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哪位大師?可,可算把你等來啦!”

那女人說着,一把將小八攔在了懷裏。

小八頓時感覺一團肉壓在了自己的臉上,想錚動卻錚動不可。

江素素在一旁看的火冒三丈,此時那女人居然將小八按在了自己的胸前,而那小八居然還遲遲不離開!

“給我起開!”江素素上前一把將小八從她的懷裏扯了出來。

小八頓時感覺如重釋放,彎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你有事兒就說事兒唄!你這是幹什麼?!”江素素擋在小八身前,衝着那個女人吼着。

這時,那個女人被江素素給呵回過了神來,看向小八,這才發現了自己不恰當的行爲。

“啊,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個女人滿臉歉意的說道。

江素素聽了一陣煩氣,道:“行了行了行了!他不是黃大師,她姓王!你有什麼事兒,就直說吧!”

那女人聽後先是一愣,然後走到了小八的身前。

“兩位,請跟我來…”

那人說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率先一步開道去了。

小八和江素素對視了一眼,然後跟着走了過去。

三人在樓梯上緩緩地走着。

“哎?怎麼不走電梯啊?”江素素髮現了端疑,疑惑道。

這時,那女人回過了頭,幽幽道:“還是樓梯好,樓梯安全….”

說完又轉回了身,往上走去。

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跟了上去。

沒走多久,三人一齊上了二樓。

最終,三人在二樓一間套房的門口停了下來。

“你們看,就是這兒….”

那女人說着,指了指門口木製邊框那裏。

兩人見到後,頓時驚住了。

那門前,木屑滿地,而那邊框上居然遺留下了一片巨大的齒痕!

排列整齊,從上往下。

兩邊邊框都是這樣。

就如同是一張張開了的大鄂,朝着正張門一口咬了下去了一樣。

小八都是呆住了,上手撫摸着那被啃食而下的痕跡,思緒萬千。

據他所知,一般的鬼魂是不具備攻擊性的。強烈一些的也就只會上人的身,影響一下人的心智。

鬼魂不能攻擊人,而這眼前的齒痕又是怎麼回事?

看這牙齒的比例和排列順序,和人的一般無異,只不過放大了幾十倍而已。

難道說,是誰惡作劇?故意請木匠堪造的?

小八想着,轉身看向了那女人,說道:“說吧,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女人聽後,看到小八一副認真的樣子頓時喜笑顏開,下一瞬間,又惶恐的回過了神。

慢慢地說了起來…. “那是在三天前。我記得很清楚,那是晚上十點十二分。當天晚上,我正在前臺看電視,這時候外面來了一男一女兩個情侶。”

“當晚只有他們這兩個客人,過了沒多久,我聽見突然樓上傳來了一聲男人劇烈的慘叫。我急忙站起來想上去看看。可是我還沒走出櫃檯,就看見那個人從上面跑了出來!他神色慌張,抱着頭看起來很痛苦,像是在尋找和追尋什麼一樣!”

“那人一直追到了門外,在大街上瘋狂的亂竄。我不敢靠近他,只好壯着膽子上樓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天只有他們兩個客人,都在一間客房裏!我當她們是情侶。可是,我上來以後就發現這裏開着門,裏面的女人居然不見了!”

“並且看到了這門邊上的牙齒印,我當時很害怕,什麼也沒顧就跑了….”

兩人靜靜的聽着那個女人的訴說,有些入神了。

“然後呢?後來發生什麼了?”江素素問道。

這時,那個女人又接着說了起來。

“第二天,我壯着膽子找到了那晚的監控錄像。”

“怎麼樣?”小八蹙着眉問。

這時那個女人的神色開始變得無比的惶恐起來。

“監控錄像顯示,那天晚上門是從裏面打開的!接着就看見那裏面的男人一臉害怕的跑了出來,而裏面的那個女人,從進到這間房間,就沒有出來過!!”

小八聽着,若有所思的說道:“那會不會是在你不注意的時候,那女孩自己下樓出去了?”

那女人還沒說話,江素素率先反應了過來,胳膊肘拐了小八一下,投過去了一個責備的眼神。

小八見狀,就沒再說下去。

這時,那個女人聽了小八的話,頓時惶恐起來,搖頭說道:“不!沒有!我把那他們來到這兒的監控全都看了!那個女人進去以後就沒有出來過!”

“那有沒有可能是那個男人把女人殺了,藏在了牀底下櫃子裏什麼的,你沒發現!”

小八急忙說道。

江素素聽了又拐了他一下,責備的瞪了他一眼,接着搶話說道:“啊,要不這樣,你先在這兒等會。先讓大師進去開天眼看看,你看怎麼樣?”

那女人本要說話,被江素素搶先打斷了,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後退了一步。

江素素見狀,連忙拉起小八,走進了屋內,“砰”的一聲將門關了上。

“不是,你幹什麼啊?”進屋後小八疑惑的看着江素素問道。

這時,江素素將小八拉到了屋子最深處,責備的說道:“你是不是傻啊?你不能給她灌輸沒有鬼的思想!你讓她相信沒有鬼了,誰還用你啊?!”

小八聽後一陣失神,想了想說道。

“要不,我還是先看看這裏什麼情況吧!”

江素素氣急敗壞,氣呼呼的點了點頭。

話說完,小八喃喃念起了咒語。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奇!”

小八大喝一聲,頓時自他眸子當中金光大現,四周的一切都被照耀的通體明亮。

小八打量着四周,細細的查看。

江素素被這金光刺的不敢睜眼,用胳膊捂着眼睛。

“怎麼樣?發現什麼了沒?”江素素急忙問道。

小八環顧一週,收起了法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江素素見金光收起來了,連忙放下胳膊,朝着小八問道:“怎麼樣?怎麼樣?這裏有沒有鬼啊?”

小八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家酒店我全都看過了,沒有那個所謂的死去的女孩的身影!也沒有鬼!”

“啊?”

江素素驚呼了一聲,滿臉的失望。

“那,那她是怎麼消失了的呢?”江素素滿臉疑問。

小八見狀,長呼了一口氣,走向了門口。

打開門,見到了那個女人。

“陳老闆,不如您領我們去看看監控錄像把!”

“嗯,好!”

說完,三人下了樓,走到了前臺裏。

那個女人擺弄着電腦,找出了當晚的監控錄像。

“王大師,您看!這是他們兩人進來的時候,我調快一點,您再看!”

那女人說完,畫面急速運行。

時間如流水一般在飛速流逝,但那走廊始終靜悄悄的。兩人期間都沒有走出來過!唯獨出來那一次,就是最後一次!

那個女孩,自進到那間屋子,居然就這樣神祕的消失了!

小八看完後,眉頭緊促。

那間套房的窗什麼的他都勘察過,一直是緊閉着的。

小八想了想又問道:“陳老闆,這件事發生過以後您就再也沒進過那個套房是嗎?”

那個女人聽後點了點頭,道“對!之後我都沒敢進去過!”

“那您能把北面的監控給我看一下嗎?”

“你是懷疑那個女孩跳窗走了是嗎?”那個女人認真的說道。

小八聽了點了點頭,道:“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這時,那個女人長呼了一口氣,說道:“唉~我看過了,那個套間能出來的只有北面!可是那裏的窗戶從監控裏看一直都沒有打開過!”

“還是給我們看看吧!”江素素插話。

小八聽後頓時大吃一驚,看向了江素素。

見這時江素素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意思是,你不想賺錢那我就奉陪到底好了!

小八見狀,微微的笑了。

“唉~”

那個女人嘆了口氣,擺弄着電腦打開了北面的監控。

果然如同那個女人說的一樣,那屋子的窗始終就沒有開過。更別說跳出個人來了!

這時,小八也是倍感疑惑了起來。

兩個人走進套間,而只出來了一個人。門窗都沒有另外一個人出來的痕跡,那個人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難道說,真是的鬼魂乾的?

小八也是犯了愁。

暮然,就在小八遐想之際,外面突然衝進來了一個男人。

“外面的車是誰的?!帶我走!帶我走!!有鬼,有鬼啊~~~!”

那人身材苗條,滿臉惶恐。進到大廳後就捂着臉,痛苦的嘶吼着。

聽到這話小八頓時來了興致,走出前臺走到了那人的面前。

“怎麼回事?!”

小八問道。 第534章你已經壞的沒有底線

「明渠,你究竟在做什麼?」

「苗寶是你的親生兒子,他這麼小,你怎麼忍心退後?」

姜南初原本希望明渠能夠上前抱起苗寶,哄哄他。

但是明渠眼中只有對苗寶的厭惡和不屑,絲毫看不到半點母愛。

姜南初沒有辦法,只能親自將他抱起。

「姜南初,不知道你從哪裡找來的小孩,說是我的兒子。」

「我沒有結婚,我也不認識他。」

「請你立刻帶他遠離我的視線範圍!」

明渠冰冷的眸光注視著苗寶說道。

她當初就該直接掐死他省事,而不是因為小小的同情和憐憫,在未來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媽媽——」

「住嘴,我不認識,請你立刻離開!」

明渠怒吼道,蠢貨的兒子能聰明到什麼份上去。

來明家前,明渠就對苗寶說過無數遍,不要將她的身份告訴陌生人。

他倒好,直接和姜南初說,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明渠,你已經壞的沒有底線。」

「虎毒尚且不食子,對可愛的苗寶,你忍心說出這種話嗎?」

「是不是非要我帶他到乾爸面前,是不是非要將你們的基因拿去做比對,你才無話可說。」

明渠聽到這番話,顯然有些慌張。

但這時,苗寶握住南初的手。

「求求阿姨,求求阿姨,不要將媽媽的事情告訴其他人,這是你答應過我的。」

「苗寶不難受,媽媽最重要。」

苗寶小聲的抽泣著說。

「好好好,阿姨答應你。」

「明渠,你不覺得慚愧嗎?」

「你想想,你值得孩子對你這麼好嗎?」

「如果你不願意認下他,以後苗寶只能再次被帶到孤兒院生活。」

姜南初一而再,再而三的為苗寶降低底線。

「我說過,我不認識他,就是不認識他。」

「苗寶,希望你不要在叫我媽媽,我們不熟。」

明渠說完,重新戴上墨鏡,連看也不看苗寶一眼,轉身往外走去。

苗寶想要追上去,卻又不敢,無助可憐的站在原地。

良久他才止住哭聲。

「阿姨,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去孤兒院?」

「我騙你媽媽的,我怎麼忍心送你回去呢。」

南初摸著孩子柔順的髮絲,目光複雜,事情的程度已經超過她的想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