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他竟很不高興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微笑著說道:「你不是他的生死搭檔嗎?現在他正在那裡看風景呢,你最應該帶著一壺酒和幾碟小菜,去看他了不是嗎?反倒是我這個和他沒有什麼關係的人,應該沒有任何必要去看他吧?」

說話時她還神色怪異的向白樂看了過去,登時令他緊皺著眉頭猶如小孩子犯了錯一般,偷偷的瞄了她一眼,忽然又十分心虛的別過了臉去,很不情願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就是不去!現在我還有大事要處理呢,而且城主又下了嚴令,不得任何人去看他,我才不會傻乎乎的沒事給自己找麻煩呢!」

說完后他竟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了,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笑呵呵的說道:「白樂你個混球,少和我來那一套,你很清楚這麼多年來我對你怎麼樣,我也很清楚你心裡對我怎麼樣,而董眾兵那傢伙心裡是怎麼想的我管不著,你要我去見他也可以,但你必須和我一起去,要不然我可沒那閑工夫去山上吹冷風!」

說完后她忽然飄到了白樂的身後,輕輕的戳起了他的肩膀,頓時令白樂大感無奈的說道:「我的祖奶奶,你就發發慈悲去看看他好嗎?我跟和你們去真的很不方便!」

他的話音剛落東方麻姑卻無所謂的說道:「我憑什麼要對那小子發慈悲啊?你是他的生死搭檔,我充其量就是他的師姑,而且現在我有自己的親侄子孝順我呢,沒心思去理會他那個大孩子了,所以你要麼和我一起去看看他,是不是被那些風雪弄得去了冥界,要麼就不要瞎操心了!」

說完后還相當用力地捶了他一下,可那時候白樂卻十分無奈的說到:「好好好!誰讓我這麼有《福氣》的遇到了你么倆呢!」

說完後轉身看了看她那宛若少女般的笑容,苦笑和搖了搖頭便要走人了,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很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現在我就住在這裡的後院,你以後想來的話讓萬劫告訴我一聲就行了,到時候我讓他去前院休息。」

聽了她那句很明顯帶有「很特殊」的意思的話,白樂忽然托著她的香腮壞笑著說道:「小美人你可真壞哦!現在就想《引狼入室》啊?」

說完后卻緊緊的摟住了她長長的呼出了口氣,那時候東方麻姑卻相當平靜地說道:「你放心吧!那些越禮的事情,我很清楚你我都做不出來,我只是想每天都能夠看到你,我的心裡才會放心,現在你有事的話就趕快去處理吧!我今天也累了想早點休息去。」

說完后竟十分羞怯的看了白樂一眼,而他輕輕的吻了下她的額頭,才慢慢的鬆開了她有點無奈而說到:「既然你不想去看他,那過些時候我再找他聊聊吧!以他的個性應該不會和咱們有什麼不愉快的。」

聽他那麼一說,東方麻姑忽然相當認真的說道:「小樂你是知道的,多年前我跟著我大哥和我大嫂來到了這裡,就是為了你,現在又有了萬劫那孩子,但我自始至終,都只是將董眾兵看作是我的一個晚輩,一個還算說得過去的朋友,我不想你因為我們之間的事情而為難,你明白嗎?」


看著她那真摯的眼神,白樂稍微猶豫了一下,忽然相當無奈的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好了好了小美人,咱不想那些事情了,啊!你的心思我都明白,以後我也不會再讓你去做,任何你不願意做的事情了好嗎?」

說完后還輕輕的撫摸了下她那頭烏黑的秀髮,才令她較為安心的點了點頭相當平靜地說道:「你有事情就去忙吧!今晚別在那孩子在外面留宿就行了,我回房休息去了。」

說完后相當溫柔的看了看白樂她才轉身離去了,而白樂在他走了之後苦笑著搖了搖頭,才離開了那裡去了大廳中。 就在呂仁仁等人和萬劫在大廳里正在閑聊著的時候,白樂忽然笑呵呵的走了進去,向水護法微微點了點頭,忽然頗為挑逗著向萬劫說道:「怎麼樣小子,現在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出去玩玩啊?到時候老子再給你找上幾個小美人,好好的為你倒到酒擦擦汗的,一準兒讓你小子美飛了。」

他的話剛說完水護法忽然眉頭微皺著說道:「白將軍,在我這說話注意點,萬劫是我的侄兒你總那樣和他說話,是不是太放肆了?」

看著她真的很介意那些事情,白樂趕忙向她賠禮道歉了一番,一下子弄得萬劫等人,相當幸災樂禍的向他看了過去,但他卻渾不在意的說道:「現在大家都到齊了,我呢剛好前些天外出巡視之際,在南山樹林中弄了兩頭肥美壯士的野鹿,大家如果不介意的話,就和我一起去嘗嘗那美味的烤鹿肉去吧!」

說完后他相當禮貌的對水護法抱了抱拳,才和呂仁仁等人走了出去,而萬劫在臨出門之際,也相當有禮貌的向水護法說道:「姑姑,大冷天的你不要出去了,我不會出去太久的,晚飯前我一定趕回來。」

聽他那麼一說,水護法立刻向白樂等人看了看才頗為平靜地說道:「沒事的孩子,既然你師父他們找你有事,那你今天可以晚點回來,在路上注意安全就是了。」

說完后才將他們送了出去。

沒一會兒工夫,白樂將萬劫等人帶到了他的家裡之後,大家果然看到了在院子的一個角落裡,扔著兩頭先當肥壯的野鹿呢,而他府中原本守護著那裡的所有家丁,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居然一個人也沒有出來迎接他們。

但那時候呂仁仁等人看到了那兩頭肥鹿,都不自覺的壞笑了起來,一時間火護法和萬劫竟二話不說的,從他的廚房裡找了兩把鋒利的刀子,手腳麻利的將它們剝皮去雜之後,立刻架在了放在大廳里的,兩個冒著騰騰炭火的大銅爐上燒烤了起來。

看著他們那興緻高昂的樣子,白樂在關上房門的同時,不禁相當自得的說道:「怎麼樣?老子弄到的這兩頭肥鹿還可以吧!」

說話間他便拿起了兩個大鋼叉,放在了那兩個銅爐旁邊。

而那時候申無語和束擒獲帶著東方平羅,也手腳麻利的圍著那兩個大銅爐子,擺好了一些桌椅碗筷,呂仁仁更是輕車熟路的,從酒窖里抱著兩罈子好酒,給他們每人倒了一碗。

那時候看著他們幾個大人,竟只叫了自己一個孩子去吃鹿肉,萬劫忽然相當納悶的說道:「小白白你今天這是咋地了?幹嘛只叫我一個人來著享用這些美味啊?怎麼把叫上黎召他們和咱們一塊飽餐一頓啊?」

聽了他那些話,白樂等人忽然相當怪異的對視了一下,火護法忽然大咧咧的說道:「今天老白是為了,你將步一層那幫傢伙打跑了的事情,專門叫上了我們幾個犒勞你這個大功臣的,在這麼嚴肅的場合里,叫那幫小子來幹什麼啊?」

他說完后束擒獲喝了口酒也微笑著說道:「現在萬器正和文文在一塊呢,你小子最好別去打擾他們,明白嗎?」

聽他們那麼一說,萬劫微微點了點頭也就沒有再去細想,轉而相當開心的說到:「你們這些人以後可別總和我開玩笑了,打跑步一層那些人的可是孔斷他們等人,我充其量也就只是消滅了一些,很不起眼的蝦兵蟹將而已,不是什麼大功臣!」

說完后他也較為貪杯的將碗里的酒一口乾了下去,那時候聽了他那番話的白樂等人,卻相當神秘的對視了一下,呂仁仁趁著給他倒酒的功夫,忽然相當隨意的說道:「小子,你別嘴上說的那麼好聽,這心裡怕是早就想著,要讓你師父將那些功勞報告給城主去,好讓他賞賜給你一大批金銀珠寶了吧?」

說完后他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可那時候萬劫卻壞笑著說道:「呂老頭,你少瞎琢磨我的心思,我東方萬劫雖然不討厭那些金銀珠寶,但也不是什麼貪財貪功得主兒,只不過我現在還真想不出來,我曾立下過什麼,值得讓城主賞我的功勞呢!」

說話間他立馬勤快的翻了下,那兩頭烤的流出了油來了的肥鹿。

聽了他那些話束擒獲一下子不敢相信的說道:「小子你不是吧?你說你們有為咱們東方之城立下過功勞,那是誰把我們救活過來的啊?」

他說完后東方平羅也大為無奈的說到:「又是誰將步一層的招魂幡消滅掉的?」

火護法更是笑罵著說道:「還有城主身上中的奇毒,又是被哪個臭小子祛除的?」

申無語也有點無奈的說到:「東方萬劫你不要這麼清高好不好?這段時間你為咱們東方之城做的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很清楚的,現在你就說,你想要你師父給你記上多大的功勞,又讓城主甚至是大王怎麼獎賞你吧?」

他說完后所有人都向萬劫看了過去,可萬劫那時候卻幾乎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那兩頭烤鹿上,有點無聊的說道:「我剛才說過了,我還想不出我為了咱們東方之城,立下過什麼值得讓城主賞我什麼東西的功勞呢!你們剛才說的那些事情,都是我應該做的,尤其是救活了你束老頭子和你小平羅等人的事,那全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們那麼難看的死樣子,更不想被文文姐和小真真,成天到晚的在面前圍著我大哭而已,對於給城主療傷驅毒那件事情,是我想要和那些毒藥鬥鬥法而已,至於毀掉了那面破幡子,那是因為我看著它很不順眼罷了。」

說完后他忽然嘴饞的,割下了一塊烤得差不多的鹿肉吃了起來,一時間令白樂等人大感匪夷所思的愣在了那裡,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居然會把他立下的那些功勞的原因,說的那麼簡單,簡單的令人就算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不過片刻過後,白樂忽然笑呵呵的說道:「小子就算你說的那些事情都說得過去,但你護送小雪公主等人回到雪域之國,這一來一回的路上所立下的那些功勞,你又該怎麼解釋啊?」

他說完后申無語立刻追問道:「對啊你倒是說說,那些事情你都想怎麼說啊?你要知道,你那些時候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是已經關乎到了,咱們東方帝國與中原帝國,和雪域之國,還有北方帝國的軍國安危的事情了,如果你在那些事情的處理上稍有不慎,絕對會令咱們東方帝國遭受到,我們傾全國之力,都幾乎無法應付的災難的。」

他的話音剛落,萬劫忽然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別總說那些沒用的了好嗎?現在這上面的肉有的地方已經烤的差多了,你們若不吃的話,我可要把它們全吃完了。」

說完后他又麻利的撕下了一塊肉大吃了起來,可那時候東方平羅卻相當嚴肅地說道:「萬劫你不要岔開話題!現在我們正在和你商量正事呢!」

那時候火護法到是相當爽快的,扯下了一塊香噴噴的鹿肉,笑呵呵的說道:「我知道了,你小子是想讓城主和大王,賞給你一大堆好吃好喝的,讓你一輩子吃喝不愁對吧臭小子?」

聽了他那些話束擒獲和申無語一下子皺起了眉頭來,東方平羅也有點無奈的喝了口酒,但那時候白樂卻笑呵呵的說道:「嗯!我看行,如果你真想憑藉著那些功勞,換來你這一輩子的吃喝不愁,我想大王和城主一定會很樂意的。」

說完后他也哈哈大笑了起來,頓時令申無語緊皺著眉頭頗為不悅的說道:「老白你不要和他胡鬧了好嗎?咱們在和他商量正事呢!」

看著他們那各有不同的樣子,呂仁仁忽然壞笑著說道:「小子你從實招來,你是不是喜歡上,那位美麗的小雪公主了?」

聽了他那句話,東方平羅和和申無語一下子緊皺著眉頭,神色怪異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他稍微愣了一下忽然臉色怪異的說道:「呂老頭你個老不羞的,居然說出了這些話,你真是個花心的色老頭!」

說完后他一轉身猛喝了口酒,卻一下子差點被嗆到,不停地咳嗽了起來,頓時令白樂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時候束擒獲也忍不住逗弄著他說道:「小子你不錯嘛!我早就聽我家萬器說,你和真真那丫頭有點不一般的關係了,而且自從小雪公主來到了咱們東方之城,她就成天和你住在水護法那裡,看來這日久還真的能夠生情哦!」

聽他那麼一說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一下子弄得萬劫臉色羞紅的瞪視了他們一眼,但轉瞬間卻壞笑著說道:「你們呢都別瞎琢磨了,我在護送小雪她們去雪域之國的一路上,的確是做了一點事情,但那些要麼是因為我看一些傢伙不順眼,就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頓,要麼就是那些傢伙想要宰了我,我不得不將他們消滅了,要麼就是我為了完成城主交給我的任務,和費理等人將那些混蛋打趴下了,總之那些事情根本就不能算是什麼功勞,你們都聽明白了嗎?」

看著他那時候雖然是一副調皮耍寶的樣子,但他說的那番話,卻又一次否定了他曾立下的那些功勞,一時間又讓申有為等人頗為驚訝了起來。

片刻后看著萬劫那習慣性的微笑,東方平羅忽然相當認真的說道:「萬劫,你為什麼一再否定你立下的那些功勞啊?你這樣做是不是太自命清高了?」

他說完后申無語也相當認真的說道:「東方萬劫,你要知道,咱們東方之城內的所有勇士想要晉級陞官,都必須要有著許多功勞作為有力的支撐的,難道你就真的不想儘快的升為更高級別嗎?難道你就甘願永遠留在現在這個級別上嗎?」

那時候呂仁仁也相當謹慎的說道:「你最近所立下的這些功勞,我們東方之城的個人都是有目共睹的,難不成你想要違背民意,真就這麼自命清高的做一名普通人嗎?」

當時也正在很認真的看著萬劫的束擒獲,也十分認真的說道:「就算是你的心境很高,可你將我們救活過來的這件事情,以及率領著孔斷等人,打敗了步一層等人的事情,肯定早已經驚動了大王了,現在你不承認那些功勞,難不成你想讓你師父背上一個,欺君罔上埋沒人才的罪名,被打入天牢不成?」

說到最後他一時激動竟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頓時令萬劫一驚,但他忽然相當認真的說道:「各位前輩,你們今天找我去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說,而我以前的確很想爭功受賞,甚至更想過通過不斷的立功晉陞為將軍,乃至有朝一日憑藉我的本事,和無數高手爭鬥城主之位,以報答我得土叔叔和我姑姑,他們對我的養育之恩,同時也報答我師父對我的授業大恩,令我那不知道是誰的父母,在九天之上為我感到驕傲,令咱們城中的人,不再將我看作是一條惡龍,而是和有為等人一樣,把我當做最好的朋友。」

聽了他那些話,申無語等人一時間都相當感動的點了點頭,那時候火護法忽然很大聲的說道:「那你剛才還裝什麼傻啊?就憑你那些功勞,一定可以做到很多事情的。」

他說完后白樂也相當慎重的說道:「就憑近期你所立下的任何一件大功勞,都絕對可以令為師感到驕傲,令東方得土等人在九泉之下感到欣慰,甚至絕對可以接受大王對你的直接封賞,可你剛才為什麼卻表現的那麼不在乎呢?」

看著他們那相當凝重的神色,萬劫忽然極為嚴肅地說道:「因為我是東方帝國的人,儘管我不知道我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得土叔叔,從小就給我冠上《東方》這個姓氏,但我既然身為這個國家的一份子,同時又是東方一族的成員,那麼我為了這個國家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最應該的,那都是我的份內之事,哪怕是為了這個國家,為了這個國家的黎民百姓獻出我的生命我也願意。」

聽了他那番擲地有聲的話,白樂等人一下子相當震驚的向他看了過去,不一會兒白樂竟雙眼含淚的說道:「好小子,你不愧是你父母的好兒子,老子佩服你!」

說完后他還十分激動的將碗里的酒一口乾了。

那時候火護法更是相當激動地說道:「小子,不枉我們對你這麼看重,你果然是咱們東方之城裡的好小子,就沖你剛才那些話,我敬你一碗!」

說完后他也相當豪爽的,將碗里的酒一飲而盡了。

那時候束擒獲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小子,想當初你進城的時候,被我家萬器打的那麼慘,到後來你倆居然成了鐵哥們兒,那時候老夫就看得出你將來絕對會成為大器的,現在聽了你這些話,老夫真的很為你而高興,我也敬你一碗!」


說完后他竟奪過了呂仁仁手裡的酒罈子,大口大口的痛飲了起來,登時令東方平羅也相當佩服的說道:「兄弟,想不到你不但心地善良,而且還擁有這麼高的心境,真令我這個做兄長的太慚愧了,從今以後我也要向你學習,為了咱們東方帝國鞠躬盡瘁絕不貪功!」

說完后他也將碗里的酒一口喝乾了。

那時候申無語十分認真地看了看萬劫,微微點了點頭相當感佩的說道:「我申無語這數十年來,包括你在內只看到過世間有三個人,具有你這種為了國家和人民,毫不貪功無私奉獻心地醇厚的人,而另兩位就是你的父母,你們這種大公於眾生的心境實在令我佩服,我申無語也敬你一碗!」

說完后他也將碗里的酒一飲而盡了,可那時候呂仁仁卻緊皺著眉頭,有點不高興的說道:「白樂,你個沒正形的東西,以前你有個資質甚佳的孔斷,做你的大徒弟的時候,老子這心裡就很不服氣,後來你那裡又有了一個,對你言聽計從的黎召成了你的徒弟,老子的心裡就更加不是滋味了,好容易讓老子等到了萬劫這個好小子了,你卻死皮賴臉的把他給總教練灌了迷湯,硬是將他從老子手裡搶過去了,現在老子真恨不得將你暴揍一頓!」

說完后他呼的一下子撕下了一大塊鹿肉,凶相畢露的大吃了起來,登時令白樂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不覺間他們竟像是忘掉了剛才那些事情一般,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閑侃到了深夜,才各自散去了。

而白樂在萬劫等人走了之後,忽然翻出了一本厚厚的冊子,相當認真的看了看上面記載著的那些人名,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忽然微微點了點頭,頗為慎重的說道:「那小子果然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不是一個貪圖功名利祿的傢伙,這樣一來雖說對他很不公平,但卻是最符合他的心意的,同時也都為我們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了。」

說完了那些話他將那本冊子合上之後,才休息去了。 就在董眾兵等人回到了東方之城第四天一大早,萬劫和黎召等人在白樂等人的督導下,做完了他們的早課之後,立刻去了申有為家裡,相互歡笑著想要和他一起出城去打雪仗,順便到野外去抓點野味什麼的。

但他們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很多人看到了萬劫,都十分禮貌地稱呼他為「東方先生」,而不是在將他看作是,那條為禍人間的「惡龍」了,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也很不適應,可是經過了水護法等人對他的多番開導之後,他也逐漸的習慣了那些事情。

到是申有為那時候看著那些人,對萬劫那麼熱情禮貌的樣子,感到很納悶了起來,出於好奇他便向束萬器問道:「束少爺,大家這都是怎麼回事啊?現在我怎麼覺得他們對萬劫的態度,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看著他那一臉茫然的樣子,萬劫登時無奈的搖了搖頭,和真真說起了悄悄話來,而束萬器那時候卻相當得意的說道:「有為啊!你可知道啊,正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這小子現在在咱們東方之城老百姓的眼中,可是一位十分了不得的人物呢!」

聽他那麼一說,申有為登時感到更加意外的向萬劫看了過去,相當不理解的說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怎麼越看越糊塗啊?」

看著向來聰明過人的他,那時候居然也表現的像個小呆瓜一樣,杜文文等人一時間不禁竊笑了起來,到時黎召相當自得的說道:「有為,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現在我這位師弟那本事絕對不是吹的,就算是咱們第五代城主的本事,在某些方面都沒有他的本事厲害呢!」

說完后他還相當耍寶的跳到了萬劫身後,壞笑著說道:「我說的對吧好兄弟?」

可那時候正在和萬劫說著悄悄話的真真,忽然有點不高興的向他吼道:「你這人真討厭,沒看到我和萬劫哥哥正說話呢嗎?趕緊走遠點!」

說完后還用力推了他一把,一下子令他傻傻的跳到了一旁,頓時惹得申有為等人大笑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看著萬劫和真真相當開心的笑了起來,申有為登時更迦納悶的向束萬器問道:「束少爺,你們剛才說的那些都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真像大家最近說的那樣,前不久萬劫施展法力,將包括你們在內的很多人,全部救活了過來之後,又和你們一起,將襲擾了咱們這裡好幾個月的,步一層那幫傢伙打跑了嗎?」

見他知道那些事情,束萬器登時微微點了點頭,相當高興地說道:「有為,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萬劫那時候不但將我們全部救活了過來,而且還令我們的法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呢,像他那種強大的法力,據我所知,就連咱們的第五代城主都沒有吧?」

他說完后小敏等人也相當興奮的,向申有為說了好多萬劫那些時候的事情,越聽越令他震驚,到了最後他竟好像是剛剛認識萬劫一般,感到極其不可思議的向他看了過去。

那時候費理忽然壞笑著走到了萬劫身後,相當大聲著說道:「不知道是哪個臭小子,前些時候答應過我們,等回來之後,要讓他那個無賴師父,好好的請我們相擁一頓豐盛大餐的?」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轉頭向杜文文說道:「對吧杜小姐,我剛才說的應該沒有錯吧?」

看著他那相當得意的樣子,杜文文看了看正在壞笑著看著他們的萬劫,忽然若有所思的說道:「那些話我的確記得有人說過,而且那個人還說,到時候他得讓某人配合他,找一個相當合理的理由去辦那件事情,要不然他是沒辦法辦到的,對吧真真?你也應該不會忘記那件事情吧?」

聽她那麼一說真真登時若有所思的說道:「對對對,萬劫哥哥前些時候,的確是和咱們說過那些話,而且當時費理還自告奮勇的,答應義不容辭的配合著萬劫哥哥去做那件事情的,對吧夠義氣的大英雄費理先生?」

她的話剛說完,金毛獅子忽然相當怪異的吼叫了起來,而且一邊吼叫著還一邊撞著費理,似乎是在向他表達著,某種很反對的意見似的。

可那時候費理卻渾不在意的說道:「不錯!本少爺為了大家能夠好好的,吃上幾頓豐盛的大餐,我一定全力配合這小子,哪怕是到時候,他讓我一頓讓我吃兩頭烤爐豬我也在所不辭!」

說完后他還相當得意的對著萬劫壞笑了起來,可那時候萬劫卻用一種懶得理你的語氣說道:「一頓吃兩頭烤爐豬?美得你!」

說完后忽然跳到了申有為身旁和他閑侃了起來,但那時候費理卻鍥而不捨的繞著他轉悠了起來,看著他那副架勢,就好像是萬劫欠了他多少錢似的,不覺間他們便朝著西城門走去了。

可就在他們快要走到城門口的時候,曹迎東忽然眼尖的看到了,正朝著他們走過去的明復祖與練寧寧,忽然有點不悅的說道:「兄弟姐妹們,看來咱們今天是么有辦法,痛痛快快的玩去了。」

在他說話的時候,溫暖輕輕的碰了碰申有為的胳膊,便轉到了沙力童的身旁,默默地跟著萬劫等人向前面走了過去,但那時候束萬器卻相當自然的說道:「有為,既然你那兩位同門來找你了,那咱們今天就到這吧!我們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后他便和杜文文加快了腳步向前面走去了,而那時候費理和和黎召以及就不說話的孔斷,卻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似的,依舊和萬劫等人迎著明復祖和練寧寧走了過去,但那時候萬劫出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微笑著拍了拍申有為的肩膀,便帶著真真和月月等人主動走到了一旁,為明復祖和練寧寧讓開了路。

對於他那一舉動,雖然孔斷等人都十分理解,但曾經被萬劫救過的一位身形壯碩的大漢,看到了那些事情,忽然相當不高興的向明復祖二人大聲說道:「你們這兩個人實在太無禮了,沒看到東方先生與孔少爺等人想要出城去嗎?不但不先行為他們讓開道路,還這樣大咧咧的走過來,實在令人看不過去!」

當時也注意到了那些事情的一些人也湊了過去,紛紛指責起了明復祖與練寧寧的不是,一下子令他們十分惱火了起來。


看著他們那快要吵起來的駕駛,想不到會發生那些事情的萬劫,趕忙勸著那些人說道:「大家都不要誤會,剛才是我們主動讓開到了的,不關他們的事,而且這道路本來就是讓人走的,大家同住在一座城中,就應該相互體諒彼此禮貌相待,那樣對大家都是很好的不是嗎?」

聽他那麼一說,那些老百姓才不怎麼和明復祖二人計較了,有些人還相當佩服的說道:「東方先生真是深明大義之人,我們以後一定遵照您的教誨,相互謙讓禮貌待人。」

他說完后很多人也相繼符合了起來,雖然他們那些舉動都是極其坦誠的,但明復祖和練寧寧聽了之後,心裡一下子更加惱火了起來。

就在萬劫等人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練寧寧忽然相當陰損的說道:「怎麼了死惡龍?難不成你就真的這麼害怕明少爺,見了他就像條狗一樣想要轉身逃走嗎?」

聽了她那句話,很多人一下子相當氣憤的怒斥起了她,可那時候明復祖卻臉色不悅的說道:「有為,你可不要忘了,咱們可是同門,你總是這樣,和這些成不了氣候的無能之輩攪和在一起,早晚有一天,肯定也會成為和他們一樣的無能之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