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寧艱難的舉起天荒,單臂執戟,面對五彩神牛。

突然,張寧的眼前一黑,巨大老鼠虛影橫在張寧眼前。

因為鼠爺沒有直接與牛魔王對攻,只是用身體抵擋牛魔王而已,一撞之下,老鼠身影消散。

張寧激動大吼,「鼠爺,別管我,我自己來!」

張寧身邊漂下一人,矮小的鼠爺飄在空中才能摸到張寧的腦袋,鼠爺罕見的露出微笑,說道:「怎麼着也輪不到你死啊,我這老骨頭還在呢,你不想因為你在死人……」鼠爺聲音驟然提高,「難道我就願意么?你一家不是因為你而是,救你的那些人也不得因為你而死,是為了張鴻雲,張鴻雲是因為是我鼠山傳承者,跟你沒關係!」

鼠爺說話剛才中,兩道巨大老鼠身影出現,一道對上鬼車,一道對上牛魔王,以一敵二,而起兩人還都是天階上品。

鬼車仰天怪笑叫一聲,在鬼車的上空,出現一道虛影,正是鬼車的虛影,與鬼車本體不同的是,這道虛影,顯得神聖,而鬼車自己,則顯得妖異。

鼠爺一抬頭,五彩神牛腳下大地崩壞,對上鬼車虛影的那個老鼠,還沒等到接觸到鬼車,就好像憑空撞牆一樣,其他人可以看到,老鼠頭部撞擊的地方,好像空氣被撞裂了一樣,出現裂紋。

三位天階上品出手,山崩地裂。

遠處,十二星座聚在一起,好像在商討這什麼,十二生肖,和十二生肖傳承者,在一起對付其他四位妖王。

張寧鑽頭看向許安,看向百越城頭,其實剛才卸任不卸任,只是他與燕仙開玩笑,都這時候了,已經不需要天司了,按照之前的戰發,還可以退到生肖山,但是張寧根本沒有打算在生肖山在打一場,把所有兵力都放在了百越城。

因為有了鬼車,鼠爺被限制住,生肖山的大陣發揮不出作用,生肖山又太分散,到時候各自為營更加不利於生肖山。

所以張寧就打算在百越城死守,現在燕仙也不在城頭,張寧轉頭一看,燕仙也加入了戰鬥,正在合力討伐五大妖王。

張寧環視一周之後,暗暗下定決心,開始現出真身,張寧手拿天荒,身材緩緩變大,變大,變大,一直變大,好像沒有極限一樣,一直到了飄在張寧身邊鼠爺,與張寧比,就像須彌一樣,張寧開始前沖。

對手是牛魔王,張寧用處血脈里的力量,達到了鯤鵬的巔峰體型,妖族裏,沒有比鯤鵬在大的東西了,與鯤鵬相比,五彩神牛,就像牛犢一樣,張寧拿出鯤鵬搏龍之力。

鯤鵬在遠古妖族,以二為尊,力與速,冰都不是,冰只是天荒戟的作用。

張寧與五彩神牛對在一起,天地間發生巨響,鼠爺看準時機,一擊地裂,五彩神牛下落,消失。

五彩神牛出現出現,就在張寧的眼前,對着張寧就是一撞,牛角嵌入鯤鵬體內,真正的鯤鵬,牛魔王自然打不過,但是這只是張寧,倆人還有這巨大的差距,牛魔王本體也上,一個蹦跳,崩到鯤鵬頭上,舉起宣花斧,一斧一斧的劈砍,鼠爺自然不會做事不管,巨大老鼠一下撞開五彩神牛,鼠爺本身也飛入高空,要對牛魔王本體出手。

鬼車也不是吃素的,本體出手,攔住鼠爺。

張寧忍着頭頂劇痛,開始飛行,鯤鵬極速發動,快數往北邊衝去,牛魔王也死死站在張寧頭頂,不被甩下去。

張寧轉了一圈,回來之後,還是沒有甩掉牛魔王,張寧一個翻身,把牛魔王壓在底下,然後飛起,在壓,飛起,在壓。

牛魔王對張寧的仇恨,也可見一般,還是沒有離開張寧的背部。工藤新一破獲的案件基本都是殺人案,走到哪,哪裡就會死一個人,犯人的刑期都很長,八成的人都在監獄里享受人生。

剩下的兩成都在進行法院審判階段,跟待見監獄里沒差。

沒有犯人越獄,沒有犯人被釋放。

「不過,犯人的家人或者戀人也是有可能報復的。」毛利小五郎摸著小鬍子,「我們

《在柯南世界玩異能》116. 對於韓飛,公孫蠻,甚至是女帝,升龍大會上的頂級宗門們,自然十分感興趣,但是,在徹底摸清玄天宗底氣之前,那些頂級宗門們並不會主動前來玄天宗所在的莊園問候,只會選擇在暗中偵查。

一條自南境偏遠之地跋涉而來的小白龍,他究竟有何能耐,能夠做到絕代第一,此事當真有趣!

這一日,就在公孫龍淵派出大批修士開始調查韓飛來歷的時候,一大批升龍榜榜上有名的天驕,亦紛紛出動,開始打探消息。

另一邊,就命令李牧等人外出招待修士之後,韓飛又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取出了1000多萬靈石,交給女帝道:「這筆錢你先拿着,接下來幾天,若是再有修士前來,咱們不管怎樣,都得招待。」

院落中,女帝從韓飛手中接過儲物袋,放出神識,稍稍探視一下袋中靈石,整個人不由得一驚道:「這麼多靈石,咱們要全部花掉嗎?」

女帝滿臉詫異地望着韓飛,要知道,這一趟玄天宗前來戰天神庭參加升龍大會,一開始定下的總花銷,也就是1000多萬而已。

而這一千多萬中,包含了玄天寶船的維繫、消耗,還有玄天宗三百多萬名弟子一整年的修行需求。

作為南境小宗,一千萬靈石的預算,已經頂天了!

之前,在打劫了霧隱宗之後,女帝知道韓飛非常有錢,但是,這隨手拋出一千萬,只為了招待外來修士,這樣的手筆還是有些驚到了南宮瑤。

這邊,在感受到了南宮瑤詫異的目光后,韓飛微微一笑,隨後道:「之前在上邊的天宮中,我從公孫龍淵的手中要了一個億。」

「你放心,目前咱們手頭上的靈石還是十分寬裕的,短時間內很難用完。」

啊!

一聽這話,女帝眼眸微動,一億靈石,這麼多錢,戰天神庭居然能給?

這未免太驚人了些。

不過話說回來,這小白既然都能做到絕代第一了,在這聖地之內,他又有什麼事辦不了呢!

短暫詫異后,女帝又道:「既然你手上還有寬裕的靈石,那這筆錢我就不客氣了。」

「你放心,有了這筆靈石,我一定會將咱們玄天宗的對外招待,安排得妥妥噹噹,不能讓人看輕了我們南境來的宗門。」

嗯。

一聽這話,韓飛點了點頭,接着又道:「未來一兩個月間,升龍大會上,還會有很多的變化,只要我們在升龍大會上,不斷展現亮點,我相信到時候願意與我玄天宗結交的修士會越來越多。」

韓飛說出這話時,語氣中帶着一抹自然而然的龍神威嚴。

女帝聽后,內心不由得又是一頭,抬眼望着韓飛,不免有些詫異道:「小白,雖然廣交天下修士是我們這一次前往中州的主要目的,但是,咱們這一大筆靈石花下去,結交的朋友是不是太多了?」

「等我們回到南境之後,咱們玄天宗在中州的影響力,不就變弱了嗎?」

「我感覺你好像在下一盤大棋呢,所以,你是想藉著升龍大會,把咱們的龍神信仰,先散落在中州廣闊的地盤上嗎?」

院子裏,當聽見女帝這麼一說的時候,韓飛默默地動了動自己的雙目。

接着又道:「據我所說,上古龍神在成長的過程中,需要非常廣闊的天地,和浩如星海般的資源。」

「如今的我,雖然已經成功晉陞為蛟龍,但我距離真正的真龍,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走。」

「在南境,憑藉着現階段咱們玄天宗的聲望,我確實可以繼續往上提升,但是,在這過程中,我無可避免地,需要侵佔無數的土地和資源。」

「在這種情況下,整個南境之地上百宗門,很難真正容得下我。」

「而這種情況,將在我進階為1級真龍后,變得更加嚴重。」

「因此,與其在小小的南境之地,與眾人拼死拼活,搶奪那有限的資源,我倒不如咱們在中州的時候,開拓一些新的地盤,在這個地方,留下更多的影響力。」

「如此一來,南境、中州、荒蕪群山等地,咱們亦可以自由遊走。」

韓飛此時所說的話並不深奧,但是女帝還是有些驚了。

「由蛟化龍的過程,居然有可能引發南境之地的資源爭奪戰嗎?」

「小白,你化龍的過程,到底需要多少資源能量啊!」

面對女帝的疑惑,韓飛很快給出了回答。

「不多,大概吞噬掉33位大帝級修士成長所需的資源,我便可以化作一級真龍!」

啊!

此言一出,女帝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三十三名大帝級修士,聽着不多,但其背後所代表的一切,卻非常驚人。

要知道,在南境之地,像玄天宗這樣排名前十的宗門內,也就十名左右的大帝左右。

而如果韓飛的進階,需要消耗33名大帝成長所需資源的話,那簡直就是在南境之地硬生生再塞進3個十萬年宗門。

這對於宗門數量早已經十分飽和的南境之地來說,確實是一場災難。

到時候小白只要稍稍起勢,向外擴張,必然會觸動到其他頂級宗門的利益。

在這種情況下,一場大戰或許將無法避免。

在了解到了這個情況之後,終於,女帝也明白了為什麼在來到中州之後,小白便會毫不間斷地開始龍神勢力的擴張。

中州之地,雖然宗門密集程度,比起南境還要恐怖,但是,這個地方相對的人丁也興旺了許多。

在這裏,光是靠煉丹、信仰,韓飛便可以得到很好的提升,只要他不主動去觸犯戰天神庭等頂級大宗的利益,未來一段時間內,龍神實力在中州還是可以有很好的發展的。

「小白,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一直支持你。」

「這一次,我們在升龍大會上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讓眾人認識到,咱們南境龍神,擁有着十分驚人的底氣和實力!」

「一千萬靈石,不過是起步罷了。」女帝頗有些激動地望着韓飛。

而這邊,面對着能力極佳的女帝,韓飛十分信任地點了點頭。

之後,韓飛目光一動,將隨身攜帶的【江山社稷圖】打開,隨後又道:「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我這圖中的好多仙靈作物已經成熟,我去去就來。」

「外邊的事,就拜託你們了!」 在前不久因為開竅丹產生的動蕩中,劉家本就損失了一大批中流砥柱,而現如今,這樣的一隊人馬覆滅,更是直接將他們的家底掏空大半。

「王風!」

劉九牙齒咬得咯咯響,他目露狠厲,朝場中一眾高層看去。

「此仇必須報,王風必須死!」

除了和另外幾大家族爭鬥,他們何曾遭受過如此之大的損失?

不報此仇,心中難平是小事,一旦被其他兩家看出來他們的虛弱,趁火打劫,那就是大事了。

「他竟能有如此實力,真是讓人意外,劉剛長老,我們親自走一趟吧!」

他看向坐在側旁的一個長老。

「報仇不隔夜,我要讓他知道,得罪我劉家的下場!」

「好!」

名為劉剛的長老應聲,心中也早已是殺意濃烈。

王風並不知道劉家這邊做下的決定,但大概也能想到,死了那麼多人,對方絕不會善罷甘休。

他覺得在對方做出反應前的這段時間,就是自己最後的悠閑時光了。

『人在街上走,禍從天上臨,真沒道理!』

王風吃著火燒,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一擊不成,還損失了八個換血,九個淬骨後期的武者,這件事劉家絕不會輕易罷休。

而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要知道,他才是被加害者,受害方。

雖然那些人只是給他送源力,沒有加害成功,但那只是因為他的實力強大得超出了對方的預料。

否則,面對這樣的陣容,如果是普通換血,哪怕換血圓滿,也絕對必死無疑。

『聽張中玉說,劉家在開竅丹事件的損失中,要比他們大上不少,不過劉家擁有一件很厲害的寶物……』

王風暗自警惕,沒有掉以輕心。

現在,青木城能威脅到他的存在不多,劉家正是其一。

姓名:王風

境界:換血九重

功法:明玉淬骨篇(十二層,不可提升)

武技:基礎拳法(圓滿,不可提升),繞指劍(七層,不可提升),虎咆拳(十層,不可提升),血焰刀(二品九層,不可提升)

源力:383

王風看了眼武道升級器面板,暗自感慨。

『實力強大了,賺取源力的速度就是快啊!』

……

王風在街道邊默默的吃著火燒,並不知道,就在斜對面的一個鋪子里,一老一少兩個風塵僕僕的人,正在談論著與他有過交集的某個存在。

「那個怪物跑得真快,我們追了這麼多天,每次都被它跑掉。」

少年發出感慨。

這兩人正是李元,以及他的護道者羅老。

當時他們根據尋獸盤失效前指引的方向,發現了金苟與怪物,或者說已經融合成一體的怪物。

出自御獸世家的兩人,看到這個長著兩隻頭,三張臉的奇怪存在,瞬間就發覺了它的不凡,於是想要馴服奴役。

由於怪物重傷,剛開始他們很順利,使用馴獸環,一點一點的推進著奴役的進度。

本來都以為要成功了,但在兩天後,怪物趁著他們放鬆時,卻是突然爆發,一舉逃離。

這些天,他們一直在嘗試重新抓捕,可是始終沒有成功。

「奇怪,它長成那個模樣,應該是進不了城的啊,怎麼蛛絲馬跡卻顯示,它確實進來了?」

李元充滿疑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