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花園,紫龍星,紫龍神殿。

正在後花園喝酒的真言看見許問峰來到,滿臉真誠微笑的掌按額頭作禮道「恭喜不敗戰神!我就知道跟不敗戰神的合作的結果一定非常漂亮!來,請,我已經備好酒菜,陪戰神開懷痛飲,慶賀勝利!」

看著真言那一臉真誠的高興笑容,看著他眸子里那濃濃的殷切,簡直猶如掏出心肺說出這番話。

可是,許問峰只有一劍砸爛這張臉的衝動!

但是,他不可能這麼做,不可能在紫龍神殿這麼做。

何況在見識過真言顯示的不可思議閃移法術絕技能力之後他也沒有把握這麼做。

總裁的圈養情人

許問峰按捺著情緒,含笑落座,接過真言殷切遞過來的酒杯,一口喝乾。

真言殷切斟酒的時候,許問峰皮笑肉不笑的道「族長好手段,出手是你,法術絕技是別人,人在卻又如同不在,我以為族長為什麼如此有勇敢無畏,還以為跟我許問峰果真同心,到底還是準備了一份禮物要送給我啊——」

真言真切微笑道「呵呵,不敗戰神忘了,模仿白龍族長的法術絕技是你的提議,真言只是配合而已。」



「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族長這麼不著邊際就沒意思了。」許問峰放下酒杯,受夠了真言的那張貌似真誠的面具。

不料真言仍然情真意切狀道「不敗戰神誤會我了,我真言所以叫真言,因為從不說虛言。至於不敗戰神猜測的禮物倒是真有,為了讓不敗戰神得到白龍族族長的支持,特意準備了這份情景記錄符,請笑納。」

真言客氣的雙手捧奉,這東西原本就在許問峰的猜測預料之中,這時候看見,暗暗牙關緊咬,卻知道如今受制於人,只能隱忍不發的接過。

情景記錄符中,從許問峰到達,然後楚高歌請真言離開開始……

那時候的情景都很清楚。

不同的是,還多了一部分白龍族族長凌落施展法術絕技,白光劍氣的片段。

許問峰暗暗驚疑,不知道這片段是從何而來,但是相信時間上至少讓人找不出反駁的證據。

這是處心積慮的圈套,既針對白龍族凌落又針對他許問峰。

但相對於凌落而言,還不算嚴重,因為這部分片段不能落實了楚高歌被凌落法術絕技擊中直接相關,只能作為間接的佐證。

真正針對的,其實是他許問峰!

這就是他許問峰落在真言手裡的把柄!

從這件事情密謀開始,真言跟他的見面都是穿著披袍,他掌握的監察陣情景記錄符都無法切實證明真言參與此事。


而真言掌握的這份情景信息記錄符卻無人能夠辯駁。

更可恨的是,嫁禍凌落是他許問峰提出,真言順勢利用,如此一來,如果真言再點出他是步驚仙重生的事情,以步驚仙跟凌落的關係,合謀殺死楚高歌就變成更合理的事情。

儘管心有不甘,但許問峰知道眼前這個虧他吃定了。

高興也得吃,不高興還得吃!

「紫龍族長如此細心體貼,我該怎麼回報?」翻臉也是被要挾,不翻臉還是要被要挾,既然真言面具演繹的如此好,許問峰自然也只能陪他虛偽。(未完待續。。) 回報……

當然不是回報。

真言既然準備了這樣的東西,如果說沒有所求,就不合道理了。

許問峰只能滿足真言的要求,眼前沒有別的辦法。

好不容易除了楚高歌,接下來就是加緊步伐設法謀取戰神族族長的位置,為此付出一些代價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真言的臉上仍然掛著真誠的微笑,熱情的道「不敗戰神太客氣,你我齊心協力,未來的神魂聯盟必然是我們的天下,這不過是合作期間我應該做的事情,談什麼回報呢?」真言微笑搖頭,目光真誠。「不敗戰神如此客氣,倘若拒絕倒現在不領情,說起來我倒有件事情想求不敗戰神。」

許問峰對那些廢話根本沒聽的興趣,說的再好聽,實情就是趁機要挾索要好處,卻按捺著微笑道「族長請說。」


「這件事情說到底啊,還是為不敗戰神考慮——對不敗戰神而言,能夠成為戰神族族長當然比什麼都重要,是這樣吧?」真言殷切微笑,但這笑容只讓許問峰意識到真言索要的東西非同一般,臉上微微抽動,點頭道「當然。」

「對啊!既然如此,如果不敗戰神現在開罪李狂和副盟主鄭飛仙太甚,肯定不合適。如果能夠犧牲一點利益,換取戰神族族長位置的穩固,何樂而不為呢?」真言一副由衷替許問峰考慮建議的神情,真誠的猶如是他最好的朋友。用最赤誠的真心為他謀划未來。

「紫龍族長請直說無妨。」許問峰不禁意識到這件事情背後很可能跟李狂和鄭飛仙有關!

倘若如此,那麼殺死楚高歌,他如今把柄落人手裡。從頭到尾都是李狂所謀划準備!

而真言,則真正是在跟李狂和鄭飛仙合作,把楚高歌和他都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一刻,許問峰不禁想到楚高歌臨死時臉上嘲弄的神色……

也許,那時候楚高歌已經知道背後真正的贏家是誰……

真言情真意切的道「我剛聽說一件事情,自然王主動投誠鄭飛仙族長,鄭飛仙族長承諾讓不敗戰神帶走八百萬座星系領地脫離花園精靈族。和平獨立,沒有紛爭,並且鄭飛仙族長許諾。任何對自然王不利的東西,譬如一些情景記錄符什麼的啊,存在也如同不存在。我認為不敗戰神應該把握這個機會示好鄭飛仙和李狂,如此一來。戰神族族長的位置就能得到兩族的大力支持。」

許問峰不由暗暗拳頭緊握……

如此——獅子大開口!

他許問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謀劃了多年終於娶到了自然王,眼看未來只要繼續經營,遲早花園精靈族全都會落入他許問峰的控制!

就在這時候,李狂和鄭飛仙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讓他自己全吐出來,還把不敗戰神族一千萬座星系的自由領地倒貼兩百多萬座!

那他許問峰做一切為了什麼?

可是,眼前他有選擇嗎?

如果情景記錄符公開,他就是神魂聯盟的公敵,神魂四族必殺之敵!

就算他掌握自然王的把柄也沒有了任何作用。一個聯盟公敵,還能如何?

眾多聯合文明和自然王統領的花園精靈族都會如餓狼般蜂擁撲過來爭相搶奪他許問峰的星系領地!

戰神族族長?那時候是做夢!

不敗戰神族內他控制的那些戰鬥力?

在成為聯盟公敵的情況下有多少會陪他送死?

「……胃口!太大了吧……」許問峰暗暗咬牙。拳頭緊握。

真言微笑道「我這全是為不敗戰神好啊——不敗戰神試想,花園精靈族的事情本來跟盟主約定的是獨立,結果事情的發展出人意料,我當然認為不是不敗戰神的錯。但盟主就會認為是不敗戰神不守信約,豈能幫助不敗戰神繼承戰神族族長的位置呢?現在不敗戰神如果能夠主動示好,盟主和鄭飛仙副盟主都會很高興,當然會遵守幫助不敗戰神的約定。其中的利害,不敗戰神才智過人,當然不需要我區區真言剖析詳盡,自然能夠取捨權衡。」

這……是張何等真誠的笑臉啊!

許問峰真恨不得把面前的真言剝皮抽筋!

可是,哪怕現在真言一動不動的任由他宰割也沒用……

他分明是李狂和鄭飛仙的人,情景記錄符當然在李狂和鄭飛仙手裡也有。

久久的沉默,許問峰站了起來。「難得紫龍族長如此替我許問峰考慮!我豈有不答應的道理!紫龍族長一定會替我說服盟主,助我登上戰神族族長位置——」

「當然,當然!」真言滿口答應,又道「不過不敗戰神知道,我歲不敗戰神十分信任,毫不懷疑,但盟主因為過去的事情很可能心懷猜疑,一定需要不敗戰神先表示誠意。」

這,過去是許問峰做事的手段,不見兔子不撒鷹,今天自己卻需要被要挾著先讓別人見到真實的好處。「當然。如此,我回去準備,告辭。」

「我送不敗戰神,今天真是值得高興的好日子,本來有很多話想邊跟不敗戰神喝酒邊暢談,可惜又知道不敗戰神忙碌的很,眼前又有很多大事急待處理,實在不敢挽留。改天,改天有空的時候我去不敗戰神殿也好,不敗戰神來紫龍星也好,我們好好的把酒言歡!」

許問峰簡直沒有理會真言的興趣,把面具戴成這樣的人,他生平就沒有見過!

明明彼此都已經心知肚明,偏偏還偽裝的如此真誠,也不知道到底是以此為樂,還是把面具當作真實的面目生存!

離開紫龍星的路上,許問峰滿懷屈憤!

從他記事開始,就沒有受到過這種挫敗!

李狂……

『李狂……好一個李狂……你想把我許問峰捏在手裡!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捏住的惡龍會把你吞個乾淨——』許問峰暗暗咬牙,立誓這份恥辱將來必雪!

許問峰更沒想到明明已經屈服嫁給他的自然王暗中竟然會有如此出人意料的反擊!

投靠鄭飛仙?

這簡直是自然王不可能會做出來的事情!

可是,正是這種不可能,卻讓自然王得以順利的利用眼前的形勢,創造了奇迹,一舉扭轉了乾坤……

『自然王竟然能看透全部局勢?』許問峰越想心裡越疑問,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測,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自然王早就看透,早就會當機立斷的驅逐他,那時候的損失可能更輕,還不會留下把柄在他許問峰手裡,何必多此一舉先屈辱了自己又投靠鄭飛仙?

若非如此,那隻能是——有人指點。

這個人是誰?

聖王?

若是,同樣不對,既是聖王為何一開始不點醒自然王?

許問峰暗中揣測著,卻猜不出這個應該存在,卻又無法確定對象的神秘人物……

因為這個人必須能夠了解神魂四族的內爭大概發展,還得大約猜到他許問峰最初跟李狂存在私下交易……

在神秘花園屬於許問峰控制的星球神殿里見到黑袍的時候。

黑袍本來帶著喜迎許問峰歸來的好心情。

可是, 擇股紀 ,他意識到事情有變,而且是非同一般的變化……

沉默落座的許問峰內心的怒火全都傾瀉發作到黑袍頭上!

「這就是你的情報工作?真言實際上跟李狂合作你不知道!自然王暗中投靠鄭飛仙你也不知道!今天我許問峰被人當傻瓜,為他人做嫁衣,致命把柄落入人手,你仍然不知道!你有何用——」

一同宣洩的責罵之後,許問峰猶自大口喘氣著惱怒。

黑袍無言以對,這些是他的疏忽?

不是,因為他根本沒有能力去調查神魂族的事情,這從不是戰神情報組織在內、任何情報組織能夠涉足的區域。

他當然一無所知……

情報組織又非萬能,人手決定能夠掌握的信息和區域在哪裡,哪裡可能做到滴水不露。

許問峰自然是無道理的胡亂宣洩,但黑袍沒有反駁,只是在等待許問峰說明究竟,他知道會讓許問峰如此失態抓狂,絕對是情況非常糟糕!


半晌,情緒稍稍平定后的許問峰簡略說了情況大概,以及李狂的要挾。

黑袍不禁怔住……

真言!

無論是許問峰還是他,都太小看這個人了。

這個人,分明是三面討好,突然橫中殺出,謀殺了楚高歌,把許問峰死死掌握手裡,毫無疑問,他的作為在李狂和鄭飛仙眼裡,就是非常值得倚重的重要助力。

直到這時候——

楚高歌已死,許問峰如今不得不在神魂四族面前低頭的時候,他的立場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