別人不清楚,他卻是清楚的。

孩子一定是叫不醒齊墨晨,才會發簡訊向蘇小荷求救的。

一想到齊墨晨和蘇天昊一起處在那個充滿危險性的女人手上,齊墨川就心急如焚。

車速已經是要多快就有多快了。

齊墨川完全不管不顧交通規則了。

好在,幸好是在深夜,馬路上的車不多,他想開多快就多快。

都怪他,如果他親自去接昊昊,也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了。

忽而,導航顯示的目標停了下來。

齊墨川眼看著蘇小荷的手機又亮了一下,急忙的緩下了速度,隨即點開。

「媽咪,她把車停在了橋上。」蘇天昊發完了這條簡訊,有點害怕的看著駕駛座上的女人,不知道她把車停在這大橋上要做什麼。

忽而,女人轉過了頭。

蘇天昊吃驚的看著戴著面具的女人,居然是一個骷髏頭面具,如果是在平時,孩子一點也不害怕。

可是這個時候,橋上只有淡弱的路燈的光線,就連車廂里都是朦朦朧朧的,「漂亮姐姐,是不是走錯路了?齊叔叔的家好象不在這個方向呢。」

孩子沉吟了一下,小嘴甜甜的說著,他明白,這個時候不能惹惱了這個女人,哪怕是害怕,也不能。

同時,也撥通了蘇小荷的手機。

不管媽咪看沒看到他的簡訊,會不會接通他的小手錶,孩子都想死馬當活馬醫,畢竟,那是他此時唯一的希望。

媽咪,快點醒來呀。

媽咪,快來救他呀。

「呵呵,當然錯了,我故意開到這裡的呢,嗯,喜歡不喜歡這裡的景色?」女子溫溫柔柔的說到,彷彿有多喜歡蘇天昊似的。

可是孩子聽著這聲音,只覺得毛骨悚然,不過,他還是很好的壓制住了自己的緊張,小臉硬擠出一抹笑意,這才道:「漂亮姐姐,你是想帶我來這裡看江景吧,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