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了一下陳凡的身體,陳軒皺了皺眉頭,陳凡的這種狀況實在是有些糟糕,大部分的壁報都已經被他的冰冷鬥氣給凍僵了,只有少部分的神經支持陳凡的生命,讓他不至於現在被凍死掉。

“醒醒啊,陳凡醒醒啊。”

只聽到一陣呼天搶地的聲音,陳凡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

華帝帝國,靖王府。

一個少年跪在一個爲頗有威嚴的男子身前,虎目含淚的不斷的祈求道:“父親,求求你救救地道,激昂家族的那個東西給我吧,要是再晚一些的話弟弟恐怕是會死掉的。”

“你說的是那個廢物,沓子就死掉了,和我有什麼關係!”中年男子冷冷的哼了一聲,威嚴的眼睛腫閃過一絲由於,旋即一閃而逝,彷彿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任何的感**彩,大手一揮道:“你趕快給我滾,竟然爲了一個廢物來求我,你難道不知道男兒旗下有黃金的道理嗎?”

“父親,求求你救救弟弟,我願意用的前途來還弟弟一命。”少年金基德我這去偷,護目含淚,正是從帝國學院一路上快馬即便趕過來的陳軒,已進入王府就快速的衝着陳東的府邸跑了過去,正纔是出現了剛纔的一幕。

“你這的願意這麼做?”陳東打量了跪在地下的陳軒一眼,凌厲無比的目光不斷的在他的身子上掃視,好像是要將他的心思完完全全靠頭一般。“我可是告訴你,我並不是想要你幹什麼,竟然是你說這樣的話,那麼從今以後你就要服從我的命令,你做的到嗎?”

“做得到。”陳軒不住的點頭道:“只要父親可以就地第一名,我願意從現在開始每一件事都聽從父親的安排。”陳軒的眼中閃過一抹暗淡,沒有人願意天生便喜歡受別人的白霧,也沒有喜歡事實都聽從被人安排的感受,但是情勢如此,他也不得不這麼做。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將那個東西給你。”陳東看着在地上跪着不斷的點着頭的陳軒沉吟了一會,纔拿出一個用黃色的絲綢包裹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的方形盒子,開口說道:“說好了,從今以後你就不要在任性妄爲,一切都要聽從我的安排。”

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暗淡,但是當目光移向那個包裹着黃色絲綢的方形小盒子的時候,陳軒的眼中暗淡立馬被掩飾不住的喜悅給沖刷掉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弟弟一定是會的就得,只是希望能夠趕得上。

緊緊地握着拳頭,陳軒從地上站了起來,看着陳東說道:“時代晉級,父親我先告辭了,回來之後,願聽從父親的安排。”說完之後,便是猛的一個身形暴動,瞬間離開了甘岡跪着的爲止。

看着陳軒離去的比誒應,陳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了一眼蔚藍色的天空,神情說不出的異樣,一絲絲別人從來沒有看到的神情從他的眼中涌動出來。

……

華夏學院,一個礦場明亮的宿舍房子內,兩個人一前一後的盤坐着。

華軒兒正在不斷的給陳發灌輸着鬥氣,還沒有多久臉色便是越來越藏邊,而撫摸着陳凡背部的雙手也是有些無力的耷拉了下來,身子一歪,就要摔倒。

“姐姐,涅米有事情吧?”看到華軒兒的異狀,一旁正在焦急等待着的蘇紫涵剛忙衝了上去,扶住要跌倒的華軒兒,焦急地問道。

“沒事,只是如果陳軒還不來的話,那麼他…..他可就是真的有事了。”有些無力的擺了擺手,華軒兒用手指指了指正在那裏盤坐着滿身冰涼的陳凡,斷斷續續的說道。

蘇傲雲看到華軒兒的狀態,又看了一眼自出能更加的青紫,兒臉上根本就是沒有了一絲血色,好像是冰雕一樣的陳婦女,眼中滿是焦急,陳軒怎麼還不來,要是還不趕快來的,那麼陳凡這個傢伙可就是真的有些有危險了。

但有的看了一眼眼中霧氣濛濛的蘇紫涵,蘇傲雲走上琴曲,將蘇紫涵緊緊抓住華軒兒肩膀的雙手的手拿開,有些責怪的說道:“妹妹,你這樣做可是會弄疼華軒兒的,我知道你擔心陳凡,可是你也不用這樣焦急的,我相信陳凡他吉人自有天相的,現在,我們爲iydebanfa都用過了,只能夠爲他默默的祈福了,單元陳軒可以快點的到來。”

“可是,他…….”緊緊的皺着眉頭,眼中霧氣朦朧,眼波流轉間妹妹都有一絲水汽流動的蘇紫涵貝齒緊緊地咬着紅潤的嘴脣,彷彿是要咬出血來一樣,值了一下在牀上作者的陳凡,擔憂的說道。

“紫…涵,我…..我沒事的。”坐在牀上的車費南緊緊地閉着眼睛,聽着少女有些哽咽的聲音,有些有氣無力的說道。

“好了,你不要說話了,多保留一點元氣吧。”坐在一旁正快速吸收着鬥氣的華軒兒聽到陳凡的話,皺了皺眉頭,說道。說完之後,變四核閉上眼睛,繼續修煉了,現在他是這裏唯一有用的人,那些個學院的人根本就是沒有人來管這些事情,死死傷傷的多了,他們也就是麻木了,從來都沒有理過人員死亡的他們自然是不會爲了陳凡而有所動作。

“吱呀”有些精美的鏤空的花雕木門,門外傳出來了一陣激動聲音,一個牽動人心的聲音漸漸的在在場衆人的耳邊響起。

“弟弟,東西哪裏了,這下你終於是有救了。”木頭門外突然是竄出一個有些計較的男人,原本是頗爲英俊的男子此刻頭髮竟然是有一些蓬亂,臉上依稀還有着一些沒有抹乾淨的淚痕,進門之後,電光火石一般的就衝到陳凡的面前,使得在場的衆人的身子都是一怔,旋即狂喜之色瞬間滿眼上了幾人的臉龐。

“終於來了。”華軒兒有些建安的睜開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這個激動地經年,眼中閃過一絲釋然,長長地嘆出了一口氣,望着依然在那裏坐着不動的測繪費南,心中的一塊石頭猛然落地,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竟然是爲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擔心。

“哥…..你來了。” 華夏學院的一個小屋子裏面,一個男人疲憊的張開有些沉重的眼皮。


“弟弟,你看看,這可是我給你從父親那裏秋來的東西,你趕快吃了它吧。”陳軒慢慢的打開拿唄層層黃不包裹的方形小盒子,有將小盒子的蓋子打開,將裏面的一個丹藥形狀大小的東西雙指拎出,通體紅透了的橢圓形朱果暮然的暴露在空氣中,豹貓的樣子讓人不禁連連嚥下吐沫,一絲絲淡淡的清香在空氣中瀰漫,聞者不禁都是精神一震。

“這是?”陳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吃驚的看着眼前的這枚橢圓形的朱果,眼睛猛的張開,一絲絲詫異之色不斷地涌現,這個朱果在陳軒甘岡能出來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體內的冰冷氣息立刻向遇到了強敵i一樣,竟然是生出了絲絲懼意,拿在身子重不斷流竄的寒流也是得到了有效的壓制。

“弟弟,嬸嬸都別說了,你快吃下它吧。”將那枚朱果遞到陳凡嘴巴前,陳軒讓陳凡張開嘴吧,旋即激昂手中的朱果放到了陳凡的嘴巴里面,說道:“快,現在趕快運功,這個東西可是對武者修煉有着騏達的好處的,弟弟你趕快現在修煉起來,這樣的話你體內的那股氣息不僅可以得到壓制,還可以提升實力,是你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呢。”

聞言,陳凡將眼睛緩緩的閉上,那枚朱果入口即化,化作一道道暖流慢慢的流到了他的身體各處,不僅是將體內的那股冰寒氣息壓制的死死的,更是幹閃着那已經被冰寒鬥氣壓制的死死的細胞,使得細胞竟然是一個個迅速的解凍,重新有了生機。

“噗”

突然,一股極爲強橫的氣息使得那股冰冷的氣息竟然是突然發狂起來,衝着那入體而來暖流發動了強有力的攻擊,而陳凡甘岡享受到暖流在身體內不斷流淌,修復那些個被冰凍的受損細胞的時候神情甘岡有些放鬆,一股又身體顳部傳來的暴虐使得他一口鮮血撲出。

“噗”

又是一口滾燙鮮血從陳凡的嘴巴里噴涌而出,將他身前雪白無比的牀單染上了一抹耀眼的銀紅,看到陳凡這樣的景象,在和擦很難過的衆人都是一愣,怎麼剛剛還是好好的,現在竟然是突出了鮮血,而且看情況更是有些糟糕。

三人將目光看向陳凡,劍晨選也是一臉焦急的看着陳凡,眉頭緊緊地皺着,使得梅雨之間的那本應該光滑的肌膚竟然是形成了好像是是可以辦的皺紋。

“着……着到底是怎麼uishi?”吃驚的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陳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陳凡,看着他前面牀單上的鮮血和嘴角依然是不斷溢出的銀紅色血水,陳軒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手掌上面還沒有丟掉的木盒。

沒錯啊,這的確是家族裏面獨一無二的珍寶,傳說中可以大大增強修煉鬥氣之人公里的住過啊,而且這枚住過還是有着起義的效果,而且這枚還是天地中僅有的幾個爲數不多的奇異朱果,擁有着增強改善修煉火屬性鬥氣武者的伊特功效,就是因爲這個東西,所以愈多家族中的人前來球寶,陳東都是沒有統一。

而這次被陳軒給弄來了,可以想得到陳東對這個兒子的喜愛程度,但是這樣的住過怎麼使得眼前的少年傷勢加重呢?

看着緊緊皺着眉頭沒有絲毫放鬆之色的陳軒,蘇紫涵慢啊的走了過去,咬着快要滴血的嘴脣,強擠出一絲微笑,對着他說道:“陳軒大哥,我相信陳凡他不會有事的,你不用這樣擔心了,就連剛纔的苦難他都是撐了過來,這樣的小庫小南對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了,難道你還不相信他的實力?”

看着眼前少女目光不住流轉的眸子,感覺着其中的真誠,陳軒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陳凡的實力我是最iqngchubuguodele,它能夠從當初臉武者都沒有晉級成功的小傢伙成長爲連我都可以戰勝的人,他的實力我怎麼會不清楚呢?”

“連你都可以戰勝,可是最後明明是你主動放棄了比賽啊?”一旁的華軒兒突然是問道,儘管是有些討厭陳凡,但是他還是不得不承認車翻的天賦,從當初那個被他肆意欺負的少年成長爲一個對任何敵人都有着阻擋治理的大武師,速度之快,不得不讓人爲之驚歎。

“呵呵”苦笑着搖了搖頭,陳軒摸了一下蘆葦有些黑色絨毛的下巴,對着衆人將正常必死阿德經過娓娓道來,而就在他們談話間,在一旁端坐着的陳凡體內更是發出了驚人的變化。

一道道藍色的冰冷鬥氣不斷地撞擊着那道火紅色的光團,放風時的襲擊,一次次的猛烈撞擊,好像是要將這個光團泯滅一樣,而他的每一次撞擊,光團不但是沒有被針震退,反而是快速的衝着這些歌深藍色的並寒冬期發動了攻擊。

而在這兩道鬥氣不斷地攻擊鍵,陳凡的足交也是流出一絲銀紅色的鮮血,將那本已經有些破舊的紫色長袍弄得更加的西餐,防腐蝕在戰場上撿來的異樣,一絲絲鮮血的腥味充斥着整個房間。

緊緊地閉着雙眼,陳凡可以感受得到南無光團不單單是對着那道冰冷氣息發動攻擊,還不斷的修復這自己細胞,肌肉和那已經被動的快要壞死掉的神經。

身體內的兩股軍力不斷地發生碰撞,而端坐着的陳凡之能力進價高ing的感受着,不能夠做出任何的動作,雖然是隨着那個光團的不斷修復,她的臉龐上也是泛起了一抹血色,但是那不斷從身體內部爆發出來的衝擊力確實的他鮮血不斷的流逝。

淡藍色的氣息防腐蝕被逼近了絕境,每一次的撞擊力道都是慢慢的減弱,慢慢的喪失了攻擊了。

身體內的撞擊力越來越小,而那些個被凍掉的小寶都重新煥發出了生機,一道道邪月的景象在少年的身體上上演,但是那個有些暴虐的氣息再次傳來,徹骨的寒冷使得陳凡原本有些紅潤的臉蛋猛的變色顏色。

“噗”

正詫異的時候,那道暴怒的氣息竟然是將那已經陷入絕境的冰冷氣息珍格格吞噬了下去,而且竟然是對着那道火紅色的光團發動了襲擊,力道之大,使得陳凡不禁猛的突出了一口鮮血,而這次的鮮血比思前幾次竟然是一點都不逞多讓。

這到底是什麼,無奈的感受着身體內再度都起來的兩道勢力,陳凡有些狐疑的皺了皺眉頭,而此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剛剛還是快要凍死了的他,此刻竟然是可以做出了這樣的動作,不得不讓人驚歎那枚朱果的奇異功效。

陳凡也隱隱約約的感覺得到那個火紅色的黃團就是那個朱果所化成的,而那個極爲暴虐好像是魔神一樣的氣息到底會是什麼?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着,而那本是有說有笑的刷完個人突然是不再說話,屏氣凝神的看着陳凡,生怕漏了一絲一毫。

身體內的兩股戰鬥力仍然是不斷地張記者,那千刀萬剮一般的疼痛原本就是使得陳凡苦不堪言,而每一次撞擊那朱果化作的光團都是會縮小一點,那個暴虐的氣息也是會增強一點。

身體的損耗程度也是越來愈大,慢慢的陳凡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想睡覺。


體內的鬥氣突然是急速洶涌,而陳凡的眼睛也是死死的閉上了。

幾個人見陳凡並沒有什麼大概,呼吸相比以前都是好了不少,心中的擔心雖然是少了很多,但是人沒有走開,依然是在哪裏日夜守候着陳凡。

……

一天後,天空放晴,萬里無雲。

火辣辣的陽光使得在學院走動的人們都是暗流加倍,壓抑的人們喘不過氣起來,豆大的汗珠露額頭上流淌而下,打溼了衣服。

賽場上不斷戰鬥的人影也都是氣喘如牛,毒辣的陽光使得他們的肌膚都是泛起了一抹紅色,隱約可以聽得到人肉的味道。


就在這內鬧完分的時候,一縮不大不小,還算是整潔的屋子裏,仍然有着三個人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凝望着,雪白而帶着血跡的牀單上短租這一個臉色寫於蒼白的少年。

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睛,擡着眼皮打量着在那裏大氣都沒有喘過的幾個人,少年慵懶的打了個哈欠,“我說你們幾個這樣看着我是不是有些不好的,我記得你們應該是去看比賽的啊,哎呦呦,還有那個大小姐華軒兒,你怎麼也會這樣對我好呢,不會是居心叵測吧。”

聽得少年突如其來的話語,衆人先是一愣,然後綿連的喜悅,但是華軒兒的臉色卻是有些難看,陳凡一醒來就是這麼說他,對他的打擊自然是不小的,虧得他自己還耗費精力去幫他呢。

臉色不好的跺了跺腳,華軒兒擡起粉拳,對着陳凡比劃了一下,撅着嘴巴就跑了出去,臨出門前還是說了句“你快起死吧,姑奶奶下次死也不會救你了。”

聞言,車費南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看着有些呆滯而邪月的衆人,無奈的笑道:“怎麼她有這麼大的反應,我不過是逗逗她罷了。”

“華軒兒姐姐可是和我們一樣,守了你一天一夜,你而且還幫你輸送鬥氣,這纔是使得他活了下來,否則你早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蘇紫涵皺着眉頭從一旁走了過來,走到陳凡的面前,用手指點了一下他的額頭,接着說道:“你是應該謝謝人家的,誰想得到你竟然是一醒過來就這樣說人家,她不生氣來怪呢。”

聽着蘇紫涵的話,陳凡有些無奈的搖了搖腦袋,華軒兒的脾氣他還是知道的,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大小姐竟然是爲了救他而甘願耗費自己的鬥氣,這時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始終是沒有想清楚中間的緣故,只得歸功於蘇紫涵的那份人情了。

“對了,我明明是受了重傷的啊,怎麼這麼快就是好了?”陳凡皺着眉頭問道,他只是覺得口中傳來了一陣陣的暖流,之後的事情他便是不怎麼知曉了。

一旁的蘇紫涵的光想說話,便是被陳軒給拉住了,陳軒對蘇紫涵使了個眼色,屍體他不要說話,自己編走了上去,扶着陳凡的肩膀說道:“什麼都不要說了,只要你還活着那就是萬幸了,至於是怎麼得救的買就不用問了。”

聞言,陳凡剛想書畫,便是被陳軒給搖了搖家浜,制止住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陳凡笑道:“我怎麼覺得身體內的功夫是越來越不好了,是不是因爲昨天大哥你的那個鬥氣纔會使得我這樣啊?”

原本是無垠的發問,竟然是使得陳軒的眉頭緊皺,沉思了起來,那枚朱果不說可以將體內的鬥氣提升好幾個檔次,但是最不好的記過還是可以保證主受傷的人的實力的,但是就是這樣的天材地寶怎麼回事的他的視力下降呢。

“你的鬥氣現在是什麼等級?”陳軒皺着眉頭,摸了一下不怎麼光滑的下巴,對着陳凡說道,預期中的疑惑是誰都聽得出來的。

“現在我體內的鬥氣應該是下降了不止一個等級,不過還算好並沒有是下降一個階級,否則的話我可就是真的會不如死掉呢。”聽着測繪費那調侃的語氣,蘇紫涵咬了咬嘴脣,對一個修煉鬥氣的人來說,這麼多時間以來辛苦積攢的鬥氣居然是一夜之間就小退了很多,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現在我可以感覺到的鬥氣已經消退了大半的,都說到了大武師之後沒提升一個等級都是一個難以跨域的紅果,可是我竟然是跨越了那麼多的鴻溝,得到了看看可以稱得上大武師的實力。”聽得陳凡的苦笑,在場的衆人都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大武師的界別沒網上一層都是一個難以跨域的鴻溝,有的人甚至是會一生都停留在那個階段,衆生能否以將實力再進一步。


而陳凡竟然是推回到了大武師的層級,這樣的倒退速度,實在是有些詭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按理來說那個東西雖然是不可以使得你增強很多的實力,但是要保存住你當時的鬥氣還是可以的,怎麼會發生這麼古怪的事情?”陳軒在一旁抱着膀子,頗爲納悶的說道。

聞言,車放哪無奈的擺了擺手,對這種人長長的嘆出了一口濁氣,道:“算了,我的小明不管是怎麼說都是抱住了,我知道大哥你一定是爲我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電腦室你既然是不想說,我也就不勉強了。”說着,將目光投向正在那裏不斷皺着眉頭的陳軒,語氣中有些感激的說道:“我也知道大哥是爲了我這個弟弟才這麼做的,而那個冰寒的鬥氣快要將我弄死的時候,竟然用一個朱果就將我重新救了回來,這樣的東西可以說只有一個。”

看着陳凡不斷閃爍的目光,陳軒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黯然的說道:“看來你還是知道了。”

“不錯,那個東西只有靖王府裏纔有,這樣的東西任何人都是求不到的,但是大哥竟然是爲了我而拿來,這其中的代價我想一定是不小的。”陳凡默默的看了一眼陳軒,捏緊了拳頭,嘆了一口氣:“如果大哥以後有什麼事情,我一定赴湯蹈火,再死不辭。” 夜,朦朧的夜色籠罩着一襲散發着餘熱的大意,一道道皎潔明亮的月光傾瀉而下,使得擊傷後方的一個少年顯得異常的神祕。

少年一身紫色長袍,黑色的廠房披散在肩膀上,將雙手盡在那後,帶一絲一絲若有若無的苦笑看着天空上朦朧的夜色。

“唉……”苦修了這麼多長時間的功力竟然是流失了大半,使得少年不得不長吁短嘆,夜光下的他顯得有些落寞,將手上的戒指放在眼前,仔細的多摸了一下,陳凡沉思了一會,沒有說話。

這枚古樸的戒指依然還是保值者老樣子,虛無之中的空間還算不上很大,最起碼比上那個桃源祕境就是差遠了,但是留下戒指的人卻是有些神祕,神祕的讓他有些不敢想象。

魔帝,魔界的最強者,一個讓人只能樣式的存在,此刻竟然是把傳承留給了自己,而且自己還是一路修煉,但是一想到現在的景象,陳凡就沒有什麼西斯再去懷念那往事了。

中午的時候他和大哥說的話一般是真一半是假,真的是他的實力的確是孫哈勒,但是損耗的程度他卻沒有說出來。

他說的是能夠達到大武師的級別,但是,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是算不得大武師,只能夠說在大武師的最初級階段帶着,根本就是沒有多強的實力。


“唉……天不佑人啊”

陳凡望着夜空,無奈撫摸了一下戒指上面的雕刻花紋,感受着入手的奇妙感覺,搖了搖頭,將手掌擋在眼前,一縷縷朦朧的月光透過掌逢帶着些許銀白色的光輝鋪撒在陳凡堅毅的臉龐上,臉上上掛起的那一抹苦澀笑容,此時竟然是異常的顯眼。

“奇怪…這是什麼東西”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輝從戒指上面閃動,那道異樣的光輝陳凡可以明顯的分辨出來,這根本就不是月光,而是戒指上面自己發出的光芒。

“呵呵”

一道白光閃過,旋即戒指又歸於平靜,但是陳凡的臉龐依然是沒有放鬆下來,因爲他聽到了一個奇怪的笑聲。

小聲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使得他有些摸不着頭腦。

“小傢伙,你沒事總嘆什麼氣呀,要知道你這樣的年紀可是最應該熱血澎湃的,不是應該和我們這些老頭子一樣,天天長吁短懷念往事的。”又是那道聲音傳來,傳到他的耳朵中,久久沒有散去,陳凡身子不禁一愣,如果剛纔的是幻覺的話,那麼現在的絕對不是了。

“你是誰,不要裝神弄鬼的,給我出來。”

從草地上站起身子,陳凡不住的騷動這目光,將四周的一片風吹草動都沒有放過。

“呵呵”那聲音再次傳來。“我不就在你的面前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