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給我記著。」

對著林天龍放了一句狠話后,尼爾帶著兩名侍衛憤怒的離去。

「天龍,看來我母親是不會怪罪我們了,我們走吧。」靈兒這時笑嘻嘻的說道。

「為什麼她不會怪罪我們了,你說說看。」林天龍對於靈兒向他隱瞞身份有些不滿,但現在看到這個可愛的精靈少女讓得他有氣也沒處發。

靈兒一邊走一邊對著林天龍說道:「嘻嘻,你剛才沒有聽見我母親叫我帶你們去見她么?她要見你們就說明她不會怪罪你們了,要是真怪罪你們的話,恐怕剛才就把你們給殺掉了。」 三人猶如遊玩一般在這繁華的街上走著,看著街邊一些商鋪和地攤上擺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徐子皓是左瞧瞧右看看。

雖然他出生於中州,但由於家族處於隱世狀態,從小都是沒怎麼出過家門,有沒有朋友,最多就是到家族附近的大山裡獵殺妖獸而已,不過這次他偷偷跑出來,卻是見到了外面的世界,還交到了林天龍這個一輩子的兄弟。

最初到南域時,他見到同齡人那弱弱的修為,就以為自己的天賦最起碼也能在南域排上前十,而在見到林天龍以後,他才是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好了,別看了,等見了精靈女王后再來看也不遲。」

林天龍無奈的看著徐子皓,這活寶簡直就像是大山裡出來的,沒見過世面,但事實就是如此,只是徐子皓沒有跟他講過而已。

「好,不看了。」

徐子皓雖然這麼說著,但兩隻眼睛還是朝著街道兩邊瞅去。


林天龍無奈的搖了搖頭,跟著靈兒向前走去,這時,靈兒停了下來。

林天龍感到奇怪,怎麼就不走了?於是問道:「靈兒,怎麼不走了?」

「天龍,我們要從這裡的階梯一步步的走上去,你們能堅持下來么?」靈兒看著前方輕聲說道。

「階梯?」

林天龍順著靈兒的目光看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棵大樹的底部,只見這大樹底部的直徑約有五、六百米,在大樹的樹壁上,還有著一道階梯,階梯繞到大樹後面。

然後向上看去,頓時傻眼了,這不就是在城外看到的生命之樹么?而且那階梯居然是圍著大樹樹桿蜿蜒而上,一直沒入雲霄。

徐子皓有些吃吃的說道:「靈兒,難道……我們要從這裡走上去?」

「恩。」

靈兒點了點頭,雙眼露出精光,道:「你們看到的那些在空中飛行的精靈們都是守護精靈之城的,我們叫他們光之守護者,而我的理想就是能夠成為他們的其中一員。」

頓了頓,雙眼變得有些暗淡,道:「想要成為光之守護者,最低都要有高階大魔導師的修為,只是現在我的修為還不夠,不能加入進去。」

林天龍伸手握住靈兒的小手,道:「靈兒,你不要灰心,你看你才和我一樣大就有武尊的修為了,你一定很快就能成為光之守護者的。」

說完后林天龍想了想,又道:「你看我和耗子,我們三個都是差不多大,我連武宗都還沒到,耗子也是才晉陞武宗不久,所以你也不要灰心。」

「謝謝你,天龍,只是我現在的理想不是這個了。」

靈兒心裡非常高興,因為林天龍說出貶低自己的話就是為了她。

然後靈兒對著林天龍眨了眨眼,說道:「我現在的理想就是和你永遠在一起不分開。」

聽完靈兒的話,林天龍緊握一下靈兒那小巧但又滑膩的手,道:「靈兒,等我擁有了足夠的實力,就到精靈之城來求親,娶你過門。」

「嗯。」靈兒聽到林天龍談到求親,俏臉一紅,低著頭輕嗯了一聲。

林天龍見到靈兒嬌羞的樣子,心裡卻是有著絲絲的悸動,他感覺自己體內的熱血在沸騰,雙手捧起靈兒的臉,一口就朝著靈兒的小嘴吻了下去。

林天龍將舌頭伸進毫無準備的靈兒嘴裡,攪動著,很快便是得到了靈兒的回應,然後兩隻舌頭便是纏繞在了一起……

靈兒的呼吸稍微有些急促,但是這卻是誘惑到了林天龍,林天龍現在有了一種**焚身的感覺,一把把靈兒擁入懷中,抱得死死的。

而一旁的徐子皓見到這副情形,早就跑得遠遠的了,他不想打擾自己兄弟的好事,想著,「還好這裡沒有別人,要是有人在我看他們還敢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些不雅的事情出來。」

「嗯?什麼東西?」

靈兒突然感覺到自己小腹被什麼東西給頂住了,就用手去掰開,在緊緊地握住那頂住她的長條形物體後用力一掰,林天龍的身體卻是突然顫抖了一下。

靈兒這一掰,可是把他痛得要死,舌頭連忙從靈兒的小嘴裡退了回來,雙手捂著他的小弟,身體微微顫抖。

「天龍,你怎麼了?」靈兒感覺很奇怪,怎麼好好的,林天龍就變成這樣了。

「靈兒,你剛才掰到我命根子了,噢,好疼。」林天龍弓身捂著小弟,聲音顫抖的說道。

「啊?」靈兒俏臉通紅,她也是不知道那就是林天龍的小弟啊,她從小就不知道男人的命根子長什麼樣,所以才是把林天龍的小弟當成了一個影響她和林天龍的東西。

隨後看著弓著身子的林天龍,表情一再變換,先是害羞,再是擔心,最後變成了害怕,她害怕林天龍會因為她這一掰,會從此不再理她。

於是連忙道歉道:「天龍,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林天龍咬牙忍著下體的劇痛,道:「沒事的,還沒壞,以後還能用的。」

看著林天龍那痛苦的表情,靈兒有些自責,要是自己剛才先問問天龍那是什麼東西,現在他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靈兒想了一下后,說道:「天龍,還很痛么?要不,我給你揉揉,以前我摔倒了,我母親就會給我揉一揉受傷的部位,很快就不會痛了,很管用呢!」

「啥?你再說一遍。」

林天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靈兒也太單純了吧,連這話都說的出口。

靈兒又把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林天龍感覺自己現在是痛並快樂著,謹慎的看看四周,確定這裡除了他和靈兒之外沒有其他人後,才是對著靈兒點了點頭。

見林天龍點頭答應后,靈兒伸手摸向了林天龍的小弟,隔著褲子輕輕的揉著,林天龍閉上了雙眼享受著,這種快感讓林天龍感覺自己像是被幸福包裹著一般。

不一會兒,靈兒停了下來,對著林天龍說道:「天龍,好些了嗎?還痛不痛?」

「還有些痛,要不你伸進去揉揉吧,可能那樣效果會好些。」林天龍一臉興奮的說道。

「喔。」

靈兒伸出手向林天龍的褲腰帶解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把手伸進去,就在這時,徐子皓的聲音從樹桿的一端傳來。

「天龍,你們吻完了沒有,我在這邊無聊得很,可以出去了嗎?」

在林天龍擁抱住靈兒時,他就已經繞著大樹往邊上走去,直到走到看不見林天龍兩人後才是停了下來,他心想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他們應該是吻完了,所以才是出聲問道。

林天龍聽到這聲音,連忙把靈兒的手拿開,隨後看向徐子皓髮出聲音的方向,只見一個頭突然冒了出來。

徐子皓見林天龍兩人已經熱吻完畢,才是慢慢的走了過來,直到走到兩人身邊,才是笑嘻嘻的說道:「完了?那我們就上去吧。」

「閉嘴。」林天龍看著徐子皓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有了想一口把他吞掉的想法,心裡想著,「你早不出聲,晚不出聲,偏偏就在老子快要到享受gaochao的時候才出聲,這不是存心破壞老子的性福么?」

靈兒也是挽著林天龍的手臂登著階梯向上走去……

徐子皓愣愣的站在那裡,撈了撈後腦,才是說道:「莫名其妙,我又沒做錯什麼就罵我**。」

然後好像想到了什麼,才是喃喃道:「難不成是我破壞了他的好事,他不會吻這麼久吧?剛才我可是等了足足半個小時才叫他的。」

「哎,你們等等我。」

說完,踩著階梯向已經走遠的林天龍兩人追去。

追上林天龍兩人後,徐子皓在林天龍耳邊小聲說道:「天龍,不好意思哈,打擾到你的好事了。」

雖然小聲,卻是瞞不過擁有魔導師境界的靈兒,她那可愛的耳朵動了一動,徐子皓說的話被她一字不差的聽到了,她不免有些疑惑,什麼好事啊?

於是出聲問道:「耗子,你說的是什麼好事啊?」

「你聽到了?」徐子皓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是啊,你快說說是什麼好事?」靈兒追問道。

林天龍這時插嘴說道:「靈兒,他給我說的事你們女孩子聽了也是聽不懂的,還是別浪費精力來探討這些了,這階梯這麼長,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走完,我們還是集中精力吧。」

「喔,耗子,以後你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說悄悄話,那樣做也沒有用的,因為你說了我也能聽見。」靈兒說著,她絲毫沒有感覺到她這話對林天龍兩人的打擊有多大。

兩人的面色變得有些無奈起來,這不是變相的說我們實力低么?

但是兩人也沒有怨恨靈兒說的這番話,因為他們本身實力就不高,而且靈兒這麼單純,哪裡會想到那麼多呢?

就算是靈兒這話是故意說給他們聽的,但是徐子皓也不可能怪她,因為她可是自己現在唯一一個兄弟的媳婦,如果他對靈兒有什麼不滿的話,林天龍在中間就會很難做。 徐子皓對靈兒無心說出的話沒有什麼反應,反而笑嘻嘻的,有些討好的看著靈兒,道:「靈兒,等會見了你母親,你能不能叫她賞賜我們一點好東西啊,我們總不能空手回去吧?」

「這個啊……」

靈兒也是靈機一動,眼珠子一轉,就要說話,卻被徐子皓給打斷了。

「怎麼樣?行不行?」

靈兒瞪了徐子皓一眼,才是慢吞吞的說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還有條件。」

「啥?還有條件?」

徐子皓瞪大了雙眼,想了想后,才是說道:「你說,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幫你辦到。」

「你先給我說說林天龍其她兩個女人的情況,我對她們很好奇。」靈兒說道。

徐子皓眉頭微皺,道「這個問題就有些複雜了。」

靈兒哼哼的道:「怎麼就複雜了呢,不就是讓你說說她們的情況而已嘛。」

「因為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她們兩人啊,只是聽天龍說起過而已。」

隨後,徐子皓的表情又變成一副百般討好的樣子,道:「靈兒,你能不能換個條件?」

看了一眼已經走到前方去的林天龍,靈兒才是小聲的說道:「那好吧,以後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你就叫我大嫂。」

「這個啊,是不是有些不對啊?」

撓了撓後腦,徐子皓才是分析道:「我叫你大嫂,那我豈不是就要交天龍大哥了?」


隨後連連搖頭,道:「不行,絕對不行,他叫我大哥還差不多。」

「那你是不想要好東西了?我母親那裡可是有著許多寶貝的,只要我開口,她一般都是會給我的,哼哼,你知道我的修為為什麼這麼高么?就是因為我母親的那些寶貝。」

靈兒說的其實也不假,她能在這個年紀就擁有魔導師的修為,不就是精靈女王給了她最好的修鍊資源么?

聽到靈兒的話,徐子皓雙眼頓時一亮,看著靈兒的眼光就像是一個很久沒有碰過女人的色鬼,突然發現一個渾身**裸的女人躺在床上向他招手一般。

「我願意,大嫂。」

而前方的林天龍並沒有發現兩人在後面談話,而是一心的想要踏盡這階梯。

在他走上階梯不久后,就感覺這階梯上的靈氣蜂擁般的衝進身體內,越往上走靈氣就越濃厚,現在他已經感覺自己到了突破的邊緣,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武靈,達到武宗境界。

突然,林天龍停了下來,就地盤膝而坐,雙眼緊閉。

林天龍感覺自己已經臨近了突破的邊緣,再吸收靈氣也是無用,所以在這條漫長的階梯上突破起來。

武宗,可謂是修鍊者的一個大瓶頸,幾乎每個修鍊者在突破武宗境界時都會遇到瓶頸,林天龍也沒有例外,無論他怎麼衝擊丹田都是無用,就在他準備放棄時,梵老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


「小子,想要突破武宗,光憑衝擊丹田是沒有用的,你想想,為什麼武宗就可以飛行而武靈就不行呢?」

聽到梵老的提醒,林天龍也是疑惑的想到,到底為什麼武宗就能在天空中飛行,而武宗之前就不行呢?

難道是與靈氣有關?那又為何與靈氣有關呢,想著想著,林天龍頓時豁然開朗,靈氣也是有智慧的吧,若我與它們溝通一下能不能突破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